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最终考验

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pg123.net

    国民饭店门外,一辆“阿尔法罗密欧”跑车停在那里,福特汽车却已经没了踪迹,契诃夫如同门神一般戳在车子旁边。看到宁立言挽着汤巧珍出来,便朝宁立言行了个礼。“夫人让我提醒您,时间差不多了。”

    宁立言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是啊快到十二点了。在马车变回南瓜之前,我得赶尽归还。这位小姐……”

    “我们会安排一位司机把她护送回去,您跟我走就可以。”

    汤巧珍已经猜出这个白俄必是索命无常,猛地冲到宁立言身前,对着契诃夫道:“三哥哪都不去!你赶紧走,要不然的话,我可……可要叫人了。”

    她的眼睛看向附近巡逻的白俄警卫。自从宁立言在国民饭店被绑架之后,潘子鑫加强了警卫力量,雇佣了不少俄国人做事。不过他们都是同胞,不知是否靠得住。

    契诃夫面无表情地看着宁立言。“宁先生的行动,由他自己决定,我们绝对不会勉强。”

    宁立言把手轻轻搭在汤巧珍肩头,低声道:“让开吧。借了人家的东西要还,这车是别人的,哪能不给人家。”他又看向契诃夫,“夫人答应过我,会妥善保护她。”

    契诃夫点点头,“请宁先生放心,汤小姐今晚必定平安回家,没人可以为难她。”

    宁立言不再多说什么,走向那辆菲亚特。汤巧珍方才已经知道,宁立言为了营救自己,在一位神通广大的大人物那里抵押了生命。现在,对方来收债了。

    “三哥!”

    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响起,伴随而起的,却是汽车马达轰鸣。两部轿车驶出国民饭店,随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位遵守承诺的绅士,值得尊敬。而一位勇于拯救女伴的骑士,更是个理想配偶。”露丝雅看着宁立言面带微笑,“您这种绅士,如今越来越少了。作为一个女性,我更是为您的行为喝彩。为了表示我私人的感谢之情,请允许我向您推荐我的私人珍藏。”

    露丝雅说着话,将一个精致的赤金粉盒推到两人之间。

    “法国的最新产品,可以让人在毫无痛苦中魂归天国。其价值超过等重量的黄金,如果不是真正的朋友,我可舍不得以这种好东西作为赠品。”

    露丝雅仿佛是一个推销员,向客户推广自己心爱的产品,丝毫没有教唆别人杀人害命的愧疚感。

    “在世界各国,红颜老去,英雄迟暮,都是永恒的悲剧。即便是冰美人,也抵抗不了岁月的威力。趁着她衰老以前,让她的美貌永驻,人们将永远记住她最美的样子。这样对她,也是个好结局。”

    宁立言摇摇头,“我回来是履行诺言,没打算真的动手杀人。您请收起这份宝贝,我不会用的。”

    “我必须提醒你,乔小姐已经按照约定,做好了准备。如果你拒绝动手,那等于主动弃权等死。一个优秀的侦探,必能将杀人案做得天衣无缝。何况这里是英租界,别以为她不敢杀人。”

    “我相信乔雪的胆略,就像相信她的智谋一样。但是这和我的决定无关。我不会和她自相残杀。”

    宁立言的神色严肃。

    “有些行当人越多越好,有些行当则只有父子可以合作。而情报这碗饭,往往是枕边人都不能信任,把自己搞成个孤家寡人。这样做不能算错,但是我不认同。独狼再凶恶,也活不久长。真正有威力的,还是狼群。若是一个人为了做这项事业而泯灭良心,谁都可以杀害。那么他也就堕入了魔道,这条路走不长,也活不久。一个可以随随便便杀死伙伴的人,谁又敢信他?”

    “您和乔小姐可只有三天交情。”

    “上帝也不过七天,就创造了这个世界。”宁立言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露丝雅面色阴沉。

    “宁先生的话很动听,如果我年轻十岁,可能都要被你迷住了。可是现在我却觉得你非常幼稚。这些道理只有你一个人遵守并无意义,你如何保证冰美人也是这样想?”

    “我们中国有个故事,叫做伯牙摔琴,不知道露丝雅夫人听过没有。知己和认识的时间并无关系,这种默契算是天生的。”

    露丝雅沉默片刻,“即使你猜对了又有什么用?明天早上,如果你们两个都活着,就都得死!你愿意为了你所谓的坚持,就白白牺牲性命?”

    “若是我为了性命可以随便牺牲别人,那么夫人又怎么保证,我不会出卖你?”

    “我承认,你从某种意义上说服了我。但是规矩就是规矩,既然你决心求死,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你对这个世界便没有留恋么?如果有什么未了心事,我可以替你完成。”

    “多谢好意,不需要了。”

    “别说的这么绝对。虽然只有不到八个小时时间,我还是可以为你做很多事。比如……帮你安排一场婚礼,让你在临死前和冰美人享受一下快乐。”

    “嘿!这话不在我们约定的范围里!”一声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交谈。明明是一处壁画的位置,竟然开了暗门,随后便看到乔雪从里面冲出来。一向冷静从容的乔雪,此时竟然露出少见的娇羞。

    露丝雅微笑道:“宝贝,你出来的太早了。如果再晚几分钟,我或许就可以看到一出浪漫的爱情话剧。将来在租界里公演,票房注定喜人。再说你就不想了解一下,他对你和汤小姐,谁才是真心?”

    “我不关心这种无聊的事,只关心你我的赌局,你输了。”

    乔雪大方地坐在宁立言身边,可是看着露丝雅的笑脸,又不自觉向旁边挪动了一些。

    宁立言看看两人,一言不发。

    露丝雅拍掌道:“宁先生,恭喜你通过了最后的测试,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成为白鲸的正式会员之一。不同于那些来这里吃残羹剩饭的乞丐,你将拥有自己的席位,发布或购买信息。也可以向白鲸的成员求助,得到大家的帮助。这是我们身份的代表,请你收下。”

    手指轻轻一拨,把那个赤金礼盒打开,里面露出的并非药粉,而是一枚纯银制成的胸针。上面的形状,正是一条鲸鱼。

    宁立言并没去拿胸针,脸上也没有笑容,反倒是面沉似水。

    “我知道在很多地方,新加入者会遭到前辈的愚弄,并被视为理所当然。但我以为,那是孩子们的把戏。没想到白鲸,居然也信这一套。”

    “不,你搞错了。这其实并不是愚弄,而是事实。只不过这不是全部的事实而已。”露丝雅道:“股东们确实不希望中国人的数量太多。但是作为股东之一,我拥有一个推荐权,这个权力只能动用一次。同样,我推荐的人选,其他股东无权拒绝。这个人一切行为都和我产生直接联系,由其引发的后果,也是我私人承担。所以我们轻易不会动用这个权力,免得给自己惹来麻烦,宁先生是第一个。至于冰美人,她是凭本事加入的,跟你的情况不同。”

    宁立言并没有道谢的意思,眼神中依旧满是怀疑。

    “我第一次对您说得消息是事实,也是股东们想要看到的结果。”

    “你的意思是,这不是你想看到的?”

    “没错。”

    “如果我选择拿起武器和乔雪拼个死活呢?”

    “那你现在已经从这个世界永远消失,而不是坐在这里,准备品尝真正的意大利风味咖啡。”

    时间已经不早,不过三人都没有困意。契诃夫将一壶咖啡放下,便回了柜台里打盹。露丝雅坐在那里娓娓道来。

    “我从两手空空,到拥有如今的一切,靠的就是远超常人的感知与判断。我可以闻到暴风雨即将到来的腥味,眼下的平静只是未来大动荡的序曲,一场空前的风暴正在欧洲酝酿。我已经预感到,一些老朋友将永远离我而去。他们的守旧与固执,会在这次风暴中夺去他们的性命与财富。我们必须放弃成见,打破那些束缚才有可能渡过危难。孤狼不存,群狼得生。我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

    露丝雅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显然特意把自己和那些股东做了区分。

    风起于青萍之末,整个人间即将化作修罗屠场,情报市场也不会一片安详。日本人、德国人、意大利人……说不定有谁就惦记上了这个市场,或是惦记上了这个露丝雅得性命财富也未可知。

    她在寻找可以交托性命,同舟共济的盟友,而不是职业间谍。忠诚的需求,远在能力需求之上,是以这番考验与其说是咖啡馆的规矩,还不如说是她的规矩。

    宁立言此时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喝下咖啡享受糕点,通过考核之后的他,已经成为露丝雅私人的朋友。

    他必须为露丝雅效力,但是露丝雅也会给他提供帮助。有这个手眼通天的女子以及这座如今极有影响力的情报市场,自己的事业必然大有好处。

    仅就当下而言,汤巧珍的麻烦,日本人的问题,也可以靠她暂时平息。只不过要想让露丝雅这种人真的认可自己,也不能光靠忠诚可靠,还是得让她知道,自己是有本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