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志大才疏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清晨,杨敏的别墅内。

    天不亮的时候,老谢就跑到耳朵眼买了炸糕,现在还没放凉,趁着热乎劲还能下嘴。杨敏等人享受着宁立言的贿赂,嘴头并没饶过他,依旧你一句我一句的,用言语敲打着宁立言。

    即便是最乖巧的汤巧珍也指着报纸上池小荷与宁立言抱在一起亲吻的黑白照片,从新闻角度做着评判。宁立言虽未做贼,依旧心虚,只好干笑着表示拍照者摄影技术不过关,实在是记者这个行当的耻辱。

    其实这些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拿这件事开玩笑。没办法,只有多开开玩笑,才能派遣心头的郁结。

    毕竟给日本人工作不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明知道他们运输这批物资,是为了与抗日武装为敌,自己还得给他们帮忙搭手,就更让人心里难过。必须得找点乐子放松精神,否则人就撑不住。

    汽车喇叭响起来,是乔雪和她的凯迪拉克。宁立言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人暴露在小日向面前,只有乔雪算是例外。她压根不怕见人,反倒是挑衅般在小日向面前晃荡。即便小日向真成了气候,乔雪也不怕他,能够在租界横行的女人,又怎会没有这份手段。

    上了汽车。乔雪很自然地把驾驶位置让给宁立言,随后说道:“小日向虽然要求保密,但是这么多物资,又怎么藏得住?河盗崔老亮派了人来天津,正在四下打探消息。要不要我把消息卖给他们,借刀杀人?”

    宁立言知道,崔老亮是天津往北的运河水路上,新出头的河盗。据说手下很有些人马,本人诡计多端心狠手辣,符合这个乱世优秀强盗的标准。在这条水路上,每年都会有河盗发大财,也每年都会有河盗被砍脑袋。一代新人换旧人,从老祖宗那辈,江湖就是这么传承下来,到现在也不例外。

    他摇摇头:“没这个必要。这把刀太钝了,不能指望。小日向若是连这种河盗都对付不了,早就滚回老家了,哪还能成就事业?崔老亮就是个土鳖,不知道厉害。他的人住在华界,行踪肯定早就落在小日向眼里。就连他们的消息,八成也是小日向放出去的。卖给他消息,不是把自己漏进去了?”

    “那要不要给他个警告?”

    “日本人不是东西,不代表崔老亮就是好货。让他们自己打去吧,狗咬狗一嘴毛,谁死了都是好事。通过这件事,也好让各方面力量认识一下青帮的力量。便是白鲸那帮洋鬼子这回也得对本地帮会重新考量,不能再把人看笑了。”

    “确实如此。通过这些青帮弟子获取情报掌握目标行踪,比日本宪兵队还要方便准确。过去不管是白鲸咖啡馆还是其他抗日团体,都对帮会的力量估计不足。结果便宜你,成了天津的龙头。露丝雅现在应该非常高兴,有了你的加盟,白鲸在获取本地情报上,就占了先机。至于抗日团体……他们也该好好想想,怎么和本地的帮会交朋友打交道。”

    “这涉及的层面太多,不是一两个人能决定的。韩大姐和我结交,已经是天大的面子。在他们的组织内部,对于和帮会接触恐怕也有争论,说不定有人还会认为我们不可靠,不想和我们纠葛过多。其他人更别说,不是想要让我们做炮灰,就是眼睛长在脑门上,因为自己抗日,就觉得高人一头。能好好打交道的不多,只要他们别惹事,我就阿弥陀佛。”

    宁立言的子弹没有白挨,除了教训池墨轩,绝了他真正动手行刺的念头,同时也敲打了陈恭涛乃至整个力行。在宁立言遇刺之后,英法租界再次戒严,对租界内过了一次筛子。华界也有响应,军警和混混全都上街,抓人搜捕闹了好大动静。虽然没抓到那个打黑枪的刺客,却抓了不少散兵游勇,还收缴了不少枪支弹药。

    警察的力量加上帮会的势力,双方合作办案,没几个人招架得住。虽然那些抗日团体没被扫掉,但是几个平日比较活跃团体,都得到了警告:希望这事和你们没关系,否则就别怪我们辣手无情。对警界高层搞暗杀,乃是犯忌讳的事,谁敢干,谁就是租界的公敌!

    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力行的人也很是低调。本来宁立言得罪陈恭涛,还要考虑对方的报复。有了这件事之后,他想必是不敢再有类似想法。

    不但如此,根据宁立言掌握的情报,陈恭涛已经回了北平。他不在就意味着城市当下较为太平,力行的人不会去破坏这次的军需品运输,宁立言可以稍微放心。真正需要防范的,是那帮学生、工人、或是无党派人士组成的激进抗日团体。他们不吝惜性命,也缺乏大局观考量。一旦为了抗日大业不惜破釜沉舟,自己就不好做人了。

    宁立言有些怀念韩大姐。如果她没带着乔家良、宁立德南下,肯定能代替自己出面,说服这些抗日团体从长计议。以**的良好声誉,应该可以说服这帮人放弃蛮干。

    现在虽然有杨满堂在,但是一个人力车夫实在是缺乏必要的体面。天津是个讲面子的城市,一个人力车夫是没法和大户人家子弟交涉的,他出面不起作用。最多只能说服自己的同志,却管不了外人。

    便衣队大闹天津卫之后,城里就出现了不少抗日团体。有穷有富,成员复杂。租界的抗日团体大多是有钱人成立的,还有的出身名门,家中有着显赫威名和泼天富贵。这帮少爷小姐不知道日本人的厉害,也没有明确纲领,抗日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宗时髦的消遣。

    这帮人除了惹祸没什么用处,偏又胆大包天没有不敢干的事情。靠着祖辈遗留的人脉以及家中丰厚的产业,横冲直撞无所顾忌,就像是一群会走的仙人球。就连特务处对他们都头疼,轻易不敢招惹。论起危险,他们比崔老亮可怕多了。

    “我得到消息,咱们的华警官,这次又有麻烦了。”乔雪微笑说道:“他可真是个白马王子,居然惹下那么多风流债。简单说他陷入了和某人一样的情感纠葛中。爱他的女人他不喜欢,喜欢那个女孩的得不到回应,三人处在情感旋涡里。”

    “谁?”宁立言绕过乔雪言语里的陷阱,免得被她贬损。

    “海关缉私队的成员曹锦春,一个小胖子。”

    “海关缉私队的成员还缺女人?”

    “他缺的是爱情!”乔雪把最后两个字咬得很重:“曹锦春喜欢连珍,连二小姐却对华子杰情有独钟。最近曹锦春频繁接触华子杰,多半就是这方面的原因。他为了连二小姐,把情敌拉下水,再让他去当牺牲品。我们的华大少就像个迷途羔羊,受人摆布,人家怎么说,他就怎么信。”

    “他的本事不差,就是太善良,也太容易相信别人。这是做情报工作的忌讳。”

    “所以得找人栽培他。也真难为你,给他想了那么周全,总不会是因为心中有愧吧?”

    宁立言咳嗽一声:“抗日的帮手越多越好,我相信子杰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臂膀。那个组织还有其他的消息么?”

    “你别问我,回头去问珞伊就行,她已经加入了。”

    “胡闹!她怎么没跟我说?”

    “当然是要做出一番成就之后再告诉你,那样才有面子。你对女人的心思了解还是不够,得加强训练。像是你对唐小姐的关心,就得当面说,她自然就什么都告诉你了。跟我说又有什么用?”

    乔雪抱着肩膀微笑着看向宁立言,宁立言心知不妙,自己绕过了两个陷阱,结果还是掉进第三个陷马坑。

    他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她想说自然就说了,咱还是说说怎么运货的事,小日向那边很急……”

    英租界伦敦道的一栋小别墅内。西装革履的连树彬,指着桌上放的一堆零碎,眼神里带着难掩的兴奋。他兴奋的原因不是因为即将从事的大事,而是在他面前的唐珞伊。

    无需讳言,从第一眼看见唐珞伊,连树斌就喜欢上了这个长腿美人。他想要征服她,让她变成自己的战利品。

    虽然连树斌已经成家,但不妨碍他追求美丽的女人,这是民国赋予他的权力。华子杰和唐珞伊的事他知道,可是又有什么关系?

    两人已经分手了,唐珞伊接下来跟谁是她自己的事,外人不能干涉。她既然不介意做宁立言的姘头,想必也不会介意自己是有妇之夫。

    乱世里追求女人的道具不再局限于玫瑰红酒,刀枪也有同样效果。连树彬指着眼前的闹钟、雷管,仿佛是将军在检阅军队。

    “德国人的产品,质量就是好。定时炸弹,要的就是时间精确,否则未曾伤人先伤了自己,不是闹笑话么?我用的闹钟、电雷管、炸药都是德国货,质量比日本的强多了。炸药都是军用的,黑市上中交票五元一克,还是有价无市,这帮奸商!我找了个老世交,搭上好多人情才弄到手。这种炸药最大的优点就是稳定性好,不怕颠不怕摇,唐小姐可以放心携带,绝不会中途爆炸。启动装置我会事先安装完毕,你到了地方就负责上弦、接电线,另外铺设燃烧管线。单纯靠炸弹的力量还不足以摧毁那么多物资,必须得放一把火。”

    连树彬的眼里已经升起熊熊的火光,双手扶着桌子,身体微微前倾:“珞伊,放眼整个华北,你都找不到一个比我更出色的炸弹专家。我制作的不是炸弹,而是艺术品。为了这几枚炸弹,可是花费了我好大的家财,可是为了珞伊……我是说为了我们的友情,这钱花的值得!二妹说了你的难处,我表示理解。我不让它在仓库爆炸,等到东西上了船再炸,跟你我乃至宁三少都没有关系,谁也不能为难他。我们在租界里吃着牛排,跳着舞,只等着小日本被扎上天的好消息。我这有一瓶法国红酒,等着给你庆功。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们现在也可以喝掉一部分。”

    “不必了。我不大喜欢吃牛排,也不喜欢红酒。炸弹在哪,我带走它。”

    “别急,我还需要进行最后的调试,确保万无一失。我们可以先聊聊,探讨下具体的行动细节。”

    唐珞伊的面上冷漠如冰,“那就不必了,我还有两个手术要做,忙的很。你尽快把炸弹完成,我来拿。要是等物资运走了,你炸弹做出来也没用。”

    “这……”连树彬发现了唐珞伊的冷淡,越是如此,他越有兴趣。没有什么比征服一尊冰山更有成就感。就在此时,房门忽然被撞开,气急败坏地华子杰冲了进来,拉住唐珞伊的胳膊不由分说向外就走。

    身后传来连树彬的咆哮以及一个年轻姑娘的呼喊,华子杰却置若罔闻紧抓着唐珞伊的胳膊,大步流星向外飞奔。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