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寿宴风波(中)

福彩3D开奖结果

    从辛亥到民国,天津的一个明显进步,便是男人女人之间的相处变得开放。毕竟开埠了这么多年,即便学不来洋人那种奔放,也不至于像前清时候将彼此看作洪水猛兽。

    是以宁立言来到后宅的时候,那些女宾们并没有作鸟兽散,反倒是有些人打量着他,或是朝他点头。有些上了年岁的女宾客,低头议论着什么,不用看便知道,又是说起他的出身。对他那本该是受害者,却在同性的舆论中以狐狸精形象出现的母亲进行贬损。

    压抑着心头的怒火,与自己名义上的母亲进行着同样寡淡无味的交流。与宁志远相比,这位大太太对宁立言并没那么厌恶,或者说她能把自己的厌恶巧妙地掩藏起来,让人无从察觉。在外人面前,她知道如何维持优雅贤良的形象,尤其今天这种日子,就更不会让人笑话。

    拉着宁立言的手,上下端详,明明只是离家不到两年,仿佛是数十载未归。妇人的眼睛里沁着泪水,拍打着宁立言的胳膊,明是责备,话语里却充满了关爱之情。

    “你这狠心的孩子,是要摘妈的心啊。家里谁得罪了你,你告诉妈,我绝不能饶了他。一家人没什么过不去的事,怎么就非要搬出去,让外人看着,还以为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不会做人呢。你二哥常年在南京不回来,你又走了,我这心里就像是刀子扎的一样难受啊。打你出门那天,你的房间我就让人天天打扫,跟你离开的时候一样,一点没变模样。这回说什么也不许你再走!还回你的房间住着,想做生意想干什么都行,就是必须得住在家里。”

    几个长辈妇人帮着宁夫人,数落宁立言的不是。这个时候,作为小辈是没办法还口的,只能低头承受。还有人主动请缨,要给宁立言说亲。宁夫人却摇着头:

    “立言刚回来,我可不想他现在就娶媳妇,那样便又要离开我了。再说他今天是和陈小姐一起来的,你们说亲,不是做了恶人?现在是民国了,不兴前清那套,咱们也得改改自己的习惯,不要总想着包办别人的婚姻。年轻人的事,便让年轻人自己决定,只要立言喜欢我便喜欢。”

    几个妇人见此情景,又夸奖宁夫人明白事理思想开通,不逊色于时下的新女性。随后便教训着宁立言,让他知道自己交了多大好运,才遇到这么一个贤明的母亲,可得要惜福才是。

    好一番母慈子孝的情景,好一场笑中有泪的家庭伦理剧。宁立言嘴上敷衍,心里却觉得异常的冷。

    明明是六月的时令,可是他仿佛是掉进了冰窟窿,四周萦绕着恶毒的寒意,随时都能把他吞噬掉。他必须逃,离冰窟窿越远越好,在自己冻死之前,找到那温暖的所在……杨敏。只有在敏姐身边,自己才是温暖的。

    今天他带了陈梦寒一起来,本意也是要借着陈梦寒来气宁志远。但是杨敏手腕高超,早一步把陈梦寒拉到内宅,没让她被太多人发现免得麻烦。两人必是在一起,找到一个,便能找到另一个。不管是在谁身边,都好过在这里。

    好不容易寻个借口离开,还没走多远,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冲出来,一下拉住他的手腕,怯生生喊了句:三哥!

    汤巧珍!

    自从联手坑了汤玉林那一笔钱财之后,两下来往便少了许多。王仁铿当初就像宁立言暗示过,千万不能私奔,最好和汤巧珍减少联系。再加上汤巧珍要筹备自己的报社,宁立言则忙着码头,正好顺坡下驴。

    本来说好了,在报纸正式刊发时,宁立言要通过自己的关系,帮着汤巧珍印刷、贩卖报纸。毕竟前世在军统效力,也曾办过报纸,知道这里面的艰难以及门道,不是这些女学生可比。可是因为振报的事情,汤巧珍便不再来找宁立言,宁立言也没去纠缠。

    对于这个女孩,他承认自己有一些好感,尤其是两人一起经历过军统绑票,险死还生之后,不可能还像路人。但是这种好感,便也只是好感而已。

    不提她的未婚夫,便是两人之间,也远远没到所谓爱慕的地步。你若无心我便休,这种年岁的学生思想单纯性情冲动,认得是死理。自己说的再多,只怕也逆转不了她的看法,自己又何必费这个气力。

    抱着这种念头的宁立言,本以为两人自此将成为路人,一如前世互相不认识一样。不想在宁立德的寿宴上,居然又遇到她。

    想想也不奇怪,汤玉林是个贪婪性子,虽然身家丰厚,但还是想要赚更多钱。他手上有钱,可是在本地缺乏人脉,宁家这种大商贾,是他急需的合作伙伴。宁志远的寿礼他来参加,也就是极正常的事。

    听那一声三哥,似乎不再把自己当成汉奸看待,宁立言的心里,略略舒服了些。再者即便她还怨恨误会着自己,也好过与那些妇人相处。因此宁立言拿出洋派作风,伸出手臂让汤巧珍抓着,两人不急不慢地,向着院落的边缘走过去。

    “三哥……我之前误会你了,后来敏姐跟我说,我才知道你也有苦衷。你不要生我的气。”

    “不必那么见外,其实也谈不到误会,我承包日租界的码头是事实。既然经营这个码头,就要给日本人干活,这也是事实。”

    “但是三哥绝对不会做汉奸,不会出卖国家民族……对么?”少女乌溜溜的眼珠紧盯着宁立言,目光里满是期待与祈求还有一丝恐惧。如果宁立言有丝毫否认,只怕下一刻她便会掩面狂奔而去。

    宁立言并没回答,而是笑了笑:“这话你让我怎么答?这年月世道大乱,便是亲眼看见的事也未必是真的,空口说白话你便相信。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当心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我不信别人,也信三哥。”少女语气坚决地说道:“这几天其实我一直想去找三哥问个清楚的,可是……可是有一些事情耽误了,直到敏姐跟我说,我才知道自己果然没看错人。我就说,三哥……绝对不是坏人。”

    宁立言这时发现,少女的脸色与之前相比非但没变好,反倒憔悴了几分。这种气色出现在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脸上,绝对不正常。

    如果说是为情所苦,倒也不是说不通,但是宁立言总觉得,这里面还有些其他的因素才对。再联想到汤巧珍方才急不可耐地冲过来的样子,也不像是她这种性子的女子表达感情的方式,便越发认定,这里面有文章。

    “让我猜猜看,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需要我来帮忙?”

    “嗯!”汤巧珍点点头,但随机又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即便没有这件事,我也要找三哥的。就是这件事比较麻烦,这几天一直把我缠住了,什么也做不来。可是我发现这件事真的很难办,我们几个人根本做不了,还是得找人帮忙。”

    “到底什么事啊,说来听听。”

    汤巧珍像只胆小的兔子,左顾右盼,然后又摇头道:“这里人太多了,我们晚上的时候去国民饭店,我再跟三哥细说。”

    看着她神神秘秘的样子,宁立言便下意识地感觉,决不是什么好事。这样的女孩子是不适合做机密工作的,偏生她又是个好事的性子,只怕有些不该她管,也不是她能干涉的事情,便会找上她。

    如果自己不帮忙,这丫头不知道闹出什么纰漏来。如果是汤佐恩那种混球,也就由他去了,偏又是这么个美丽可爱的姑娘,总不能看着她出了意外。两世为人,自己也练不出一副铁石心肠,能帮还是帮一把。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陈梦寒袅袅婷婷地走过来,面上带着微笑,丝毫不介意地拉住了宁立言另一只胳膊:“我还找你呢,原来是和汤小姐在这里聊天。外面的客人来了不少,连省署都派人过来,很是热闹。立言是不是该出去看看?正好也多认识几个人,多交些朋友。”

    她又朝汤巧珍一笑:“汤小姐您别生气,我这可不是有意的捣乱,是为了立言的生意。你们两个聊天的机会很多,改日到家里来,我烧菜给你吃,你们慢慢聊。”

    汤巧珍在这方面的应对,可是远不如陈梦寒,一见她来,便忙松开手,脸红红的躲到一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宁立言朝她一笑:“晚上的时候,我们去国民饭店慢慢聊。”随后便和陈梦寒携手向着前院走过去。

    看着宁立言和陈梦寒的背影,汤巧珍有些委屈,又有些不甘心,杨敏这时笑着走过来,主动拉住她的手道:“怎么?老三欺负你了?你跟姐说,我饶不了他!”

    “没……没有。就是感觉陈小姐似乎有点太……太大胆了。”

    “傻姑娘,如今这个世道,女人就该胆子大一些才对,被条条框框束缚住,便什么也抓不住了。你也是读书的,别太死板,免得自己受苦。”

    汤巧珍并不是一个善于观察的姑娘,也就并没有发现杨敏说这话时眼中微微闪烁的泪光,和眉宇间那种难言的落寞。她只是下意识地点点头,随后便随着杨敏又到一边去应酬。

    陈梦寒拉着宁立言前走,在他耳边低声道:“到前面看看,我听说日本人来找宁老爷,门口还有当兵的,怕是来找麻烦的。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爹,不能让他受日本人的气不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