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自由身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杨敏说话的声音不大,只有宁立言能听见。但是对宁立言来说却不亚如晴天霹雳。

    “宁立德下周会正式登报离婚,然后和宋小姐结婚。你应该知道,宋小姐已经怀了你大哥的骨肉,若是不能抢在孩子生下来之前给她名分,对她和孩子都不公平。”

    杨敏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很是平静,似乎是在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可是却惊得宁立言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虽然民国比之前清,在男女关系上有所进步,允许夫妻离婚,也不需要恪守“七出之条”的清规戒律。可是对于女人来说,离婚绝不是一件小事,也不似男子那般轻松。

    在中国的夫妻关系中,女性是天生的弱势方。离婚虽是男女双方的选择,可是从社会舆论到家庭内部的态度,都只会给女人派不是。

    宁家虽然是新派人家,不似旧家那般保守。可是在这种问题上,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固然离婚的原因是宁立德先和宋丽珠有了孩子,可是在此时的道德体系中,男人总是如同国王一般不承担责任。

    人们不会责怪宁立德不对,只会说杨敏不生养,又或是怪她心胸狭隘,容不下一个戏子出身的姨太太。

    天津虽然不似乡村那般保守,可是对于“离婚”这个行为的接受度依旧有限。在大多数人眼里,只会认为是宁立德休妻,杨敏就从宁家阔太太变成了下堂弃妇。在上流社会里,一旦被贴上这个标签,总会面临意想不到的歧视与排挤。

    即便是杨家内部,对于杨敏也未必支持。杨以勤出身寒微,因此格外重视面子。女儿被人写了休书,对他来说必然是奇耻大辱。除了对于宁家恨之入骨以外,对于自己的女儿,也多半没有好看法。

    宁立言一直以来希望杨敏离开宁立德。这是他最大的愿望,可是愿望归愿望,说一句良心话,他并不希望自己的愿望成真。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杨敏被休就意味着这个美丽而柔弱的女人,将面对来自各方面巨大的压力,甚至可能将被踢出其所熟悉的社交圈子。

    他不希望自己心中的挚爱去承受这种痛苦,宁愿自己求不得、爱别离,也不愿杨敏受半点委屈。

    此时终于听到了只有在梦里才能听到的消息,宁立言心中自然有欢喜,但更多的却是愤怒与不甘。杨敏受了委屈,远比自己好梦难圆更让他难以接受。若不是顾虑这是英国俱乐部,他的拳头就能擂碎面前的圆桌,咬牙低声发问:

    “这是谁的主意?宁立德?我干爹知道么?”

    “干嘛?你莫非还要帮着宁家把我留下,继续坐无罪之牢?”杨敏看着宁立言一笑,指着他的拳头:“当初宁立德要娶我,你把他揍了一顿。如今他要休了我,你还要揍他。你这三土匪也太霸道了吧?”

    “不是……我是替姐叫屈。”

    “我自己都不叫屈,你又叫得哪门子屈?”杨敏的神情里确实看不到半点委屈,反倒是充满了释怀与欢喜。

    这种欢喜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在她嫁入宁家以后,虽然人前一直笑脸迎人,但唯有此刻的笑容,才是发自内心,倾国倾城。

    “这件事我得谢谢老爷子。若不是他在我爹面前求情,这件事也成功不了。你也知道,老爷子是个何等刚强之人,可是为了这件事,他不惜在我爹面前下跪,求我爹成全。若不是我亲眼目睹,绝对难以相信。他不但放弃了宁家在房产公司全部的股份和收益,还把宁家在英租界全部的生意都交给了我。这还不说,他给我爹下跪认错,只希望我爹能够答应这件事。”

    宁志远下跪?

    杨敏这话让宁立言也吓了一跳。宁志远虽然是商人,却是个标准的硬骨头。即便宁立言对于这个血缘意义上的父亲充满不满乃至怨恨,他也必须承认,可以夺去这个男人的财富或是性命,但是想要让他下跪绝无可能。

    听着杨敏的描述,他脑海中浮现出宁志远给杨以勤下跪的画面,心中竟是莫名地一阵酸痛。

    这……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是恨他的,为什么听到他下跪的消息,心中竟如同刀割,全无半分快感。

    “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爷子和我爹,是在奶奶家见面的。我刚到奶奶家没两天,老爷子和爹都到了。在奶奶面前,老爷子给我爹下跪,对我爹只说了一句话,杨老兄咱们错了。好在错的时间还不长,一切还有得挽回。若是错上加错一错到底,将来到了九泉之下,只怕也不能安生。我爹见多识广,可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等阵仗,有些乱了方寸。想发脾气也发不出来。奶奶在旁也帮腔,说杨家几个女孩里,我的命数最苦。她老人家自从见了我,就知道我受委屈了。那是个见多识广的老太太,不用我说,就知道必是婚姻不幸,错配红鸾。如今有了弥补的机会,便该给我一条生路走。两个人一起说,爹最后也只好点头,按老爷子的吩咐办。不过就是嘱咐我,没事少回娘家。”

    这句少回娘家说得轻松,里面包含的用意,却让宁立言感觉心中阵阵酸楚。他握住杨敏的手:“姐,你受苦了!”

    “没什么。我嫁到商贾之家,自然懂得做生意的道理。万事有得有失,不能光想着占便宜不惦记吃亏,那不是买卖人的处事之道。我得到了自由,自然就要付出代价。与如今获得的自在相比,那所谓的代价,也就微不足道了。”杨敏说话间指了指自己的衣服:

    “漂亮么?看你那眼馋的,就差盯到姐的肉里,就知道你喜欢。你是知道的,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是个好热闹的性子,像这等舞会,总是想要让你陪我来开眼界。但是做了宁家的媳妇,一言一行都有约束,容不得半点偏差。这两年我演这个宁家媳妇演累了,如今终于可以做回自己,心里不知道有多快活。要说难处……就是我今后是个没丈夫也没娘家的女人,只能靠宁家分的那些产业过活。你知道我的性子,既出了这个门就不会回去,若是生意做得不好,也只有自己忍受。不过我有信心,能自己养活自己。”

    宁立言摇头道:“我养活你。我有钱了,可以养活姐。”

    “是么?”杨敏看着宁立言:“你虽然有钱,可要养活的人也不少。梦寒、武小姐、汤小姐、如今还要算上这位美女侦探,说不定还有个唐医生。你当真养得起?”

    她的目光如剑,言语里藏着钩。宁立言心知,以宁家分给杨敏的财富,足够她自己生活。她所说的,显然不是钱财问题。

    宁志远不会无缘无故就向杨以勤下跪,让杨敏与宁立德离婚。即便他对自己的长子再怎么宠爱,也不会做这种事。最大的可能还是杨敏先向宁志远提出了要求,才有后来的种种。

    杨敏甚至没和自己打招呼,就做出了这种决定,堪称破釜沉舟。而她在宁家生活了两年有余,直到现在才提出这个要求,表面上看是因为宋丽珠的出现以及有了宁立德的骨肉,但事实绝非如此。

    宁立言很清楚杨敏与宁立德之间的关系。对于宋丽珠的存在杨敏一开始就知道并且毫不介意,对于两人有骨肉也没有任何不满,反倒是乐见其成。那个孩子的出现,最多只能算是个借口,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多半还是自己。

    她在赌。

    赌自己已经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可以自立门户,可以给她幸福。

    她也在害怕。

    害怕自己身边出现的女人越来越多,自己目迷五色,忘记前尘往事。

    糊涂啊!两人之间的情义,棒打鸳鸯的凄苦,一如对日本人刻骨铭心的仇恨一样,都镌刻在骨头里,怎可能忘怀?

    宁立言甚至可以听到,决定两人命运的硬币高速转动的声音。如果自己回答的不能令杨敏满意,唾手可得的幸福,心想事成的美梦转瞬就会成空。他的手握紧了杨敏的手,生怕她跑掉。下意识想要大喊一声:

    “这些我都可以不要,只要陪在姐身边。”但是话到咽喉,又万难开口。

    很多事情开了头,就没法反悔。除了乔雪,武云珠、汤巧珍更别提陈梦寒,几个女人的命运都维系在自己身上。若是真的不管她们,自己的良心也同样难安。再说,自己的事业也离不开她们,若是真的只给杨敏一人交待,就等于要放弃自己之前所有的谋划。

    他可以放弃钱财、基业,但无法放弃仇恨。眼前女子的一片痴情,亦不容辜负。宁立言深吸一口气,手又握紧了几分:“我一切都听姐的,就像小时候一样。在我心里,姐你说什么,我听什么!”

    宁立言的呼吸有些凌乱,心跳得不成样子。囚犯即将迎来判决,是死是活,就看杨敏最终的裁断。

    杨敏看着他的样子,忽然扑哧一笑,任宁立言攥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拿起手帕,为宁立言擦着额头上的汗珠。“看你这副狼狈样子,让外人看见肯定笑话你。姐跟你闹着玩的,你莫要当真。几个人都是好女孩,你要好好珍惜她们才是。来,陪姐跳舞去,也让乔小姐看看,我到底缠没缠过小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