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女人的办法

香港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离开秘密监狱时,已经是次日黎明时分。

    这一带负责警戒的都是锡克兵,还有英**官。由于这个地方的敏感,防卫格外森严。形迹可疑的人不需要查问身份理由,当场就刻意逮捕,甚至可以开枪。在这一带不用担心小日向的耳目,行事反倒方便。

    先是把满面娇羞慵懒无力的连珍放到华家,随后在华夫人那复杂的眼神中,宁立言与唐珞伊逃离出来,开始向回走。

    唐珞伊同样满面绯红,和连珍很有些像。虽然替华子杰放哨,难免听到两人之间的一些动静,但是宁立言不认为唐珞伊是为这个脸红。她是个合格的医生,不是连珍那种娇小姐。

    她也不是在羞愧。事实上在面对华夫人时,她的态度始终亲近,但分寸把握得也准。始终以女儿自居,从未认为自己是悔婚的儿媳。

    宁立言还在想着,唐珞伊已经说话了:“华伯母这边,会不会也有人监视?”

    “监视肯定会有,不过没关系,我派了警察。名义上说是监视居住,实际上就是保护华家的。发现可疑的人,他们就会动手抓捕。明天华夫人就要乘船离开,日本人做不成什么。”

    “我不担心日本人,只是担心立言被他们怀疑。”

    “我这是走的公事,谁也说不出什么。换谁在我这个位置,都只能这么做。”

    “那就好。”唐珞伊应了一声,过了片刻又说道:“子杰这边总算是放心了,连树彬也很安全,至于曹锦春……”

    “他在海关贪墨以及倒卖查扣物资,收受贿赂的证据,都已经交给了伯纳德。虽然海关属于南京政府,但英国人有权对雇员做出处理。尤其他的盗卖罪行很严重,起码要判十年监禁,十年之内他是出不来了。”

    唐珞伊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十年……人生又有几个十年。红颜白首,家国崩碎,或许十年之后,整个天下都变了模样。他放不放出来,都没差别。”

    宁立言没有接话,唐珞伊这话没说错,十年后便是英租界都不复存在,这件旧事提起来,也就没用了。

    唐珞伊又说道:“子杰要在监狱里待多久?”

    “大概两三年吧?关键是要这件事的风头过去,然后偷偷把他放出来,让他去四川和连珍团聚。如果这小子运气好,连珍昨晚上就能怀上孩子,再见面时他就是父亲了。”

    “我倒是觉得连珍运气不错。这个乱世里,她这种出身良好长得又漂亮的女孩子很危险。不管到了哪里,都会有人想打她主意。能嫁给自己一直喜欢的人,保证自己第一个男人是自己挑选的,就是天大的福分。”

    宁立言道:“也不用那么悲观,四川的形势是有点乱,但是连家在四川也是大户人家,不至于随便被人欺负了。再说连珍虽然看上去柔弱,也是学过开枪的。”

    “那又有什么用?女人柔弱也好,有本领也好,都注定是苦命人。纵然一世安稳,却和心爱之人有缘无份,也是枉然。”

    宁立言听出她话里有话,摇头道:“也不能那么说。连珍其实也是在冒险,如果子杰的案子有个什么变故两三年之内出不来。或是真的有了身孕,对于一个独身女子来说,也是个折磨。所以我才要帮他们做好结婚证,不让二小姐太辛苦。”

    “为了爱人冒险又有什么关系?”唐珞伊并不认可宁立言的话:“结婚证那种东西证明不了什么,一世白首同床异梦的夫妻,不过是彼此折磨。只要倾心相爱,哪怕没有名分,也是甜如蜜糖。连珍多半是真的想要怀上子杰的孩子,否则不会同意如此荒唐的要求。只是她的思想还有些老旧,想要孩子的目的是为华家传宗接代。在我看来,那其实不重要。孩子是爱情的结晶,也是彼此之间的纽带,比起延续所谓的香火重要多了。”

    “未曾成亲便有子嗣,怕是要承受舆论上的压力。”

    “现在是民国,又不是清朝,怕什么?南京政府放着沦陷的国土不管,专心和人打内战,舆论可曾有半点力量阻止?阻止不了大人物,专门和小老百姓为难的舆论,我才懒得理会。总不过是些长舌妇人自己求而不得,便嫉妒那些心愿得偿的女子,理会她们作什么?”

    宁立言感觉车里的温度有些高,烤得他不大自在,只好把话题向着降温的方向引导:“连珍是个好女孩,子杰他们也是好男孩,就是做事太草率了。搞了这么个毛躁的袭击,不是把借口往别人嘴里送?保下他们算是第一步,还得保下其他抗日团体的脸面,别让洋人认为抗日义士等于暴徒。”

    “这事……立言怕是又要和乔小姐商量了吧?那是个智多星,又有人脉,这种事少不了她出头。那把我放在路边就好,别耽误了立言的正事。”

    “这话从何说起?自然要把珞伊送到医院的,这事不是着急的事,再说也不能事事指望乔雪,我是个男人,也得自己想办法。”

    唐珞伊看看宁立言,“若是立言信得过我,不如我们到诊所里一起想想,正好也和大嫂聊聊。那是个跑江湖的女人,也是有办法的。”

    宋丽珠的身体此时已经基本痊愈,但是宁立德还没回来,她也没急着回宁府免得惹婆婆生气。在医院里每天练练功夫吊吊嗓子,再有就是帮唐珞伊照顾其他病人。她在身体康复之后,主动要求学习护理知识。唐珞伊也理解她的想法,人总要找点事做,不然会憋出病来,宋丽珠尤其如此。

    等见到宁立言,宋丽珠更是高兴,拉着两人到床边,先是问了宁立言的身体恢复如何,接着便夸奖起唐珞伊。她和杨敏、唐珞伊的交情都不错,对于乔雪绝口不提。

    这种跑惯码头老于世故的女人可以避开谁,显然是对谁没有好看法,宁立言便也就不提乔雪的事。都是在街面上混事的人,这点默契总是有的。几句交谈之后,宋丽珠主动把话题引到了日租界的爆炸案。

    “日本人的歹毒,我是亲自领教过的。他们对我这个孕妇下杀手,又怎么会在意其他孕妇性命?这必然是日本人的栽赃嫁祸手段,用两条人命来泼脏水。高丽人、中国人,在日本人的眼里也未必算是人命,这事他们做的出来。其实我们跑码头的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事。到地方开戏,若是没打点好报馆,必然有一帮知名的主笔出来,把你骂个一无是处。老百姓不懂里面的门道,看到有人骂你,就当作是真的,不肯来买你的票,这戏就不好唱了。”

    唐珞伊问道:“那你们就这么忍着?”

    “那当然不行。忍着就要挨饿了。只能请个大有面子的人来说合,摆酒请客送红包,央告几位主笔再写一篇文章,把我们夸一夸。那帮人是只要票子不要面子的,只要有钱,什么都肯写,不惜自己和自己作对。这样折腾一回,倒是让戏班子名气更大了。”

    “那要是这招不灵呢?”唐珞伊继续问着。

    “那就得找其他人帮忙了。我们遇到过这种事,一个主笔骂我们,另一个主笔就来夸我们。明明还没送钱摆酒,这人就给我们出头。后来才知道,是两个主笔不和,借这件事斗法。这个人说东,另一个人就说西。至于谁有理,这事没人说得明白,反正大家各说各话,谁都不服谁。其实老百姓也分不清谁有理,就是看个热闹,要是一边倒呢,他们就认为你没理。要是两头骂起来,他们就跟着看热闹,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唐珞伊道:“大嫂这个办法,其实就是把水搅浑,来个乱中取胜。”

    “我不懂这么多道理,就是乱说几句,胜负可说不上来。”宋丽珠微笑道:“论韬略我可不敢和老三比,他才是拿大主意的。我也就是闲着没事,凑个热闹。这是大事,我不敢随便干涉。不过按我们江湖人的经验,事情怕凉不怕热,若是这两三天没个应对,日本人的话先入为主,再想拧过来可就不容易了。”

    宁立言点头:“我明白大嫂的意思。只是得让日本人先闹腾一下,英国人才会重视,有他们出面,咱们就能躲在后头打闷棍。反正只要有我在这,就不能让小日本痛快。”

    宋丽珠点头道:“老三是个英雄,嫂子心里有数。不过这事不能明着说不是抗日团体干的,那样等于和日本人顶牛,你的一番苦心就白费了。再说老百姓也不会相信。”

    乔雪既然不在,唐珞伊便主动承担起参谋的责任:“那不如剑走偏锋。何金发的姨太太怀着身孕,为何要去小泽家里?小泽不可能承认是自己把她叫去的,那样就没法取信于人。我们就利用这点,跟他好好闹一闹!”

    “你的意思是?”

    “别忘了我家世代御医,编个脉案出来轻而易举。我就说何金发乃是阳薄之人,生不出孩子。这份脉案只要流出去,租界的报纸立刻就能闹个热火朝天!”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