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暂时撤退

广西快3网上投注

    宁立言自然不会去查所谓的幕后主使,也不会把抗日团体出卖给日本人。眼下英租界里活跃的抗日团体几十个,大小好坏都有,其中很有一些人冲动急躁或是有勇无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乃至还有几个惦记把宁立言当汉奸铲除,让他很有些不顺眼。

    但即便如此,这帮人也只能宁立言设法收拾,轮不到日本人加害。

    小日向既然透露了他在天津待不久的消息,宁立言也就明白,小泽事件多半就要结束,日本人不会在这件事上做无用功。果不其然,没过两天日租界的报纸率先偃旗息鼓,不再咬着抗日团体不放,口径变得含糊起来。

    新风尚等几家小报倒是得理不饶人,上蹿下跳连篇累牍似乎要把案子性质定死。一个增刊一个专版,声势倒是闹得不小,但始终围着男女关系做文章,不做深层次的报道。

    两方都很有默契地保持了克制,避开真正的要害。舆论战变成了假打架活使唤钱,谁都不越界,大家就能维持住局面。

    几天之后有消息传来,小泽因为爆炸事件情绪受到影响,申请调职,带着家眷前往关外。何金发被查出账目不清被抓到了警察署,后来便没了下文。在华子杰等人释放以前,小泽事件已经翻不出太大的风浪,天津的抗日团体可以保全自己的体面,华子杰也不至于因为自己的冒失牵连整个天津的英雄好汉。

    不过那些人绝不会因此感谢宁立言,不管是把伪造脉案送给两家人穷胆大素无节操的报馆,还是给几家报馆放火。这些都是在极为隐秘的情况下进行,外人无从得知。

    天津的老少爷们只知道宁立言帮冀东运输物资,知道他勾引了手下爱将的未婚妻。最后为了霸占别人妻子不惜借洋人势力,把华子杰送到监狱里。随随后又毫不留情地侵夺了华家的财产,连华家祖宅都不曾放过的事。

    华家的药房已经成了杨敏所控制的西药行名下产业,华家人下落不明。宁立言为此支付了多少钱财没人知道,在世人眼中,华家被宁立言一口吞掉,连个渣都没剩。

    对于宁立言的评价因此渐渐呈现两极,有人认为这是个枭雄,当今乱世这等人才能成就大事。也有人认为这是个卑鄙小人,千万不能交往。但不管是哪种观点,都有一个共识:宁立言绝不是一个好人。

    “之前和日租界签订码头承包协定,已经落下了汉奸名声,这回算是罪上加罪。子杰这件事将来闹开,人们若是听说他是小泽事件的行动人员,只会记得他的勇敢不会记得他的莽撞。而我就只剩个坏名声。天津爷们好脸如命,可惜我的脸面注定只能拿来铺马路。”

    华家的别墅内,宁立言检查着华家人来不及搬走的东西,查看是否有蛛丝马迹遗留,唐珞伊在一旁帮忙。华家人这一走,短时间内回不来,这座祖宅的维护,就只能华子杰和唐珞伊负责。

    唐珞伊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罗伊那句感谢更像是作证,坐实了她出卖未婚夫的事。这是唐珞伊为了避免以后有其他人纠缠想出来的办法,有罗伊这个态度,就证明自己和警务处的高官有联系,甚至可以直接通到罗伊这一级别。像是鲍里斯那种人就会收敛一些,不敢随便过来找麻烦。也不会有其他男人再试图追求自己,向自己示爱。

    作为代价,她的名声在华人圈子里一落千丈。人们对于女性的要求本就比男性苛刻,一个出卖未婚夫的女人,就更是被钉在了道德的刑台上无从摆脱。虽然没人敢站出来攻击她,但是冷言冷语以及鄙视的眼神,已经和之前成为强烈反差。因为发放戒烟丸积累的好名声,差不多毁于一旦。

    宁立言知道,自己欠了这个女神医一个天大人情。若不是为了自己,她又何必如此?即便是要抓华子杰,也可以让其他人出面告发,不至于让唐珞伊背锅。

    对此唐珞伊倒是很洒脱:“当时的情况,立言不能出面,其他人告发的可靠性不足,还容易引起日本人怀疑。只有我出面检举他,效果才最好。这也是为了子杰着想,如果他不是被抓到监狱里,早晚要遭日本人毒手。如果日本人把他们或是他们的家人绑架走,后果更加不堪设想。虽然我们眼下失去名誉,等到把日本人赶走,真相大白之后,大家也就能谅解咱们的苦衷。就像你给我讲过的那个故事:杨翟绝交。”

    宁立言苦笑一声:“没有那么容易的。杨翟绝交续交,那是因为有那些扇子口袋当证据,子杰这件事的证据在哪?就连当事人怎么想我们也不清楚,或许华伯母或是其他人,对我们还存着不满。即便他们真的感谢咱们,到时候他们说的话是否还有人信,也在两可之间。何况兵荒马乱,大家能不能活到那时侯,谁又说的好?”

    说话间,宁立言的目光落在唐珞伊脸上。窗外阳光照进来,唐珞伊沐浴在阳光里,如同个下凡的仙女。此等美景可以入画,只是这样的景象已经维持不了太久。

    宁立言很清楚,不管唐珞伊还是乔雪脑子有多聪明,都不会想到这场战争的规模会如此庞大,也不会想到中国人将要遭受何等的苦难折磨。现在的遭遇还谈不到开始,更勿论结束。

    如此美丽的花朵,不知几时就会凋零,这本是人间第一等悲剧。自己力量有限,只能拿出全部解数,尽量维护她们的周全。大势不利的压力不是一两次小胜所能化解,相反宁立言知道自己这条路走得何等危险。一个手下掌握数万人枪的响马头目,一个狡诈多智的浪人魁首,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

    与小日向为敌的人很多,结果都变成了死人。自己不怕死,可是自己死了之后,杨敏、陈梦寒、乔雪……乃至眼前的唐珞伊,又有谁去保护?

    自己不可能放过小日向。一想到宋丽珠未出世即夭折的孩子,再想到小日向在关外的行为以及前世在军统看过的那些材料,便没法饶过他性命。可是自己也不可能为了杀他,就赔上自身。

    自己不是战士,既没有正面作战的勇气,更没有同归于尽的觉悟。荆轲刺秦可以同归于尽,自己则想着既杀人又自保,难度和压力比起荆轲只大不小。

    唐珞伊听出宁立言话里的苍凉,用手理了理鬓角:“如果真如立言所说,局势会败坏到那等地步,我们就更不用在意外人说什么。趁着生命存在时不留遗憾,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样即便是死了也不至于后悔。至于外人想说什么就让他说去好了。”

    她说话间向前走了一步,身体几乎碰到了宁立言的胳膊,他下意识地后退半步,“事情不会像你想得那么容易。就说现在,小日向那边我也不算彻底过关。那小鬼子表面上对我客客气气,背地里在芦庄子攒人,准备扶植他们跟我争日租界的码头。在关外绿林混出来的人,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这次小泽的事他表面上不说话,心里肯定窝火。但是他现在得用我,没有确凿的证据,不敢把我怎么样。我估摸着,他未来还会找机会试探,看看我这个人还可留不可留。若是没能通过考验,不但是我,就连我身边的人也会有危险。”

    “我相信杨小姐她们不会介意为你冒险,乃至为你牺牲。”唐珞伊道:“我是女人,了解女人的想法。女人的胆子很小,看到一只老鼠都会害怕。但是她们的胆子也会变得很大,为了爱情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不管杨小姐还是陈小姐都一样,为了立言,她们不会畏惧。其实要说,我倒是觉得汤小姐和武小姐更可怜。两个大姑娘住在杨小姐家里这么久,已经没办法嫁人,立言这偏又没个表示,不是让她们干等?”

    宁立言心知唐珞伊说得人不是汤巧珍和武云珠,却又没法接茬。之前两人冒充情侣是为了演戏,想要促成华子杰对唐珞伊珍惜。没想到事到如今,这场戏竟然变成了这样,自己未免有些对不起子杰。

    世人如何评价是一回事,自己的本心如何,就是另一回事。他拼命想着月下读春秋的关老爷,提醒自己江湖的忌讳规矩,装糊涂道:“她们都是好人家的姑娘,我……给不起她们想要的。”

    “立言这话说的可不对,你怎么就知道她们想要的和你给不起的是一回事?你莫非问过?还是那话,这年月别想太多,免得将来后悔。两个可怜的女人,老天对她们已经够刻薄了,你就该对她们好一些。”

    不考虑唐珞伊话里的埋伏,只从字面上说,宁立言必须承认她说得没错。汤巧珍、武云珠都是可怜的女子。两个人住在杨敏的别墅里不是名正言顺的事,虽然自己在杨敏那过夜是个秘密,但是两人寄居租界总是于名声有碍。

    而且两人的态度宁立言看得出来,不会接受其他男性作为配偶。像是汤巧珍几次擦枪走火,虽然没到最后一步,但是对汤巧珍来说,已经和夫妻没有区别。

    自己应该不让她们留遗憾,可是这事情又不是那么容易。两人是大家闺秀,不能像陈梦寒那样给自己当外室。若是当姨太太娶了,不说乔雪那关能不能过,就是两人的家庭能否答应也是个问题。

    好在有杨敏在那里转圜,两个女孩还不至于现在闹起来,只能走一步说一步,看看发展再说。眼下还有宋丽珠的仇没报,也不是个讨姨太太的时机。

    但是几天之后的一封电报,却让这种表面的平稳打破,一直以来最让宁立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电报是从沧县派来找宁立言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五个字:速来接老舅,署名则是张复兴。一看到这个名字,武云珠的手就一哆嗦,脸上顿时变了颜色。

    武汉卿这次打发信使来除了要装备,也和自己闺女定了暗号。这个名字是武汉卿自己选的化名,代表张氏复兴收复东北。而接老舅的意思便是自己遭遇不测,只要看到这份电文,女儿必须马上出发,如果运气好,父女还能见最后一面,否则就只能天人永隔。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