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余波未平(下)

聊天室44836.com

    宁立言最终并没有采纳罗伊的意见,去亲手实施报复。事实上随后几天,他依旧足不出户,在家里享受着陈梦寒的温柔,还有武云珠、汤巧珍等人轮番探望,日子过得逍遥赛神仙。只是每天的饮品变得越发古怪,从咖啡加茶水又多了唐大夫开的中药方偶尔还得混着些洋酒。

    租界里的日本浪人,在此时开始遭殃。居住在英租界的日本人不是很多。日本人对于本国公民的管理异常严格,就连花销自己的财富都要受居留民团管控,自然不会放任居民住在外面。

    正金银行的员工下班必须回日租界居住,禁止在英租界过夜,更别提置办产业定居。住在英租界的日本人数量有限,这些人表面上是无所事事的浪人,实际上基本是受日本政府雇佣的情报人员。

    宁立言被抓到宪兵队之后,租界里的混混,便开始对这帮人进行报复。英租界的日本人若是单独出行,身后必然缀上几个描龙刺凤穿短打的好汉。待等到了没人之处,便是砖头棍棒加铁尺伺候着。

    几天时间内,被类似手段收拾的浪人便有二十几个。其中有几个浪人还是当着华人巡捕的面被围攻,可是当班巡捕事后一概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见。日本人轻易不会报官,这关系到他们的面子。忍不住报官的,也会被一番敷衍后不了了之。

    日本人不是个善茬,绝不会只挨揍不还手。可是宁立言从宪兵队全身而退的经历,给了混混们足够的底气,跟着这么个厉害人物身后摇旗呐喊,一准没有亏吃。

    自打庚子国难之后,天津的老少爷们,已经有很多年不曾有过这种与洋人较量的经历。何况这回又是怎么看都不会吃亏的便宜事,谁要是这时候落后,今后还有什么脸面在街面上混?

    租界华界的混混组成了联军,对于英租界的日本浪人形成了围攻。日本浪人孤掌难鸣,三五个人一起出门,也避免不了挨打。便是待在家里也要担心有人扔砖头砸玻璃,或是给门上刷大粪。

    以《新女性》为代表的几家租界报纸,给这种行为定性为“英租界的爱国活动,达到了一个新高峰。”

    英国政府保持中立,混混们人多势众,日本浪人只能被迫搬离,这正是宁立言最想看到的结果。

    要想成为日本人的耳目,第一步就是要除掉其他耳目,让自己的消息具有独占效果。这件事不容易做,可是又必须做,非如此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也只有这样才能把日本人攥在自己手心里摆弄。

    “小日本不是个玩意,三爷就不能和他客气。要我说,这才刚哪到哪?光在英租界闹没意思,直接去日租界给他来个样看看。码头上放几把火,再不然就停他半个月的工,保证日本人见了三爷全都得主动鞠躬!”

    客厅里,佟海山口沫横飞地给宁立言出主意,后者一语不发,只是上下打量着他。

    在宪兵队里佟海山受的刑远比宁立言严重,那些皮肉之刑,全都是作用在他身上。就连木村的那套牙医手段,也是先在佟海山身上施展,才给宁立言用上。这半个月宁立言吃不了硬食,佟海山也只能喝稀饭。

    除了牙齿的折磨,佟海山身上的内外伤也非同一般,若是换个身体孱弱的,怕是已经没了性命。这人虽然骨头不够硬,可是身板足够结实,挨了这么番大刑,还能生龙活虎。

    他是来投奔宁立言的。

    虽然从宪兵队活着出来,可是佟海山在日租界警署的差事丢了。没了收入来源,就只能来投奔宁立言求口饭吃。

    有了一起进宪兵队的经历,两人的关系就不同一般。天津人讲面子,码头爷们更重义气,佟海山能够通风报信,并因此被捕受刑现在又丢了饭碗,宁立言对他就得另眼看待。

    本想在码头上给他安排一份例钱,不必到岗,每月都有钱粮供应。可是佟海山坚持要给宁立言看家护院,不肯去码头吃闲饭,就只好随着他。

    佟海山倒是不敢因此就在宁立言面前放肆,乃至连坐都坐的格外小心谨慎,生怕损坏了这上好家具。他从小接受的训练便是如何奉迎讨好,来的日子虽然不长,人缘倒是混开了。这当口说起闲话,也头头是道。

    宁立言摇头道:“敌死一千自伤八百的事,我可不想干。码头上开工,咱们就有进项。要是把那的工停了,咱进账也受损失,犯不上。再说我和日本人也没仇,不能把误会变成死过节,那就不江湖了。让他们知道我不好惹,以后别再搞这种事就好了,没必要不死不休。”

    “哦……我还以为,三爷要跟小日本翻脸呢。”佟海山陪着笑脸,“我还说呢,要是真跟小日本动手,我给您当个先锋。别看他们把我打成这德行,就算现在动手,我一个也顶他们仨!”

    “打架解决不了问题,出气也不能挡了财路。”宁立言点燃一根香烟,又给了佟海山一根。

    “在租界里想活得像个人,归根到底就是要有钱。你口袋里只要装满了钞票,便是遇到麻烦也可以化险为夷。若是只求一时痛快,坏了自己的生意,那可混不长久。老佟,你以前在白帽衙门当差,想不想在英租界也当个巡捕?”

    佟海山一愣,随后摇头道:“不行不行!我这次来英租界,就是铁了心跟三爷手下吃饭。您要看我不是那意思,一句话,小的立刻抱着脑袋滚蛋,绝不在您面前讨厌。您要是看小的还行,就赏口饭吃。至于当巡捕……那还是算了。”

    “你想多了。我让你当巡捕,就是为了给我帮忙。这次我从宪兵队出来,日本人也和我谈了笔交易。让我帮他们找租界里的抗日分子。你是当过差的,做这事是行家里手,这件事我准备交给你来办。”

    佟海山看着宁立言,“找抗日分子?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按着日本人的吩咐处置。或是杀或是抓,再不然就是赶出去,这个不能一概而论。”

    “那……那不是成汉奸了?”佟海山压低些声音。

    宁立言哈哈一笑,“老佟,你这话说得就像是抗日分子了。我说过了,我是个生意人,跟日本人是合作谈买卖。他们求我办事,我收取报酬。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不管是跑江湖还是当巡捕,这都是常有的事。莫非你在白帽衙门当差,不曾拿过这种钱?”

    “拿……拿过。”佟海山点着头,“我就是以为三爷您看不上这个钱呢。我在白帽衙门时候,就听人说,三爷是不服日本的,我还以为您是……”

    “笑话!我不服日本人不等于我不能和日本人合作。只要他们肯付账,就一切都好商量。当然,你要是自己看不上日本人,或是怕坏了名声,我也不勉强,你自己拿个主意。”

    佟海山犹豫片刻,一点头:“我来英租界,就是投奔三爷。您让我干嘛我就干嘛,慢说是当巡捕抓抗日分子,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没二话!”

    “那就这么定了,回头我给你在巡捕房报个名,手续的事我来负责。”

    刚说到这里,老谢走进来对宁立言说道:“庸报的郑记者来了。”

    “看我这记性!”宁立言一拍脑袋,“今个约好了郑先生谈事情,怎么给忘了。老佟你和老谢先出去,回头我找你细谈。”

    来到外面,佟海山小声问道:“谢二爷,这记者跟咱东家也谈买卖?”

    “你懂个嘛?”谢广达蔑视地扫了佟海山一眼,“这郑记者表面是记者,实际有来头。他跟咱东家,过的都是大买卖,一进一出,都是了不得的大数。别瞎扫听,该干嘛干嘛去。”

    佟海山不死心地回头看了一眼,但随即被老谢拉扯着,一路向前而去。

    房间内,王仁铿看着宁立言,面上带笑,一张汇丰银行的存单放在桌上。

    “立言,恭喜了。我早就说,你不是池中之物。等你再过几年,必是天津卫举足轻重的人物。这点小意思,算是给你的贺礼,老弟不要推辞。”

    前世师徒今世兄弟,宁立言心中既是好笑,又觉得光怪陆离。他心里明白,王仁铿的钞票没那么好拿,这笔钱必然有着后话。微笑道:“郑先生客气了。不过您不该给我钱,到时我该给您这个月的分红。”

    “两回事。咱两过买卖,是咱两的私事。这笔钱,是南京国民政府给你的公款。”

    “这我就更不明白了,难道委员长也给租界的人发工资?”

    “对于国有功之人,党国向不吝惜金钱。即便如今国家艰难财政紧张,也不会让有功人士受委屈。”

    “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宁某并没作什么,怎么能拿犒赏?”

    “你如今这个位置,正适合为党国效力,只要你想做,就一定可以做事。这是预付的部分,等你立了功劳,还有重赏!眼下,党国有极为重要的工作,需要立言的协助,希望你不要推辞。”

    “不知是什么工作?我又能否胜任?”

    “胜任自然是可以胜任的,工作内容,其实和你的差事没有冲突,都是为了维护租界秩序,找出租界里的危险分子,予以清除。”

    “郑先生请说明白些。”

    王仁铿点燃一支香烟:“简单说,便是赤匪!赤匪的北方局,借助英租界的特殊地位,从事秘密活动,对党国安全构成严重影响。党国需要立言把他们找出来,予以清除。这件事对你我都无妨害,立言应该不会拒绝吧。”

    “那是自然,不过这帮人可不大好找,这笔钱我收下,日子可不敢许,只能一点点来,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算。”

    “线索是现成的,就在立言身边。你是个聪明人,可不要犯灯下黑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