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 正文 第403章 牛发财招供(一更)

上海快3网上投注

    唐瑾睿点点头,派人去宣陈顺等人。

    接着,唐瑾睿又问起王师爷关于陈家村的安排。王师爷回答,在唐瑾睿没回来前,他就安排老鱼头去了陈家村,现在陈家村已经着手开荒种地了。

    唐瑾睿对王师爷的做法很满意,早几天总是好的。唐瑾睿也的确没有对如今在陈家村的那些人做什么的想法。

    唐瑾睿又跟王师爷和苏长风商量了一些事情,没多久,去接陈顺等人的回来了。

    唐瑾睿让人进来。

    去接的人不止带来了陈顺,还将张准也带来了。

    陈顺和张准见到唐瑾睿就要跪下磕头,唐瑾睿摆摆手,“别跪了。本官召你们来,是想问问你们关于牛发财的事。陈顺,你说才牛发财之前就跟县令勾结过,做过图谋人命,抢人钱财的恶事。这是怎么回事,细细说来。”

    陈顺对这些事不清楚,于是老实回答,“大人,草民对此知道的不多。其实是张大哥先说起来的。张大哥似乎知道一些事情。”

    唐瑾睿的目光看向张准。

    张准被唐瑾睿淡淡的目光盯着,心里不禁有些紧张,眼前的人可是县令大人啊。

    看出张准的紧张,唐瑾睿的声音放缓了几分,“别紧张。本官没什么其他意思。你是叫张准是吧,说说吧,你对牛发财的事情知道多少。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张准见唐瑾睿如此平易近人,这才吞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开口,“其实——其实草民对牛发财的事,知道的也不多。小的也是偶尔才发现的。

    小的曾经发现牛发财的一个心腹,他私底下藏的银子有些多。小的当时就察觉到不对,故意吓他,说他偷了寨子里的钱财。那人被小的吓到了,这才跟小的说,这钱是他跟着牛发财私下做的一票。

    后来无论小的咋问,那人也不多说啥。小的后来就仔细留心,发现牛发财偶尔会带着他的心腹出去几天,而且那几天都不在善宁县。小的又开始打听其他县的事。好像每次都是牛发财带着人出去后,那些县就出了人命,被抢了钱财。”

    唐瑾睿眼神一闪,问道,“次数多少?”

    张准想了想回答,“次数——次数倒是不多,一年总有那么一两次吧。”

    “那牛发财跟县令勾结的事,又是怎么回事?跟牛发财勾结的县令是谁?”

    张准摇头,“这个草民就不知道了。牛发财对这种事肯定是瞒得紧,不会透出啥风声。小的也是当时察觉到不对,所以细细观察了牛发财一阵子,发现有段时间他出去干这勾当比较勤,所以留了点心眼。

    那段时间,小的记得就是善宁县第三任县令和第四任县令在任的时候,不过到底是哪个,小的也不清楚。”

    “好了,本官想问的都问了,你们都先回去吧。你们跟陈家村其他人说。对他们,本官既往不咎,你们以前做的事,本官可以当没发生,你们现在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成。”

    陈顺和张准感激不已。

    陈顺迟疑地问道,“大人,我想问问如今在大牢里的一百多人呢?他们——他们其中也有很多是无辜的。他们不是不想投降,认识当时草民考虑自身的安危,所以不敢问。”

    陈顺这些日子在村子里,可是日日都被人烦,那些被关在牢里的家眷见天地来求他们,说他们既然能跟县令大人说上话,就帮他们家的男人求求情,给他们一个机会。

    陈顺天天看着老娘们儿带着孩子到他面前哭,他就是铁石心肠,这心也得软软啊。更别提陈顺根本不是什么铁石心肠了。

    况且陈顺也有些不忍心。

    唐瑾睿没回答陈顺的话,只是问了一句,“牛发财的心腹大约有几人?”

    唐瑾睿是看着张准问的,这人既然观察过牛发财每年都会带人出去干一票,那么他心里应该是有数的。

    被唐瑾睿盯着的张准,心里一跳,默默在心里回忆,“大约是六十人左右。牛发财每次带人出去,也不是带相同一批人出去。”

    “好了,你们都先回去吧。至于牢里的那些人,若是没做过伤天害理勾当的,本官会网开一面。可要是跟着你发财做过什么不该做的,那本官也保不住他们。张准,那些跟着牛发财出去的人,你还记得吧。”

    张准一怔,他比陈顺要精明一点,当然明白唐瑾睿的意思。那些跟着牛发财做过杀人勾当的,怕是都留不住了。要是他将那些人说出来,他们就真的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张准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唐瑾睿的面色却沉了下来,“张准,你若是为了所谓的义气才不开口。本官能理解,但绝对不会认为你做得对。相反,你很愚蠢。你以为你不说,本官就查不到了?你这么拖着,只是让那些人在牢里多待一些日子受苦罢了。

    亦或是其中有跟你相处好的,你隐瞒了。可到时候查出来,你也就犯了包庇之罪。张准,你明白本官的意思吗?”

    张准心思辗转间,很快说道,“大人的意思,草民明白。只是其中大多数人,草民是知道。可不一定记得全。其中若是有什么错漏的,还请大人见谅。”

    唐瑾睿点点头,派了一个识字的衙役,“你去记下张准说的人名。”

    王师爷心里一喜,他知道唐瑾睿既然说了这话,那就代表他是真的打算对那些无辜之人网开一面了,而不是直接全都杀了,这已经很好了。

    在张准和陈顺要离开时,唐瑾睿忽然问道,“牛发财有家眷吗?”

    陈顺愣了愣,但还是回答,“有,牛发财有婆娘,有个十五岁的姑娘牛花儿,那牛花儿已经嫁人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儿子叫牛正。那牛正是牛发财唯一的儿子,是牛发财最看重的。”

    唐瑾睿看向王师爷,后者回答,“牛发财的妻儿如今都在陈家村。那些在大牢里的人的家眷如今都在陈家村。”

    唐瑾睿可有可无地点头,挥手让陈顺和张准离开。

    陈顺和张准离开后,苏长风叹了口气,面上露出一抹可惜,“其实那牛发财真的是个可造之材,野路子出生,也没学过什么武艺,可凭着自己摸索,居然能有那么好的身手,真是很难得。”

    要是在军中遇到牛发财,苏长风绝对会好生提拔牛发财。

    王师爷面露嫌弃,“武功再好,但是心术不正,这样的人是没救了。”

    唐瑾睿很赞成王师爷的话。

    苏长风好笑道,“我也没其他意思。也就是感慨一下,牛发财的确是可惜了。唐兄,我没有为他求情的意思啊。”

    唐瑾睿笑道,“苏兄放心,我明白的。”

    接着,唐瑾睿对王师爷说道,“师爷也听到张准方才的话了,大牢里其他人,本官可以网开一面,饶过他们。但凡是跟牛发财做了那伤天害理勾当的,本官就——”

    王师爷忙道,“大人放心,属下明白您的意思。那些人是罪有应得,这点道理,小的还是明白的。”

    唐瑾睿又问,“王师爷,你说跟牛发财勾结的县令是哪一位呢?”

    王师爷想了想,“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如果真的是第三任和第四任县令间的一个的话,属下更倾向于第四任县令。”

    唐瑾睿对第四任县令的印象最深刻,因为老鱼头的孙女鱼大妞的事。

    “为什么?”

    “第三任县令虽然没什么作为,能力也不怎么高,但是真的不像是那等狠心的人。属下觉得他勾结牛发财,这不太可能。可要是第四任县令——属下觉得还真是挺有可能的。

    那四任县令在任上时,还挺贪财的。那第四任县令的独子不止好色,而且在外面花钱也是挺大方的。一个县令之子,哪来那么多的银钱?那县令一家可不是大富之家。”

    苏长风突然开口,“你们说的善宁县第四任县令是不是姓毛?”

    王师爷奇怪道,“难道苏将军知道他吗?不错,善宁县的第四任县令的确是姓毛,叫毛平原。”

    “真的是他啊。”

    唐瑾睿问道,“苏兄好像认识他啊。”

    “不认识,也没交情。只是毛平原如今在楚王府当属官,他的女儿是楚王世子的爱妾,听说在后院很得楚王世子的喜爱。毛平原因为女儿得了楚王世子的宠爱,因此他在楚王府还是挺得脸的。

    我好像听人说过,那毛平原揽了王府不少买***如王府每日要买的蔬菜鱼肉,这些都是毛平原找的商家。听说毛平原从中捞了不少。不过看在毛平原是楚王世子岳父的份儿上,没人敢说什么。”

    王师爷一脸鄙夷,“楚王世子的岳父?一个妾的父亲,算什么楚王世子的岳父?楚王世子的岳父只有楚王世子妃的父亲才有资格自称吧。”

    “毛平原——”唐瑾睿若有所思地开口,眼底闪烁着令人看不懂的光芒。

    衙役很快就写下了张准说下的名单,唐瑾睿数了一下,上面共有五十八人。这数字倒是差不多。

    “去把牛发财带上来。”

    很快,两个衙役将手脚都拷着铁链的牛发财带了上来。

    唐瑾睿这还是第一次见牛发财。牛发财给唐瑾睿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人真不像是庄稼人,真的很像土匪,身上散着的匪气还有血腥气,稍微柔弱一点的书生怕是都有些受不住。

    牛发财倒是很老实,来到堂中央就跪了下去。

    唐瑾睿挑挑眉,“你倒是很老实。”

    牛发财冷冷道,“我虽然没读过书,但是有两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一句话就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还有一句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我败了,不老实一点行吗?”

    唐瑾睿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似赞赏又像是嘲讽的弧度,“牛发财,你倒是深谙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在识时务上,你真能算是俊杰了。本官这次见你,只有几个问题要问题。

    第一,跟你勾结的善宁县县令是哪一位。第二,你带出去杀人谋财的人都有谁。”

    牛发财说道,“唐大人难道就不担心我胡说八道一通吗?反正我都要死了,多拉几个人下水,那不是很好。”

    “你是要死了,可你还有妻子,女儿,对了还有三岁的儿子叫牛正吧。”

    一直保持冷静的牛发财在听到妻儿时,面色一变,“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人有本事就冲着我来,对付我妻儿算啥?”

    唐瑾睿看了眼牛发财,眼底透出的是浓浓嘲讽,“那你杀过的人呢?那些人难道就没有妻儿?你自己说说你犯下过多少罪孽。”

    一直沉默的苏长风开口了,“牛发财,你要是老实的话。你的儿子以后就交给我吧。我不说我能给你儿子多好的前程。不过我会给你儿子一个机会,我会派人教导你儿子武艺,隐瞒他的身世,不会有人知道你儿子的过往,以后他是好是歹,就看他能在军中打拼出什么。”

    牛发财眯着眼,冷冷打量着苏长风,“你为啥要帮我?”

    “觉得你是一个人才吧。你如果在军营,一定会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只是你——我是有些觉得可惜。你走错了路,看看你儿子吧。也算是全了我这份可惜。”

    牛发财定睛看了苏长风许久,最后朝着苏长风一拜,“谢谢你。”

    “不必。现在你可以老实说了吧。”

    “跟我勾结的县令是善宁县第四任县令毛平原。我还知道一件事,我弄来的那些钱财,毛平原大多都送给了他那个给楚王世子当妾的女儿手里。”

    唐瑾睿皱着眉头,“你怎么知道的?”

    牛发财嗤笑道,“我咋知道的?毛平原自个儿在我面前吹,说他是啥楚王世子的岳父,说他那女儿在楚王世子的后院很得宠,还说他有楚王世子撑腰,啥也不用怕。还有——太多了吧,又过去了那么长时间,就只记得这些了。”

    唐瑾睿也不再问,又问,“跟你一起去干过杀人勾当的人的名字报出来。别想多报,也别想少报。你报出来的名字,本官都会一一调查清楚。牛发财,苏将军愿意给你儿子一个机会,你可别错过。

    少报的人怕是跟你关系好,那人跟你关系好的能比过你的儿子?至于你多报的,你跟那人又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连你儿子前程都不愿意顾了。”

    牛发财原本还有点小心思,这会儿是一点也不敢有了,没有什么比他的儿子更重要。

    牛发财对他的心腹当然是记得极为清楚,他一个个报出名字,一边王师爷将牛发财报出的名字全都写了下来。

    等牛发财报完了人名,牛发财就被带了下去。

    唐瑾睿拿着牛发财报的人名跟张准报的人名做对比。牛发财报出的人名和张准报出的人名大致相同,只是牛发财报出的人名比张准的要多了五人。

    唐瑾睿心里有九成确定,牛发财没有撒谎。

    “还是得查一查。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王师爷。”

    王师爷恭声道,“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会调查清楚。”这要是调查错了,那就是一条人命啊!

    唐瑾睿先让王师爷退下,然后对苏长风说,“苏兄,那毛平原不能留。”

    苏长风也讨厌毛平原,“唐兄,我也讨厌那毛平原。只是那毛平原该怎么解决?没证据证明他官匪勾结啊。只凭牛发财的一面之词?”

    “那毛平原在当善宁县县令时做的事怕是不少,那一桩桩一件件加起来就足以要他的命了。如今毛平原是王府属官,仗着楚王世子作威作福,他的把柄就更好抓了。可以说毛平原的小辫子一堆,一抓一大把。”

    苏长风忽然古怪地盯着唐瑾睿,“唐兄,你不会是存着借毛平原,坑楚王世子一把吧。”

    ------题外话------

    恢复两更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