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血案

苹果快乐赛车玩法规则

    宁立言等人一到地方,最慌乱的却是澡堂的掌柜。他原本只是想找个探目过来,给自己证明清白,不料一口气来了四个穿西装的,就感觉事情不妙。等知道宁立言居然是督察,更是太古码头的宁三爷,就彻底乱了方寸,朝着那半大孩子头上先扇了几巴掌,又给宁立言赔不是。

    “长官……三爷……这学徒的刚来,嘛也不懂。小的真不是有意惊动您,实在是人命关天……这怎么话说得……”

    他一边说一边掏出了烟卷,可随后又扔到一边。在身上拼命擦着手,吩咐着学徒去拿自己的三炮台。

    宁立言制止了学徒的行动。“掌柜的,我们是来看现场的,不必要讲这些俗礼。死尸在哪?”

    死尸不离寸地,这个规矩自打有皇上那年就是铁律,大家都明白。可是如今死人已经挪了地方,几个探目脸色都不好看。掌柜的连忙解释道:

    “不是小的不懂规矩,实在是没办法啊。人是死在池子里的,一发现不对,一块洗澡的几个就都跑了。您是没看见啊,太惨了。那池子里又是血又是水,混在一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那几个人差不多是光着跑出去的,连衣裳都顾不上穿。这将来要是传开了,谁还敢来这泡澡。再说了,我也不知道几位嘛时候到,这要是泡工夫大了,人还不跟木耳似的泡发了?万不得已,才把人搭到炕上,几位老总千万高抬贵手,别跟小的一般见识。”

    原本用来供澡客休息的土炕上,此时只有一具尸体,身上盖了个破门帘子。在尸体旁边,一个年轻人大声痛哭。掌柜的介绍道:

    “这是他兄弟,有人给叫来的。他们哥两从安徽逃难过来,在码头上干活。您受累给说说吧,他哥哥横死在我这,我不跟他追究,他也别揪着我不放啊。让我赔钱,哪有这个道理?”

    哪知道话音未落,那个一直哭的后生忽然抬起头来,大声道:“我大哥死在你的地方,你不赔钱还成!不管谁来,今个也得赔偿!”

    “长官,您看见了,他这是要讹人!”

    宁立言制止了两人的争吵,来到土炕旁边,先亮明身份,随后端详着这年轻人。这人黑红面孔,个子不高,生得很是结实。

    炕上那具尸体的五官略有些扭曲,但是毕竟死得时间不长,还能看出来,与这年轻人有几分相似。死尸身上还有鲜血,脖颈位置,有清晰可见的刀口。

    虽然没有对尸体仔细勘察,但是根据宁立言前世的杀人经验可以判断,死者是被人一刀抹了脖子。

    几个探目都站在宁立言身后,一言不发,似乎等着宁立言下命令,又像是准备看他的笑话。宁立言回头,指了指方才与自己对眼光的探目:“你叫什么名字?”

    “回督察的话,卑职叫华子杰。”

    “子杰是吧?行,这个人归你审,我在旁边听着,哪问的不对我教你。”

    这种做法像极了滥竽充数的狗少。宁立言确信,即便是这几个探目里还有钱大盛的亲信,也不会露出破绽。

    华子杰的询问很有技巧,虽然比不上特工,但是在警察里也算是出色。后生是个老实人,很快就说出了一切。

    两兄弟姓李,死去的叫大河,活着的叫二河。从安徽到天津逃难扛大包,在太古码头吃这碗饭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

    两人安分守己,平素里不曾与人结怨,穷人胆量小,绝对不敢结下人命过节。即便是和谁口角龃龉,也无非就是为了一个窝头几个大子儿冲突,一顿厮打就能解恨,犯不上动刀。

    华子杰开始询问,当时有谁来洗澡,那些人的身份为何。可是李二河当时没跟大哥一起来,是事发后才被人叫来,所以这些问题说不明白。问起他的去处,回答的扭扭捏捏,一个探目冷笑道:

    “这还问么?必是到码头附近打野鸡去了。我知道有一帮专门吃码头的贱货,给点钱就能办事。这小子一准是干这个去了!要是哥两在一处,他大哥或许不至于被人弄死!”

    “不……她不是贱货,是我的老乡!”李二河急着辩护,反倒是说漏了嘴。两个探目怪声怪气地拉着长声:“原来是老乡啊!”

    “你别管我干啥,我哥一个大活人,洗个澡就被人害了,这事不能算完!我咋知道人是不是他们澡堂子的人给杀的?再说了,他们把凶手放走了,就有责任。这事不给钱不能算完。要是不给钱也行,把凶手说出来,我就不要钱了!”

    掌柜的苦着脸道:“几位,您都看见了。这是摆明了讹人,这事您老几位得帮忙啊。”

    宁立言忽然问道:“二河,给你送信的谁啊?他人在哪呢?”

    “俺秋哥,苗立秋。他给俺送信,就去找人帮忙了!”说这话,李二河瞪了一眼掌柜的,“俺的老乡一会就来,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们外乡人!”

    正说话间,就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随后有人高声喊着:“人呢?人在哪呢?二河甭害怕,给你撑腰的来了!”

    一个三十几岁满脸横肉的男子如风似火般闯进来,手里拿着匕首,脸上带着煞气。可是刚一进来,便一眼看见宁立言,那一脸的凶相瞬间化于无形。先是把匕首丢在地上,随后陪着笑脸抢步上前磕头:

    “三爷!小的宋四给您磕头了!”

    宁立言认识,这是码头上一个小把头,巴天庆的人情。他冷哼一声,“行了,甭跟我这装蒜,你小子有多横我又不是不知道。怎么意思?过去别人在这管警察你横,如今我当了督察长,你也不给面子?”

    “三爷您饶命!吓死小的也不敢这么想。这哥两都是跟着我的,听说大河出事了,我不得来看看来。”

    “那个苗立秋是你那一把的么?人呢?”

    “三爷也认识小秋啊……他……真格的,他哪去了?”宋四向外喊了几声,没人回应。他莫名其妙地挠着脑袋,“按说他跟我一块出来的,怎么就找不着人了。没事,明个上工,一准能看见人。”

    宁立言点头道:“行啊,这个事你记着就行,先把死尸弄走,找口棺材送义地。这么远的路程,不可能把人送去安徽。至于钱财上,虽然死人和咱们没关系,可总归也是码头上出力的弟兄,给他拿五块大洋。算是咱们的义气。跟着我干的,绝不会吃亏!”

    他最后这句话鼓起了丹田气,几个探目都听得清楚。宁立言使了个眼色,梁八喊了几个人就去搭死尸。李二河想去护尸体,宋四把眼镜一瞪:

    “给脸不要是么?三爷怎么说,你就怎么听着,别给自己找不自在!也不想想,没三爷给你们涨份钱,你们能天天泡池子找窑姐?可着天津的码头,也就三爷把你们的命当命看,换别家,五块?一个大子也不会给!别不懂好歹,滚边去!”

    见死尸被抬走,掌柜的总算出了口气,连忙从柜台里拿了一把钞票出来,要往宁立言手里送。宁立言摇头道:

    “今个来了三个探目一个督察长,这份跑腿费你给不起!我替你付了。今后凡是太古码头干活的弟兄来你这泡澡,给我好生伺候着就行了。”随后朝几个探目招呼道:“刚才都没吃饱吧?跟我走!”

    一个探目笑道:“长官,您这不还得去见那个白俄么?再耽搁,可就不赶趟了。”

    “白俄?你不提我都给忘了。”宁立言冷笑一声,“跟弟兄们比,那算个嘛。咱先吃饭去,别管白俄。”

    三个探目互相看看,即便是再糊涂的人也知道,宁立言今天算是跟钱大盛小小别了下苗头。眼下不是管不管白俄,而是管不管钱大盛的面子。

    三人犹豫片刻,一个探目笑道:“长官,小的……家里还有点事,就不陪了。跟您这告假。”

    “没关系。有事紧着事办。还有走的没有?”宁立言看向华子杰和另外一名探目,两人思忖片刻,都摇了摇头。宁立言道:“没事跟我走,带你们吃点顶饿的!”

    小白楼这边号称俄国城,口味上贴近俄国人。宁立言找的是家小店,只提供列巴、熏肉加红菜汤。菜色不算出奇,味道十分可口,两个探目虽然在英租界任职有年,还是头一回尝试这种美味。

    宁立言笑道:“别看我平时住华界,英租界的事我不外行。你们想想,我能包下来太古码头,又岂是没门路的?实不相瞒,工部局、领事馆我都有人。要不然的话,他们能从华界把我叫来当督察长?街面上有我的弟兄,大事小情瞒不过我的耳目。带你们找点吃食,不叫事。”

    与华子杰同来的探目叫做张冲,他听了这话两眼放光道:“督察长,您跟英国人熟么?”

    “跟英国人啊,关系一般,他们不管我的事。”

    张冲听到这句话,脸色又是一喜。如果宁立言说能拉来英国人帮拳,张冲就没有和他交往的必要。英国人的性情他很清楚,说是能让英国人出面帮手参与中国人的争斗纯属吹牛。能让英国人对他和别人的争斗不介入,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

    他今年已经三十五,在巡捕房工作了十多年,早就想做探长。可是在钱大盛面前,他排不上位置,家中又没有足够买通钱大盛的钱财疏通关节,探长没有他的份。宁立言就是老天送来的机会,绝不能错过。

    想了想蓝扇子的价格,揣摩了自己的家底,张冲咬牙道:“三爷。钱大盛说得那蓝扇子,我看就是唬人的。什么白俄公主,谁知道真假。我倒知道个地方,虽然门脸不大,也没有什么金枝玉叶,可是那里的姑娘可水灵着……”

    华子杰此时忽然打断他的话,“督察长,对于刚才的案情,我有些看法向您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