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两世缘分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宁立言对于女人素来有办法,也从不曾害怕过和女子的接触。逢场作戏敷衍场面更是必备的社交素质,即便善妒如乔雪也知道轻重不会再这种事上与他斤斤计较。如果是其他女人如此撩拨,宁立言早已经打蛇随棍上,唯独宫岛是个例外。

    对这个东洋女人他确实有些忌惮,毕竟前世那段面首经历算得上一个心魔,本能地想要和她保持距离。但是另一方面宁立言也知道,宫岛摆出这个态度就是在逼迫自己,为友为敌也就是一念间的事情。

    宫岛虽然算不上贞洁烈女但也不至于随便谁都能近身。其号称魔女就是在于捉摸不定,当你以为可以一亲芳泽时她却忽然翻脸,让你进退两难。此时她的这种表现就是在试探,看看自己的成色以及对她是否友善。

    如果被她认为是敌人或是没资格做朋友,其接下来说不定会和吉川幸盛或是其他什么人合作,情况就有点不好办。虽说她自称和内藤关系亲密,也就是不会和自己主动为难,但是这个魔女出名的反复无常,谁也吃不准她下一步会做什么,为了一口气就不顾大局掀桌子的事,她也不是做不出。

    前世之所以被她看重除了自己的相貌以及家世之外,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金船舞厅和日本浪人大打出手。在日租界打日本人不是小事,即便是富家子弟也难逃牢狱之灾,宫岛也是看中了自己这份胆量才主动对自己示好。如今即便是不想和她有那种荒唐关系,胆量总还是该有的。再说对方连主子和听差的比喻都举出来,自己要是还站着就是自贬身份了。

    他大方地坐在宫岛身边,可是刚刚坐定,宫岛已经把头凑了过来,涂着鲜红指甲的玉手搭在了自己的肩头。

    “金爷,你这是……”

    “乔雪不在的时候,你喊我金小姐或者格格都可以。那金爷的称呼是给外面女人听的,和优秀的男人在一起时,我更希望他们拿我当女人。我也是个普通的女子,希望有男人疼、男人宠的。这年月女人不容易,何况我这肩膀上还压着许多人的身家性命,压着我们的江山社稷,就更是辛苦。一直希望有个宁三爷这样的好汉帮我、照顾我……怜惜我,所以你不要把我当男人看,我可是会生气的。”

    她说话间人已经如同蛇一般缠过来,从她身上传来浓烈的香水味道。宁立言清楚记得这女人手段,她能轻易撩拨起男人的兴头,再让男人乐不思蜀。任其施为自己能否把持得住难以预料,可是这时候又不能真的推开她,只好说道:“乔雪醋性大得很,我可不想死。咱们有话好说,不必如此。”

    宫岛扑哧一笑,虽然没有放开宁立言,但也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只把手放在他的腰带上,似乎随时准备把它扯开。

    “真看不出来,胆大包天的宁三爷居然还惧内。”

    “怕媳妇是本地男人的优点,您待久了自然就知道。我就是个吃口江湖饭的,既不敢称好汉,也谈不到胆略。”

    “你太谦虚了。敢组织混混大闹日租界的人,又怎么会是个胆小鬼?你为了杨敏闹出那么大动静,怎么就不怕乔雪吃醋?还是说乔雪已经认可了你和杨敏之间的关系?你们三个人有没有一起过?如果她不肯,你可以考虑一下别人,说不定有人非常愿意尝试。”

    “乔雪知道我的底线所在不会去触碰。胆小之人也有自己的逆鳞,谁如果动杨敏的念头,那就只好玉石俱焚!”宁立言的语气坚决,他必须给魔女一个警告,免得她去找杨敏的麻烦。

    “中国男人不是都很在意女人的贞洁么?你就不嫌弃她嫁给你大哥的事?他们两个现在还有来往,你也不吃醋?”

    宁立言当然没必要说出杨敏和宁立德有名无实的事,“我永远不会嫌弃敏姐!不管发生什么,她在我心里永远不变。”

    宫岛的人似乎有些僵,宁立言可以感觉到宫岛的呼吸随着自己这句话出口变得略有些凌乱,随后虽然恢复正常,但是隐约感觉她呼出来的气息越来越热。

    怕什么来什么。

    前世她对自己感兴趣时,也有过类似的表现。这一世自己虽然没有直接打日本浪人,却闹出比打日本人更大的篓子,这魔女对此似乎非常满意,对自己的兴趣不亚于前世。这可是一块不容易摆脱的热铁,搞不好就是沾边一溜皮,自己这回怕是麻烦不小。

    宫岛再次开口:“为了杨敏你可以对付刘黑七,那你对付小日向是为了谁?总不会你那丽珠嫂子跟你,也有一腿吧?她那个被害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对付小日向?这是从何说起?我和他可是好朋友,我在普安协会混得正如意呢,结果就闹成现在这样。前面欠了好大人情,离开普安还不知该如何偿付,我一肚子委屈没处说,怎么成了我对付他?”

    “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若不是你摘白逾桓、金鸿飞的眼罩,又怎么会引来南次郎阁下的雷霆一怒?虽然从头到尾南次郎阁下没说一句话也没下任何针对普安的命令,但是兴亚挺进军还有普安协会为什么倒台,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

    “这可是冤枉我了,我收拾白逾桓不假,那是因为他先要给我戴绿帽子,我要是把这口气忍了还有什么脸出来见人?至于他和南次郎阁下的关系,我反正是不信。他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南次郎太君交朋友?光听他自己说,我可没看南次郎阁下承认过。再说就算他们是朋友也没用,我是吃江湖饭的,南次郎是陆军大臣,他离我十万八千里,能把我怎么着?我和白逾桓之间的过节,可是没想到他能去对付小日向。”

    “你的嘴很硬呢,就是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也一样硬?”宫岛面上带着笑意,两眼上下端详着宁立言,人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眼里似乎带着钩子,要把宁立言的魂魄勾过来。这种眼神前世已经领教过多次,也见过她翻脸无情的决绝模样,因此宁立言如今足以对这种眼神免疫。

    “不愧是进过宪兵队又全身而退的男人,木村对你一直念念不忘,本地的水质不好,你的牙齿必须经常检查才行。若是他哪天高兴,说不定再为你检查一次口腔,做一回牙齿清洁。”

    宁立言一语不发,宫岛继续说着:“别以为你自己的嘴巴硬就可以过关。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要看证据的,尤其那些日本军人,对他们来说证据从来不是必要的东西,只要他们想杀人就可能杀人。”

    “那也要成百上千的来杀,单独杀一个人就是犯罪。如果杀一个要人的话,就更要承担责任。”

    “你很理智,可惜日本陆军向来缺乏这种素养。本来大日本皇军已经准备对孙永勤匪帮发动一次扫讨作战,目标是把他们一举全歼。可是因为小日向的问题,又紧急叫停。为了完成战斗,不得不把消灭孙永勤的物资用在了兴亚挺进军身上,酒井隆可是非常生气。他这个广岛渔民的后代没什么涵养,发作起来不管不顾,规矩或是体面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虽然他碍于南次郎的面子不得不消灭兴亚,却不代表他真的会对你满意,另外就是吉川……”

    “你答应吉川送他几万青壮,现在倒是做到了。可是这些人他是否愿意当苦力就不好说。这可是几万懂得如何用枪的青壮,比起田地里的农夫强多了。只要短暂的训练就能投入战场,用他们去从事体力劳动,简直就是浪费。”

    “他们都是一群土匪,不懂得什么叫纪律。如果日本人把他们当成好兵,只能证明两国之间对于好兵的定义存在明显分歧。”

    “酒井隆不会跟你善罢甘休,吉川和你的过节自己心里清楚,是否会接纳这些土匪作为劳工不再逼你要人,也全看他的态度。外面还有蓝衣社的特工要取你性命,就算你躲在英租界也不见得安全。何况小日向自己也不是等闲之辈,本地军方只想把他礼送出境而不是枪毙,就该知道他也不是全无靠山。他的靠山就是满铁公司还有土肥原先生!这个公司是怎么回事,你不会不知道吧?虽然小日向那个兴中公司总经理身份是假的,可是他终究和满铁有一份情分。他犯了错要认罚,可是杀了他就是打满铁的脸。满铁公司绝不会轻易放过。你算算自己有多少仇人,就该知道目前的处境有多危险吧?”

    宁立言神色从容:“这些人怎么想我无法控制,我只能说自己问心无愧。从头到尾我不曾想过害人,只是有人要害我。至于小日向,我们两个是好兄弟,我好心去送他一程,谁知道摊上这种倒霉事,我还不知道找谁说理,怎么也能派我的不是。”

    “你是个江湖人应该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很多事不在于你是否冤枉,而在于你是否有力量。如果你的力量足够,就不需要怕任何人。哪怕是你亲手杀了小日向又有什么关系?一个马贼杀了就杀了,满铁公司、酒井隆、吉川幸盛他们又算是什么东西!”

    宫岛方才一直媚态横生,此时忽然神色一变,又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女王。“这种力量你没有我有,只要你跟我合作,由我来保护你,就没人敢动你一根毫毛!”

    “金小姐的厚爱宁某铭感五内,不过我不是很明白,我一直和大日本帝国合作啊,乃至为此担着天大干系。如果被英租界知道我一直向内藤前辈提供租界的情报,我将面临革职乃至逮捕,你还想要我怎么合作。”

    “我说的不是和日本人合作,而是跟我……肃王嫡女,安**总司令合作。”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