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传火

苹果开奖直播44836.com

    天津因为开埠比较早,衣食住行受洋人的影响都很大。本地人喜欢赶时髦,喜好穿洋装的人越来越多,便让大批中国裁缝也开始学着做洋人衣服。

    中国人心灵手巧,在学习领域有着巨大优势,短短几年时间便后来居上。像是英租界巡捕房的制服,现在便是宁波裁缝何庆昌包办,把洋裁缝给顶了下去。

    位于华界与意租界分界处的这家洋服店也是个宁波人的产业,店主人的手艺不比何庆昌差太多,人也很会讲话。尤其是遇到宁波乡亲时嘴巴就更甜,只是在价钱上却一点也不肯放松。

    同为宁波人的沈剑琴则用家乡话和对方讨价还价锱铢必较,并且乐在其中。一旁的汤巧珍不时地看着店里的座钟,又用手帕擦着额头汗水。

    她来到学校,本是按着宁立言的吩咐提醒沈剑琴,千万要小心,别走漏了风声。没想到沈剑琴并不以为意,反倒是拉着她到这边买衣服。

    汤巧珍觉得沈老师的反应有些不知轻重,也有些不合时宜。可是基于对老师的尊敬,并不好直接拒绝,只是情绪上实在难以放松。担心着王殿臣等人的处境,根本就没有买衣服讲价钱的心思。

    谈了足足四十分钟,沈剑琴才和老板做成一笔生意,约定将一件连衣裙送到家里,但是送货费却不肯出。如果不是出于对老师体面的维护,汤巧珍几乎要冲过去,自己支付这笔费用,也不想看老师这么浪费时间。

    等到走出店门,沈剑琴看着汤巧珍着急的样子,微笑着问道:“等急了?”

    “没有……我就是觉得太耽误时间了,咱们不还有正事要做么。”

    “你不必急,事情已经做完了。”

    “做完了?”汤巧珍一脸诧异,沈剑琴则挽着她的手,如同一对姐妹在街头闲逛,低声道:

    “今天我带你来,就是为了让你认门,也让老板认识你。今后如果我……不能来,你可以到这里,说自己要买一件丝制晚礼服,老板会拿一件丝绸的给你,你告诉他自己要人造丝不要宁绸,腰身要收紧,他便会邀你去后面挑样子,有什么话就能对他说了。”

    “沈老师……”汤巧珍听得心惊肉跳,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即使没有从事特工工作的经验,她也听的出来沈剑琴这是把一个极为重要的联络地点告诉自己。和自己说这些的用意,到底是拉自己入伙,还是她个人面临危险,生怕遭遇不测之后,没人知道这个地方?

    “别害怕,免得被人看出什么。”沈剑琴轻轻捏了捏汤巧珍的胳膊,“有几个不三不四的人,已经跟踪了我两天。”

    “是不是有坏人在打沈老师的主意?别害怕,我找三哥帮你。”

    沈剑琴哑然一笑,“你的三哥又不是城隍爷,不能有求必应,这是我的事,不能牵连你们。组织上也不会答应。巧珍,你是我见过的学生里,思想上最要求进步的一个,我们的国家需要你这样的人。但是你太单纯,很容易相信别人,这不好。如今时局混乱,很多人口蜜腹剑,当面是人背后是鬼,你自己要小心些,别被男人骗了。这个地方你不要告诉你的三哥,知道么?”

    汤巧珍陷入了对老师的爱戴和对三哥宣誓的矛盾之中,过了好久,才被迫道:“我答应沈老师,不告诉三哥。可是沈老师你的安全……”

    “你不必担心我,老师会有办法的。刚才我就耍了他们一回,咱们在里面选衣服,那些人不敢离开,全在外面盯梢。可是店里的伙计已经借着送料子的名义光明正大的走出店门,把消息送了出去。我们在里面有茶水喝,有点心吃,那些走狗就只能在外面晒太阳。如今的天气,他们搞不好就要中暑了,得吃几粒藿香正气救命。”

    已经四十出头的沈剑琴说到这里,语气里却带着几分小女生的俏皮。也是她这种全无架子的教学风格,才能和学生打成一片,得这些学生得爱戴。师生两人笑了一阵,沈剑琴道:

    “这个地方本来是不该带你来的,不过这些人丧心病狂,你和我走的又近。我怕他们不光对我下手,也不肯放过你。你的家庭重男轻女严重,只怕对你没有多少帮主,昨天的事就是个例子。这里的老板、伙计都是我的乡亲,他们会帮助你。”

    “老师,他们是你的乡亲,还是你的……伙伴?”

    汤巧珍斟酌着字句。她对宁立言宣誓之后,便觉得自己跟过去不一样。虽然这个所谓的团体只有自己和宁立言两人,但是已经让她觉得,自己有了归属,有了亲人。

    她本来就很聪明,对于沈剑琴又绝对信任,自然有什么说什么,心里则期待着自己和三哥能和沈老师她们的组织合并在一起,这样就更像个家庭。

    沈剑琴却摇头道:“这个话题我没法回答你,你是个好孩子,但是太幼稚了,这些事你不适合参与。我其实现在很后悔,不应该把你和他们的事联系在一起,为此我接受了批评也写了检讨。可是现在还要麻烦你,老师也很抱歉。你完全可以选择不去,我绝不会强迫你。”

    “沈老师您别这么说,我能为那些好人帮忙,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呢。您说,有什么事要我出力?”

    “我现在的处境不方便和他们见面,只能由你出头。不过我已经跟他们解释过了,大家不会怪你。中午十一点半,他们会在特三区彼得堡路的马记烧卖出现,一直待到一点钟。你去那里找他们谈,记得换一身衣服,你这个样子不像吃烧卖的。我们的纪律不能随便接触,所以我不能让洋服店的活计去。到底有多少人盯着我们我也说不好,没法保证你不被跟踪。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就跟我说,我另外想办法。”

    “不……我要去,我也不怕他们。我只是担心沈老师,你会不会有危险?”

    “覆巢之下无完卵,如今这个世道,没有谁是安全的。就算是租界,也不过是一座沙上城堡,所谓安全,不过是人们的幻想罢了。想要安全,便先得武装自己,环甲持兵以守,让外敌不敢侵犯,而不是指望着逃或者藏。”

    沈剑琴看看汤巧珍,“老师可以保护自己,不需要你担心,反倒是你,根本没有多少自保的能力,务必要格外谨慎。还有,不能事事总想着依靠别人,那样是长不大的。”

    沈剑琴此时的表情眼神,让汤巧珍莫名地想到母亲,自己从内心渴望从母亲身上看到这种神情,但始终未曾如愿。此时先是一阵莫名温暖,随后又是一阵发自内心的恐惧,拉着老师的胳膊道:“沈老师……你跟我去找三哥,他肯定能帮你的。”

    “你啊……”沈剑琴宠溺的一笑,拉着汤巧珍走进了一旁的香水店。从那里离开,两人便自分手。汤巧珍没有反跟踪经验,又不敢随便看,心头敲起了小鼓。不知道自己身后是否有尾巴,又不知道老师是否真的能安全。心里越发怀念起宁立言,心里默默念叨着:三哥,快来找我,快去救沈老师。

    此时的宁立言正坐在乔雪的车上,听着乔雪训斥。

    “昨天你帮汤巧珍挡了巡捕,日本人表面收兵,背后一定在监视你。这个时候你还敢喝孙永勤做军火生意,这是要钱不要命!”

    乔雪说笑时带着那股特有的疯劲,说起正事来又一本正经,很有当下新女性风范。数落起宁立言的不是来,神态语气与杨敏颇有相似之处。

    “我的助手不要笨蛋,也不要莽夫。不管是当侦探,还是吃这口饭,都得有个好脑子更要冷静沉著,光凭胆量行事,不但害了自己的性命,还得把我也牵连进去,我可不会和这种人合作。”

    “我早晨刚跟内藤老小子聊过,他也是这个意思,警告我别干傻事。我也知道孙永勤不是日本人的对手,不管怎么帮他,也注定是个死。可我要是不帮他,心里交待不下去。再说汤巧珍和她那帮同学,都不是会转弯的性子,这事我不做她们也会做。与其看着她们白白送命,还不如我出头,把这件事办了。”

    “就算是你想办,也得办得保密点。别人不说,就是那水警,多半也知道你存的是军火。王仁铿的人如果查出来,这不是自己送死?”

    宁立言哈哈一笑,“乔小姐,这就是你不懂我们天津的江湖了。吃江湖饭看着威风八面,但是自己也有为难的地方。既有关节要打点,也有一帮人跟着自己吃饭。光指望从苦力身上赚的那几个进项,也就勉强够填饱肚子罢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打天津有码头立锅伙那天,就吃贩私这碗饭。明朝的时候漕军吃夹带,到了前清的时候贩私盐,到了现在贩烟,贩人口还贩军火。我不碰前两样,是我的体面,若是连军火都不碰,那我和手下人都得喝西北风,更喝不起白鲸的咖啡。水警也是门槛弟兄,自然明白江湖的事。只要该他的那份好处不亏,他管你贩什么东西?当初袁彰武为什么敢碰军火,就因为对他来说,不过是运一次货而已。烟土、军火还是大米、棉花,也就是运费不一样,别的没差别。王仁铿知道我贩军火不会感觉奇怪,我要是什么生意都不做,他才要担心。这年月凡是好人,就难免落一个通共嫌疑,我越是倒腾军火,他就越会信我。”

    “可是你这个时候卖军火,不也是惹人怀疑?”

    “自打日本人占了东北,天下间坏人就越来越多。河北这边有不少散兵游勇,成群结伙当土匪打家劫舍,他们对于武器弹药需求很大,军火生意好做得很。只要别让他抓住我和孙永勤做买卖,就没什么可怕的。现在我担心的是王殿臣和巧珍,我原本是想把王殿臣藏到三不管,来个灯下黑。可是现在看这招不能用。巧珍那边,处境也不大妙”

    乔雪沉默片刻,忽然道:“灯下黑的办法不是不能用,而是要做个调整。还有水警那帮人,也是个不错的路子,听着华生,我现在有个计划……”

    等到乔雪说完,宁立言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揶揄道:“大侦探,我现在感觉你更像教授。”

    “少废话,快去准备,要是出了意外你的汤小姐就有麻烦了!”乔雪故作凶恶地说着,眉梢眼角却全都是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