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智取(中)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

    宁立言第一个接见的客人,乃是个五十几岁的老头。身上穿了件半新不旧的估衣,虽然大小可体,可是老人怎么待怎么别扭,显然穿不惯这种衣服,如果不是为了见宁立言根本不会如此打扮。勉强为之怎么都不舒服,在宁立言面前坐立不安,总是找不到一个满意的坐姿。

    他的一只眼睛是瞎的,说话声音沙哑,仿佛喉咙里总有一口痰顶在那。但是其一旦开口说话,自有一种顾盼自雄的气势,底气比宁立言只大不小。

    “人都说青帮一条线洪门一大片,实际上青洪两门都差不多,谁也不比谁强多少。洪门子弟见面,必然要彼此盘道论一个大小,谁是正宗谁是嫡传,自己弟兄为了这个个大小就闹得伤交情。青帮虽然不论这个,可是个人挣钱个人花,为了地盘钱财同门相残手足相杀,自己的老头子也管不住。所以不管是青帮还是洪门,全都没办法一统。就拿天津卫来说,本地大小锅伙家里家外加起来足有百十个,在三少爷出头之前,各过各的日子,不管是袁彰武还是刘光海,谁都是吃自己那一片,不可能管住所有人。再往前推,当年李二爷李金鳌在世的时候,固然名头响亮,也没法镇住整个天津。上下角的混混不过话,东西头的混混也尿不到一个壶里。可我们叫花子就不一样了。凡是花子就得听团头的,否则活活打死绝无宽恕,想当初明朝的大学士严嵩,在朝廷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等到要饭的时候一样得听团头的吩咐。三少爷可以去问问,天津卫的大小花子不论文乞武丐,叫街擂砖还是耍牛胯骨的,谁看了我魏瞎子魏老四这根打狗棒敢不听令……”

    说话间老人想要去拿起那根象征他身份权威的打狗棒,随后就抓了个空。接着才醒悟过来,现在自己是在茶楼,不是在自己的花子营里,这东西带不进来。只好悻悻地挠挠头皮,又因为是刚刚洗过头找不到虱子,就更是有些沮丧。

    不管他嘴上说得多硬气,宁立言如今成为天津地下皇帝,他这花子头也不敢招惹。见面之前照样得按对方吩咐沐浴更衣,打扮成个体面人样子,离开花子营来到茶楼见面。只此一事就说明彼此身份地位的高低。

    陈梦寒体贴地递了一只香烟过来,又划了火柴给魏瞎子点燃,让他得以化解尴尬。魏老四点点头,朝陈梦寒一笑:

    “这活人比那画报里可俊多了。我们花子看不起电影,可是陈小姐的海报我们是没少看,不少年轻的花子都管你喊仙女。今个能让仙女点烟,是我的光彩。就冲你这根烟,今后谁敢找你麻烦就让人给我送信。我们这帮臭要饭的别看没能耐,但要是想收拾谁,谁也就别想过好日子。越是兵荒马乱的年月花子越多,天津市花子成千上万,要按人头算,我老头子也不见得就比那帮师长、司令管得人少。这么多人铁了心找一个人麻烦,就算是市长或是议员都好过不了。”

    他又看看宁立言:

    “要说花子和混混,井水不犯河水。您帮里有事,说句话我们都给办。我的弟子徒孙谁要是犯了王法扰了良民,三少爷按律治罪我们绝没有二话。咱们两边犯不上见面。不过宁家从老太爷那辈就行善,粥场赈济应有尽有,我年轻时候也没少喝宁家的粥穿宁家舍得衣裳。前者过年的时候三少爷又在英租界筹建粥棚,让不少花子多活了一个冬天。这个人情我得还,您老说这个事吧,我也得答应。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了,马路上那么多人,怎非得找花子?虽说我们的命贱,但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天津的乞丐自成一派,势力非同小可。租界还好一些,华界的大户人家,不管是巨商富贾还是下野官僚,凡是婚丧嫁娶红白宴席,必要给三种人下请帖:第一就是管理本地所有乞丐的团头杆儿爷;第二是管着城市所有厕所清理,掏粪工人的“粪小儿”也就是粪霸;第三就是靠三只手吃饭的“高买”头目。

    这三位别看社会地位不高乃至有的未必能见光,可是请帖邀请必是做贵宾邀请地位还在普通富商乃至低级别政府官员之上,随请帖还得附上四块或是八块大洋,乃是买个事情顺遂家宅平安的孝敬。

    这三路贵人事忙,若是彼此交情不够,就算是下野总统也不会赏脸来喝你的酒。肯不肯开口帮忙,全看心意孝敬。只要心意到了,自然可以一顺百顺,否则不管是谁雷霆一怒都能让这场酒席扫兴。

    高买让宾客们身上减点分量不过是手到擒来之事;粪霸一声吩咐,赶到开席之前在距离主家住宅一里地左右的地方弄几辆粪车一停,人扬长而去。再不就是故意让粪车在主家门口倾覆,满桌山珍海味也没人再想动一筷子。

    至于团头的办法也多,半夜时候给主人门口挂几个死尸“肉门帘”,或是在举行仪式的时候派上百个老弱妇孺去门前哭丧乞讨乃至让身染恶疾的乞丐直冲席面,或是一帮小花子抱着新郎官喊爸爸。总之有的是恶心人手段,谁也不敢招惹。

    能在这种组织里成为首领,自身的脑筋绝对够用。宁立言开出的价码不低,招募五百个花子参加请愿团,无非就是上街加喊口号,和沿街乞讨唱数来宝、“进街趟子”的工作没什么区别,就是把手里的竹板、牛胯骨换成横幅、小旗子。每人给一身衣裳,剃头洗澡刮脸,每人每天管四个窝头外加半块大洋,当然钱是给到魏老四手里他怎么分别人不过问。

    看上去这是个一等一的肥差,可是宁立言声明,所有请愿团成员必须是年轻的男性并且不能有残疾或是隐藏疾病,让魏老四心里生疑。再者便是宁立言如今名声在外,租界华界吃地面的都知道他心狠手辣。

    虽然很多事没有什么证据说明的,但是本能地认定是他所为,包括这次胡恩溥、白逾桓死于日本人栽赃,在民间的私下舆论中,也认定是宁立言因为陈梦寒的事争风吃醋外加给普安“拔闯”,结果了三条人命。

    请愿是胡、白死亡事件的后续,和这么个狠辣人物合作,也由不得魏老四不多长几个心眼。生怕一个不留神中计上当事小,万一被他拉去抗雷背黑锅就悔之晚矣。

    宁立言一笑:“有四爷您这一说,小心驶得万年船,您手下管着那么多人,理应有这份警觉。不过您老有点多虑了。咱们爷们之间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能害您么?再说了,您是何等样人?我害了您对我有嘛好处?我是个生意人,犯不上给自己找麻烦。请愿团这玩意从打北洋的时候就有,雇花子请愿也是老手段,这没嘛可担心的。至于为嘛用年轻小伙子,道理也是明摆着。他们年轻力壮嗓门亮堂,喊出来动静就大。这趟活出钱的不是我是日本人,我就在里面跑合。他们小气,砸钱就得听见响儿,要是找一帮老弱妇孺他们不能答应。”

    “日本人?”魏老四没瞎的那只眼盯着宁立言看了片刻,右手朝宁立言面前一伸,叉开巴掌,脑袋晃了晃:“这个数。三天之内送到我的花子营,不要钞票只认现大洋。”

    “四爷,这个价码可不低。”

    “花子命不值钱,死了找领席往坟地一送嘛事没有,残废的也不要紧,这行人残废反倒是挣得多。可是我这个当团头的不得给他们意思意思?日本人只管窝头,我得给他们点大饼牛肉吃,这一天半块大洋我剩不下嘛。要说给人帮忙,这点钱也不少了,可是买我魏老四一个糊涂,这点钱可不算多!”

    “好!四爷这话说得敞亮,您放心等着吧,我回头就让人把钱送去。不过我得多问一句,您凭嘛要这个钱呢?”

    魏老四咧开大嘴,露出仅剩的几颗黄黑色牙齿:“我别看就剩一只眼,可是目力比普通人只好不坏。宁家两辈人我都打过交道,虽说是商贾可个个都是硬骨头。宁老爷子当初孤身一人敢跑到洋人都城去要债,这份胆量可着天津卫都难找。宁家的孙子,也是这个!”

    他挑起大拇指,随后晃荡着起身,朝陈梦寒一点头:“你找了个好爷们。记住我刚才的话,谁敢找你的麻烦,让人去花子营送个信,保证帮你把事平了。我不妨碍你们见别的客,先走喽!”

    陈梦寒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担心:“这个花子……”

    “都是聪明人,我只要肯出钱,他就能从瞎子变成傻子,五百块大洋是不少,可是说多也不多。他必是给自己儿孙要得一份安身立命钱,若是收钱坏事败坏江湖规矩,他就该断子绝孙了。这瞎子脑子够用,不会干这混账事。”

    说到这里宁立言拉住陈梦寒的手:“不过他最后一句倒不是场面话,你懂事招人待见,也难怪魏瞎子跟你投缘。”

    陈梦寒嗯了一声:“我吃这碗饭的,如果连这点事都应付不了,也未免太丢人了。再说我留在外面不进门,就是为了帮你支应江湖上三教九流的朋友。论起和领事、董事打交道,乔小姐或许比我出色,可是要说怎么敷衍这帮人,她可是不如我。”

    “原来你也会吃她的醋?”

    “都是女人,我自然也会吃醋啊。而且我不光会吃醋,还会抢人呢!这是外室都会的本事。”她趴在宁立言耳边低声说道:“等到这阵子你忙过去,我要你在国民饭店住上十天半个月。敏姐不能伺候你,就让我来代劳,唐小姐也可以一起来,我不介意的。”

    宁立言只觉得机灵灵打个冷战,连忙咬了下舌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免得影响接下来的谈话。“现在不许说这个,要不然我怕是顶不住。”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