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婚战 > 第112章 二人转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严妍安静地听着余行泰慷慨激昂的教导,听得心潮澎湃。没理会余汐的胡闹:“爸,您说的对,说得太好了。”

    “我早就想搭乡村振兴这趟车了。响应国家号召的同时,又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一举两得。不过,爸,有些事我还是缺少经验。这次与地方政府谈买地的事,就屡次受挫。爸,这方面您有宝贵的经验,处理这种棘手事的也是得心应手,不如您做我们公司顾问吧。”

    此话一出,首先表示赞同的就是林秋芬。

    “去吧去吧给他们当个顾问挺好。严妍说得对,你去了就是帮她。帮自家人千万别惜力,正是老当益壮的时候,我支持你去。”反正都是儿子的钱,你去了不正好盯着点。

    严妍似乎看穿林秋芬的心思,冲着婆婆笑了笑。

    其实她想的更多的,是希望老人在晚年能有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转移下注意力,不然天天想儿子,早晚油尽灯枯,于健康不利。

    另一方面,人退休后不一定就要进入养老状态,有的人事业心重,完全可以再就业,再创业。

    比如,近了说褚橙的创始人褚时健,人家就是74岁和老伴一起包山种橙,花了十年时间让“褚橙”从云南红到北京,创造了新的传奇。

    远了说还有齐白石从木匠到改学画,70岁才出名,画出自己的风格成为一代大家。

    所以,人老了是宝。严妍觉得自己的这个公公有很多才能没发挥出来,完全可以再创造新的价值。

    这也是让老年人老有所乐的途径之一。

    余行泰听到严妍的鼓励,真有些动心了。

    退休后,他无所事事,还真的怀念以前前呼后拥、废寝忘食工作的日子。

    严妍的民宿事业定位在农村,正好与振兴乡村的国家战略相符合,而她又确实没有与政府打交道的经验。这一块却是他的优势与长项。

    倒真是可以考虑一下儿媳的建议。

    他想通后,端起碗发话道:“先吃饭,这事吃完饭再说。”

    林秋芬最了解自己的丈夫,听他这样说,就是同意了。

    立即开心的张罗着大家开吃。

    在一旁听着的袅袅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似乎听懂了大人在说什么,快乐地拍掌:“太好了,我要和爷爷一起去。”

    余汐逗她:“你要和爷爷去哪儿?”

    袅袅睁大眼睛:“去妈妈工作的地方,我要天天陪着妈妈。”

    余汐故作担忧地说道:“你去陪妈妈,那谁来陪奶奶呀?你是不是不喜欢奶奶?”

    在一旁盛汤的赵姨鄙夷的瞄了余汐一眼,又给我家袅袅下套,真没出息。一点当姑姑的样都没有。

    一直没有说话的刘子霞把话接了过去:“小孩子都跟妈妈亲。将来要是跟着妈妈改了嫁,都不知还认不认的余家大门。”

    这话说得就有点戳人心窝子了。

    严妍冷眼看着,静观其变。

    余行泰手中的碗狠狠墩到桌上:“子霞,不许乱说话。”

    虽然从小就疼爱她,不过这孩子的品性却不随她爸爸。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想促成她嫁进余家的原因。

    有一个二虎的闺女已经是家门不幸了,再来这么一个儿媳妇,余家三代都会受到负面影响。

    还是自己儿子的眼光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儿媳严妍能干懂事,肯顾全大局,是个好孩子。可惜,儿子不在了。

    林秋芬听刘子霞提到她的烦心事,又想起那纸离婚协议书,心里堵的难受,气撒到严妍身上,又没好脸色的瞪她一眼。

    长得这么好看,余家留不住。早晚是别家人,带着袅袅改嫁后,余白的钱都跟人家飞了。

    “哎。”

    她不自觉发出叹息声。

    赵姨最懂她的心思,知道她又因为别人几句挑拨离间的话迁怒于严妍,心里不痛快。

    看着刘子霞低头假装认错的样子,又想起这些年来,她和余汐明里暗里给自己气受的光景来,决定帮严妍一把,也给自己出口气。

    “林姐,说来也是袅袅妈福薄。你说当初怀的那个二胎要是没发生意外流产,现在也已经会叫爷爷奶奶,在地上跑了。我听大夫说是个男孩呢。”

    小赵姨听到堂姐的大胆发言,决定也添把柴火,说道:“可惜了,太可惜了,要真是男孩,那余家也算有后了。唉,好好的怎么就流产了呢?”

    对不住了子霞姑娘,你平时没少跟着余汐狐假虎威欺负我老婆子。有仇不报非君子,此时不报等哪时哇。

    小赵姨的目光在空中与堂姐快速地碰撞着,瞬间的火花被严妍捕捉到了。她差点笑出声来,只好强忍着低头,等着林秋芬爆发。

    这姐妹两个把二人转这么一唱一喝,场面立即反转了。

    矛头本来指向严妍的,现在全指向刘子霞。

    余行泰想到当时自己强压下的那件事,也是隐隐有些后悔。

    如果孙子在,余家的血脉还在。他也不至于每天颓废至此,生无可恋。

    这一下,他连筷子都拍到了桌子上。

    刚才还嚣张的刘子霞知道余伯伯发起脾气来是很可怕的,吓得不敢说话了。用余光狠狠瞪着两个姓赵的女人。

    余汐想为自己的好闺蜜辩白两句:“这孩子还不知是不是......”

    话未说完,就被她爸爸给吼了回去:“你住嘴。再多说一个字就给我滚。”

    余汐不敢硬抗,咬唇不再多嘴。

    林秋芬想到流掉的那个可能是自己的小孙子,疼的心都要碎了。

    没了儿子后,更后悔当初那个孩子没保住。要是保住孙子,那财产自然是孙子的,是余家的。

    唉。

    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了满脸。看刘子霞更加不顺眼。

    可是当初是自己的丈夫不让再追究此事,她不敢说什么。

    刘子霞自小就盯着自己的儿子,臭不要脸的贴不上儿子就害她孙子。

    “行了,别坐在这儿了。还不给我滚。”

    林秋芬气不打一处来,不能跟刘子霞撕破脸,只好冲着闺女来。

    手里抓起筷子朝余汐扔过去,一只砸在刘子霞脸上。刘子霞脸烧的生疼。

    “妈,你这是发的哪门子邪火。走就走。”余汐拉了刘子霞离开餐厅。

    严妍看着刘子霞离开的背影,眼神冰冷。

    其实她比两位老人还要伤心。

    流产的那个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都是她和余白的骨血,刘子霞以为自己杀完人就没事了,哪有这么容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守婚战>,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