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劳心者治人

苹果pg123.net重庆时时彩网上投注

    宁立言这番言语滴水不漏,即便是老江湖也找不出他的错处,又抛出内奸这件事转移视线,让大家的关注点转移。谁要是这个时候张嘴提码头的事,不用宁立言说话其他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他淹死。

    做为最大的苦主刘光海反应极快,立刻接话:“抚恤的事不用三爷操持,个人的孩子个人管,谁家的人命谁自己料理。吃咱这碗饭就不能怕死。敢找刘黑七的麻烦,早就把命豁出去了。师叔先忙正事,这边的事我们自己办。咱们有嘛话将来再说,先救人找内奸要紧。”

    今晚上刘光海损失最大,他现在带头表态,其他人更没法开口。再者他说的也是句活话,既保全了光棍名声也留下了日后向宁立言要赔偿的余地。各路大混混心中佩服刘光海嘴巴厉害,各带自己手下收尸扛伤员,宁立言则和乔雪上了凯迪拉克直奔中街分局。

    乔雪在车上问道:“你不怕赵歆问出什么?”

    “能被刘黑七派来天津做耳目经营藏身地的,必是他最忠心的手下,哪那么容易招供。这就好比一锅生米,让赵歆替咱们加水生火,等到忙和差不多了咱再接手吃现成的就是。再说了,他现在顾不上那些宝贝,只想着找刘黑七,这是绝对问不出来的。这帮人要能知道刘黑七在哪,就不至于落到刘光海手里。”

    “英国人眼下自顾不暇,不大可能为了廖伯安就得罪日方,这件事兜兜转转也不会有个结果,到时候你怎么办?难道真的带头辞职?”

    “我没那么笨。无非是用一句话平息赵歆的火气,到时候怎么做还是我自己拿主意。英国人和日本人属于麻秆打狼两头害怕,我在中间还是有回旋的余地。最后走一条刀切豆腐两面光的路,既不得罪英国人又能在华捕中树立威望。相信我,这种事我做得到。就是可惜了廖伯安,这么一把年纪受重伤,就算不死也去了半条命。他人老心不老所图甚大,可是这次受枪伤,什么念想都没用了,老实忍着吧!”宁立言叹了口气,语气里说不上是惋惜还是揶揄。

    乔雪将身体朝宁立言身边挪了挪:“你这招敲山震虎,算是初步有了成效。我要是刘黑七肯定连夜扒火车离开天津远走高飞,几年之内不敢回来。”

    “咱两之间绕弯子没用,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就是变着法劝我打消亲手杀他的主意。淘气!”宁立言一笑:

    “他现在想走也走不成,日本人绝不会放人。这次不管怎么说也是打伤了英国一个警务副处长,又有人落到警务处手里,不付出一些代价是不行的。刘黑七就是代价的一部分。再说刘黑七也知道这几条铁路上服务员全都是青帮弟子,他上火车等于自投罗网。他所有的路都已经被堵死了,安心在家待着,等我去摘他的脑壳就是了。”

    两人还没等走到审讯室,就能听到里面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以及求饶声。刘黑七手下这帮人都事绿林里最为剽悍凶狠的匪徒,便是刀斧加身也往往是骂娘而不会像现在这样。

    从他们的反应足见询问人的手段酷烈。几个巡捕全在审讯室外面焦急地踱步还有人往里看,宋国梁想要进去却被巡捕拦住,急得他满头大汗声音越来越高,几乎和巡捕吵起来。

    “为了这四个人我们废了多大劲不说,光是弟兄就不知道要死多少,好不容易把人弄到警察局,三爷那一堂没过就让你们这么收拾,他要是死了这算谁的?不能让赵歆这么混着干,我得进去看着。”

    这几个巡捕都认识宋国梁,知道他是本地有名的混混头目,并不敢得罪他,只是不停地说好话。

    “宋二爷,我的亲二爷。您老人家干嘛都行,就是别进去。您是没看见,我们赵头儿的眼珠子都红了。这时候谁敢拦他一准跟谁急。大伙都是捧宁三爷的,这千万别自起冲突。”

    “秃子,人家这话说得没错。我知道今晚上你功劳最大,我要是替你请功吧,光海脸上挂不住。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事忘了。好好坐那,别为难下面干活的弟兄。”

    宋国梁和巡捕都发现了乔雪与宁立言,巡捕过来敬礼鞠躬,宋国梁则朝着宁立言一抱拳:“我们把万隆货栈那四个给带来了。可以问问这边的弟兄,四个人都是全须全尾活蹦乱跳。可现如今让赵歆折腾成嘛样我可说不好。您的事就是我们的事,请功之类的话都谈不到,自己爷们用不着。今后您有事只管言语,我姓宋的刀山火海绝对没二话。就是得受累跟您这扫听一句,我那帮弟兄情况怎么样?那群拿刀的逮住了没有?他们到底谁的人啊?”

    宋国梁心里有数,今晚上的血已经流的足够,宁立言必然要对自己这方势力有所补偿,是以钱财或是码头的话一个字不提。可是码头到手能否坐得稳当,还是得看自家手段,自古好汉出在嘴上,若是言语没有跟上,今晚上的血很可能白流,因此表现得格外光棍。

    果然宁立言朝他赞许地一点头:“不问钱先问弟兄,是老爷们的做派。我不瞒你,咱们这次吃亏了。这帮歹徒心狠手辣敢在英租界开枪,就连警务处的廖副处长都受伤住院生死不明。那些拿刀行凶的也没落好,有的被咱们打死有的被她们自己人杀了,只有三个活口,又被赵歆一顿毒打,现在也是出气多进气少。”

    “咱们的弟兄死伤惨重,死的人我来负责,伤员现在都送了史密斯诊所。”

    宋国梁没说什么,只是朝宁立言一点头:“那麻烦三爷受累帮着好好查一查,到底是哪路人马下这种毒手?我敢打赌,这帮人绝对不是咱们青帮弟兄。出手就杀人,不是街面上爷们的玩法。要是让我看,这帮人不是匪就是兵,全都是靠杀人吃饭的主。之所以不穿号坎多半就是为了使离间计,让咱们本地锅伙自相残杀。我这人微言轻说话不占地方,您可得把老少爷们劝住,别让大家伙被人当猴耍。我这就去医院看受伤的弟兄。咱们改日再见!”

    他一声吩咐,坐在外面长椅上等待的十个手下全都站起来随着他离开,宁立言跟随在后,亲自把宋国梁送到门口。

    虽然宋国梁嘴上什么都没说,但是他额头的汗水以及略有些凌乱的呼吸已经说明一切。

    混混靠脸面吃饭,能让眼下天津青帮大龙头兼警务处督察长亲自送到门外,这可是天大的面子。对于宋国梁来说,宁立言送这几步路比起几千块大洋更为珍贵。光靠这面子就足以奠定他在混混圈子以及自己锅伙的地位,又怎能不激动?

    宁立言趁热打铁,压低声音道:“秃子,我不把你当外人,跟你说几句心腹话。今晚上死伤弟兄太多不是酬功的时候,咱爷们日子还长着呢,等这事过去我肯定对得起你。经过这事以后英国人对租界肯定严加管理,我在警务处身份高了担子自然就重,帮里的事可就顾不过来了,必须找个人给我帮手。你要是乐意捧我,咱们找个时间好好聊聊这事。”

    宋国梁一语未发只是朝宁立言点点头转身就走,但是那热切的眼神还是暴露了他兴奋、期待的情绪。

    他宋国梁也是混混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何尝不想有自己一番作为。若能成为宁立言在帮会的代言人,所获得的利益远不是几个仓库或是码头能比。自古来财帛动人心,宋国梁又哪里抵抗得住这等诱惑?

    宁立言成功地在帮会里面掺了把沙子,自己则带着乔雪大大方方走入审讯室。房间里四个被抓来的歹徒都已经捕成人形,赵歆也一改往日斯文形象。外衣脱去,衬衣扣子解开,站在那呼呼地喘着粗气。手上、身上有不少血点,显然是严刑拷打之下,被喷上的血渍。一个人的体力终归有限,此时已经打不动,只盯着四个人看。

    宁立言问道:“怎么样,招没招?”

    赵歆喘息着说道:“这帮人嘴挺硬死活不肯开口。不过没关系,再硬的嘴也能撬开,你给我点时间,我就不信他们的骨头能硬过刑具。”

    “我相信你的本事,但我更担心你的身体。先去歇会,抽根烟换身衣裳,这模样让下面人看见不像话。咱吃官饭的总得讲究个警容仪表。你这副模样要是有人给你汇报到英国人那也是个麻烦。再说她们四个人也跑不了,没必要急在一时。廖老还在医院做手术,你应该过去看看,他没儿没女的,你们这帮当徒弟的必须得上心。你只管放心去,这几个人要是跑了,你管我要人。”

    赵歆的怒火随着体力发泄出去,理智渐渐回归,知道宁立言说得乃是正理。朝宁立言点头,“我听你的,你把这四个人给我留着,别送到监狱去。我就不信问不出实话。”

    赵歆离开审讯室去换衣服,宁立言则朝万福兴那四个人冷笑几声,笑容比起赵歆的拳头毫不逊色,让四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都是绿林悍匪,素来以能熬刑能承受痛苦自夸,可是今天必须承认自己遇到了对头。

    赵歆的毒打以及那股子不顾一切的狠劲把这四个人全都吓住了,他们宁可被拉出去枪毙也好过被当人肉沙包活活打死。心理的防线在铁拳轰击下已经摇摇欲坠处于垮塌边缘,在外省横行时从不曾把警察放在眼里,现在看到宁立言竟然觉得心里发虚。

    他们的这种变化自己感受还不明显,却逃不过宁立言法眼。上一世的训练中,刑讯问供乃是重头戏,观察目标心理状况自然不在话下。他冷笑一声:

    “四位,刚才那滋味好受么?我理解你们的心思,你们手上都有人命,招不招都是个死,还不如死扛着不说对吧?可是你们糊涂,一上来就想错了。这是英租界,外国人说了算的地方!你们在外埠杀了多少中国人跟他们有关系么?他们犯得上为中国人治你们的死罪?只要你们不在英租界杀人放火,英国人就不会绞死你们。可是你们的伙计今天拿枪打了本地警务处副处长,就是刚才那位警官的老师,他是什么人,你们也都知道了吧?”

    故意停顿几秒,给几个人消化这段话的时间,顺带也能加深他们的恐惧,随后又说道:“看你们这样也怪可怜的,我这心里还怪不落忍的。我这人心软,看不得这个。要说你们也不易,但凡不是走投无路谁乐意干这个营生。我这人有嘛说嘛,我跟刘黑七势不两立,但是跟你们没过节。你们要是跟我说实话呢,我就把你们往监狱一送,判个十年八年,赶上特赦兴许还能释放。要是不说呢也没事,你们在这好好待着,我回家睡觉。等会手术结束赵警官还回来,他老师要是没事,也许就不打你们了。”

    万福兴喘了好一阵粗气,艰难地说道:“我们……我们不是不说,是真不知道刘黑七在哪?”

    “我也没问你这个啊。他在哪我自己找,能找着你们我就能找着他。伦敦道失踪那一家人的事跟我说说吧,你不是韩赵氏的干儿子么?跟我念叨念叨他们家的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