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汤巧珍的麻烦(上)

秒速赛车技巧互动pg123.net

    汤巧珍经过这接近一年时间的磨练,尤其是自己办了报纸,早不是当初那个害羞怯懦的女孩。她的羞涩腼腆只属于宁立言一人,在自己家人以及曲家叔侄面前则表现得落落大方,与当初判若两人。见了曲家叔侄并不害羞,反倒是主动上去打招呼,拉着他们做起采访。

    与她的开朗相比,曲振邦反倒是显得很拘谨。一看到汤巧珍过来自己的脸倒是先红了,废了半天劲也没说出几句整话。

    曲长河哈哈大笑道:“我说老汤,你这好福气啊。这丫头一凤顶五虎,我看你家那几个少爷绑一块,也不如三丫头一个人本事。看看人家这小嘴巴巴的,一张嘴成本大套,再看看我这侄拙嘴笨腮三扁担打不出个动静,将来还都得指望三丫头照应。”

    汤巧珍微微一笑:“曲司令这话我就有些糊涂了。曲大队长应该是您老照应,再不就是政府照应,侄女区区一介报人,又哪里负担得起这等责任?”

    曲振邦看看汤玉麟哈哈一笑:“老汤你这人不实诚,三丫头啥也不知道愣让你给蒙回来了。得了!既然是这样咱先唠点别的嗑。等丫头自己明白明白再说。”

    汤巧珍道:“曲司令这样说只会让我更糊涂,我到底该明白什么?还是说我有什么地方需要搞明白?”

    汤玉麟咳嗽一声:“丫头,你别跟你曲大伯那捣乱,你娘和老四都在楼上呢,你这都多少日子没回来了,她们想你都快想疯了。回屋跟她们唠唠,等一会吃饭的时候我喊你。”

    四妹与汤巧珍依旧亲近,一见面就扑到姐姐的怀里不放。其实这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这姐妹两个还是见过的。汤巧珍经常到教会小学看妹妹,宁立言偶尔也会陪同。至于母亲见得少些,大多是在夏太太饭店吃饭交谈。

    每次见面的时候,七姨太关心的问题都差不多。先是问问女儿身体,在外面是否习惯,手头有没有钱花。随后就开始关心她在宁家到底是个什么地位,宁立言是否碰了她,又是否愿意承担责任。肯为女儿花多少钱,分给她多少财产。

    得知自己女儿和杨敏住在一起,始终没被宁立言染指,她的表情都很古怪,说不上是欣慰还是遗憾。随后便是嘱咐女儿一通道理,要她主动和宁立言接近,不能让两人感情变淡。又告诉她必须做好防备,不能让男人白得了便宜,不见兔子不撒鹰。

    汤巧珍对于这种对话毫无兴趣,随着报社的工作越来越忙,也就越发懒得和母亲见面。算起来母女两人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面说话。

    七姨太的脸色也很是憔悴,一副心事重重样子,甚至比起四妹被绑架那次脸色更为难看。不管怎么说,总归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即便这次很可能被母亲出卖,汤巧珍依旧恨不起来她。只是沉着脸冷冰冰问道:

    “又出了什么事,非要弄成这样。你们如今不再是大帅、夫人,只是普通的寓公家庭,就应该谨慎一些,不能再惹事生非。就算你们遇到什么麻烦,也应该找我,我找三哥帮忙,何必非要把曲家人找来?我和曲振邦不可能结婚,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七姨太未曾说话先无奈地叹口气:“丫头到底是长大了,在外面这一年没白混。遇上事不慌不乱,有点大人的样,要是再摔打几年,一准是个好手。看到你这样,娘就放心了。就算是撒手闭眼,老四也有个依靠,你也不至于吃亏。”

    “娘不用这样。我是您的亲生女儿,从小到大您的手段我哪样没见过?有话还是直说吧,用这种博取同情的手段可骗不了我。”

    七姨太苦笑一声:“得,我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丫头练出来了,能笑话老娘了。我承认我对不住你,不该把你诓来。可是我不把你诓来,你爹那边不能饶我,他那个脾气你是知道的,我这也是没办法。你如今也是个大姑娘了,应该能体谅我这个当娘的难处,我实在没辙了,咱家又摊上事了!”

    汤巧珍没说话,在她看来自己这个家庭遇到灾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那几个胡作非为的兄长,加上父亲的坏名声,惹祸上身就是个时间问题。她冷冷说道:

    “我从家里离开的时候并没办分家手续,依据民国法律,汤家财产里有我一份。我可以不要我那份财产,至于超出的部分就请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我的小祖宗啊,你眼里娘就那么不是东西啊?我是你亲妈,就算是穷死也不能卖闺女,我要真用钱给宁老三打个电话不就办了?你别瞪眼,他虽说没碰你,可也毁了你的名声,难道不该出钱?这回不是钱的事,是咱家遇到个惹不起的魔王。就是你爹当大帅的时候都碰不起人家,何况现在?”七姨太略略压低了些声音:“刘黑七的人进了天津,正找咱家麻烦呢!”

    刘黑七这个名字汤巧珍并不陌生。在她还在天津上学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混世魔王的名号。

    这人本来是山东村庄的地痞,生在清末,长大成人的时候正赶上天下大乱,便趁着这个时机联合了几个与他一样家无产业又不肯安心吃苦耕种的流民无赖结拜为匪,做起打家劫舍的勾当。

    先是单干后来投靠孙美瑶,参与过名震世界的“临城大劫案”。孙美瑶中计被杀,刘黑七带人逃跑,没用几年时间便拉起一支队伍,声势比孙梅瑶更为壮大。他的部下兵力最多时达一万余人,人人有脚力来去如风,战斗力还在各地军阀的正规武装之上。

    每次战斗或是行抢之前,刘黑七都会拿出大笔银元,凡是战斗中敢于拼杀者,就能得到这笔奖金,所掳掠的妇女也可以优先享用。军阀的部队平日吃不饱临阵发钞票,刘黑七部队临阵发大洋事后有女人,是以军阀的部队和这支匪兵交战往往败多胜少。

    救民无方扰民有术的军阀见打不过刘黑七,便学起水浒传的办法想要招安。不想刘黑七也是听过鼓书的,并不肯上当,反倒是将计就计借着招安扩充实力。他先后归顺过何应钦、阎锡山、石友三等人,但在谁手下都待不长久。

    刘黑七本就是脑后长反骨,只愿当王不愿为臣的枭獍之徒,军阀对他又多是利用并不信任,合作自然不会长久。这伙土匪又极为狡诈,每投一个东家必要钱要粮要武器补给,几次反水下来,部队装备越发精良,官兵越发不是他对手,刘部匪帮祸害的范围也从山东逐渐扩大到河北、山西等省份。

    天津城内流传有关土匪的恐怖传说,杨敏所听说的那些土匪恶行,八成以上都出自刘黑七手笔。其做的另外一件极为出名的事则是和主政山东的韩向方有关。韩向方先是抓了刘黑七的母亲胁迫其归顺,刘黑七归顺未久就和韩向方翻脸带兵反水,自山东一路打到河北顺手刨了韩的祖坟,随后流窜到热河。

    昔日冯玉祥手下十三太保之一大名鼎鼎的韩向方居然奈何不了一个土匪,连自己祖坟都无法保全,在当时也是一桩极大丑闻。刘黑七因此名声大噪,也和汤玉麟产生了瓜葛。

    匪帮自山东流窜到热河,继续做伤天害理的勾当。汤玉麟虽然是绿林前辈,可是自从主政热河之后便化身为和平主义者。化机枪为烟枪,最大的理想就是带领本省子民安心种烟。

    为了表达自己向往和平的意愿,汤玉麟部下常年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绝不操练,部下士兵军饷一直被大帅代为保管,作为和平保证金。如此一支爱好和平的部队,自然抵挡不住刘黑七这帮凶神恶煞。

    汤玉麟眼看匪势日益嚣张,为了保卫自己的地盘以及神圣的大烟田主动出击,以破釜沉舟的精神发动了……谈判作战。

    官方代表与土匪在谈判桌前一番唇枪舌剑,汤玉麟以自己伟大情怀成功感召了刘黑七,其终于承诺不再骚扰地方,尤其不会践踏汤玉帅那些宝贵的烟田。作为对刘黑七这种行为的嘉奖,汤玉帅每年只需要支付奖金三十万元即可。

    这份“汤刘互不侵犯条约”签订不久,素无和平精神的日本兵便开进了热河,汤玉麟从热河的皇帝变成天津寓公,对刘黑七的承诺自然作废。在汤玉麟看来,那些烟田已经归属日方所有,保护费用应该由日方承担,可是刘黑七并不这么想。

    昨天晚上刘黑七的代表拜访了汤玉麟,提出追索自条约签订之日至今应付“刘团”(刘黑七匪部以团为号)之保护费用六十万元,另因拖欠而导致的利息三十万元。除此以外,刘团总眼看日寇猖獗痛心疾首,决定招募各方好汉举起抗日大旗讨伐日寇。素闻汤玉帅颇有家私,特请玉帅赞助军费六十万,合计现大洋一百五十万为盼。

    如若玉帅不肯割爱,刘团弟兄将自行上门搬运,军中多为粗鲁乡农,过程中若有冒犯,望玉帅谅解。

    “他敢!这里是天津意租界不是山东那些小县城!再说我们自己也有枪有护兵,何必怕那帮土匪?”

    汤巧珍的胆量比起当初可不是大了一点半点,听到母亲的讲述非但不怕,反倒是来了脾气。七姨太道:“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刘黑七今非昔比,他现在厉害着。他的人说了,如今刘团已经接受了二十九军的改编,刘黑七本人就是察东剿匪司令。”

    “那又怎么样?”

    “你这孩子还是办报纸的,连这都不知道?东北军在河北快待不住了,这边将来很可能是二十九军的地盘。万一刘黑七成了天津的保安司令,还有咱们的好?”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