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螳螂捕蝉(下)

香港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进门的年轻人头上扣着瓜皮帽,身上一件宝蓝色贡缎长袍外罩天青色宁绸马褂,瓜皮帽上镶着羊脂玉,空着的那只手上戴着一枚硕大的翡翠扳指。两道修长眉毛一双金鱼眼,隆长鼻子阔口,相貌也算是英俊,可是整个人仿佛没什么精神。说话的时候眼睛不看人,眼皮总是耷拉着,语调中带着几分慵懒,透着中气不足。倒是小元宝眉飞色舞不住地娇笑,嗔怪着男子在人前也不老实。

    见到这三人出现,周夫子的神色陡然一变,就像是被抽了一鞭子似的,从座位上直接弹了起来。眼看小元宝和这陌生年轻人亲热,周夫子却顾不上吃醋发火,目光中反倒是充满了惊恐。看看年轻人又看看宁立言,随后又朝年轻人看过去,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贝勒爷?您……几时来得?怎么没让人送个信?”

    年轻人这时已经毫不客气地坐在原本属于周夫子的位置上,小元宝不用吩咐便坐在他腿上双手环住年轻人的脖子。年轻人哼了一声:“我来的日子不少,可是没敢惊动您老人家。您是阿玛留下的老人,虽然说在我家做幕宾,可我一直拿您当个长辈看待必要讲个礼数,哪敢扰您的好事啊。”

    他说话间挑了一眼宁立言,很随意地一点头:“您就是宁三爷吧?久仰了。我姓凤,在家行七。”随后又一指那刀条脸的中年人:“这位姓李,是我表弟的好朋友,草原上鼎鼎大名的好汉。”

    那刀条脸男子朝宁立言皮笑肉不笑地挤了个笑容:“在下李信。”

    宁立言朝两人一拱手:“原来是七贝勒还有一枪打死嘎达梅林的李司令大驾光临,宁某失敬了。”

    从李信一进来宁立言便认出了他的身份。在前世自己看过他的照片,也策划过以其为目标的锄奸行动,由于彼此力量差距悬殊,行动最终没能实施。这张面孔他记得很清楚,一进门便认了出来。七贝勒虽然是初见,可是一看他的举止做派,也不难猜到其身份。

    周夫子借着两方寒暄的当口脚下动了动,七贝勒咳嗽一声:“周老伯,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彼此都留着脸面呢。您要是非把这点意思弄成不好意思,是不是就没意思了?您都多大岁数了,老胳膊老腿就别乱动了,您琢磨琢磨,你那腿能跑得过枪子儿么?”

    李信此时撩起衣服下摆露出腰间的驳壳枪,既是给周夫子看也是给宁立言看。周夫子一看到枪身体就又是一哆嗦,饶是老于世故之人此时也没了话说,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

    七贝勒的眼睛不看人,手在小元宝脸上摸着,似是自言自语:“这人是聪明是傻,还是得事到临头才看得清。往日里事不临头一个赛一个聪明,真落到自己身上就变糊涂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死抱着不放,非逼我亲自动手么?”

    周夫子的眼睛盯着李信的枪,又用祈求的目光看向宁立言。七贝勒这时抢先开口:“家里闹点家务,让三爷见笑。这是我们府里自己的事,跟三爷没关系。咱是井水不犯河水,三爷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宁立言一笑:“贵府的事我没什么兴趣参与,不过这件事关系到我的差事,我不能不问一句。当初报警那个韩家的小儿子呢?他是这一案的苦主,现在这案子已经有个眉目了,我得找他具结啊。”

    “他啊……跑了。我让他去开滦帮我收账,结果这小子趁机拐了我二百块钱就跑没影了。这年月的人没地方说去,不管老的小的,都没有忠心也不懂得廉耻。吃我的喝我的不说,还连偷带骗,您说说这还有人心没有?您这案子别急,我回头就去具结,这事就算是完了。”

    “哦……跑了?我本以为韩家人还能剩下一条血脉,没想到……”宁立言摇摇头,语气里有几分唏嘘。又看向周夫子这边:

    “周老爷子,你们家七贝勒都来了,这印鉴您还在自己身上放着干什么?物归原主,他爱怎么处置就是他的事,您老犯不上操心了。要说您老也是关心则乱,怎么连这点事都想不明白了?”

    周夫子知道李信是何许人,对方有备而来,自己绝对不是对手。宁立言这么说,就更是断绝了希望。哆哆嗦嗦来到七贝勒面前,把印鉴高高举起,膝盖一软人便跪在了地上。

    “贝勒……是老朽一时糊涂,您大人大量,看在我给家里效力多年的份上,高抬贵手饶我这一回!”

    七贝勒接过了印鉴,在面前漫不经心地摆弄几下,随手向桌上一放。

    “您老在我们家年头可是不少了,不管是阿玛还是我,对您也算是不薄。有道是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良。越是遇到难处越能看出人的良心。平日里您记花账吃好处的事,我都睁一眼闭一眼,看在两辈交情份上就当没看见。这次的事您办得有点太绝了吧?要不是我留了一手,祖宗给我留下的这点产业还不得改了姓?且不说它值多少,就是这么个不肖子孙的罪名我也承担不起不是?”

    周夫子不敢开口,只能不住磕头求饶,又偷眼去看小元宝。李信哼了一声:“你还指望小元宝为你求情?你这点嗜好瞒不过七贝勒,你上火车的时候,七贝勒便派了人偷偷跟着你,等你把她包下来,七贝勒便也到了天津和她见面。一个是天潢贵胄少年英俊一个是糟老头子,你说你要是小元宝姑娘,又该怎么选?”

    宁立言在旁接话:“这么说来,七贝勒一直以小元宝为密探,帮你探查着周夫子的动静。想必我们上次见面的事七贝勒已经知道,一直隐忍不发就是等着现在。我今个一来,小元宝就去给你们送信,所以才能来的这么及时。也难为七贝勒了,放着好好的北平不住,跑到天津隐姓埋名的藏着,颇有些卧薪尝胆的气派啊。”

    “三爷说得没错。您上次带着一位妇道过来和这老不死的相谈之事我转头就知道了,就是这小妖精送信。”

    七贝勒在小元宝身上捏了一把,后者发出一阵媚笑,朝着周夫子吐了口唾沫:“你这老东西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都什么模样了,还惦记着姑奶奶!要不是为了贝勒爷的大事,谁耐烦伺候你啊?还处处防着不让我知道你们在嘀咕什么,就你那老眼昏花的,能防得住我?实话告诉你,你们上次在屋里议论那点事,全都被我听去了!”

    宁立言面带笑容语气平和:“七贝勒想必知道这印鉴不好找,你在本地又没有可靠的关系,至于和英国人打官司的话也就是说说,真打起来不说输赢,事情肯定要闹得满城风雨。一旦引起哪路神仙注意,你的事情就做不成了。所以你决定将计就计,让周夫子和我可劲折腾,您只等着吃现成的。”

    七贝勒连忙摇头:“宁三爷别这么说,咱也是场面上的人懂得规矩。我和这老梆子的过节与您不相干,该您的好处绝不会少给。李信!”

    李信朝宁立言一抱拳:“李某人乃是绿林出身,蒙德王抬举给我谋了个出身,现在大日本皇军麾下效力,任热河游击司令。我们贝勒爷的表弟与德王有亲,我这次乃是奉了王爷的命令给贝勒爷效力。我在绿林您在帮,大家都是江湖出身说话容易。汇丰里那笔宝贝乃是贝勒爷祖传之物,贝勒爷承袭家产天经地义。再说这笔钱财也关系着大事,至于到底是什么大事,恕我不便说您也不必问,总之就是一句话,谁拦着我们贝勒拿自己家的东西谁就是我们的仇人!”

    说到这里,李信的手向腰间摸去,似乎是要拔枪,双眼紧盯着宁立言观察他的动作。宁立言神色如常毫无所动,仿佛对方腰里插的不是手枪而是拨浪鼓,情绪没有丝毫变化。

    从腰里抽出来的不是手枪而是个半新不旧的麂皮钱夹,打开来从里面抽出一张支票放在宁立言面前。

    “我们贝勒是个好交朋友的主,尤其是宁三爷这样的人物,我们贝勒爷是一定要交的。虽说这东西是我们贝勒自己的产业,可是您在里面忙里忙外没少费心,不能让您白受累。姓周的答应三爷对半分,可是这话就是这么一说当不得真,连里面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估价?一个准价钱都没有的玩意又怎么对半?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这老东西不但糊弄自己的主人也糊弄了三爷,等到他把东西拿到手,必要跟您这动心眼,最后随便给点什么就把您打发了他自己得便宜。我们贝勒是个实在人,不搞这些虚头八脑的玩意,直接给现货,您看看这个!”

    他用手指在支票上点戳着:“正金银行的支票,大洋五万块。现在的银子一个劲看涨,要是拿大洋换中交票能换二十万往上。这年月除了我们贝勒这等好心人,怕是没人肯拿白花花的现洋做酬谢。咱们今后的交情还长着呢,细水长流好日子在后头。”

    宁立言并没去看支票上的数字,也没伸手去拿钱,只是看着跪在那的周夫子问道:“这边的事又该怎么个了结?”

    七贝勒哼了一声:“我这人心善,许他对不起我不许我对不起他。在北平给他预备了一块上好的坟地外加一口体面的棺椁,也算是我们宾主一场。”

    周夫子原本跪在那不住求饶,听到这话身子陡然一振,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向着七贝勒就要扑过去。可是李信的身形却远比他的动作更快,脚下一动,人如同闪电一般来到周夫子背后,手臂紧紧箍住周夫子的脖子。

    身体孱弱的老人在生死关头爆发出的力量颇为可观,手脚剧烈挣扎,如同一条落网的大鱼。可是李信那粗壮的手臂足以勒断牛脖子,任是周夫子怎么反抗都无法摆脱束缚也叫不出声音。

    反抗持续的时间不长,很快周夫子就没了动静,房间里也出现一股剧烈的臭味。宁立言知道多半是周夫子临死前溺在了裤子里面。他在前世里类似事情做了无数,根本不当回事,面上神色如常毫无变化。

    小元宝的脸色有些发白,笑容也有些僵硬,直到周夫子的尸体被李信向外拖去才勉强笑道:“现如今事情都了结了,贝勒爷可不能说话不算数,你可是答应了让我做个侧福晋的。”

    七贝勒嘿嘿一笑:“我答应你的事自然要做到,不过么你得替我办件事。周老为我家效力多年,人走不结仇,我把我的侧福晋赏给他省得他寂寞。你好好陪着他吧。”

    说话间他将小元宝的身子一推,将这个女人重重摔在地上,不等小元宝起身他已经扑上去双手紧紧掐住了小元宝的脖子不放!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