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美人恩重(下)

福彩3D开奖结果

    “杨敏这个办法我不认为如何高明,她没有权力擅自支配你的时间。你是属于我的!其他人最多算是借用,没有资格对所有权做出变更。谁要是违反这条规矩,我就去跟她打官司!别忘了,我现在是你的法律顾问!”

    在宁立言身边的女孩里,乔雪是最难对付的一个。这个机灵古怪的女子聪慧过人,又最不容易控制,在两人的交往中,总是想要取得主动权和控制权。

    这种念头体现在各个方面,乃至于两人的私密空间也是如此。虽然两人还没突破底线,可是也有普通情侣的正常亲近。乔雪是个很敏感的体质,一旦亲近就汗出如浆。因为这个原因,在一开始她对于身体亲密接触还是有点抗拒的,可是随着两人的感情加深,她的胆子越来越大,在相处中反倒是采取了更为积极主动的态度。这一点即便是陈梦寒或是武云珠,都比不上她。

    哪怕额头上汗珠不断,她也要主动发起邀请。她很清楚,不能让宁立言得到的太容易,但也不能真的只吊着不肯给甜头。这等纨绔子弟有自己的脾气,真把他惹急了,就是个一拍两散的结局。是以她会主动示好,然后在关键的时候踩住刹车叫停。

    这是个危险的游戏,双方有一方没能控制住自己,结果就是彻底失控。只是乔雪天生就喜好冒险,尤其是遇到自己满意的目标之后,这种风险对她来说反倒更有吸引力,游戏越危险,她的兴趣越大。

    在凯迪拉克内,两人刚刚结束一场冒险游戏。乔雪整理着自己有些纷乱的鬓发,抹去额头的汗珠,再次对宁立言的所有权做出明确表达。

    宁立言道:“云珠怪可怜的。说实话,以往我对她多少有些冷落,细算起来对不住她。如今她没了亲人,身边只剩下我。你说我要是不陪着她,她该怎么想?”

    “等到了时间,你自然有时间陪着她,又不急在这一时。要是按照本地传统,你们现在应该避嫌,谁也不见谁才对。她要是闷得慌,我可以给她找足够多的玩伴,但是你必须属于我。”乔雪这姑娘霸道,说服她可不像说服其他人那么简单。

    “再说,你光陪着她有什么用?两个人在一起说来说去,便要说到难过的事情上,对她的心情并无帮助。要我说,对她最有用的事,还是给她找个事由。有一件事占住她的人,便没有心思想太多。时间一长,她也就能接受现实。人生在世,难免一死,何况武汉卿从事的事业,本就随时可能牺牲。武云珠不是个笨蛋,应该能想明白。”

    宁立言想了想,也觉得武云珠现在确实是家里唯一的闲人。杨敏现在替宁家打理生意,加上吞并了华家药房之后,杨敏的药房规模扩大几倍,手上有得是事情做。要不是宠着自己,晚上也要加班。

    陈梦寒的电影拍不过来,也就是靠着自己的面子,才能违反封闭拍摄纪律溜出来陪自己,其实也是忙得手脚不停。便是汤巧珍的新女性报纸,如今也上了轨道,她这个大主笔手上稿子无数,只有武云珠……没什么工作给她,也不知道该让她作什么。

    宁立言可以给她开个公司,或是个商店。不管赔赚,由着她折腾。可是这些不是她的乐趣所在,勉强为之,就不是消遣反倒是折磨。武云珠的性子就不适合做买卖,可是天津城内自己又去哪给她找个耍枪弄棒的差事?纵然是有,自己也不会再把她送去那种险地。

    “本小姐既然说了这话,自然就有办法。”乔雪得意地一笑,那双皂白分明的美眸中眼波荡漾,半是炫耀半是邀功,又有些像是某种暗示。她虽然不像陈梦寒那样从事演艺行业,却也接受过专业表演训练。

    此时这一记媚眼是有意为之,其魅力称得上祸国殃民,租界里那些出身良好相貌堂堂的追求者大小社交场子跟在她裙子后面转,却无一人有幸见识这分风情。宁立言只觉得呼吸一窒,愣愣地看着她不忍错开眼睛。

    乔雪笑了一阵又有意地张开臂膀伸个懒腰,在狭窄的空间内,尽情展示出她身体的柔韧以及那分慵懒之美。宁立言忍不住道:“你要是再这样,刚刚弄好的头发就又要乱了。”

    “我现在时间富裕,不在乎多弄一次头发。”

    得到暗示的宁立言再次将这位美人抱在怀中,游戏也变得更加危险刺激,甚至差点不能刹车。只是乔雪的威力足够,最终还是能够悬崖勒马。

    看着他那副失望的样子,乔雪擦着头上的汗水,嘴角微微翘起:“我可不是杨敏、唐珞伊她们。没举行婚礼,休想随了心愿。不过你要是多陪陪我,倒是可以让你放肆一些。”

    “你先说云珠那边怎么安排?”

    “她的安排容易。租界正准备成立一支三十二个人的女子警察别动队,让她报名就是了。由于女性的体力吃亏,租界警务处会特批,允许她们持枪上岗。这样她便能天天摆弄枪械,又不至于真的遭遇危险。英租界警方,不会让她们去承担拼命的工作。”

    宁立言听到这消息,脑海里第一反应是武云珠穿制服的样子。英租界的巡捕制服都是紧身,不是那种肥肥大大的“一口钟”。男人穿上威风,女人若是穿上……那可是了不得的杀器。

    在宁家的女子里,武云珠的身材算是最为健美的一个。个子高身材火爆,想象着她穿上紧身收腰制服,皮带勒紧她的蛮腰,上下都是雄伟模样,宁立言便觉得英租界难得干了一件人事。

    可随后又想到,这种动人的风景不但自己能看到,英国人乃至锡克巡捕也能看见。以那帮人的人品,可不会只看不动手。连忙摇头道:“这不行!”

    “你这人真霸道,就许你看不许别人看啊?那我要嫁给你,你还不得把我锁家里不许出门?”乔雪和宁立言有着惊人的默契,不用他解释,就猜出他的想法。

    宁立言道:“虽然不至于把你锁到屋里,但是也休想随便和其他男人跳舞,你是我老婆!”

    “看你,一点也不像个开明人士,倒像是个土包子。”乔雪数落着宁立言,脸上却满是笑容。男人适当的时候表现一下这种霸道,只要不真的去实行,倒是能让她感到满意。

    “你放心吧,我就算为你的体面,也不会把云珠往火坑里推,让洋人占她的便宜。这次是伯纳德牵头成立的女子特别行动队,负责人是罗伊的老婆西利亚,所有女警归她管理,外人不能插手。这支队伍是伯纳德的脸面,招募人员明确要求从良家女子里找,标准之一就是家中财产不能少于五千元,且受过良好教育。换句话说,这是个大家闺秀组成的队伍,谁敢打她们的主意,那是自己找死。就算伯纳德自己也不敢朝她们伸手,最多就是看两眼,不会吃亏的。”

    “伯纳德成立这个队伍干什么?是不是没安好心?”

    “这你就冤枉他了。这还真是个好心。现在租界里反日团体和抗日游行越来越频繁,已经引起日本人注意。加上英租界因为之前搜查货船的事,和日租界闹得不愉快,现在还对日本人实施打压。日本的外交部门向英国提出抗议,要求英国人严格约束租界,不许纵容抗日行为。英国人一向以中立自居,何况他们现在在亚洲的力量越来越弱,不敢让日本人抓住把柄,接下来警务处就会对租界里的抗日团体下手。这些团体里有好多女学生,英国人对她们最头疼。”

    “那些锡克阿三、英国巡捕不是什么好东西,对这些年轻女孩子难免不规矩。可女学生有不少家世良好,还有的和英国人交情深厚,闹出事来,还是伯纳德倒霉。”正如乔雪能猜出宁立言的想法,宁立言也能猜出她的意思。

    “所以伯纳德就想出这么个办法,成立个女子别动队,用女警管理女学生。也就是说,他接下来会对抗日团体采取强硬态度,不排除动用暴力抓捕的手段?”

    “没错。”乔雪点头道:“你可以给那些红帽子送个信,让他们今后小心点。再发动学生游行,可能就要吃英国人的牢饭。本小姐让武云珠加入这个队伍,既能让她找点事做,也能在里面安排我们的人。”

    宁立言琢磨着:“恐怕我们的人不止她一个吧?这支队伍会直接和学生发生接触,各方都会往里面安插人手。白鲸在旁观察,就知道租界里有哪几路神仙。这主意想必是我的雪儿所想,推动人则是露丝雅,至于伯纳德……”

    “那就是个提线木偶,不提也罢。”乔雪面带微笑,宁立言那句我的雪儿让她很受用,明知道这话他可能对其他女人也说过,可是听到耳朵里就是觉得舒坦。当年那个英国老妇人说得没错,自己平素里谁也看不上,可一旦动情就难以自拔,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她心里嘀咕着,嘴上为宁立言介绍:“我们的人进了警察队,对于那些女孩子也是好事,分寸掌握在自己手里,总好过让外人控制。再说里面有人就刻意通风报信,你既是想要结交赤党,这个人情不能不卖。”

    “这安排倒是不错,想来云珠一定喜欢。可是她心眼实,这种事做得来么?”

    “守着你这么个滑头,她难道不会学?”乔雪白了宁立言一眼,显然是想起两人未来的教学方式和武云珠出色的身材,心里有点不痛快,不自觉地也挺起了自己的胸脯。“也不光是他,还有你,你的造化也来了!”

    “我的造化不是早就来了?”宁立言的手搭在她肩膀上,随后慢慢移向腰部,乔雪微微挣扎一下,嗔怪着说道:

    “我说正经的呢!本小姐是你的大造化,除此以外还有小造化等着你。警务处的华人副处长快下台了,你就不想取而代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