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人生如戏(下)

PC蛋蛋网上投注

    英国领事的回国日期已经近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查理领事的表兄已经四面楚歌,成为内部斗争的失败者。查理这次回国多半难逃名声扫地一蹶不振的下场,但是基于绅士的体面,该有的流程总是不能缺少。

    或许是在中国时间太长的缘故,租界的英国人被中国官场规矩影响的越来越严重。像是前清年间,不管是何等贪赃枉法民怨沸腾的官员离任,都要有人送万民旗,万民伞一样。英国领事回国述职,也必要在中街的“英国俱乐部”组织一场欢送舞会。非如此不足以证明众位社会贤达对于领事的拥戴热爱之情,于双方的面子都是损害。

    乐队卖力地演奏,侍者端着盘子来回穿梭,供那些衣冠楚楚的绅士淑女拿取饮料食物,舞池中,一对对男女翩翩起舞,好一派繁华盛世太平景象。

    宁立言的身份原本不足以参加这等聚会,尤其是他“泄露”了领事阁下捐款的秘密之后,似乎更不应该出现在领事面前。

    好在伟大的领事阁下胸襟若海,不但不念旧恶,反倒是特意给宁立言下了请帖。也因为这个原因,让宁立言成为惟一一个参加舞会的华人警探。

    舞池内,一身礼服的宁立言挽着乔雪舞蹈。乔雪有意地表现出和宁立言关系不同寻常,生把他从一位英国贵妇身边夺过来,便跳个没完。这种举动让宁立言顿时成了众矢之的,无数英、美绅士的目光如同乱箭,将他戳个千疮百孔。

    “领事阁下一会要找我们单独谈话。”借着耳鬓厮磨的当口,宁立言低声说着。

    乔雪道:“我们?难道不是你一个人?”

    “领事阁下显然消息灵通,知道你我的关系。”

    乔雪的小马靴在宁立言的皮鞋鞋面上不轻不重地落下,提醒着他不要口无遮拦。“我可不是汤巧珍她们,别给我用这套花言巧语!”乔雪小声警告着宁立言,随后道:“什么时候?”

    “我们约定在半小时以后,大家一起过去。你看舞会上总有些人会悄悄离开,咱们学他们的样子,才不至于引起别人的怀疑。”

    “哦……你说的是这样么?”乔雪忽然在宁立言胸口用力一推,把他推开两步,随后叫了一声:“下流!”转身向舞池外快步急行。宁立言愣了一下,哑然失笑:这疯丫头!

    和她在一起生活便充满了惊喜,或许过程与想象得不一样,但绝对不会无趣。

    他的反应也极快,在一干绅士反应过来之前,大步流星追赶上去,边走边喊着:“达令!你听我说!”

    不就是互相坑害么?自己又怕过谁来?

    英国领事查理,也算是个可怜人。于宦海加商海中沉浮半生,最后能信任的,却只有一个不能任事的私人秘书外加两个中国人。秘书守着门,查理坐在办公桌后,两眼通红酒气熏天,精神颓丧的很。

    “伦敦方面的情况……不太好。”沉默了好久,查理才开口说话。他看看乔雪,露出一丝苦笑。

    “算了,不必说这种漂亮话了,反正以乔小姐的人脉,很快就能查到一切,隐瞒没有意义。伦敦的烟土事件,成为议会里一场战争的导火索。有人借题发挥,要借整治我的由头,去攻击更多的人。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不惜采取诬陷、嫁祸等卑鄙手段。我在租界取得的成绩,正被他们一点点否定,我需要足够的筹码,才能返回那种赌台,向那些卑鄙小人讨回公道。”

    宁立言点头:“我明白阁下的意思。您需要一些短时间可以获得收益的事业,以便回伦敦时发起反击。”

    “没错。我的那些同胞不可信任,他们盼着我倒霉,还有的人本就和那些小人狼狈为奸。我只能信任你们……因为你们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查理在中国颇有些年头,除了学会一口地道的中国话,也学会了和中国人打交道的方式。

    “我不会让你们白忙,在我离开天津之前,依旧可以对工部局的工作进行指导。我会给你们足够的好处,让你们赚钱,赚很多钱。即使未来的领事,也没法推翻这些决定,相信我,可以做到这些。”

    宁立言道:“钱的事情不急,我们中国人还是喜欢讲交情。大家还是先以朋友的角度,帮你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发财的事。领事阁下要如今的处境到底有多难?我必须听实话,否则没法出主意。”

    查理半晌没说话。两只大眼珠子盯着宁立言的脸,似是想用这种方法找出罗马人的银币。忽然,他举起面前酒杯,将一杯白兰地一饮而尽,随后把杯子重重一墩,以一种破罐破摔的姿态大声喊道:

    “他们要逮捕我!这帮狗娘养的!我为国王陛下尽忠,他们却在背后捅刀子!这群婊子养的……”

    一向温文尔雅的领事,变得暴躁粗俗满口脏话,仿佛是撞邪。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表现,一准要被人捆起来,送到精神科处理。从他只言片语的文字中,宁立言大概猜出真相。

    领事那位在伦敦当议员的表哥,给他发来一封密码电报,查理在伦敦下船之后,不等述职就会被警方逮捕,要他交待英国境内的烟土问题。表哥对此无能为力,惟一能给的忠告就是:船在印度港口停靠时,查理可以偷偷溜下船。按照《远大前程》中的描述,一个英国人在那里只要不怕热,总可以自食其力。

    查理被抛弃了。

    不管他承认与否,都是这么个情况。他那个表哥从他身上赚了大笔钱财,现在却要把他丢出去抗雷。求人已经无用,只剩下自救一条路可走。宁立言和乔雪,已经是他能抓住的最后一块浮板。

    “如果是这样,我想只能用个冒险的方法。”宁立言等到查理骂累了,才开始说话。

    “以领事阁下的名义,向华家药房订购一大笔戒烟丸,然后把它们投放到外地。比如北平,甚至是关外。我会在报纸上扩大宣传,让伦敦知道您对于烟土是何等的仇视,也可以告诉他们,您的财富都已经用在了这项慈善事业上,自己已经一文不名。对一个穷困潦倒的慈善家穷追猛打,并没有多少好处,反倒容易招来反感,我想大英帝国的绅士也应是这种规矩。”

    “你说得有道理,可是我的钱……”

    “阁下只管放心,这笔钱只是挂您的名字,实际是我来支付,算是我送你的路费。你的钱永远是你的钱,不过眼下若是跟你一起回国,肯定落在贵国警方手里。所以你得有点耐心,当然你要是有更好的处理方法,我也不勉强。这等事沾边一溜皮,搞不好还要被贵国政府调查,我也不愿意干。”

    “不……宁先生误会了。我对你完全信任,不会怀疑你的操守,只是……随便问问。”查理勉强一笑,“你说的很对,我必须在伦敦度过一段艰难时光以证明自身的清白,在那之前我不适合拥有太多财富。”

    “需要的时候,您给我发电报,用咱们约定的密码。我会把瑞士银行的存单,送到您的手头上。再说,您是个体面绅士,固然是受穷,也不能真成了那等流浪汉。我已经预备了一万英镑现金,等您上船的时候,保准送到您的手上,留着路上花销。”

    查理长出了一口气,“我发现自己犯得最大错误,就是和宁先生打交道太晚了。如果我们能够早几年合作,或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处境。”

    乔雪笑道:“查理先生这样说,我可是不高兴的。这算不算过河拆桥?”

    “看啊,我们的福尔摩斯生气了!”查理也露出了笑容,问题有了解决的希望,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

    “乔小姐为我筹备了这场舞会,我由衷感谢。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尽自己的能力报答你们。在我离开租界之前,还是可以办几件事的。你们可以看着,我这个人够不够朋友!”

    离开领事的房间,乔雪并没返回舞场而是和宁立言直接上车。宁立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笑道:

    “一个女人骂了她的舞伴,然后两人从舞场消失,你说他们会怎么想?”

    “他们怎么想,都只会找你决斗。这是你的麻烦,与我无关。”乔雪哼了一声,朝宁立言瞪了一眼。“到时候你被一群洋人挑战时,我会为他们鼓劲的。”

    “你可真绝情!我还以为起码会为我喝彩呢。”

    两人说笑几句,乔雪才问道:“你真打算帮领事料理他的私财?”

    “算是吧,至少对外得落这么个名声,这样将来的领事也就离不开我。至于实际……那个鸦片贩子从中国人身上赚的钱,都是不义之财。按着水浒传的路子,这些钱财就是生辰纲。再说,查理已经完了,他现在只是在做自己的春秋大梦。如果他在印度不肯下船,到了伦敦怕是没几天好活。我既收不到他的消息,那么这笔钱财我替他打理也不算违约,你说对吧?”

    乔雪嫣然一笑:“我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滑头!”

    “这年月当滑头总比当傻瓜好。接下来,便该是我们两个滑头合作收官,让这出戏结束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