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螳螂捕蝉(上)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宁立言去见周夫子是两天后的事。

    英租界这场骚乱中受害的都是些平民没有体面人家,影响力不算太大。可是在租界杀人放火并且开枪射击,一样让英国人面上无光。即便是平素偷懒耍滑为常态的宁立言这几天也必须按时坐班,对于事件展开调查。

    大家都知道真相是什么,所谓调查无非就是走过场。这个过场糊弄的自然是英租界的居民,尤其是那些有些钱财又多少有些社会地位的体面绅士,乃至工部局里一部分董事以及警务处部分成员也在糊弄的范围之内。

    宁立言前世在军统经过了太多事情,早已经练就一副七窍玲珑心外加一双如电慧眼,并没有因为上司的几句话就热血上头跑过去揭露真相。他很清楚这时候最重要的是谨慎,否则一不留神就被英国佬丢出去做了牺牲品。

    果然,没用半天时间伯纳德的嘴脸就暴露无遗。那三个被赵歆打得半死的别动队员还没来得及审讯,就死在了监狱里。验尸官给的结果是食物中毒,主管伙食的警员被记过处分扣了半年工资。

    宁立言心里雪亮,验尸官这个检验结果只能相信一半。能在英租界监狱里做这种手脚的也只有英国人,显然他们已经知道这些人的来历,让这几个人永远闭嘴就是为了息事宁人不让日英两国矛盾彻底激化。胡乱交了个调查报告,挨几句不咸不淡地批评,事情也就这么过去。

    伯纳德显然无权决定这等大事,其背后授意的自然是英国外交部门,也可以看作是英国政府的意愿。这个处理方法招来罗伊私下里一顿带有浓重本地色彩的脏话,把外交系统上下骂了个遍。

    宁立言已经答应了赵歆必须要个说法,也不能真的草草收场。即便那句承诺本身并不具备任何强制约束力,他也不想被赵歆小看。不管伯纳德的态度如何,他都准备对行凶者下手。

    好在英国人倒也不是都如伯纳德一般胆小,毕竟做了多年世界霸主,心态不可能一下子改变。做惯婆婆当不来媳妇的大有人在,何况日本发迹很大程度上依靠英国支援,现在调过头来以奴欺主,更让一部分老派英国人难以接手。

    哈里斯下令开展内部调查,清除日本人的棋子。在这次冲突中调动巡逻队,又有意拖延时间导致日方别动队可以自由活动的几个警务处官员已经暴露,等待他们的命运已经不是革职那么简单,牢房将成为其人生旅途的终点。

    宁立言因为之前混混大闹日租界时玩失踪被哈里斯关门批评了一通,批评的内容无人知晓,但是从宁立言的表情看大家也能猜得出,所谓批评更应该被称为密谈。

    官方层面的报复得不到政府支持,便要求助于地下世界的力量。这次谈话实际就是哈里斯给宁立言吃一颗定心丸,本地居民素来和大英帝国友好,为了维护大英帝国尊严而做出的某些过激行为,警务处不予追究。

    医院那边的消息终于传了过来,廖伯安手术很成功,没有生命危险。但他肺部中枪伤势严重,将要在医院里住很长时间,伤愈之后能否工作也在两可之间。

    即便如今的租界里不乏罗伊、哈里斯那等中国通,可是制度依旧刻板木讷没有人情味,廖伯安明明是为了维护租界秩序受伤英国政府却不肯给予补贴也不肯支付医疗费用。

    宁立言主动承揽了廖伯安全部医药费及营养费,并叮嘱医生不计代价,用最好的药最昂贵的补品让廖伯安早日恢复健康。这番表态乃至付款都是秘密进行,也嘱咐了医生保密。可是廖伯安的学生不乏警务处官员,英国人不肯为恩师付钱的事瞒不过他们。等到他们自发为恩师凑钱看病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宁立言已经用个人财产负担了一切开销。

    这是一记暗手,现在还没到发挥作用的时候。还没等到宁立言这种仗义疏财的行为在警务处内部传播开,赵歆已经私下联络宁立言。他没幼稚到逼着宁立言带华捕辞职,只是希望他和自己合作,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为老师报仇。

    万福兴那四个人被他打死了两个,剩下的两个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留着将来结案用,可是真正开枪打伤廖伯安的人一直没抓到。万福兴他们在枪击发生前就被转移了没在现场,自然说不出到底谁是凶手。从枪法和敢在英租界开枪的胆量上判断,基本可以确定行凶的是刘黑七部下甚至是刘黑七本人。既然确定不了具体的行凶人,赵歆就决定把整个刘黑七团伙当作仇人消灭。

    原本解决刘黑七就是南京方面的命令,这次又加上私人仇恨,赵歆已经发誓和这伙土匪势不两立。乃至于复兴社天津站重建的事都被他放在一边,先杀了刘黑七再说。

    经过上次和大迫机关的火并之后,复兴社在天津没多少人手,刘黑七自身也只是个土匪不值得南京投入太多成本。给赵歆下的这个命令措辞严厉,实际还是有一搭无一搭,杀不成也不会有后果。赵歆想要报仇能依靠的只有宁立言这种本地豪强。

    混混大闹日租界这件事,让赵歆对于宁立言的能量有了重新认识。往日里自己看不上的这些帮会分子一旦得到有效组织,爆发出的能量连赵歆都有些忌惮。他现在顾不上考虑这样一支力量掌握在宁立言手中对于党国是利还是弊,只是想要借助这支力量为老师复仇。

    他虽然是租界里的高级警官,可是自己手上并没有能做这种事的死士。惟一能提供的帮助,就是一个神枪手。

    都是场面上的人,话不用说得太明白,宁立言也知道,这个所谓的神枪手就是聂川。彼此之间有行刺的过节,聂川不敢和宁立言见面,甚至不敢说自己的名字。可是依旧通过赵歆把话送了过来,只要把仇人的所在告诉他,其他的事就不用宁三少费心,自己自有办法结果仇人的性命。

    索命的阎王不止这一伙,白鲸也有消息送过来。山东方面已经确定会派人刺杀刘黑七,并且希望得到本地朋友的帮忙。韩向方甚至开出大洋一千块的盘口,请求天津这边出力。

    日租界的反应最是奇怪。本以为按照日本人那不吃亏的脾气,被混混闹了租界落了面子肯定会采取些手段报复,乃至刘光海本人都做好了先去乡下避一避的准备。可是两天下来,日租界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对整个事件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让人大为诧异,不知这帮东洋鬼子几时转了性。

    从大体看,整个城市似乎风平浪静,这场骚乱就此结束。可是明眼人都知道,这一切只是开始,所谓的平静无非是一场狂风暴雨前短暂的安宁。宁立言出发前接了几个电话,又拨了几个电话出去。等到即将出门时杨敏叫住他,却没有阻拦他什么,只是紧紧抱住宁立言,在他耳边嘀咕道:“老三,我……可能是有了。”

    “真的?”宁立言大喜:“这事别靠猜,咱去找医院检查一下。”

    “这事不用你嘱咐我,姐知道该怎么做。我只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就算不顾念着我也得顾念咱们的孩子,千万保重自己。那些古董就算你抢下来也到不了自己手,咱们为国家保护文物是应该的,可是不能为这个把命搭上。”

    “姐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对你的心你最清楚,哪能不顾念你?只不过咱也不能眼看着祖宗留下的东西丢了不是?否则将来咱孩子长大了问,咱家的东西怎么在外国人那摆着,咱们脸上无光。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说话间宁立言用力抱了抱杨敏,随后大步流星向外走去。老谢想要开车,宁立言道:“这个不用你,你替我干件大事……”

    周夫子一连多日未见,再见时面色比起当初倒是略红润了一些,不知是小元宝手下留情还是周夫子预计到要发财,不惜代价买了名贵补品,竟显出几分枯木逢春的态势。

    一见那枚印鉴周夫子那昏花的老眼中放出两道光芒,整个人打了个寒颤,声音都有些走调:“哈哈!果然是它!就是这个宝贝!”

    宁立言看着他不作声,周夫子兴奋得身体剧烈颤抖,印鉴在手里几次差点脱手。上上下下来回看了半天,把印章小心地放在衣兜里,随后起身对宁立言深施一礼道:“宁三爷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请受老朽一拜!”

    “老夫子这是从何说起?既有我干爹的面子在,我哪敢不办啊。”宁立言笑着把周夫子搀扶住:“怎么样,印鉴看准了没有,千万别有什么疏忽遗漏,若是这次再错了可就不好办了。”

    “三爷放心,老朽看得明白绝对没有错处。”

    “既然如此,那我就算是功德圆满,后面的事情与我无关,告辞了。”

    宁立言说话间起身就要走,周夫子连忙把他拉住:“三爷这是拿老朽耍笑呢。我虽然上了几岁年纪,可也没到老糊涂的地步。咱们当初说好的事不能反悔,这批好玩意咱们二一添作五,谁也不吃亏。”

    “我还当老人家贵人事忙把这事忘了呢。真忘了也没关系,就当这话没说过,于我而言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也不值如此重的酬谢。”

    周夫子连连摇头:“三少这是要折我的寿数呢,您在里面出了多少力担了多大的风险,老朽都一清二楚。我也是场面上的人,绝不会做上房抽梯那种半吊子的事情,当初怎么说如今就怎么兑现。可是有一节,眼下似乎不是个好时候吧?日租界刚刚闹了一场事英租界又动了枪弹,归根到底都和这件事有关联。这个时候不管谁去取宝,都有可能惹来怀疑。这种事一旦闹大,可就不好办了。不如过段时间,等到这事消停下来,再做个道理。”

    话音刚落,门外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进来:“周老做事就是仔细,怪不得阿玛在日那么信任你,连我不知道的事都跟您老交底。不过这事啊我看得改个章程,您出头不方便我方便啊!我是苦主!我拿我们家东西谁敢说不给?您这么大岁数也别折腾了,这跑腿受累事还是让我这小辈的办吧。”

    房门被人推开,随后只见一个四十开外刀条脸的男人率先进入,随后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搂着满面笑容的小元宝大模大样走进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