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利品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汽车迎着秋风,碾着落叶,一路疾驰,来到一处二层小楼处停住。

    天已经黑了,小楼没点灯,远远看去漆黑一团,仿佛是没人居住的荒宅。宁立言用手连续敲打了三次铁门,里面就传出动静。几声粗声粗气地骂骂咧咧,全都是地道的本地口音,宁立言则回应了一句:“东家有话,搬药材。”

    过了约莫一分钟左右,门口的电灯便亮了。

    门灯照射下,见两个彪形大汉走出来打开院门。这两人都是身高体壮眉目丑怪的恶汉,只看面相就知道不是善类。唐珞伊进门时双手已经握成拳,武云珠则把手放在腰间。自从她身体康复,宁立言就把马牌撸子还给了她。武云珠秉持着家族的教诲,枪不离身,时刻塞在腰里。

    自从上次在贫民窟吃亏,人便变得格外细心,稍有不对就准备拿家伙。枪平日就上膛,只要打开保险便能射击。

    宁立言笑道:“你们别紧张,这几位都是信的着的好汉,只管放心。”

    走进院里,看到还有两人在院子里侯着。与外面两人相貌差不多,乃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宁立言为彼此做着介绍,这四个人既是兄弟又是同门,在天津武行里出名的力大手黑,人称四金刚。

    四兄弟当年欠过徐恩和救命之恩,两下因此结下过命的交情,算是徐恩和最信任的贴己。若非如此,也不会把他们安排到这里,做这等要紧差事。

    昨天晚上放火之前,从陈友发嘴里审问出这个重要所在,今天趁着警察的关注点都在陈友发别墅的火灾与人命案时,这边便动了手。徐恩和亲自带队行动,几个人都是好身手,动作干净利落,没废什么气力,就已经让这处所在改了姓氏。

    陈友发为人多疑,对谁都不放心,即便是夫妻子女亦不例外。生平积蓄的七成,都存放在这处小洋楼内。对外,这只是一处民宅,户主亦不是陈友发。实际则是他最重要的秘密金库。

    陈友发这几个心腹都是当年褚玉璞部下的士兵,被陈友发控制着,忠诚无虞。可是这些北洋兵本就不是什么高手,又过了太久的太平日子,早已经疏忽了戒备。徐恩和有心算无心,没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这几个人。

    这栋房子名义上主人的尸体和他几个伙伴的死尸在一处,都塞在地下室,上面盖了不少草袋子,一时半会味道发散不出去。等到这批钱财运走,这些死尸即便被发现,也没什么了不起。

    四金刚里的老大忍不住叹气道:“天津卫过去是个好地方,大家伙怎么说怎么闹,动手都有分寸,轻易不闹出人命。想当初我们哥们一时失手,打死一个人,险些就被拉去法场。多亏徐二爷上下奔走打点,才把我们给弄出来。现如今这院子里就是五个,再加上陈家小二十人。那么多条人命,要是放在前清年月,天津道都要摘印。现如今却是跟宰鸡一样说弄死就弄死,这世道想想都让人脊梁沟子发凉。”

    宁立言笑道:“有人杀人在明处,有人杀人在暗处。真正的厉害角色,杀人不用刀。军人杀人成千上万,我们杀人零敲碎打,只要是事出有因取死有道,也就不算什么大毛病。别的不说,就说陈友发。不算他指使人杀害的人命,就光是因为大烟土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冤魂,就不知道有多少。只不过这些人不是直接死在他手上,所以不引人注意。这么算,杀他是功德,而不是罪孽,老天爷得给咱们延寿。”

    说话的光景,几个人已经走进小楼内,大金刚拧开了电灯。

    一楼客厅的摆设很简单,地上放着方桌,几张木椅,再就是供人休息的床铺。靠着山墙堆着一口口木箱,很是整齐。四金刚上前,将一口木箱搬下来,当着宁立言的面把箱盖打开,露出里面一大片白花花的银元。

    “除了大洋还有大元宝、银锭子。总数我们没过秤,但是估摸着怎么也得有个二十几万。”大金刚介绍着财产的数字。

    做这个差事,最怕账目不清,平白惹一身骚,是以他交代得格外详细。宁立言摆手道:

    “有个大概数目字就行了,四位这番辛苦,宁某记在心上。若说分你们多少银钱,那等于骂人。我算是粘徐二爷的光,跟四位交个朋友。只要四位看得起我,咱今后就是弟兄。四位日后若是有个马高蹬短,只管来找我宁老三,我保证对得起四位的交情。”

    大金刚连忙道:“三少把话说远了。当初要是没有徐爷,我们哥几个不死也得脱层皮。救命大恩始终未报,办这点事,那是理所当然。三少肯把这么大笔的银钱交给我们看管,这是信的着我们弟兄。这是天大的面子,我们不能不兜着。您赶快点点数,然后把钱挪地方,免得夜长梦多,我们这心其实也提到嗓子眼了。”

    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二十几万大洋,在当下的天津绝对能引发无数血案。若是闹开来,只怕比陈家那场屠杀更为严重。

    停留在钱折子上的数字与摆在面前的真金白银,对人的影响力完全不同。便是唐珞伊这等出身名门的大小姐以及武云珠,看着这许多银钱,呼吸也有些急促。唐家的家产算起来,也有近百万,但那是不动产、股票等等加在一起。陈友发这么大笔的现金,她也是第一次看到。

    武云珠更不用说,即便是家境鼎盛之时,也不曾见过这么多现洋。忍不住低头捞起一把袁大头,又看着它们顺着指缝溜走,落在木箱里叮当作响。她深吸一口气,“这么多钱啊!要是爹没出发就好了,他老人家最头疼的,就是手里的钱太少。要是有这么一笔大钱……”

    “这笔大钱有开销了。”宁立言拉了武云珠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后,让她离钱箱子远了一些。

    随后又对唐珞伊道:“这笔钱我已经安排妥了,存到美国花旗银行的金库里,至于户头……立唐小姐的名字如何?贵府也是租界有名的财主,这笔钱存进去也不怕惹人疑心,不知道唐小姐是否愿意?”

    “三少能信得过我,我又怎么会不愿意?可是……”唐珞伊的表现比武云珠好一些,但是这位冰山美人此时也忍不住两颊绯红,看得出精神异常兴奋。

    她看看宁立言,“这笔钱是三少冒着生命危险弄来的,立我的户头可以,但不能都算作我的钱。戒烟丸的生产资金,也不需要那么多,我可以只拿一半,如果不够,由我个人设法筹措追加。其他的钱,应该让三少支配。”

    “这笔钱还是先给唐小姐使用,等到最后看看还剩多少结余在做下一步安排。租界里烟民的数量还没有有效统计,这种药又不是吃一丸就能起效,一口气吃上一个月,挑费不会少。这是一次拿钱买名声的机会,等到事情做成规模,在民间有了舆论,鲍里斯想阻止都阻止不了。有了这个好名声,对你和子杰都是一个保护。这次的戒烟丸,准备以华家药房和唐公馆的名义共同制造发放,有了这个名声,以后华家药房的药品销售,就能减少很多麻烦。这种事不能吝惜资金,投入越大,效果越好。 ”

    “可是三少你岂不是白忙了一场?”

    “能斩断租界里一枚毒瘤,又怎么能叫白忙?再说云珠之前受伤,全靠唐医生妙手回春,这个人情我还没报答呢。要说报恩,也该是我报答唐小姐才对。”

    武云珠看着那些木箱子很有些不舍,但是听到宁立言这么说,也只好附和道:“三哥既然说了你就拿着吧,别墨迹。”

    唐珞伊点头道:“既然三少这么说,我就不多推辞了,不知道几时装运?”

    “自然就是现在。在天津要讲运东西,怕是谁也快不过我。四位麻烦跑一趟,给我的司机送信,让他带人过来。”

    运白银不比其他物资,大晚上在英租界里行动,充满了各种危险。宁立言的身份,可以解决官方的盘查,哪怕是英国巡捕他也可以应付。但是装卸工人必须可靠,否则早晚是个麻烦。

    老谢早已经自告奋勇应承下差事。说是自己有一帮过命的朋友,都是群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哥们。平日做各种营生都有,就是没人混脚行。

    只要给运费,他们不会问东西的来历,也不会关心去处。而且这些人不是装卸工,将来就算有人想查,也查不到他们头上。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老谢便带着六个人赶了过来。加上四金刚,十多个人搬运这二十几万银元、元宝也算够用。老谢带来的人虽不是专业脚行,但也是年轻力壮的汉子,“地牛”之类的工具准备得很是周全,一看动作就知道都是行家。

    宁立言放了心,对老谢道:“你送唐小姐回去,云珠算是保镖,我把这笔钱送到花旗,咱们在小别墅碰头。”

    说话间他已经解开西装扣子,开始脱上衣。

    老谢问道:“东家,您这是干嘛?”

    “一块干啊!你这老胳膊老腿的不行了,我这年轻着呢,大家伙一起动手。”

    说话间,宁立言已经脱光了上身。唐珞伊道:“三少,你也要干这种工作?”

    “这没什么。当初我在码头当过力工,干这个不外行。唐小姐快走吧,你先去打前站,我们一会就到。”

    灯光落在宁立言身上,那一身发达的肌肉在灯光下泛着光芒。充足的营养加上坚持不懈的锻炼,让宁立言拥有这个时代大多数人没有的良好身材。那身肌肉如同磁石,将唐珞伊的目光吸住,落在宁立言身上久久不动。

    武云珠拉了她一把,不解地问道:“看啥呢?三哥身上有啥不对劲?”

    “没……没有什么。”唐珞伊微微一笑。

    “没啥就赶紧着走吧,咱在这,这帮大老爷们不好意思光膀子。”

    唐珞伊被武云珠扯着向外走,望着武云珠,她忽然叹口气道:“当真是羡煞人也!”柔肠百折,竟是个绝好的青衣甩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