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寿宴风波(下)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宁立言与陈梦寒挎着胳膊来到外面,没走几步,便看到了大厅里的佐藤秀中。

    在日租界谈生意的时候,宁立言便已经知道,佐藤秀中虽然脾气暴躁,乃至被内藤信雄给了“最大成就只能当个库管”的评语,却是日租界内数一数二的大富商。

    眼下在天津城里开着好几家纱厂,又做着进出口棉花的生意。天津既是华北最大的棉花棉花出口地,也是进口地(出口短绒棉,进口长绒棉)。佐藤这厮靠着这生意便发了横财,也确实有资格和宁志远对等交涉。

    眼下在天津做大生意的日本人,必有日本情报机关的背景,谁家后院里都有几个军官作为指导,这不算秘密。可此时的日本人还没到后来肆无忌惮无人可制的地步,刚刚签订的塘沽协定效力约等于草纸,可是欧洲老牌列强的态度,却是日本必须考虑的因素。刚刚签字和平,就有日本大兵杀出租界,这事有些不寻常。

    等到宁立言的目光自佐藤秀中移到他身边的同行者,更觉得情况不对。

    在佐藤身边是个四十多岁的日本人,中等个小短腿,留平头戴眼镜,腰板笔直神情高傲。身上穿着军装,从领章便能看出是个佐官。

    宁立言眼睛从他身上飞速扫过,并没有过多停留,面上不动声色。可是由宁志远以及内宅几个妇人所点燃的火头,因此人的引发,在宁立言心内已经形成燎原之势。若非他拼命压制,几乎要喷薄而出,让师太无法收拾。

    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部参谋长酒井隆!在看到这个日本人相貌的时候,有关他的资料,便如流水一般,出现在宁立言脑海里。

    日本陆军大学16期毕业生,任日本驻济南领事馆武官,于1928年一手炮制济南惨案。在自己的前世,也是这个日本人在天津借“胡、白事件”以及“河北事件”发难,向国民政府施加压力。甚至拿东洋刀架在何应钦脖子上,逼他签署何梅协定。在攻打香港时,更是下达了臭名昭著的“大放假”命令,让香港变成人间炼狱。

    这个混账东西,怎么也跑到宁家来了?他是个军人,而且是日本军人,为何会来到一个商人家中?虽然宁立言不喜欢宁志远,想要看他倒霉落魄,但绝不想让他倒霉在日本人手里。

    眼下日本人还不敢对华北全面用武,酒井隆再怎么混账,也不至于对宁家动粗。即使是在前世,自己军统身份暴露被捕,日本人也没对宁家这种大商人动手,眼下就更没可能。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酒井隆这种人出现在这,即使不大可能直接动物,也让人觉得不舒服。宁志远的五十整寿,怕是过不消停。

    宁立言向四下看着,除了这两个东洋人以外,距离宁志远最近的便是天津市警察局的局长李俊清以及市长的心腹秘书田成俊还有那位和汤玉林打麻将的保安总队长曲长河。两方对面站着,如同两军对垒,宁志远所在的位置,便是楚河汉界。

    他虽然关心双方交谈的内容,但是自己的身份,又不方便走过去。再说,他也不想让宁志远感觉自己是在帮他,他不配!就在他犹豫的当口,佐藤秀中却已经看见了宁立言,朝他招呼道:

    “宁三少!我刚才就在找你,原来你去和美人约会了。今天是令尊五十大寿,可不是个约会的好日子。请你过来,给我们评评理。”

    宁立言走过去,朝两人一点头。之前承包码头的宴会上,酒井隆并没出面,宁立言便也就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只和佐藤秀中寒暄两句,随后道:

    “佐藤君今个想谈买卖,恐怕是不行。我们中国人的习惯,在这种大日子的时候,不谈正事。要是听戏、喝酒都可以,谈生意就得改日。”

    “我在这个城市已经生活了好几年年,这个道理我懂。”佐藤秀中拿出中国通的派头,“我们找令尊不是谈生意,至少今天不是,而是要给他帮忙的。”

    “帮忙?”宁立言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您这话我就彻底听不明白了,这是有多大的事啊,把佐藤先生惊动了,主动上门帮忙?”

    酒井隆这时开口道:“阁下就是宁立言宁先生吧?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你的照片,比起照片来,你本人更出色。”他在日本参谋部任中国课课长,一口中国话说得滚瓜烂熟,丝毫没有滞涩痕迹。

    “多谢了,没请教您贵姓?”

    “鄙人酒井隆,大日本帝国天津驻屯军参谋”酒井隆语气冰冷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一如上次去宁立言家里跟他见面,日本人今天玩得还是红脸白脸的手段,所不同的是,扮演红脸的成了佐藤秀中。

    宁立言想不明白,酒井隆他们有什么能威胁到宁家的地方,眼下可是1933年不是1937年。日本人在天津地面上,还不能为所欲为。酒井隆官再大,又能把宁志远一个商人如何?

    宁志远此时开口,打断了双方的交谈:“老三,这没你的事。到外面帮你大哥去应酬客人,别在这里添乱。”

    佐藤秀中却道:“宁老爷,我觉得这件事,应该让三少也听一听。三少,我们今天来找宁老爷,一是为宁老爷拜寿,二么……就是来通个消息,您的大哥,宁家的大少爷宁立德,惹祸了!”

    说到这的时候,他故意学着本地人说话的习惯,拉长了尾音,透着那么欠揍。

    宁立言倒是不为所动,“佐藤先生,您喝多了吧?我们家要说惹祸的,那也是我,我大哥是个本分的生意人,犯法不做犯歹不吃,走道怕踩死蚂蚁的主,他能惹嘛祸?”

    “谋杀!谋杀大日本帝国的士兵!”酒井隆哼了一声,一字一句说道。虽然声音不高,可是在宁立言耳边,却不啻于打了个炸雷,将他劈得一阵头晕目眩。

    重生之后,他最大的凭仗就是时间,距离1937年平津沦陷,还有足足四年的时间。这四年时间虽不能改变彼此力量对比以及中日两国的结局,但足够他休养生息为自己增加筹码。在这场注定有败无胜的战斗中,给敌人以更大的杀伤。

    可是自从布局谋算袁彰武开始,便有一些事偏离的预设的轨道,上一世的经验有许多失去作用。饶是如此,于大势上宁立言还是有充分把握,日本人动手的时间,和天津沦陷的时候,这些不会有错误只要这个大方向不变,其他小细节,便都不算什么。

    可是眼下酒井隆说出的消息,去让这种大势,随时处于失控边缘。

    日本士兵失踪……这是自己前世七七事变时,日本人用来攻打宛平的借口,怎么现在用在了天津,还是宁家身上?

    固然眼下的国际局势以及日本在东北的统治情况,都未必支持其发动对华北的攻势。可是日本昭和参谋和日本陆军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最出名的不是自己的军事素质,而是疯狂与莽撞。

    九一八的时候,他们没得到军部的命令,也照样敢去袭击北大营,随后又席卷整个东三省。眼下如果找到借口,对天津城用兵也并非不可想象之事。

    固然日本人在华北的兵力有限,可是中国在华北的防御力量,也同样孱弱无比。如果真的开战,结局比东三省也好不到哪里去。

    天津城百万黎民父老乡亲不提,就是自己念兹在兹的杨敏,也还没来得及转移。自己手上掌握的力量也还不足以和日本人对抗,这个时候要是让日本人动手,自己的一切想法都成了泡影,所有的努力也就是去了意义。除去白白赔上性命,再无任何意义。

    不能打,绝对不能这个时候开打!

    宁立言的心里,暗暗咆哮着。

    除了自己以外,宁家显然也不希望真的开战。宁志远作为天津商界里河北帮与天津帮的头马,德高望重家财丰厚,宁立德即便真惹上人命官司也必有个办法了结。可如果是牵扯到日本人,那便另当别论。

    即使最后事件得以和平解决,宁家父子只怕也难辞其咎,多半要被南京丢出去做平息日本人怒火的替罪羊。

    方才还因为看这一家人不顺眼,恨不得他们落魄街头,可是现在机会来了,宁立言却发现自己根本下不了手。这种情绪让他颇为错愕,自己不是一直恨这一家人,羞与其为伍么?怎么现在反倒是生出这种古怪情绪,难不成重活了一回,便是心性也大不相同?说不通!这种解释绝对说不通!

    或许……因为这里有小日本插手,才让自己生出这种不该有的心思。一定是这样。

    宁立言迅速完成了自我说服,认定自己不是不忍心对宁志远父子赶尽杀绝,只不过是不屑假东洋人之手出自己胸中恶气,一定是如此!

    因为这片刻的迷惘,酒井隆后面的话他也没听太清楚,只看到佐藤秀中满面带笑地对自己说道:“三少爷,天津卫有句话,死事活人办。咱只要交情到了,天大的事情也有个了结。我和酒井参谋长既然肯来,便是想要让事情圆满解决,别闹到不可收场的地步。”

    这等机密话题,自然应该是在密室之内造膝密谈,日本人的人情素来金贵,事关士兵的性命,自然要用足够的代价来交换。这种代价,更不能在外人面前交涉。

    显然宁志远也深知日本人这个毛病,便特意不给对方这种机会,坚持在大庭广众之下交涉,免得造成误会。李俊清等人,既是给宁志远助威,也是他拉来的证人,省得他日被东洋人信口雌黄造谣生事。

    果然,宁志远说道:“二位的好意,宁某感激不尽。不过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贵**人失踪之事,与立德无关。如果你们想要调查,尽管查个清楚,清者自清,查一查也没坏处。”

    酒井隆道:“宁老爷,你这么说,我便只能公事公办,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你我恐怕都难以控制。届时一旦发生令人遗憾之事,我除了向您表达歉意之外,也无话可说。”

    宁立言道:“慢!你们你一句我一句,把我说得有点糊涂,我大哥到底干了什么,居然涉及到日本士兵的性命?这事你们不说明白,我可是睡不着觉,赶紧的,跟我这念叨念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