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以德报怨(上)

广西快3网上投注

    房门关上了,房间里寂静无声。池小荷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像是秋风里的一片枯叶,随时可能随风消逝。两人都没说话也没有动作,过了好一阵子,池小荷拉住了宁立言的手,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宁立言感觉得到,池小荷的手上满是滑腻的冷汗。

    他回过身去看她,见她双目紧闭额头满是汗珠,身体绷得很紧,就像是一张拉满的弓。胸脯随着呼吸剧烈起伏着,一只手握着宁立言的手,另一只手紧握成拳。

    宁立言问道:“你是给力行工作?”

    “这……不能说。”池小荷的嘴皮子哆嗦,说话说不利索,声音变调不成个样子。

    “你说不说也都是那么回事,归了包堆就是这几个组织,能干出逼着手下陪男人睡觉这种这混蛋事的,也只有力行。我猜猜看,真正逼你陪我上床的不是殷汝耕而是力行社,你跟他们取得了联系,而他们给你的命令确实大局为重对吧?”

    宁立言知道,军统的特工有专用的紧急联络信箱,必要时可以通过这个信箱向自己上级求援或是提供最紧要情报。大多数时候,这个信箱除了给人心理安慰外毫无作用,所以池小荷宁可通过自己传话,也不会用信箱传信。

    人在即将溺水的时候,会紧抓住浮木不放。池小荷没道理使用这个信箱,看她进屋来那绝望的样子,就知道求助的结果为何。

    宁立言这次的苦肉计既是对付池墨轩,也是对付力行社,绝了他们对自己动粗的念头。天津这个情报点是力行不能放弃的,这次自己中枪后社会的反应,也让力行明白一点,宁立言如今是天津举足轻重的要角,和他交恶绝对是弊大于利。

    何况宁立言的白鲸会员身份,对力行同样重要。这次冀东行政公署成立的情报,就是通过白鲸的渠道散布出去。力行要想接下来在华北的情报战斗中站稳脚跟,白鲸就是极大的助力。

    可是白鲸自从建立之初,就对中国人不友好,蓝衣社的力量没有进入白鲸的资格。要想通过白鲸获取渠道,就得通过宁立言这道桥梁。

    陈恭涛拉不下脸来向宁立言道歉,就只好让池小荷牺牲。力行牺牲他人成全自己的事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池小荷自以为可靠的组织在关键时刻抛弃了她,池墨轩、殷汝耕等人也不肯施加援手。从骄傲的公主瞬间跌落凡间,她除了听凭摆布之外,也没有其他路可走。

    根据宁立言对力行的了解,他相信力行社绝对干得出这种事。如果陈梦寒被陈恭涛那番大义凛然的言辞打动,结果也多半是如此。

    军统的上层把部下性命都当作战略物资消耗,何况是这种未经训练的编外人士,死多少他们都不心疼。若是真的想不开自杀,还可以拿来做篇文章攻击对手,怎么算都是稳赚不亏的好生意。

    可是池小荷反倒发了怒:“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别问那么多问题了好不好?”

    她睁开眼睛瞪着宁立言,看对方离自己远远的,咬咬牙主动向宁立言身旁凑过去。

    “我身上没有传染病,你不用怕!”

    “不……不急。”宁立言摇头道:“先让我猜猜看。这次让你过来,是力行的意思,也是你家里的意思。你视为靠山的叔叔、干爹,这次都没为你出头。力行则要你为了国家大义,牺牲个人的情感和身体,你走投无路只能来陪我,我猜的没错吧。”

    “你到底是谁?为谁工作?”池小荷不像刚才那么羞怯,反倒是表现出几分敌意。

    “我是宁立言,天津卫的龙头宁三少。怎么,年纪轻轻就得了健忘症,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少来这套!如果你真是个帮会分子,这时候早就扑上来了,不会想那么多。”池小荷道:“你肯定是职业特工,你到底谁的人?为谁效劳?”

    “我得教你个常识,职业特工的答案对你而言没有任何价值,因为你不具备区分真假的能力。现在这种处境,这种问题问出来除了给自己找麻烦,并没有什么好处。职业特工也不是太监,照样可以享用你的身体,然后把你骗得团团转。”宁立言依旧一副从容的样子。

    “看在你是个糊涂虫的份上,我破例对你多说一句。我为我自己工作,大部分白鲸会员都是如此。我们是商人,情报就是我的商品。我们没有立场,没有倾向,但是我看日本人以及汉奸不舒服,在这方面,咱们算是同路人。”

    “我不相信!”池小荷此时已经顾不上自己随时可能遭到侵犯,拿出了审问官的气势:“我不是傻子,你这种话糊弄不了我。”

    她的大眼睛转动着:“你不是穷党,他们不会要你这种大少爷。你也不可能给日本人效力,否则我早被捕了。莫非你是为美国人或是英国人工作的?”

    “随你怎么想吧。只要给钱,我为谁工作都行。”

    池小荷把这个答案当成了默认,态度很有些鄙夷。“为他们工作一样是汉奸,跟我叔叔没有区别。虽然英国人现在没有入侵,可是从鸦片战争开始,欧洲列强就对我们进行掠夺,我们现在待的地方,就是英国人掠夺中国的罪证。”

    “你这么说是确定要和你叔叔和干爹决裂了?”

    池小荷点头。“没错!他们虽然是我的亲人,但是大敌当前,有国无家!何况这次的事,也是他们逼着我来陪你,我将来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至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她强撑到现在,一口气终于消耗殆尽,说到最后嗓音有些哽咽,眼泪不受控制地流淌出来,鼻子使劲地抽气。过了好一阵见宁立言依旧没有动作,没好气道:“难道这种事还要女人主动么?”

    “我虽然吃江湖饭,但也是英租界的督察长,是个体面的绅士,勉强女士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

    “少废话!你不就是想逼我承认是自愿的,别来纠缠你么?我爱的人从头到尾只有付觉生一个,我如果结婚,丈夫只会是他。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都不会嫁给你。”

    傻姑娘。真以为入了力行,婚姻还能自主?宁立言前世是见识过力行手段的,不管是名门闺秀,还是将门虎女,只要进了军统的培训班,就失去了人身自由。

    包括名节也成了南京政府的公有财产,谁都可以来侵占。婚姻也是一样,她们的婚姻只能内部流转,不能嫁给外人,而且必须接受上级安排。

    在抗战爆发后,军统颁布了严格条例,所有人下班后必须回单身宿舍,但是长官却可以享受妻子以及女性下属的服务。就算付觉生也加入力行,只要他不是力行的管理层,一样不可能成为池小荷的丈夫。这个可怜的女人注定如同风中残荷,任人欺凌采摘。

    看着她那讨人喜欢的可爱模样,再想到她良好的出身,就知道未来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打她的主意。想着她未来的悲惨命运,宁立言的心头一软,于她的态度也就不那么介意。柔声道:

    “你既然有爱的人,我就更不能做这种缺德事。穿好衣服吧,我们说一会话,你就可以离开。我帮你打掩护,不会让尚旭东的人看出破绽。”

    池小荷看着宁立言,不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她对宁立言虽然没做过专门的了解,但是在决定和他合作后,也设法了解过他的一些档案。知道这是个标准的津门纨绔,大宅门的混帐少爷。

    这种人睡个女人不过是家常便饭,自己这种送到嘴边的肉,他居然不吃?难

    君子的行为并没换来感激,反倒是让池小荷对于宁立言的怀疑越来越深,她想要搞清楚这个男人底细的求知欲超过了对自己身体的保护。再者即便过了这一关,小日向那一关也还是过不去。

    因此她并没有穿衣服,反倒是向宁立言的怀里钻过去。宁立言的病床虽然宽大能容纳两个人,但是也架不住这么折腾,他已经快没有地方躲藏。只好低声呵斥着:

    “你再这样,我可就不躲了。”

    “不躲便不躲,给了你,总好过便宜尚旭东那个畜生!”池小荷道:“他是个披着人皮的野兽,表面上和我叔叔称兄道弟,暗地里却打我的主意。只是因为我还是……所以没对我下手。可是从你这里离开后,他不会放过我的。我宁愿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是你,也不要是那个混帐!”

    宁立言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水问道:“你初五的晚上拉我上楼,想来不是为了这事。你当时就决定选我做联系人了?”

    池小荷不知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起这个,但是只能据实回答:“我当时只是想试探你一下,看看你值得不值得我信任。力行答应给我找个人来做帮手,负责传递消息,可是这个人一直没出现。我等不及了,只能自己想办法。我知道你在白鲸,应该懂得一些做情报的事。最不济也可以把消息拿到白鲸卖掉,只要能让政府知道就足够了。”

    “我说的没错,你始终是在玩火!如果我是个恶棍,借机占你的便宜,你能这么办?真以为当时那帮警卫会帮你?”宁立言批评着池小荷的冒失,但是心里有数,这怪不得她。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情报战场虽然没有沙场硝烟,论起危险却毫不逊色。每一个重要情报的传递,都要冒着性命危险。情报传达之后引发的连锁反应,也注定让情报员处于高度危险之中。

    不是每次都能涉险过关,也不是每次都能找到合适的人栽赃嫁祸。一旦露出马脚,往往就是性命危险。

    力行这种组织并不擅长保密,也不拿情报员当回事。给他们工作暴露的风险更大,作为池小荷这种漂亮女孩,一旦暴露所面临的下场,也最为凄惨。

    不管她如何谨慎,结果都差不多。即便能在殷汝耕面前掩饰身份,若是被军统某个要人看上,也是一样的结果。总之她若是继续和力行纠缠,类似的悲剧也就是时间问题。

    虽然对于池小荷没有太好的看法,但此时见她委屈的样子,宁立言心头又忍不住生出恻隐。故意板着脸道:“这是内行才能做的事,你一个娇小姐瞎凑什么热闹?回浙江老家去,和付觉生结婚,过你们两个的日子,别再掺和这些事。我来给你想办法,保证让你安全离开天津,不会让尚旭东碰你。否则的话,今天这种事肯定还会发生,其他男人就未必有我的好心肠,放着你这么个大美人不碰。”

    “我不能回去!”池小荷态度异常坚决。“我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伤害,都不会改变我的初衷。国难当头,所有人都应该抱有牺牲的觉悟。我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何况清白?如果牺牲我的身体可以为驱逐日寇做贡献,我心甘情愿牺牲。”

    她看看宁立言,“你骗了日本人,也骗了力行的人。你的样子都是伪装的,你是个职业间谍,也是个君子,而且和他们都不是一条心。”

    宁立言苦笑一声:“池小姐,我其实不想伤害你,这是你自找的。”

    池小荷则以一副慷慨就义的神情看着他,并没有闭上眼睛,反倒是想要看看他是否真的会对自己施以侵犯。

    可是宁立言并未如她想象的那样动粗,反倒是大声喊道:“梦寒!你给我进来!”

    陈梦寒再次推门而入,看着两人的样子,眼神里既是无奈,却也有几分欣喜。毕竟没有哪个女人真的希望自己的爱人左拥右抱,陈梦寒也不例外。她可不希望池小荷跑到宁家,成为日后的姐妹。

    宁立言道:“你把她给我弄边上去,你过来陪我。我不是个圣人,也不是太监!这把火没人灭,能烧死我。”

    池小荷怒道:“你要她来陪你,要把我赶走……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明白么?就这个脑子还想当特工?快别惹人发笑了!”宁立言没好气地数落着:“我说过,在我眼里你池小荷比不上梦寒的一根手指头,我不愿意碰你,这总行了吧?给我滚下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