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他乡远亲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一夜平安。

    次日刚刚用过早饭,房间的门便被敲响,走进来的也是一男一女。男人四十开外,身形又矮又胖,好像个肉墩子。

    军装穿在身上紧绷绷的,前胸的排扣随时可能被肚腩的肥肉崩飞。一张圆脸上,生得一副水泡眼,相貌像是庙里的弥勒佛,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想笑。

    随他进来的女人比他小大概二十岁,身高与宁立言差相仿佛,体态丰满相貌俊俏。一张瓜子脸,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目光流动媚态撩人,一进门眼睛就落到宁立言身上不愿意挪开。一身闪光缎旗袍,开衩高的吓人,双腿若隐若现,便是在天津的租界都可以算作大胆在沧县怕是仅此一家。说起话来声音悦耳,像是受过某方面专业训练。

    双方见面,来人报了家门。这个矮胖子乃是沧县保安区大队大队长刘运盛,这个女人则是他的四姨太,乃是唱铁片大鼓出身,艺名玉兰花。

    双方一坐下来,玉兰花便抢先开口:“昨个大巴掌给我们送信,我家老刘还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见面。我一听就不干了,死拉活拽地把他带过来。补充别的就冲人也得来啊。天津的宁三爷,这可是实在的亲戚,哪能不见?不提买卖上的事,单说亲戚来了自家地面也不能不招待不是?哦对了,三爷还不知道吧,我跟你可不是外人。我爹在青县跑码头的时候认识的我娘,然后便有了我。我娘跟宁老太爷乃是本家同族,我姥爷的名字就落在宁家族谱上,我姥家那头跟您老姓的是一个宁。看着三爷比我年轻点,我就攀个大,叫你一声表弟。这多好,年纪轻轻的也就别爷来爷去,把人都叫老了,我就喊你三表弟你就喊我表姐。咱是实打实的娘家亲戚,我说老刘啊,我如今可有了娘家人,你今后要是再敢欺负我,我就去天津找我三表弟,再不回这个破地方!”

    刘运盛摘下军帽,露出颗光头,用手抓挠着头皮嘿嘿笑道:“看你说的,你就是我的命,我哪敢欺负你啊?这不是为了你,我连上峰的命令都不顾了,巴巴地跑过来拜客么?”

    昨天晚上宁立言与唐珞伊进城之后,那绰号“大巴掌”的把头便按着宁立言的吩咐,去找了在本地的关系。刘运盛也是青帮出身,年轻时乃是这南运河两岸有名的河盗,在北洋的时候受了招安,可依旧没放下往日的生意。现如今运河两岸的河盗中,他依旧是最为剽悍的一股。

    守着运河吃饭,与天津的帮会就少不了联系。宁立言虽然掌握天津码头的时间不算太长,双方已经做了几次生意,和刘运盛乃是慕名而未曾见面的交情。更重要的是,雷家父子来到沧县之后,便开始整肃军纪规范秩序,换句话说,就是从刘运盛的饭碗里抢饭吃。

    除此以外,根据宁立言从王殿臣那获取的消息,刘运盛的一大队相来独立性强,上一任保安团总队长根本指挥不动刘运盛的人马。雷英父子想要控制沧县,肯定要拔掉这根刺。双方很有些矛盾,甚至随时可能火并。

    根据这些情况判断,刘运盛确实值得争取,至少是要达到目的的一个点。

    仅靠这些还不足以让宁立言坦白身份,是以他只是说来做生意,要和刘运盛见一面,没想到刘运盛居然带了四姨太前来认亲,让双方的关系变得更亲密。宁家在青县是望族大户,同族子弟众多。宁兴邦早年贫苦,家里的穷亲戚一大堆,有这么个表姐不是稀罕事。

    不过正常情况下,一个给河盗做小老婆的本家宁家人不会相认,后者也不会主动来找没趣。这次倒是个意外之喜,宁立言也忍不住打量几眼四姨太。却见玉兰花此时已经翘起了二郎腿,高跟鞋尖如同凤点头一样在自己眼前晃荡。

    玉兰花的眼睛被宁立言黏住,上下看个不停,不住地啧啧称赞:“三表弟年纪轻轻一表人才,真不愧是大地方来的,看看,多洋气!就像是个外国回来的留学生,和本地的土老帽就是不一样。听说三表弟在天津做大生意,自己挣出来百万的家财?真好,不愧是老太爷的子孙,天生就会做买卖。谁那么好运气嫁给表弟,那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她说到这里扫了一眼唐珞伊,微笑道:“这莫非就是弟妹?好俊啊。看着就像是那画上的仙女似的,不知是哪家的小姐?”

    “我姓唐,是个医生。”看她眉飞色舞的样子唐珞伊的眼神就越发的冷漠,声音也冷冰冰的。

    宁立言打岔道:“唐医生是我们天津的大美人,祖上乃是太医院的国手,论起出身门第比我强多了。在唐医生面前提家世,那可是让我丢人现眼。今天在沧县认亲,是意外之喜。本来就是想和刘队长做笔大生意,这回有了亲戚关系,这生意更好做了。珞伊,把东西拿出来吧。”

    旅行箱里带的西药摆在桌上,刘运盛的一双水泡眼瞬间瞪圆,脸上也笑开了花。目光被这些药品紧紧吸引着,甚至顾不上偷看唐珞伊的手和纤腰。

    “好!真是好东西!不愧是大地方来的,出手就是大手笔啊。这些洋药便是沧县的西药房里都不好买,像是这个百浪多息,就算是直接卖给军营,也保证能开个好价钱。这条路要是能打通,咱们哥们坐在家里,票子就得从天上掉下来。”

    四姨太点了支香烟,她对药品没什么兴趣,趁着刘运盛看药品的机会朝宁立言丢了几记媚眼过去,轻轻晃着大腿。听到这里她忽然哼了一声:

    “想得挺美,可惜都落不到实处!别的不说,就说雷家那两个混帐东西,慢说是吃肉,就是汤也不会留给你。这帮关外来的胡子,都穷疯了!见钱就抢,这么大便宜他们能放过?你看着吧,到时候一准是要把锅都端走,让你连香味都闻不到!”

    刘运盛对这姨太太很是惧怕,不住笑道:“太太说得对,太太高见!三表弟的生意虽然好,可惜这时辰不对啊。现在沧县是雷英父子的天下,药品早早就被划成了战略物资,尤其像百浪多息这种药,根本不许民间买卖。看到就得充公,再不然就是交给部队采购。实不相瞒,那军需官都是他们自己人,至于给钱……那更不可能,就是动枪明抢。所以现在沧县根本买不着什么西药,咱想要发财也不容易。”

    宁立言故意装作惊讶:“还有这种事?我可久仰刘队长的大名,想当初您就是这运河上鼎鼎大名的好汉,南来北往的英雄提起您的名字都要挑大拇指。民国十七年接受政府改编,穿二尺半吃皇粮,一样是这运河两岸的龙王爷。他雷英父子有什么本事,凭什么骑在您的头上?再说君子结交不挡财路,我给他留一份好处就是了,他还能都占着?”

    “三表弟这话说得没错,雷英就是这么个混蛋!”四姨太不容刘运盛说话,自顾和宁立言介绍着情形。“你是不知道他们爷们有多混账,自打来了沧县就横行霸道一手遮天,什么缺德事都干的出来!前些天在清风楼开枪,据说把他的拜把兄弟一个姓武的旅长都给打死了。”

    “太太!”刘运盛连忙制止着四姨太的话:“我的活祖宗,这是要命的事可说不得!”

    “凭啥?三表弟不是外人,有啥不能说的?对吧?”四姨太没理会刘运盛,继续对宁立言道:“表弟来得晚,不知道那城里打成什么样子。手榴弹到处炸来炸去,动静就像是山崩地裂,我这个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咱们沧县素来出练武的好把式,大家都拜关二爷,最看不起卖友求荣的混蛋。这姓雷的居然火并自己的把兄弟,你说说,这是人干的事么?后来他说那武旅长是赤化党,若是不杀了他,他就要带着队伍来占领沧县,这话谁信?清风楼那边都传出消息了,是雷英要吞并自己把兄弟的队伍,要人家接受收编,他的混蛋儿子要霸占人家闺女,武旅长不同意,那小混蛋就直接开枪杀人。你说说看,他连这等事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不能做?”

    宁立言道:“怪不得听大巴掌说,城里最近盘查严的很,原来是有这么一出。雷英现在情形怎样?”

    四姨太道:“他?他也没好到哪去。那位武旅长也不是省油的灯,差点掀了雷英的天灵盖。虽然人没打死,但是被打瞎了一只眼,人躺在那就剩半条命,正满世界找大夫给治伤呢。要我看死了最好。”

    “现在沧县谁说了算?”

    “还不是他那混蛋儿子雷占魁。那小王八蛋更不是东西,虽然穿着军装,做事就像个土匪。上次见面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的,又惦记着我家老刘的闺女,你说说这是人么?”

    刘运盛连忙打断四姨太的话:“雷少帅年轻气盛,行事有些不周全,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还动手动脚,还惦记我的闺女,这都哪跟哪?人家就是想跟我做个亲家,这也没错啊。”

    “说的好听。上次要不是我去的及时,你闺女就让他……”

    “行了!”刘运盛道:“表弟好不容易来趟沧县,你总说那些陈谷子烂芝麻有什么用?我这还有点公干,不好多留,今晚上在我家设酒席,给表弟接风。表弟和唐小姐来了,不能住在旅社里,还是到家里去住,有啥话在家里说也方便。”

    宁立言问道:“昨晚上我听街面上乱的很,莫非又有什么乱子?”

    四姨太撇嘴道:“有乱子也是他们闹出来的。说是有个贵客过来,要街道戒严,严查治安。说的好听,还不是他们的狐朋狗友?今个下午来人,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折腾,简直不拿人当人。”

    刘运盛道:“表弟别听她胡说,一个妇道人家懂个啥?来得是通州的贵宾,姓池的,听说名声很大是个大文人,可是不能让他有个闪失。再说不管是谁,咱都得保护好不是?那位被火并的武旅长背后通着救**,这些天严查四门,就是防范着人家报复。这要是惊了贵客更说不清,我这还得接着去巡逻呢,就不多陪了。老四,你带三表弟回家,一定好好款待,不能怠慢了贵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