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威胁

苹果彩票幸运飞艇网上投注

    这套军统洗恼的把戏,他前世司空见惯,自己也用过多次熟门熟路。靠着家国大义的招牌,加上军法威胁,让年轻人沦为牺牲品。

    男子牺牲性命去和目标同归于尽,女子甚至要牺牲身体,去套取军统需要的情报,或是服务于某些所谓重要的“目标”。乃至军统内部上级占有女性下属,也会搬出军令或是大局来做幌子。

    这也是宁立言坚决不让汤巧珍接触特工这个行当的原因,像她这样的女子如果进了军统,便如同羊入虎口,一准被吃得一干二净。

    果然,少女如同宁立言前世见过的那些充满爱国热情又对世间险恶缺乏认知的女子一样,郑重地点头。在宁立言耳边低声道:“三哥,从今天开始,我一切行动都听三哥指挥,不管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无条件服从……”

    有了这段誓言,两人的关系便又拉近了一些。等坐到车里时,汤巧珍便主动拉近了与宁立言的距离。她迫切地想要了解,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宁立言又是如何从死神的镰刀下逃生的。但是宁立言却什么都不肯说,只等老谢回来吩咐着:

    “先送汤小姐回家。”

    “回家?”汤巧珍愣了一下。

    “我今天还有事,顾不上你。你先回去,回头有什么话我们再说。”

    “我……”汤巧珍想说什么,大抵是想起刚才的誓言,又把话咽了回去。等汽车发动起来,汤巧珍才忍不住问道:“三哥,你……去哪?”

    “医院。云珠今天应该办转院了,我得过去看着点。”

    汤巧珍目光有些黯淡,宁立言又说道:“她为我受了重伤,我这段时间偏又抽不出空去多看她几眼,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次把她安顿好,我还得帮你解决麻烦,还是没时间在病房陪护,实在是良心不安。”

    汤巧珍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只低头不语。宁立言又嘱咐道:

    “他们得换个地方,意租界已经不安全。怎么跟他们联络,你有办法没有?”

    汤巧珍看看老谢,宁立言道:“我相信老谢,不用避讳。”

    “哦……王参谋长他们给过一个紧急的联络方式,可是我不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他们还会不会相信我。”

    “这个联络方式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汤巧珍想了想道:“再有便是介绍我和参谋长他们认识的沈老师,她也是热河人,与孙将军的部下有亲戚,所以两方面说得上话。”

    “沈老师……男人女人?”

    “三哥糊涂了,我们师范是女校,哪来的男老师?”

    宁立言也发现自己关心则乱,尴尬地一笑。不过这一来两人之间的关系便又显得亲近,之前因武云珠而引发的疏离感,也随之消失。

    宁立言问道:“这个沈老师的嘴巴严不严?我对她不了解,有些担心从她那会不会把消息走漏掉。”

    “这……应该不会吧。”汤巧珍也拿不定主意,犹豫着说道:“沈老师学问很好,同学们都很服气,喜欢上她的课。这么有学问的人,应该不会上当。”

    老谢这时接话道:“应该可不像话。要我说别送汤小姐回家,送她去学校吧。找工夫跟那老师念叨念叨,让她心里有点数。”

    宁立言也支持老谢的看法:“这话也有道理,那就先去学校。你跟沈老师提醒一下,别莫名其妙踏进陷阱里。再告诉王殿臣他要的武器弹药,我可以帮忙,但是眼下不行。日本人肯定在盯着我们,轻易交割货物,跟送死没什么区别……现在需要的是耐性,如果他们不能等,我安排船送他们离开天津。”

    “三哥不和他们见面么?”

    “这种时候草木皆兵,我这种生面孔一露面,肯定被当成抓人的。到时候我来负责把人引开,你们去碰头。还有,过两天把你那两个同学约出来,我们一起吃顿饭,我和她们聊聊。”

    “这……还是不要了吧。”汤巧珍看了一眼宁立言:“就算知道是谁,又有什么用呢?反正今后我不会和她们来往。”

    “那你确实可能远离了一个日本人的耳目,但也失去了一个朋友。再说,如果可以看出谁是耳目,咱们还可以将计就计,做篇文章。”

    “是这样啊。”汤巧珍想了想,又有些羞怯地看着宁立言问道:“三哥,你还会要其他的女生当助手么?”

    宁立言见汤巧珍神情间流露出的一丝惶恐,沉默片刻,忽然一把揽住她的肩膀,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道:“胡思乱想,下次再犯我就罚你。我最近不会招女助手,更不会找你的同学做助手,这你该放心了吧。”

    汤巧珍的脸涨红了,身子柔软得像是面条一样,一边提醒着老谢会看到,却又不肯用力挣扎。过了片刻,才在宁立言怀中轻轻哼起了落子,

    “英台我家住上渝县城外,往南走祝家庄上有住宅。三年前辞别二老把妆改,投奔这骊山书院求学来……”

    随后的路上,老谢很知趣地没有说话,直到汤巧珍下车他才问道:“东家,咱现在去哪?”

    “先去医院看云珠,把我放下你就走,带着咱身后的伙计好好转转。等到把他们甩开,去趟三不管找徐二爷,有点事得托他去办。这事敢干么?”

    “您这叫嘛话?不就带人溜天津卫么,小意思!”老谢大包大揽道:“一会到了医院,我打几个电话,有他们的乐子,不过就是得破费两个,得花个百十块钱。”

    “只要办的成事,这点钱不算什么。万事保住自己为要,这帮人虽然不是土匪,可比土匪凶恶,烧我房子那帮人跟他们相比,都能算成吃斋念佛的居士,一不留神就是性命之忧,你要是不想做,我也不勉强你。”

    “看您说的,我这把岁数了,有嘛可怕的?想当初清兵跟身后放枪我都没含糊,就这帮孙子辈的玩意,我还怕他们?”老谢哼了一声,

    “说句到家的,我这岁数就算是死都够本了。就冲东家对我够意思,我也不能误事,您就等着看玩意吧。”

    车子一路开得不快,宁立言感觉的出来,老谢这是有意放慢速度,知道他是要用骄兵计。看来这老头倒是有些心眼,自己不必为他担心。在医院打了通电话出去,便去看望武云珠。

    武云珠初步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人依旧昏迷着。宁立言搬了椅子在旁坐着,端详着她憔悴的模样。不得不说,就算是现在的她,也比前世的脸色好看多了。可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她也不必受这份罪,细说起来,自己依旧是有愧。

    如果自己所料不错,武汉卿等人必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离开天津去寻日本人打仗。

    虽然眼下华北地区很有些抗日力量,可是没谁能抵挡住日本兵。一打起来,就是场劫数,只能盼着他们脱离险地。若是有什么不测,面前的女子便成了孤苦无依之人,自己便得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门被人推开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三少,你果然在这。”宁立言回头看去,便看到王仁铿面带笑容迈步走入,在手中提了个鲜货篮子,鲜艳的桃子灿烂如火。

    “立言果然有情有义,不会放着红颜知己不管,我这趟总算是没跑错地方。”

    虽然两边合伙做生意,但是王仁铿和宁立言的接触并不多。蓝衣社的工作性质,决定王仁铿的行动必然要有保密性,不可能长期和宁立言来往。再者,王仁铿和宁立言合伙做生意毕竟是两人的私相授受,自然不愿意闹得满城风雨。

    岩仓事件发生后,宁立言不曾向蓝衣社求助,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眼下主动找上门来,想必没有什么好事。

    宁立言脸上装着笑与王仁铿谈了几句,王仁铿放下果篮道:“立言的事我也听说了,我对你说过,当今之世,大丈夫要想有所作为,必要找个依靠。像过去那样单打独斗,注定行不通。你看这次,如果你在团体里,就不会让他们欺上门来。”

    “您说得是,不过这次也是意外,没想到他们连警察的房子也敢动。这回把他们一网打尽,也算是给其他人一个教训。天津卫这地方容不得那帮匪人为非作歹,谁敢像他们那么胡闹,也免不了一死。”

    王仁铿点点头,“立言的想法倒是始终未变,好吧,这件事我们先放一放,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和你合作。”

    “有货要运?”

    “不是运货,是找人。”王仁铿脸上笑容渐去,“这是南京方面的公干,不容耽误!立言如今已是天津码头上的名人大亨,这件事便非得你办不可。不但要办,还要办得漂亮。你放心,事成之后不会少了你的好处,我给你请功,保证让你名利双收!”

    “还有这等事?”宁立言脸上带笑:“但不知要找的是谁?”

    “土匪头子孙永勤的手下王殿臣,听说他带着一帮土匪来了天津,把人给我挖出来,越快越好!这是国家大事,开不得玩笑!”王仁铿最后一句话,封死了宁立言的退路。

    宁立言苦笑一声,“您既然这么说了,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我需要时间。我的人也没见过王殿臣,哪那么容易找。”

    王仁铿一笑:“三少这话怕是有些言不由衷吧。你的人没见过,你的女人却见过他。问问汤家二小姐,不就知道王殿臣长什么样子了?我看在咱两合伙的份上,给你个面子,让你的女人离这帮人远点,再混在一起,没她的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