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赎票(上)

苹果开奖直播44836.com

    第二天九点一过,宁立言租的汽车就来到国民饭店门外等候,按照他的要求,这是一辆全封闭汽车,是福特轿车的后继车型。也是因为这个牌子的美国汽车便宜,所以格外受租赁公司的青睐。

    司机一下车,就朝宁立言笑道:“三少,我今个一听是国民饭店的活,二话不说就抢过来了,我就猜到是您老。看看,没猜错吧?这叫嘛?这叫缘分!咱们两有缘啊,您想想,那么多租车的,怎么就总让我碰上您呢,这不就是缘分么!”

    宁立言看着眼前的老谢,有些惊讶地指着福特汽车道:“你不是开那辆……”

    “看您说的,司机哪能就会开一辆车?这年头就会炒一个菜的厨子都饿死了,何况开车的?吃这碗饭就得嘛车都会开,都能开。我也不跟您说瞎话,那车您想坐今个也坐不上了,回去就趴窝了,修车得花八十块钱,老板舍不得,就跟那放着呢。”

    “你不是说那辆车就是你的老婆么?那这辆怎么算?”

    “看您这话说得,就许有钱的娶姨太太,不许我们开车的娶个二房?那是大的,这是小的。”

    两人说笑几句,谢广达才无奈地说道:“这年头租车的,要不就是自己开,要不就是要个年轻精神的司机,尤其是那帮大小姐阔太太们,专门爱找那帮漂亮小伙。都是帮刚学会开车的二把刀,也不怕把自己扔沟里去。我这老眉咔嚓眼的,就快没饭了。我好办,饱一顿饿一顿没关系,家里那还好几张嘴呢。不想法多挣几个,他们怎么办啊?”

    宁立言想了想,忽然问道:“老谢,要是把你这车买下来,你们东家会答应么?”

    “答应,肯定答应。这车都够年头了,花钱修舍不得,不修开不动,要是有人买,他肯定乐意。可是买汽车,肯定得买新的,不能买旧货。新车也不到三千大洋,不算太贵。真正的大花销全在平日,一个月连汽油带养护,没有百十块钱下不来。是买得起养不起的宝贝疙瘩,不是老百姓玩的玩意。车行里的车,都跟我这岁数似的,出千把块钱买堆破烂,那就不上算了。。”

    宁立言道:“上不上算那个另说,先说咱两的事。我买车不是喜欢这破车,就是觉得咱有缘分。回头我跟你们东家说一声,从他那买一辆汽车,条件就是让你去给我当司机。薪水算不上高,但是不会让你的家人挨饿。”

    “您……您这是可怜我?”

    “看你说得。天津卫那么多穷人,我可怜的过来么?我只是需要一辆车,也需要一个司机。要不然走到哪都得我自己开车,派头是有了,可是太累。就是不知道老谢你愿意不愿意来我这屈就。”

    老谢连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您这是给我脸,我要是连这都不明白,这么大岁数就等于白活了。您也甭买车行那些破车,我直接辞工跟您干去。您这身份不能坐旧车,我到时候陪您去选辆新车,保证不能让您上当。”

    “那车是你的老婆,你走不带着它?”

    老谢哈哈一笑,“一辈子老夫老妻了,早看腻味了,这回沾您的光,我也找个小的年轻的,过一把新郎官的瘾。”

    两人一阵笑,宁立言的心情变得舒畅许多,连今天要去赎人的紧张感都下降了不少。越发认定自己雇佣老谢做司机,是个正确的决定。自己将来要做的事,是要担风险的,身边必须得用人。可是自己的短板就是没人可用。

    宁家有几个忠仆,可惜自己不是他们效忠的对象。至于混混,情形也差不多。大家是合作,不是伙伴。再说自己将来做的事,也不一定都适合让他们知道。

    对于老谢虽然不知道根底,但是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容易控制。就为了那几个孩子,他也得给自己安心效力。再说他的驾驶技术以及经验,对自己也很重要。

    能把一辆前清年月的旧车开到现在,跑起来虽然慢些但也四平八稳,一路上不抛锚的,绝对是个人才。

    老谢这时又说道:“三少,我得提醒您老一句,买车加上养车,可是好大一笔钱财。您老不是个穷人,但是这年月谁挣钱都不易,买车之前总得想好了用处和挑费,别等到买到手再后悔,一出一入,便是好大一笔亏空。”

    “放心吧老谢,我现在就是去发财的。”

    车来到汤公馆门外按动喇叭,门卫推开大门,迎接宁立言下车的,是汤家的管家。进门之后直奔楼上的小书房,汤玉林已经等在那。一见宁立言二话不说,先行了个礼:

    “三少,昨晚上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好险啊,因为我家的事要是连累三少有个马高镫短,就算力行的人不收拾我,我自己也没脸在这片地方露面了。我也没想到这帮瘪犊子这么大胆子,在国民饭店就敢绑票,二话不说就要杀人。要不是三少有胆识,昨个你和二丫头可能就回不来了。都说我们是土匪,要我看,他们才是土匪!”

    “没办法,谁让人家穿着黄马褂的绿林人,惹不起。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总算是万幸,事情得到解决,四小姐平安无恙。不知道贵府上谁跟我一起去接人?”

    “这……”汤玉林脸色有些尴尬,“让三少见笑了,我那几个儿孙都不成器,说话办事全不在点上。平日所错话办错事也就算了,打两下骂几句就完了,这回事出人命的事,不能让她们随便折腾坏了大事。所以……就得辛苦您自己来一趟了。我也知道,这事办的有点差劲,咱是有情后补,将来我老汤肯定得报答您大恩大德,这回您可得千万多废心。”

    宁立言有些为难道:“汤大帅,您这可是给我出难题了。这毕竟是好大一笔钱财,我一个人去,没有府上的人同行,将来难免有人说三道四,说事情办的糊涂,中间瞒了好多人。依我看不如您打发个信得过的人跟我一起去,也不用他说话,只要做个见证,知道这中间没有私弊。否则将来要是有个闲言碎语,我可是百口莫辩!”

    “三少只管放心,您为了我们家把脑袋都拴在裤腰带上了,谁要是还敢对您说三道四,我饶不了他!”汤玉林很是豪爽地说道:

    “那帮人要价二十万,您给还到十万大洋,这里面费了多大力气,我不是不明白。老汤家上下这么多条人命,十万块钱已经算是便宜了,这里面绝没有戴帽子的地方。再说我老汤敢把身家性命交给三少,还在乎这点钱财?您就别想这个了,就是多受累,把老丫头接回来,就是我们全家的恩人。我另外备了一万块钱的谢礼,您可一定得收下。”

    说话间汤玉林已经从一边的皮包里取了支票出来递给宁立言,两人推辞几回,宁立言只得收下。昨晚上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和汤巧珍把事情商量妥当。

    第一不能提姜般若,这是宁立言的师门,犯不上让汤玉林知道,再者给他一种国民政府可以找到关系的错觉,将来只怕麻烦事层出不穷,少提为妙。第二就是钱财的数目,七万是对王仁铿的说辞,加上私奔的话头,无非是为了让王仁铿放心,认定他们的心思都在钱财和爱情上,不会说出特务处的秘密。

    再说送个把柄给王仁铿,也是为了给他一种可以控制自己两人的错觉。至于钱财的数字,自然另有打算。

    王仁铿肯答应六万块,是因为自己的底被查出来,再加上姜般若出面。事情算是明了一半,固然大家都遵守规则不对外泄露,可总归是个隐患。

    如果所求数字过大,汤家肉疼钱财,最后把事情闹大,对王仁铿这些人并没有好处。说到底,这次的绑架筹款,是王仁铿的私人行为,而不是命令,真要是化私为公,不提在团体内部要受的惩罚,光是这钱也得大半上缴,由团体重新分配。

    六万块钱落到自己口袋里,比起二十万被团体分配,前者的好处更大,他答应的才这么痛快。

    可是汤玉林不知道其中根底,只是听汤巧珍陈述军统的凶恶,能从二十万还价到十万,已经是意外之喜,实际上就算一个钱不少,他也得认账。正如汤巧珍所说,汤玉林怂了。

    不管他嘴上如何硬气,自从知道对手是特务处,就已经被吓破了胆,只要能保住性命,钱财数目上不甚在意。二十万也愿意出,眼下还价到十万,心里还觉得高兴,不会想到中间还有花头。

    十万块银元,分装在十口木箱之内,显然是为了清点方便。汤玉林命人掀开箱盖,开始盘点数字。宁立言提议,只数一个箱子的钱,然后过秤,其余几口箱子用大秤直接称重量,只要分量相近就没问题。

    钱财点清,便快到了中午,汤家的厨房备了一桌上好席面,只是没有备酒。汤玉林把全家子女叫到大厅,按着年庚喊宁立言做三弟或是三哥。

    汤玉林当场表示,从今天开始,宁立言就是自家的人。几时来家里不用通禀直接就可以登堂入室,家里人也得拿他当兄弟手足看,谁敢不听就不是汤家子弟。

    这一喊,就把宁立言当成了汤家人,若是他带着十万大洋逃跑,等若是出卖自己的家族,在天津城里便难以立足。

    老江湖自有老江湖的手段,用言语当拴马桩,把宁立言捆得结实。众子弟态度不一,大多是敷衍了事,汤佐恩的语气里还有几分怨气,只有汤巧珍那声三哥叫的情真意切,让宁立言忍不住想起昨晚上那冰凉的唇瓣。

    吃过午饭驾车出门时,汤玉林带着全家人一直送到洋楼门口,看着汽车缓慢地驶出,汤巧珍双臂环抱胸前,心里反复祈祷着:平安!一定要平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