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逍遥法外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华子杰得到钱大盛当街饮弹的消息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他先去了分局,得知宁立言回家,又连忙跑到别墅。

    徐恩和对这个单纯而又充满正义感的年轻人看法不错,伸胳膊拦住去路道:“乔侦探和我们东家正开会说事呢,你这时候进去打搅,一准找骂。有嘛话等明早晨再说。”

    听到乔雪和宁立言在一起开会,华子杰反倒更是焦急。嘴里喊着:“不行,我这事很要紧,必须得让我进去。”硬是从徐恩和身边挤过去,一路冲到了小书房。

    他到门口的时候,正看到武云珠与汤巧珍两人站在门213口。两个姑娘手上各自托着一个红木托盘。武云珠的托盘上放着前清官窑定烧团龙瓷碗,明前龙井的茶香顺着风往人鼻孔里钻。汤巧珍的托盘上,则是浓浓的黑咖啡。得,这哪是什么开会,活脱一出三娘教子。

    对这两个女孩华子杰已经不陌生,知道她们的出身来历。各自在家里都是大小姐,几层做过伺候人的活计。宁长官几辈子修来造化,得两位佳人垂青,应该惜福。怎么还总跟乔雪在一起厮混?

    就算是探讨案情,也该放在白天,何况这是一桩早就知道凶手身份的凶案,有何探讨价值?直接点起人马上门抓人就好了,何必那么麻烦?

    “幼稚!”

    对于华子杰的想法,宁立言毫不客气地驳斥着。在他手边一边是香茶一边是咖啡,中国的龙井搭配着“狄得利”咖啡,这份洋罪怕也只有宁立言一个人能受。因为满嘴怪味,他的言辞也有些激烈。

    “若论对陈友发的恨意,鲍里斯绝对算是租界里的头一号。可是他今天给我下的命令是抓住凶手,而不是抓住陈友发。甚至他没表示出任何对陈友发的怀疑,难道你不觉得这里有点门道?”

    华子杰偷眼看去,见乔雪正托着香腮打量着自己。那双如同宝石般完美的眸子内,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不能丢脸!绝对不能丢脸!

    他心里告诫着自己,深吸了几口气,脑海里则飞速的转动着。每当见到乔雪时,他的心跳就会加速,人也不如平时冷静。可是此时,他必须以巨大毅力克制自己的冲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理智思考。

    “陈友发在工部局有靠山,这个靠山发力了?所以英国人才对这件事表现得很冷淡。就连那些报馆,也没对这起凶案跟进报道,这确实不寻常。”

    “一切不正常的表面之下,必然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乔雪开口了。她指着摊在桌上的文件,“这是钱大盛给我们的武器,本来以为靠着这柄利刃,可以解决这个恶棍。可是仔细研究下来,却发现在利刃里居然藏有盔甲,让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盔……盔甲?”华子杰不明所以。

    宁立言道:“简单说,就是陈友发找到了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即便是英国政府,都对他的靠山有所忌惮,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日本人!陈友发结交了日本军方,并且为他们效力,残害租界内的抗日志士。之前发生的一系列凶案你已经知道了,不用我们做过多介绍。英国人对这些案件并非一无所知,但是装聋作哑,原因就在于,他们不想为了中国得罪日本。”

    “经历过欧战之后的英国,就像是一个濒临破产的老乡绅。一方面外强中干,已经难以维持家业。另一方面,却还要拼命保存体面,装出家业依旧的假象。英国政府在东方的影响正在迅速衰退,日本则像是一头野狼,扑上来抢夺英国人遗留的产业,壮大自身。如果在东方发生正面冲突,对英国来说是得不偿失之事。辛苦维持的假象,随时可能戳破。所以他们虽然装作强硬,实际一直在退缩。”

    宁立言与乔雪你一句我一句,就像是在说对口相声。这些话肯定不是事先编排的,而是两人的思路能够完美配合一处。这或许就是默契,也就是古人说的心有灵犀。

    华子杰因为这个发现而感觉心头剧痛,乔雪完美的笑容,就像是脱手的风筝,似乎正在逐渐远离。

    武云珠和汤巧珍的情绪,或许未必比华子杰好多少。武云珠的脸绷着,一拍桌子。“勾结日本人,帮他们杀抗日的好汉,那不就是汉奸!留着他干啥,直接一枪崩了他就完了。我现在出去,明早晨就给他办丧事!”

    “你给我站住!”宁立言朝武云珠呵斥着,一把拽住她的胳膊。“陈友发今非昔比,手上有钱,又有日本人撑腰,杀人不眨眼。你一个人要去冒险?给我老实待着,哪也不许去。”

    乔雪注意到,武云珠那紧绷的脸上,闪现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暗自撇嘴。愚蠢的男人,居然被这种计谋糊弄了。她接口道:

    “这次的钱大盛事件,日本人未必会给陈友发撑腰,但是英国政府却必须考虑日本人的态度。他们在担心,如果随便就解决了陈友发,会刺激日本方面的神经,导致双方在华北方面摩擦升级。英国人是一群商人,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生意,自己的财产,而不是人的生命,或是力量对比的大局。这种短视,迟早要遭殃。”

    宁立言道:“不管未来只说眼下。英国人显然是想让我做这个替罪羊,所以话说的很含糊。如果我真的抓了陈友发,将来日本人发难,我就是牺牲品。所以鲍里斯的意思是,让我找几个人交账,平息舆论安抚人心,而不是真的和陈友发开战。”

    “怎么……怎么会这样?”

    华子杰有些难以接受。从小接受的教育,便是法律可以解决一切争端,警察则是维持这种秩序存在的卫士。可是现在却知道,世界上还存在着其他强大的力量,足以无视法规,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

    乔雪道:“之前那次毒品查抄事件,如果不是有鲍里斯发力,我们也不会进行的那么容易。英国人那次占了上风,自然要在其他领域退让一步,避免刺激日本,引发对抗全面升级。现在保护陈友发,就是英国人向日本人示好的表现。在英国决定和日本翻脸以前,我们很难通过官方手段制裁陈友发。”

    “他杀人放火还倒卖烟土!”华子杰有些不忿。

    宁立言点点头:“所以他发了大财成了有身份的绅士。我们需要对他保持礼貌。”

    武云珠道:“那要是一枪办了他?”

    “他身边不会缺少保镖,通过火并的方式解决他不是不行,但是要等待机会,至少不是现在。”乔雪冷静地分析着:“现阶段,我们只能承认陈友发的地位,同时利用这一点,为我们自己谋取利益。立言达成了和陈友发的合作关系,这很好。借助这种关系,我们可以扩展自己的势力,同时为自己争取时间。等到我们的力量足以取代陈友发时,就可以动手。或者,等到英国方面决定向日本人展示自己的力量时,陈友发也会第一个成为祭品。”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华子杰第一次对女神发急。惩办罪恶的正义之火,烧毁了对美人的眷恋。眼看罪犯逍遥法外自己却无可奈何的愤怒与无力感,让他整个人暴躁得像是一只点燃引线的火药桶,随时处于爆破边缘。

    乔雪的态度依旧和善:“那可说不好。这要看英国人几时才能发现,自己的决策愚蠢不堪。根据当下英国政府的愚蠢程度,我估计最乐观的情况也是在两三年之后。在这期间,立言必须与陈友发虚与委蛇,不能被日方怀疑为抗日分子。否则对方向租界施压,你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我懂。”宁立言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华子杰。“子杰,有些时候我们不能只从一个巡捕的角度思考问题。这件事不是单纯的刑案,而是一起复杂的政治事件。我们每个人的决定,都不能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即使我们不顾一切擅自行动,陈友发依旧不会受到惩罚,相反还会暴露自己。”

    乔雪道:“不幸生逢乱世,就得掌握和魔鬼共舞的能力,否则便是自讨苦吃。”

    “那……这起命案……”

    “我明天会去抓人。一天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他们把一切痕迹抹除,保证不受牵连。随便抓个凶手,先把这件事平息下去,然后,我们再想其他办法。乔小姐说的是最坏情况,也许形势的发展比我们想象得更乐观。即便真的不能立刻干掉他,我们也能逐渐改善租界的秩序,让老百姓日子过得好一些。”

    华子杰知道,这是宁立言在安慰他。毒品问题不解决,罪魁祸首不予以法办,租界的秩序不会有本质改善。自己这几个人不管如何努力,也比不上日本人的一通电话,或是几句暗示来的有用。

    这事不能怪宁立言。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他已经做出了最完美的陷阱,也确实把两人都网络了进去。最后不能抓人,显然和他无关。

    都怪该死的英国佬!该死的日本鬼子!该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