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唐珞伊的另一面

甘肃快3开奖结果pg999.net

    卧室里,衣衫不整的唐珞伊坐在床头,面色冷漠,如同一尊女神雕塑。束缚她的手铐掉在地上,粉色高领旗袍被撕掉了一大块,露出如雪脖颈,衣服残片就落在手铐旁边。在她手上,一柄手术刀闪烁精光,刀锋所抵,正是赤身露体的竹内脖颈动脉所在。

    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唐珞伊显然很清楚,人身上哪些部位是真正意义上的“致命处”。竹内大造额头上汗珠滴答落下,却一动也不敢动。之前喝下去的高粱酒,显然顺着汗流出大半,房间里满是汗臭味道。

    唐珞伊的手很稳,举刀时间不知多长,却没有丝毫动摇,似乎可以保持这个姿势到地久天长。对于华子杰的出现,根本没有丝毫反应,甚至不曾看他。

    华子杰看着唐珞伊被撕开的前襟,以及竹内不穿衣服的丑陋身躯,脸色一变。快步上前,抡起手电重重砸在竹内的太阳穴上。

    手电筒脱手飞出,撞到墙壁上,又落回床铺。里面的电池掉出来,一路摔倒地上来回滚动。而在手电筒的边缘,已经满是鲜血和人体的皮肉组织。

    竹内健硕的身躯被砸的倒下,可是他刚一倒地便顺势向旁滚动。房间角落里放着他的衣服,那里有他的配枪。只是人刚刚滚到衣架旁,一只高跟鞋已经踩住了他的头,冰冷的刀锋在他脖子上轻轻一划,感觉不到疼痛,反倒是有一丝冰凉的舒适。

    这是死神的诱惑。若是再有丝毫轻举妄动,这种冰凉便会转化成痛苦,随后夺去自己的性命。竹内大造不敢再动,用日语喊道:“别……别动手!”

    “我警告过你了,不要乱动。医生最讨厌不听话的病人!所有不听话的病人,都该受到惩罚!”唐珞伊的日语发音标准,是地道的东京口音。

    “珞伊姐……你……”

    眼看唐珞伊那如同猎豹般敏捷的动作身手,让华子杰有些莫名其妙。唐珞伊背对着他,语气平淡。“我家世代御医,祖上跟宫里侍卫学习拳脚,家里人都练来防身。这跟你的工作没什么关系,不劳记挂。”

    语气冷得像是寒冬腊月西北风,两人从小相识,青梅竹马半亲半友。华子杰还是头一回听到唐珞伊的冷言冷语,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切都是这个混蛋的错!

    一直以来华子杰都把唐珞伊当成朋友,姐姐,也当作亲人。他没想过娶她,却也不容人冒犯亵渎她。

    当看到丑陋的竹内和衣衫不整的唐珞伊,想着之前竹内对唐珞伊的企图,他心里就莫名的难受。虽然理智告诉他,从身手看唐珞伊没有吃亏,可就算只是被撕破了衣服,或是被这个日本人接触了身体,他也难以接受。

    伤口的疼痛已经被这团无名怒火所掩盖,乃至于血洗陈友发别墅的快感,都已经荡然无存。他只想发泄,想要破坏些什么,最好是杀几个人。非如此,不能让自己的心情舒畅。

    在他的人生经历中,还是第一遭产生这种郁闷乃至于想要破坏的情绪。说不清原因,也不知该如何疏解,只是单纯的想要杀人。

    他的枪还在汽车上,身上没有武器。此时想要杀人却没有工具,只能四下看着,想要在房间里找一件顺手的东西。

    枕头、被单、看到枕头上鸳鸯戏水的图案,他心里的那种怒气越发难以控制。甚至顾不上再找什么东西,一把抓起枕头向着竹内走过去。他要用枕头闷死这个混蛋!听老巡捕说,这样杀人很难被发现,不知是真是假。

    他走到唐珞伊身边,却被唐珞伊的眼神制止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在唐珞伊身上见到这种冰冷且带着几分蔑视的眼神,更重要的是,这种眼神为什么会对着自己?

    如同一个一向受宠的孩子,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弃儿,华子杰的心里根本接受不了,也不知自己究竟错在何处。

    自己明明挨了打,又中了枪弹,险些丢掉性命。珞伊姐居然不来关心自己的伤势,不问问自己感觉如何,却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就像是朝自己身上抽鞭子,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赌气地站在那里不动,瞪着唐珞伊,等她给自己说法。唐珞伊却不再看他,而是盯着脚下的竹内。似乎这个日本人都比他更值得唐珞伊注意。

    沉默了将近半分钟,唐珞伊才说道:“宁三少,请你进来。子杰想用一只手加个枕头闷死自己的对手,你最好给他讲解一下杀人的常识。这方面,你才是专家。”

    宁立言推搡着陈友发走进来,看看华子杰手上的枕头,一把抢过来扔到边上,又对唐珞伊道:“警察习艺所只教了他们捕人的本事,却没教他们杀人的技能。再说子杰是个好孩子,当这几年警察,也不曾真的上海过谁,哪里又会杀人了?子杰得干他擅长的,别愣着拿铐子把这老混蛋先铐上。”

    宁立言将陈友发朝华子杰一推,嘴上说道:“陈友发!不想死就老实点,敢拒捕我就先赏你一发子弹!”随后来到唐珞伊身边,看着她脚下的竹内,微笑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若是唐小姐要了他的命,岂不是太便宜他?这人交给我了,家伙借我用用。”

    唐珞伊把手术刀交给了宁立言,后退一步,朝华子杰看了一眼。见他虽然只是单手能用,却也麻利地给陈友发铐上了手铐,便不再看他。而是朝宁立言看了一眼:“你们没人关心我吃没吃他的亏?”

    “看你说得,我和子杰又不是笨蛋,看你们现在的情形,何必多此一问?再说,你们刚一进来,外面便打成了一锅粥。这东洋鬼子就算是个人面兽投胎的急色鬼,也来不及做什么。”

    唐珞伊一笑,“我倒是忘了,宁三少是见过世面的大人,不是那些小孩子。”

    自从华家药品运输事件之后,宁立言与唐珞伊、华子杰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单纯是同事又或是朋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应该算是同谋。彼此之间的关系比普通人亲近,也是情理之中。何况这是英租界,人们的社交也不能按中国传统揣度。

    话虽如此,看两人这般谈笑模样,以及对自己莫名的冷淡,华子杰心里还是有种难以言说的郁闷。仿佛第一次看到乔雪和宁立言对坐谈笑时,就是这种感觉。珞伊那句小孩子,又是在说谁?

    宁立言这时已经用刀逼迫着竹内站起来。竹内两只牛眼大瞪着,大声咆哮起来。“宁立言!我认识你!”

    “哦。我不认识你。”宁立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上下打量他两眼,随后对华子杰道:“在码头我打你一枪是迫于无奈,现在算是道歉!”

    说话间,宁立言腿猛然踢出。三接头皮鞋毫无阻碍地命中了竹内身上关系亲族繁衍的位置,一声闷响伴随着惨叫响起。身为旁观者的陈友发都下意识地一个机灵,两腿悄悄掩在一处。

    竹内的身体倒退着,重重撞在墙上,又向前抢了两部,人如同一只煮熟的虾米蜷缩着,血顺着那满是黑色汗毛的腿流向地面。

    唐珞伊一拍巴掌,“好一招弹腿!”

    宁立言此时已经跟身进步,手术刀在空中画出几道优美的弧线,竹内连声惨叫,人已经倒在血泊中。

    宁立言回头一笑:“班门弄斧,让唐大夫见笑了,手术做的还算成功吧?就是忘了打麻药。我帮大日本帝国天皇制造了一个太监,他是不是得付我一笔手术费?”

    竹内杀猪般的痛呼翻滚着,却已经站不起来。除了身体上骤然少了某些器官以外,他的双手手腕处也在向外喷射着血浆,血落到别墅雪白的墙壁上,完成了一副诡异的抽象画。

    陈友发看得明白,宁立言接连三刀,已经挑断了竹内双手手筋,最后一刀,更是让这个日本人生不如死变成了太监。好利索的手法,好大的胆量!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一个混混或是大户人家的少爷,绝不该有这种杀人不眨眼的胆量,更不会有这份手艺。

    自己似乎看错人了?

    唐珞伊皱眉道:“他成了废人,恐怕没办法从他嘴里得到太多信息。”

    “我本来也没指望从他嘴里得到什么。”宁立言弯下腰,看着声音已经越来越小的竹内。

    “我知道,你是个日本大官,身上可能还藏着不少秘密。靠你的身份,别人不敢动你。靠秘密,落到对头人手里也能保住性命。可惜我和他们想法不一样。我知道你们小日本讲究武士道精神,想要撬开你的嘴巴不是件容易事。而你那帮特高课的同胞神通广大,到时候说不定用什么办法就能把你营救出去。再不然为了所谓大局,可以拿你做棋子,去换一些人。我没那么多考虑,就知道好人做到底,送人送到西。你这种恶棍,本就不该活在世上。何况咱两还是仇人,留着你,便是个麻烦,所以……傻老爷们,上路吧!”

    刀锋闪烁,血光迸溅。

    手术刀表演着死亡之舞,血腥与臭气想要做一对恶棍,破坏这场舞蹈,反倒为舞曲更增颜色。

    这场舞持续的时间不长,大约一分钟之后,便宣告结束。

    作为总导演的宁立言回头,向华子杰一笑:“记住,以后杀人得这么来。找你珞伊姐要刀,她还能不给你?拿个破枕头没用。你和珞伊出去准备接电话,估计一会巡捕房会有电话过来问情况,请陈老板配合一下,别给咱的同事找麻烦。”

    华子杰已经被这种近乎屠宰般的杀人方法吓得面色发白,他虽然是警探,却很少经历枪战,跟别说亲眼目睹过这种处刑。胃里剧烈翻腾,嘴巴紧闭,有些不知所措。

    唐珞伊反倒更为从容,迈着步子来到竹内面前,对那团血肉模糊的肉块不但没有畏惧或是恶心,反倒是低下身子,摸了摸他的鼻息,随后道:“他还没死?”

    “当然,我只是剥夺了他反抗、呼救和逃走的能力,而不是生命。”宁立言起身微笑:“我是个警务人员,谋杀这种事是不能做的。我只会让他受尽痛苦流干血液之后自然死亡,这是大慈悲。你们别打扰日本朋友享受死亡,赶尽去接电话,我也得参观一下这栋别墅。你们两一个受伤,一个被冒犯,理应得到赔偿!我去开罚单,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