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魔女有难

苹果彩票快乐时时彩开奖直播

    金船舞厅正式营业是在年初,伴随着何梅协定签订开张纳客。混乱的时局离乱的世道都未能阻止人们寻欢作乐,靠着宁立言和他手下那帮弟子门生的揄扬,舞厅刚一开张就名动津门,成了本地炙手可热的娱乐场所。

    宁立言给舞厅投资五万大洋,成为宫岛东珍唯一合伙人,于经营上享受建议权。靠着前世对宫岛的了解宁立言知道如何讨好这个女人,也知道什么样的主意能让宫岛满意。因此他提出的经营理念和宫岛一拍即合,深得这魔女的赏识,认为宁立言是上天派来的帮手。

    与前世一样,这家舞厅主打的招牌就是所有舞女及服务员一律以真正日本女人充任,绝不使用高丽人糊弄。时下的日本娼馆不接待中国人,就是高丽馆也不让中国人进入。

    越是得不到越是勾人胃口,寻芳客既为了享受日本女人味道以便夸耀,一时间金船高朋满座顾客盈门。也有些不知羞耻者公开表示,睡日本窑姐是爱国表现,理应表扬。

    宫岛自己的格格身份加上安**总司令大将军衔,也让不少社交圈的男人心动。包括一部分日本人在内,不少富豪都存着把这朵名花攀折到手的念头。而且这些人大多有些贱骨头,宫岛越是表现冷漠穿着军装趾高气扬,这些人越是痴迷,争着往金船送钱。

    在宁立言的建议下,金船舞厅除了充当东洋窑子还兼具赌场、烟馆的功能。舞厅内修有暗道、密室,由专人引领进入便是别有洞天。在密室内设有高额赌台,一天输赢可达十数万大洋。另外设有专门的“休息室”,由舞厅免费提供新式“福寿膏”。直到赌客沉迷烟土不能自拔之时,再改免费为收费,到时候想要反悔也为时已晚。

    日本师承大不列颠,就连烟土贸易也是有样学样且青出于蓝。其以鸦片为原料提取白面儿、红丸的技术在眼下算是这个领域的高端科技,本地的烟土贩子只会卖大烟,没人懂得提炼。

    宫岛东珍靠着日本人关系拥有先进的工厂和技术人员,所研制的新型毒品比普通白面儿功效更强,成瘾性也就更为严重。普通人一旦沾染了这种毒品,再抽烟土或是白面儿都难以满足。这座工厂同样由宁立言派人保护,确保隐秘以及安全。

    靠着三位一体的经营手段,宫岛很是发了一笔大财,宁立言对她而言,就更成了不可或缺的贵人。

    与前世相比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逆转,前世宁立言只是宫岛的一个玩物,这一世正好颠倒过来,虽然表面上宫岛依旧强势,但是在两人实际相处中,反倒是宫岛居于下位。乃至频频暗示宁立言,希望两人的关系能够更为亲密,最好是合为一体密不可分。

    宁立言可以察觉到这个魔女对自己动了心思,他则带着一种报复的心态与其捉迷藏。既不会撕破脸又不让她如意,这一年多时间里两人就是从事着这种追逐游戏并乐此不疲。

    为了保住这个盟友宫岛也花了大本钱,不惜和茂川秀和针锋相对。茂川公馆正式挂牌之后着力于清除内藤义雄的影响,以正规间谍取代原有的浪人,让整个机构更为高效、专业也更为现代化。

    过程中少不了和内藤这个人瑞发生摩擦,虽然茂川不怕内藤但也知道这老人不是等闲之辈,在东京有着足够的人脉给自己制造麻烦。他不怕麻烦,但也无意招惹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出一番事业让这老儿没有说话的地方。

    眼下平、津一带日本情报机构最重要的工作便是继续策划推动“华北自治”,力争把宋哲元变成第二个殷汝耕。如果不能成功就另组织一个代理政府取宋哲元代之,确保日本在武力驱宋之后,能够有一个新的政府出现稳定秩序,保证社会正常运转。

    茂川秀和并不认为宋哲元可以拉拢,虽然在扶持宋哲元成为华北最高统帅阶段日本高层确实相信宋哲元会成为代理人,但是根据茂川的观察,宋哲元很可能是在和日本耍心眼。表面上虚与委蛇实际心中自有定见,既要把华北变成二十九军根据地也不会出卖国家民族遗臭万年。

    策反宋哲元注定徒劳,就只能另外找人组建政府。要完成这件工作又离不开宫岛的协助。毕竟眼下前清的遗老还是有着吉祥物作用,而且这些旗人和北洋老臣关系大多不差,以宫岛为桥梁就能联系到那些北洋旧人,她的金船舞厅也确实是个适合谈这种事的好场所。宫岛则为了保住宁立言和茂川做了交易,愿意帮对方牵线搭桥,代价则是停止对宁立言秘密调查。

    两人有利益上的纠葛,茂川就得卖宫岛三分面子。这女人出面保宁立言,他就不好对宁穷追不舍。何况宁立言如今羽翼已成,要想剪除他日本人自己也得付出一定代价。

    日本不是付不起这种代价,但是没有必要,剪除之后的结果可能更为糟糕,因此这一年多来茂川公馆对宁立言的态度没什么变化。只要宁立言按月汇报英租界的物价、舆论、居民思想动态,其他皆不做要求。

    宁家的产业迁移宫岛东珍也出了不少力气。

    吉川幸盛下了命令,不让宁家脱身,但是他显然低估了本国商人的贪婪与短视。毕竟来中国做生意的日本商人以穷鬼居多,没几个人能比得上吉川家族的财势,自然也就没有吉川幸盛那份大气与从容。

    吉川幸盛可以放长线钓大鱼,把宁家留在天津慢慢折腾。那些日本商人可沉不住气,日本政策一时一变谁也不能确定未来得利的是不是自己。只有拿到手里的才是真正保险。

    借着日本政府经济战略的东风,日本商人集中力量打压天津本土商业,掠夺华北经济资源。宁家的华胜纺织厂在天津算得上业界龙头,设备先进工人业务水平高,在市场也有极高占有率。

    这么一块肥肉在那,吉川或是佐藤秀忠想要阻止别人动手本就不容易。宫岛东珍再一发力,便有同样有来头的日本商人出面收购、侵夺宁家产业。宁志远为了完成迁移不惜血本,工厂、土地都是亏本销售,日本人捡了便宜自然更加疯狂。

    这个时候吉川如果出来阻拦,这帮商人说不定就要直接去找吉川家家主说话。无奈之下,吉川幸盛只能看着宁家套现成功,带着大笔款项南迁。现在天津宁家只剩了一个空壳子,除了老宅和几处地产外一无所有。本地人都说宁家败落了,只有宁立言知道,一个新的宁家正在重庆茁壮成长。

    宁立德坐镇四川,宁志远留守津门随时可走。计划能实施的如此顺利,宫岛的功劳最大。外界不知道宁家心思,普遍认为是宁立言勾结东洋魔女侵夺自家家产,对于两人的关系更多了几分揣测。宫岛也不否认,反倒是故意营造暧昧气氛,让社交圈的人认定宁立言是自己的入暮之宾。

    不但外人相信,金船舞厅自己的工作人员中也持有同样看法。毕竟宫岛曾经公开宣布,金船的钱宁三爷想拿多少就拿多少,想要睡哪个工作人员,谁就得乖乖听话,俨然就是这里真正的东家宫岛只是老板娘,由不得人不相信这朵魔鬼花被宁立言摆弄服帖。

    因此宁立言进入舞厅之后既不需要通报也没人阻止,任他一路上二楼七拐八绕穿过两个员工休息室。一个女招待手捧托盘迎面走来,宁立言先是在她脸上捏了一把,随后又拿走托盘上一杯鸡尾酒,惹得那东洋女人先是一声惊叫,随后又连忙道歉,摆出听凭摆布的态度。

    宁立言并没有理会她,而是如同混世魔王一般继续横冲直撞,直到一个拐角角落位置。看上去前面已没了路走,可是宁立言的手轻轻转了三下楼梯扶手,片刻之后面前的墙壁分开左右,露出里面暗藏的小路。顺着路向前三十余步,便是宫岛东珍在金船的秘密居处。

    这个地方宁立言前世就经常往来,不过那时候他的地位名义上是“男朋友”实际上则是面首,来到这里只是单纯侍寝。如今则是合伙人甚至可以算作这里的男主人,心态上发生变化行事态度上就大为不同。

    理直气壮地推开密室房门,便能听到留声机里传出女子甜美歌声“高高的树上结槟榔”。

    这件所谓的密室空间有限,一推开门,房间里的一切情况便尽收眼底。屋子里陈设不多,但若是明眼人一看就能发觉,每样家具都是前朝旧物价值昂贵。房间迎门位置摆放一张罗汉榻,宫岛东珍正趴在上面,享受着百合子的按摩。一旁香炉内插着檀香,房间里满是一股腻人香味,让人昏昏欲睡。

    天还没入冬,房间里就供了暖气,热气扑面。名为“老三”的小猴子一见宁立言来便吱吱大叫,跳到宁立言腿边转来转去,几下就爬上他的肩头。宫岛抬头看看他,柔声说道:“看看,老三多喜欢你?别人想要摸它都要小心被抓,只有对你才这么亲近。”

    “是啊,这小东西有灵性。话说回来,要是没灵性的东西,我也不敢送礼啊。”

    宁立言说话间放下酒杯,回手关上了房门。

    衣帽架上挂着宫岛的大礼服,床边放着马靴,她身上仅着一件真丝肚兜,人趴在那里除了后背有两根细若葱叶的真丝系带外便再没有任何人类织物遮羞。一旁的百合子也是同样打扮,见宁立言看过来百合子低声惊叫了一声,起身就去拿和服。

    宫岛则是大大方方地趴在那纹丝不动,只抬头看了一眼宁立言,随后露出一丝妩媚笑容:“我算计着你还得有两个小时才能来,就让百合子帮我按一下。没想到你来得早。便宜你了,让你过过眼瘾。可着天津,看过百合子身体的男人,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别站着说话,坐吧。”说话间身体微微一动,留出了床边的位置。

    宁立言也不客气,就在那里坐下,仿佛眼前的宫岛不是活色生香的美人而是一团死肉。

    “虽然房间里有暖气,也不该穿成这个样子。格格国色天香本来就让男人难以自持,这般模样就更是让人无从抗拒。万一是其他人闯进来冒犯了格格,又该怪谁?”

    “自然是怪他啊,这还用说?本格格想怎么穿是我自己的事,他看不看是他的事!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本就该死!”

    说话间宫岛胳膊一挥,竟然从身下抽出了一支手枪,正是宁立言赠送的那把鲁格P08。

    她出手的速度很快,枪在手上挽个花,枪口已经对准宁立言的额头:“除你以外,其他男人若是在金船如此放肆,他的脑袋已经开花了,又哪有命闯到这里?”

    宁立言漫不经心地把枪口相旁一推:“格格别把话说太死,里见甫若是来了,只怕也没人敢阻拦他。到时候被他得了便宜,你还能给他一枪?”

    宫岛哼了一声:“你已经知道了?”

    “当然。青帮一条线,洪门一大片。虽然南北有差,但是消息总是灵通。里见甫刚到天津,我这边就已经得到消息了。”

    “既然如此,你就帮我拿主意吧。今天把你叫来,就是商量这件事。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要是想不出办法,就陪着我一起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