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登堂入室

苹果开奖直播44836.com

    刘运盛回到家中已是下午四点,一回到家里,就被四姨太拎着耳朵来见宁立言。彼此寒暄几句,刘运盛说道:

    “说句实话,我本来还想朝表弟讨些百浪多息给雷大帅送礼,他现在有枪伤在身,正需要这洋药救命。若是你对他有了救命之恩,接下来的话题就好谈,说不定看在这份恩情上,咱们两家的合作就成了。没想到这次来的池先生身边居然有东洋大夫跟随,他们随身带着全套医疗器械和药品根本用不上外人帮忙,这个人情没能讨上。”

    玉兰花白了他一眼,“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贱的人,人家拿你不当人看,你反倒是自己往上贴。雷英又不是你爸爸,他死不死跟你有什么关系?用得着你上赶着献殷勤?他的伤治好了,这沧县依旧是他的天下,对你有什么好处?”

    “太太,话不是那么说的。人心换人心,咱要是救了雷司令的命,他不就得对咱高看一眼?我算是看出来了,这雷司令是要成大事的人。不光是东北军重用他,冀东的殷专员也拿他当神仙供着,就连日本人都要救他的命,咱能斗得过人家?雷司令现在没法跟人交涉,好多事情没法谈,不过我可听说了,池先生这次来,是代替殷专员来请人的。”

    “请谁啊?雷瞎子?”

    “你说话别那么损啊,他们来的时候哪知道雷司令瞎了一只眼?冀东专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剿共!要打仗就得有兵,听说要在冀东成立特别保安总队,想把雷司令请过去,当整个冀东的保安副司令,把几万人马交给他带。”

    “那敢情好,让他赶紧走。他一走,就把沧县给咱空出来了。殷汝耕想要个独眼龙当司令,咱可不能拦着。”

    “别做梦了。沧县这是水旱码头日进斗金,雷司令哪舍得离开?池先生这一来,等于是给他抬了身价,他在沧县只怕是待得更稳当了。几万人也比不上现成的肥缺,他哪舍得动?”

    宁立言问道:“雷英现在受伤不能跟人交涉,接待贵宾的事,多半就是刘大队长负责。咱们是骨肉至亲不比见外,公事要紧,千万不要为了接待我,耽误了大队长的公干。”

    刘运盛连连摇头:“表弟千万别叫我大队长,我听不惯这个,你喊我表姐夫就挺好。就像你说的,咱们是实在亲戚,提官衔就生分了。说来不怕你笑话啊,我今个倒是没闲着,从早到晚一直跟街面上转,就跟那看家狗似的,生怕出事。池先生来的时候,我也恨不得凑前跟人家聊两句,哪怕报个名字也好啊。可是人家压根看不上我,没人理我这茬。这也挺好,他不爱理我,我还懒得搭理他。雷司令还躺在病床上,咱这买卖的事跟雷占魁又说不明白,我也乐得回家陪表弟喝酒,不跟他们那闲耽误功夫。他们吃他们的,咱吃咱的,谁也不碍谁的事。表弟头一次来家里,今晚上咱们喝个痛快!”

    晚上的宴席很是丰盛,酒席宴间刘运盛还把自己的家人叫来和宁立言见了面。他一共四位太太还有两子一女。二太太已经不在人世,如今只有三位夫人在家。两个儿子年纪和宁立言相仿,都是一副轻浮的浪荡子模样,三分像败家子七分像土混混。

    只看第一眼就知道,两人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除了挥霍钱财惹是生非之外,再无其他才干。

    那个名为刘婉兮的女儿便是二太太留下的苦命姑娘,身穿月白短袄下着阴丹士林布的长裙,一副女学生打扮。身形很是单薄,相貌清秀可人,最大的特点是在右眼眼窝下生了个小小的黑点。在相书上这种黑痣被称为“泪痣”,生了这个相貌的女人往往命运多舛一生坎坷。

    以她的家世来看本不应如此,可是想想她之前在自己家里差点被雷占魁侵犯的经历,似乎又说明相法无虚。

    两个刘家儿子的目光尽往唐珞伊身上放,刘婉兮则看了宁立言一眼就低下头去不说话,整个人哆哆嗦嗦的,似乎想要和宁立言说什么又害怕着什么。第一眼看到她,宁立言就莫名想到汤巧珍。

    汤巧珍跟在自己身边,又办了报纸,人已经开朗多了。当初初见时倒是和这位小姐有些相似。爱屋及乌,一想到汤巧珍,对刘婉兮的便觉得亲切,只是交情尚浅现在不能询问那件事更不能安慰

    。

    刘运盛也看出自家儿女的状态不对,生怕闹出什么笑话,挥手把人都赶了下去。四姨太则张罗着快点吃饭,不要耽误打牌。

    另外两个太太对于宁立言和唐珞伊明显都没好看法,可是又害怕刘运盛,敷衍了几口就都声称不舒服回房离去。那位三姨太临走时朝玉兰花瞥了一眼,目光里的怨毒之意几乎毫不掩饰。

    玉兰花也明白对方对自己的看法却不在意,哼了一声:“看看自己的德行,还吃我的醋,你也配!”

    刘运盛咳嗽一声:“家和万事兴,一人少说一句,老三就那个脾气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来来,咱们喝酒。”

    这顿饭足吃了一个多小时,刘运盛酒喝得不少,脸色通红额头上满是汗。宁立言倒是谈笑自若,不见丝毫醉意。玉兰花吩咐着丫头在宁立言那小院准备麻将。

    原本按着刘运盛的意思,每人身后安排个丫头伺候,预备递茶水送手巾板。可是玉兰花手气不顺,三把不曾开胡,便大发脾气把丫头全都赶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这四个人。

    四姨太一边摸牌一边说道:“现在没外人了,咱可以说几句心腹话。表弟是大地方来的,眼界比我宽,看事情也比我准。咱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现如今是不是天下大乱的征兆?”

    刘运盛摆手道:“可不敢胡说!老四,你酒喝多了吧?现在天下太平,哪来的大乱啊?这话让别人听去,可是个祸事。”

    “看你那德行!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带弟兄拉杆子的!”四姨太瞥了他一眼,又看向宁立言:“表弟别理他,我想听你说话。”

    “表姐这话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日本人占了关外,又在热河驻扎大兵,随时可能打过长城挥师进关。南方的局势也如同泥潭,让人看不清结果。虽说**打败了福建的部队,在江西也号称势如破竹,可花费的代价也同样惊人。我是个商人不懂军事,在商言商,就从经济上考量,光是维持那些部队就得花多少钱?这么多钱花出去,却没有赚钱的门路,这怎么看也不是个吉兆。”

    宁立言说到这里,又微微一笑:“不过话说回来,自从民国建立到今天,这个国家又有几日太平?大帅们打来打去的事情我们见多了,也早已经习惯,任他怎么打,我们过我们自己的日子。天下大乱,我们才好发财不是?”

    他一阵哈哈大笑,刘运盛与四姨太也陪着笑起来,只是一个笑得憨,一个笑得媚。

    四姨太道:“还是表弟说话入耳,老刘你可得学着点。我表弟是大地方来的,自己赤手空拳没用家里帮忙,就赚出百万家财。你跟我表弟沾光,自己也赚点钱。等到将来雷瞎子夺了你的兵权,睡了你闺女把你一脚踢出门的时候,你好歹也有钱防身。你要是成了个要啥没啥的穷光蛋,我可不跟你过。”

    刘运盛嘿嘿笑着,“咱是一家人,发财的事表弟不会把我扔下的对吧?咱们两家合伙,不愁赚不到钱。不过么,除了药品之外,咱就没别的生意了?”

    “当然不能那么说,关键看表姐夫想做什么,又能做什么。”宁立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刘运盛: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条南运河老年间叫御河,沾着贵气呢,一准能保佑人发财。表姐夫当年带着手下弟兄在这条运河上吃香喝辣,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门道。粮食、布匹、药品、军火……只要一打仗,就没有不缺的东西。做哪行生意都能发财。我在天津有门路有资金,调度货物不费力气,可前提是运河必须在自己手里。若是河道控制不住,便是我把黄金装在船上运过来,你又能拿到手么?”

    “就是!你想要发财,就得有本钱。你说,你除了河道还有啥?就你那几个糟钱,我表弟看得上眼么?难道就靠这个亲戚关系,就要分钱给你?你要是管不住运河两岸,我都张不开嘴,跟表弟说做生意的事。”

    刘运盛挠着头皮,不住憨笑:“嘿嘿……表弟说的没错。这南运河是个进钱的门路,现如今它还在我手里。可是雷司令将来怎么安排,俺可是说不准。这事吧,且得从长计议……”

    正说到这里,忽然门外一个勤务兵大声报告:“大队长,香满楼有电话过来,说是让您赶紧过去一趟。”

    刘运盛面色一红,随后又是一愣,片刻之后大声道:“香满楼?那婊子窝给我打电话干嘛?她还支使起老子来了,反了他了!赶明个我带人去,封了他的门!”

    “大队长,是雷少帅打来的电话,让您马上就赶过去。”

    刘运盛听到雷少帅三字,面色又是一变,连忙起身道:“这……这怎么牵扯上那混小子了。他来电话准没好事。”说话之间起身就走,却不留神腰带挂上了台布,一下把台布连带麻将牌全都带到了地上。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动,麻将牌与骰子滚得到处都是。

    四姨太脸色一变,用手一拽刘运盛的胳膊:“你给我站住!好你个刘运盛,还学会演戏了!今个给我表弟接风,香满楼那个骚狐狸就要你过去,这分明是给我脸上抹黑!你给我老实待着,哪也不许去!”

    “老四……你也听见了,这是雷少帅的意思,我也没办法啊。你不能不讲道理不是?”

    “少给老娘来这套!说雷少帅就是雷少帅?你还不如说是玉皇大帝呢!今这个日子你敢走,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你说,你是要她还是要我?你今天敢出这个门,我……我就去天津,投奔我表弟去!”

    刘运盛急的满头大汗,用力挣脱四姨太的束缚,跟头把式地向外跑去:“雷少帅打来的电话,我怕香满楼是要出事,老四你这个时候别胡闹了。”

    四姨太见拉不住他,干脆坐在地上撒大泼似地哭闹道:“这日子没法过了!当着表弟的面你就敢跟我动手,表弟可得给我做主啊!你带我回天津吧,我不跟他过了!”

    刘运盛被闹得不知所措,不知该走还是该留下,宁立言笑道:“表姐夫还是先去忙公事,表姐这边我来劝。”

    “多谢表弟!”刘运盛连忙朝宁立言抱了抱拳,随后撒腿如飞向外就跑,边跑边吩咐勤务兵道:“集合弟兄,赶快集合弟兄!”

    等到脚步声渐渐消失,四姨太的哭声也停了。挡住脸面的手放下,露出的却是一张如花笑颜。朝着宁立言身上丢了个媚眼,娇滴滴地说道:“表弟……你可答应了刘胖子负责劝我。你是打算在这劝,还是到我那劝啊。反正今晚上你得好好……哄我。要是不把我哄高兴了,你休想回来陪唐家妹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