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匪徒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华盛公司的争吵已经持续了两天。

    从汤巧珍被骗回家里那天,杨敏就面临着来自宁家亲属的逼宫,直到现在依旧如此。只不过她把这些话都闷在心里,并没对宁立言说。她能猜到宁立言的反应,肯定是冲到华盛给自己撑场面,再用自己的身份跟宁家人闹个天翻地覆搞不好还会伤人。

    宁立言和宁志远的关系虽然有所缓和,但是两父子在表面上依旧彼此互不关心,对于宁家其他长辈也就更谈不到恭顺。在宁立言心中,杨敏的地位比宁家那帮三亲六故加起来都高,为了杨敏哪怕是长辈他也敢揍。

    越是如此杨敏越不想把他拉下水,老三对自己有情,自己也要对他有义。本地人讲究个辈分,让他担一个忤逆名号对于其日后的发展不利,自己不能那么自私。

    事情的起因还是在老姑前来做说客那次,杨敏当着她的面亲了宁立言的额头,等于把两人秘而不宣的关系摆到了桌面上。坊间的传闻始终是传闻,没有报纸跟进也没有照片流出就算不上有力证据,宁家大可以装聋作哑装作不承认。

    宁老夫人甚至有过最坏的打算,哪怕杨敏已经怀了孩子也没关系,反正都是宁家血脉不算便宜外人。可是这种事看破不说破,杨敏这个动作让宁家人没法继续装糊涂,本来是秘而不宣的事被摆到了桌面上。

    杨敏这种态度比起行为更让宁老夫人以及宁家一干亲眷不满,认为她不懂事而且目中无人不知好歹,给了台阶不但不肯走,反倒是越来越猖狂。本来杨敏管理华盛背后就有些人持有意见,全靠宁志远夫妻支持才没闹出乱子。

    随着宁老夫人的态度变化,那些人便敢于出来说话。华盛是家族企业,宁家的亲属都是华盛股东,一开始打着查帐的名义上门,大家还能保持体面,直到今天情绪彻底爆发。

    爆发的诱因还是杨敏。她动用自己代理总经理的权力,推掉了一笔利润非常丰厚的订单。在宁立德离开天津以后华盛的生意就持续走下坡路,宁志远已经开始处理自己名下的一部分不动产。虽然规模不算大,但是在商界已经是公开秘密。

    国人素来喜欢添置不动产,典房卖地被视为破产征兆,宁家人心里都有些发慌。这时候天上掉下一个大合同,不但利润高而且一签就是三年,简直就是求都求不来的金矿。即便是在宁家生意最好时这样的合同也是求之不得,现在简直就是救命的甘露,杨敏居然一句话就把合同推掉。即便是宁家最支持杨敏的那几个亲戚,这回也都变了脸色。

    宁志远想要把产业南迁的计划并没有跟家里透露,除了宁立德、宁立言以及杨敏以外就没人知道,包括自己的妻子也没说。道理也很简单,现在说出来必然面临很大阻力,还有可能功败垂成。

    宁家人在天津早已经住惯了,南方又如何与天津卫这块风水宝地相比?就算是十里洋场上海滩也吃不到地道的煎饼,没有便宜如同白给的物价更找不到这座城市独有的安逸闲适。这种好地方不待往外面跑,不是吃饱了撑的?再说自家的祖坟、老宅这些都没法搬走,难不成把祖宗都扔下?

    从经济层面考虑,这种大迁移也是不智之举。不管宁志远安排的何等周详,产业南迁都必然带来巨额经济损失,到了外省能否安身立命也是未知数。大多数宁家人都不会认同迁移也不会认为天津会落入日本人手里,这不是关外,租界住着各国洋人。若是日本人敢动刀兵,洋人肯定出面干预,小日本也就是欺负中国人的能耐,他们还敢惹洋人?

    即便天津真的失守,自己也是本分商人,日本人又能把自己怎么样?无非是完粮交税摊派兵费,自打军阀混战的时候商人便是这样生活,早就习惯了。

    知道自家人对于日本的可怕认识不足又舍不得手上钱才,担心走漏风声有人坏事,产业迁移的事始终秘而不宣。只等到万事俱备之后,宁志远再强行靠家主权威把人带走。在宁立言前世宁家便是这样完成的迁移,虽然让家产损失过半且惹来家里一片骂声但至少保住了自己的名声和气节。

    不过前世这部分压力集中在宁志远父子身上,这一世却转移给了杨敏。宁家人见本来好好的生意忽然不景气,有了好生意又不做,认定是她在里面搞鬼,把钱贪墨到自己口袋里去养活宁家的“三土匪”。

    宁立言的名声在外,但是宁家人倒不至于真的怕他,人再凶狠霸道也是对外,不能对自己家人耍威风。这是中国千百年来的规矩,宁立言也不会破坏。

    为防万一,来找杨敏理论的都是宁家女眷没有男人出头,而且都是上了岁数的长辈,就算宁立言在现场,难道还能对长辈无礼?

    老姑一进门就扯断了电话线:“今个咱们说点正文,谁的电话都不接,免得搅合。反正你也不肯接合同,打电话也没用。”

    说话间已经有人关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其他几个长辈围着杨敏要帐本要印章,提出剥夺她的财权。老姑带头发难:

    “华盛是老爷子苦熬苦拽给宁家人挣下来的产业,可不能便宜外人手里。我大哥当家不假,可也不能一手遮天说嘛是嘛,这里也有我们的股份!立德是宁家长子长孙,他当总经理我们没话说,可他现在不在家,这总经理得让宁家人当,不能让外人管。”

    “没错!这事我们不是冲你,是说这个事,规矩不能乱了。小敏你要是愿意回来,那我们这帮长辈没话说,立德的就是你的,你管他管都一样。可现在你铁了心在外头,这买卖你就不该插手。”

    “你离开宁家得时候老爷子可没亏待你,宁家在英租界的产业全都归你所有,怎么还不知足?你这孩子当初可不是这样,是不是背后有人给你出坏主意?还是谁吃喝玩乐把钱花亏了,逼着你出来给他弄钱?我们知道你是好孩子不怪你,可是你也不能让别人把你架愣的胡说八道,拿钱填海眼啊。”

    七言八语喋喋不休,一些人还故意提到了宁立德,指责杨敏品行不端。好在杨敏外柔内刚,早在决定和宁立言重续前缘时就已经考虑到这一步,不至于被这种语言攻击搞到无力招架。立言在租界呼风唤雨,乔雪更是个穆桂英一般的巾帼豪杰,若是自己表现得太软弱,不是丢光了老三的脸?

    宁志远最近卧病在床,公司的事便没向他说起免得其分心劳神,现在拉断电话线显然是不让自己跟老人家联络免得去请救兵。这也太小看人了,难道离开老爷子自己便怕了她们?杨敏面上带着笑容,从容不迫:

    “几位姑姑、婶子,你们都是我的长辈,不管说嘛都应该,可是咱得分个家里外头,现在是在公司咱得说公事。宁立德先生让我当总经理是有法律文件的,上面有他的签字有大律师做见证合法有效,你们要剥夺我的总经理权力不是不行,但是得有法律文书。比如董事长的签字,要不然召开董事会也可以,不能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不让我当,现在是民国了,这套可行不通。”

    “你这孩子怎么跟我们打官腔呢?嘛叫法律文件?这买卖姓宁,我们说的话就是法律。”

    杨敏一笑:“在家里是这样,在这可不是这样。您老几位都来好几天了,这大热天的回头中暑就麻烦了。听我一句劝,在家多歇歇千万别上火,要不然这身子骨可是受不了。”

    “别说没用的。我们免不了你的总经理,看帐本总行吧?我们得知道你从账上支走多少钱,把钱都给谁花了?我们是股东,那些钱里也有我们一份!”

    “看账当然可以,不过不是现在。等宁立德先生回来,我跟他交接的时候您老几位自然就能看见。要是账上有差错可以报官,民国是**律的,谁也不敢胡闹。”

    “报官?谁说的报官?”

    一声大吼响起,随后紧锁的房门忽然被人用力撞开,“司必灵”门锁居然外力破坏,随后两个身穿粗布衣衫的大汉从外面直冲进来。

    两人都是生面孔外乡口音,土头土脑模样凶恶,这一冲进来就把房间里这几个上年纪的女人吓了一跳。她们都是阔太太平日见得非富即贵很少与这种人打交道,原本也不放在眼里。

    老姑进门前已经吩咐了,即便天塌下来也不许打搅自己和杨敏谈话。这两人破门而入又土头土脑,一看就知道不是公司的人,按照她的脾气马上就会恶语相向。可是不知怎得,与两人目光一对,她的心里打了个突,涌到唇边的话又缩了回去,说话的声音都低了不少。

    “你……你们是干嘛的?”

    倒是杨敏十分从容,主动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你们是谁?为什么闯到我的办公室?有话到会客厅说。”

    “你就是杨敏?”一个男子的眼睛盯着杨敏,目光让杨敏感到很不舒服,她点点头没说话。

    那男子猛地向前两步,胳膊左右一晃,宁家那几个女眷便东倒西歪地向两边倒。“我们就是奔你来得!你们华盛卖的什么玩意?收了我们的钱给我们发的都是啥货?这事没完,我们得说道说道!”

    说话之间男子那蒲扇般的巴掌抓向杨敏。宁家是本地巨商且背后有警方背景,就算是和谁发生冲突也是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不会像现在这样动手。杨敏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但是身体来不及做出反应手臂已经被对方抓住。对方的力气极大,杨敏那粗糙如同砂纸的巨掌一抓,只觉得痛彻心肺,随后竟是被生生扯到了办公桌外面。

    “你们是谁?到底要干什么!”杨敏怒吼道。温驯的女子此刻变得如同一头雌豹,语气愤怒以及,抬腿踢向男子的小腿另一只手想去抓自己的皮包:在里面放着一把勃朗宁手枪。可是男子的力气太大速度也快,她的手还没接触到皮包的边缘,就被生生拉拽出去。那一脚就像是踢到墙上,对方浑然无事,杨敏的脚却震得生疼。

    “俺们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你给俺们发的都是次货,坑俺们乡下人的钱,咱得说理!”说话间男子抓着杨敏向外就走,杨敏急道:“来人!叫警察来!有强盗!”

    几个宁家的女眷眼看杨敏要被拉出去,也觉得事有蹊跷,老姑大着胆子说道:“你们是干嘛的?嘛时候定的货?有话在这说,你们把人往哪带?”说话间就要去追,可是刚走两步,另一条大汉已经横身挡在门口,朝老姑瞪了一眼:“少管闲事!再多说话连你也带走!”

    他并没拿武器,可是眼神之中就像是有两把匕首射出来,让几个女人心里一哆嗦,竟是没人敢追。

    男子看看桌上的电话机,发现电话线已经断了便没动手。只朝几个女人又瞪了一眼,才背对着门口一步步向外走去。

    由于宁家闹家务,华盛的职员都远远避开免得被台风扫到。可是杨敏的叫声还是惊动了人,有几个员工跑出来向这边看,其中两个男性员工已经飞奔过来叫道:“你们是谁?要带我们总经理去哪?”

    拉着杨敏的男子脚下不停,另一只手却从腰里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对着那两个职员一晃,杨敏抢先叫道:“他们是土匪,你们快去报官,别跟他们硬拼!”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