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新任命

上海快3网上投注

    英国人手脚利落,宁立言的调令与聘书,第二天就送到了特三分局。

    聘书送到时,宁立言还在老龙头,挤在人山人海的队伍里,目送着杨敏上火车。

    杨家这位老太夫人的住处很是有些荒僻,下了火车还得走几十里路,不知道杨敏如何受的了。好在对方也是体面人家,衣食用度乃至安全都不用担心。杨以勤显然也考虑到了世道问题,杨敏身边跟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女仆,看样子就知道带了枪,宁立言便不必担心。

    凝儿扶着杨敏上车时,杨敏向人群里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车厢。宁立言混在候车、送人的人群中,当他看到那丝微笑时,便知道杨敏肯定看到了自己。或许是用眼睛,或许是用心。不管怎样,只要看到就足够了。

    比较起杨敏的笑容,这份聘书的分量便显得微不足道。可是戏总得演下去。装作毫不知情的宁立言看着聘书先是一脸莫名其妙,随后便哈哈大笑。那副惊喜的模样,真像是刚刚知道消息。

    特三区的分局长彭斌表情尴尬地看着宁立言,眼神里既有羡慕,更多的则是嫉妒。傻子都知道,英租界的华督察远比华界的分局长来得威风。何况英租界的经济虽然不及法租界繁荣,却也是富翁扎堆的地方,比起华界强出百倍。发财的机会远比分局大得多。

    想想自己的从警年头以及业务水平外加上工作的勤勉,不由得感慨世风日下。英国人有眼无珠,用那么个纨绔子弟加帮会头目,却不肯用自己。木已成舟自然不能再恶语伤人,只拍着宁立言的肩膀道:

    “我其实早就想提拔你,只可惜你这个岁数和资历,实在是有点为难。这回好了,到了英国人那好好干,也让英国人知道知道,咱天津华警也有人才。今晚上老哥在聚和成定酒席,给你庆功!将来咱们这帮老弟兄,还得指望立言照应呢。”

    “彭爷,您这是骂我。没您提携,我也不能有今天,今晚上这顿我的东,千万别抢。我在这边的买卖,以后还得仰仗各位关照。”

    “这话不用嘱咐。租界挡得住人,挡不住交情。谁敢在华界动你的买卖,我第一个不能答应!”

    这话并不是单纯的客套,而是事实。不管心里是否服气,木已成舟不能更易。如今的宁立言羽翼逐渐丰满,不再是过去那个靠干爹面子才能在分局吃饭的纨绔子弟。

    既有帮会身份,又在英国人手下当差,手上还控制着天津最值钱的几个大码头。这种人要么横死街头,要么大富大贵。考虑到宁立言身后站着宁家这个大富翁还有杨以勤这位警界元老,彭斌这些人不管心里怎么想,行为上只能上赶着巴结,绝不敢得罪。

    在特三分局里,宁立言很是享受了一番人前显贵的得意,等来到英租界维多利亚道的警务处,便没有那般惬意。

    中国人进了租界,便矮了洋人一头。英国人刻板严肃的作风,在这栋工部局大楼里体现得淋漓尽致。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仿佛戴着面具,即便是那些明眸皓齿的西洋佳丽,也像是洋娃娃一般全无灵性,魅力大减。

    人一走进去,就连呼吸都变得滞涩,恨不得快点离开,生怕走晚了就变成这些傀儡中的一部分。宁立言能从洋人的眼光里,感觉到那种鄙夷。虽然英国人努力掩饰着,但是还是能感受得到。

    宁立言心里有数,这帮盎格鲁撒克逊人看不起中国人。在他们心里,英租界就是英国人的天下,中国人就算是做到了高位,或是发了大财,也依旧比他们低贱。虽然表现方法不同,但是说到对国人的歧视,英国人和日本人都是一丘之貉。

    随他去吧。

    宁立言想得开,性子也很务实。眼下和日本人为敌,断不能再给自己找个对头。这帮人想要高傲,也由得他们。反正用不了几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他们的好日子就过到头了。

    眼下有日本人这个大敌在,朋友越多越好,对头越少越好,为了一个眼神或态度跟人作对,那是莽汉的行径,自己断不能为。

    许是之前的受贿丑闻让警务处长谭礼士在上司面前丢人现眼,为了撇清关系,表示自己的大公无私,对于宁立言的态度就格外严肃。

    从他的神态和语气上,仿佛是宁立言的仇人。但宁立言很清楚,这个英国人收了自己那笔生意提成的四分之一,否则也不会让自己一步登天担任要职。这么做不过是欲盖弥彰。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结合乔雪提供的资料,宁立言对于这个五十来岁的英国佬,认识更为全面。眼下且容他威风,等过段时间,再慢慢摆布他。在天津卫的地面上,还轮不到他充大爷。

    一套流程走完,最后便是发给证件以及武器。担任督察长的最大好处不在于权柄,而在于可以不用穿警察制服。而是发给西装、衬衣、马甲,从穿戴上和体面的绅士相差无几。

    英租界警务处的制服,全出自小白楼的宁波人何庆昌之手。那位裁缝的手段半点都不逊色于地道的英国人,西装的样式做工到选料,都很符合宁立言的需求。

    警务处配备的柯尔特左轮手枪藏在西装里面,从外面看不出来。等到把盖着工部局钢印的证件揣好,宁立言便已是英租界警务处特务处的华人督察。

    英国人不讲究新官上任的体面,至少对于中国人不讲究。办完了手续,便让宁立言到特务处报道,正式走马上任。

    特务处的最高长官是个名叫罗伊的爱尔兰人,三十上下,身高与宁立言相若,一头红发满脸雀斑,高鼻梁蓝眼睛,两片薄嘴唇上覆着修剪整齐的胡须,透着尖酸。虽然是个标准的洋人长相,却能说一口地道的天津话,若是光听声音,绝对猜不出这是个外国人。

    不问可知,这必是庚子国难之后来到天津的移民后代。虽然是洋人血统,却和本地的孩子一样,也是光屁股满街跑,听评书、大鼓、相声长大的。这路洋人也得算半个天津娃娃,对地面的情形熟悉,比起那帮从英国本土来的洋人难对付。

    在乔雪提供的资料里,这位顶头上司的信息最少。只是简单介绍了他业务精通,尤其善于格斗,曾经有过徒手制服三名持刀歹徒自身毫发无伤的记录。除此以外,就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宁立言不会因此就认为罗伊不重要,恰恰相反,信息越少越说明此人不简单。结合他的差事,宁立言怀疑,这个爱尔兰人很可能也是白鲸咖啡馆的客人之一,而且地位非同小可。代理人之间,不能随便调查对方的资料,这也是白鲸规则的一部分。

    “咱们的警务处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居然从华界聘用一个中国人来当督察长?”罗伊打量了几眼宁立言,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

    “宁立言是吧。我叫罗伊,你不用说你好,因为我知道那肯定是违心言语。你背后可以叫我洋鬼子或者王八蛋,但是见面的时候必须称呼我为长官,也必须听我指挥。我是在这座城市出生的,喝的是海河水,吃的是锅巴菜。街面上的事我都明白,别想跟我打马虎眼。我不管你靠什么手段得到这个位置,也不管你是想来发财还只是为了高乐,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一个:让英租界恢复过去的秩序!让居民不用担心小偷或是强盗,让我们的女人可以在深夜独自上街不受到骚扰。如果三个月之后,我们的租界还像之前那样乌烟瘴气,哪怕你是领事的表弟,我都得把你扔进墙子河!”

    你这要求便是伦敦也做不到!宁立言心里嘀咕了一句,但表面上还是得立正行礼:YES SIR!

    “少跟我说洋话,你没我说得利索。”罗伊的天津话应该是在地道外学的,带着那边的味道:

    “好好干活,别弄那套虚头八脑的玩意糊弄。咱们警务处两个分局,中街那个归你了。去那跟他们见个面,把人管起来。该巡逻巡逻,该逮人逮人。我承认,警务处一个月发的饷是不多,可是总比华界那帮同行强。你们拿多少好处我不管,我只要大面过得去,别给我找麻烦。我给那边的孙子打完电话了,今晚上给你接风,吃饭、泡澡、蓝扇子,我候了。”

    这小子真像个天津娃娃。这个特务处,看来有点意思。这么个长官若是对头,日子怕是难过。但若是如他所说,大家合作共事,却是比特三分局痛快。

    中街分局距离警务处没有多远,也是英租界最有油水的部门。从这个分配上,罗伊倒是显得大公无私,主动把好缺分给了宁立言。

    英租界成立之初,警察主要是英国人,辅以受过训练的印度人。由于印度人的服从性好,其受工部局管理方欢迎程度甚至超过英国人。可是随着租界里华人越来越多,华捕数量也就相应增加,等到了现在,华捕已经成为人数最多的团体。

    这些华人警探按着中国的传统,以帮会或是结拜的方式结社,组成自己的团体,地位已经凌驾于印度人之上,仅次于英国人。

    由于人数多地面熟,英国人想要做什么事,都离不开华捕出力。所以当下英租界警务的实际情况是英国人担任大脑,中国人组成躯干和四肢。

    若是华捕不肯效力,就算英国人再怎么有决心,也解决不了问题。是以英国人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督察长,原因也在于此。

    只有用中国人,才能管理中国人。英国人虽然混账,但是在这方面比日本人开窍的早,也更有办法。

    钱大盛带了整个中街分局的华人探长、探目站在分局门口,迎接宁立言上任。这个从基层一步步做到特务处华督察的老油条,在华探里很有根基。中街分局一半以上的探长、探目都是他一手提拔出来,彼此又有利益往来,换个人根本镇不住场子。宁立言的帮会身份,在这种时候就不是短板而是个长处。

    谭礼士固然是拿了露丝雅的好处,但未尝不是考虑要借猛龙斗地头蛇的意思。不管两方面斗争的结果如何,对英国人总是有利无害。

    看着满面笑容的钱大盛,以及簇拥在身边的那帮探长、探目,宁立言心里并没有多少喜悦或是得意,他清楚着,这场争斗刚刚才开始,不收拾了他们,警务处就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不管钱大盛对自己是真情还是假意,为了自己的事业,必须解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