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八章 等待(二更)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安华锦做了决定后,便放慢了马速,与安平慢悠悠地前往清平镇。

    一个时辰后,到了清平镇,安华锦沿着长街转了一圈,选定了看起来档次不错条件也比较好装潢看着也很舒服的八方客栈,走了进去。

    小伙计笑呵呵地迎了出来。

    安华锦想了想,问有没有单独的跨院,小伙计点点头,安华锦要了一处单独的院子,回头对安平吩咐,“我觉得,他若是追出来,天黑之前,一定会到清平镇,你去入镇口拦着他,他若是来了,将他带来这里。若是不来,天黑后,你就回来,不必等了。”

    安平点点头,转身去了。

    安华锦进了单独的小院。

    小院很是干净整洁,有正房三间房舍,还有东西两排厢房,院中有一口天井,井旁有一株桃树,已结了小小的桃子,树下有木制的圆桌木制的圆凳,用于休息乘凉。

    小伙计将安华锦领进来,“姑娘您先歇着,小的去给您端些瓜果茶点来。”

    安华锦点头,坐在了树下的圆凳上,拿起桌子上的蒲扇,轻轻地扇着风。

    不多时,小伙计取来了一碟西瓜,一碟蜜瓜,一碟瓜子,一碟糕点,一壶茶。

    安华锦瞧着很是有胃口,夸赞,“这八方客栈从外面看着舒服,进了里面,这摆设和吃食也让人舒心。”

    小伙计露出了一口白牙,微微带几分得意地说,“咱们东家是个讲究人,八方客栈务必要做到让每一位落宿的客人满意,一年又一年下来,也就形成了待客的规矩。”

    “不错。”安华锦评价,笑问,“你们东家可有名号?”

    小伙计四下看了一眼,小声说,“不太方便告诉姑娘,总之是京城里叫的上号的。”

    安华锦点头,本就是与小伙计说两句闲话而已,闻言也不多问。

    “姑娘是从京城而来?要出远门?”小伙计见安华锦一身衣裙,上等华贵料子,便值百两银子,可见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不过他还鲜少见着大户人家小姐出门身边没有前呼后拥的护卫,只一个比她年纪还小一些的少年陪伴的。

    “也算是。”

    小伙计纳闷,“姑娘这话说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还算是?”

    安华锦笑,摇着扇子说,“我家的老宅子在京城,其余的产业都在别处。你说,我该怎么与你说?”

    小伙计愕然了一下,话可不就该这样说,于是,呵呵笑,“姑娘说的对。姑娘可还有同伴要来?小的准备几个人的饭菜?”

    安华锦琢磨了一下,“四五个人的饭菜吧。”

    小伙计应了一声,“那您的同伴来了,在这落宿吗?姑娘别误会,您包了这处院子,住多少人都行,小的的意思是,看看该准备多少热水晚上用。”

    安华锦认真地想了想,“住吧。”

    小伙计点点头,再没别的要问的了,便去准备了。

    安华锦一边吃着瓜子,一边喝着热茶,一边等着人来。她觉得,十有**,她不会料错。顾轻衍应该会追来。当然,也可能有那十之一二会料错,若是真料错,也没什么,左右不过是耽搁了一晚的路程而已。

    半个时辰后,天色将黑不黑,外面有了动静,有几个人的脚步声向这处院子而来,其中一人的脚步声,很是熟悉,轻缓又急促。

    安华锦慢慢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待院子门推开,几个人走进来,她缓缓偏头看去。

    这一看,她微微发怔。

    顾轻衍自她认识他以来,从来都是温雅知礼,风采翩翩,从容不迫的,从不会见他发丝凌乱,气息急促,眉眼憔悴,如风吹落叶的模样。

    他这是……因她的离开,成了这副样子?

    果然被她猜对了么?

    安华锦看着他,一时间有点儿心情复杂。她对他一见倾心,却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让他对她自此钟情。

    他那样的人,高山白雪,原来,也有融化的一日吗?

    她近十日以来,虽然有隐约预料,但却不敢有十分把握相信。如今不管如何,真不真,她信还是不信,总归是他追出了百里外,追到这里来了。

    顾轻衍见安华锦坐在院中的桃树下,闲适地等着他,对比她,她是如此的从容,而他,得知她走时的心慌,惊乱,一路追出京城的急迫,以及追到小镇时,被安平拦住得知她等在这里的惊喜,还有立即迫不及待赶来这一路想着等见了她,与她说哪些话。

    可是如今真见着了她,见她悠闲安然地等在这里,他千丝万绪似一瞬间全部回笼,一下子压去了心底深海。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了。

    他猛地停住脚步,便那样看着她。

    安华锦见顾轻衍脸色不停地变化,她从没从他的脸上看过这么多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可是诸多表情,她却都解读不出来,自然不知他此时的所思所想。

    虽然不知他在想什么,但她却能感受得到,他的心情,一定不太好。

    有的人,是表面骄傲,顾轻衍则是骨子里骄傲,能让他舍得下面子舍得下身份,舍得下京中吏部一大堆事儿追来,何等不易。

    他已走出京城百里,如今区区眼前这几步,她便迎他一迎,又何妨?

    于是,安华锦站起身,抬步走向他。

    顾轻衍看着她一步一步对着他走来,一时间,沉着的心似乎轻了轻,悬着的心似乎落了落,空着的心似乎满了满,有些凉有些冷的心,似乎暖了暖。

    转眼,安华锦便来到了顾轻衍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眼,笑意盈盈,“顾轻衍,如果我抱抱你,你此时会不会好受点儿?”

    顾轻衍低头看她,少女盈盈而立,就在她面前,他没料到她会等在这里,按理说,应该很欢喜,但见了她这般好颜色的悠闲模样,他到底心中压制不住满身情绪,一时没说话。

    安华锦伸出双手,环抱住了他的腰,身子贴着他的身子,脑袋轻轻地蹭了蹭他,语气轻软,“我道歉,即便再气你,也不该不辞而别离京回南阳,对不起,让你辛苦追到了这里来。”

    顾轻衍满身情绪在她软软的身子贴上来,手臂环抱住他的那一刻,骤然消失了一大半,他卸了满身防御,也伸手抱住她,下巴搁在她清瘦的肩膀上,低声暗哑地说,“是我不对,感情之事,本不该急躁,本该一步一步来,是我急于求成,急功近利,自己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反而对你发脾气,惹你生气。你气我,是我活该。”

    安华锦弯起嘴角,“这道歉真是心诚,我接受了。”

    顾轻衍紧紧地抱着她,忽然似要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低声说,“怎么这么容易就原谅我了呢?”

    安华锦眨眨眼睛,“怎么?轻易原谅你,你还不乐意了?”

    顾轻衍摇头,轻轻叹息一声,“安华锦,你怎么对我脾气这么好?好的让我觉得,每次欺负了你,对你发完脾气,都像是我无理取闹,越活越回去了一般。”

    安华锦笑,伸手推开他,“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未婚夫,自然要多包容些。”

    “是这样吗?”顾轻衍舍不得松开,但被她推开,也就顺势松开了手。

    “否则你以为还哪样?”安华锦挑眉。

    “不是因为我长的好,你只看脸的吗?”顾轻衍语气里又有了丝情绪。

    安华锦忍笑忍不住,转过脸,须臾,又转回来,气笑地伸手狠狠地戮了戮他心口,“你这张脸虽好,虽是普天之下独一无二,但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但凡有谁,披着你顾轻衍这张人皮再来我面前惹我,内里的瓤子若不是你,你看我理不理会?”

    顾轻衍眸光一瞬间灿如星辰,盯紧她,“当真?”

    “比真金还真。”安华锦转身,走了一步,见他原地不动,又回身,伸手拉他往院子里走,同时数落,“瞧瞧你这副样子,若是被人瞧见了,顾大人的英明何在?赶紧的,我让人打水,你先去沐浴梳洗一番,你这副样子,我都没眼看。”

    顾轻衍脸微微一红,不用自己瞅自己,也知道自己此时十分不成样子,他小声说,“被人瞧见,我只当不认识,只当我不是我。”

    安华锦气笑。

    幼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金凤华庭>,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