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黑手(下)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说到复兴社特务处这个名字,很多人比较陌生,但是如果提到其另一个名字,就耳熟能详或者可以称为如雷贯耳:“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

    有于这个机构要等到全面抗战爆发之后才正式挂牌,眼下这个名称只在内部流通外人不得知。身在南京的凯申先生依旧将驱逐日寇收复国土的希望寄托于英美的“朋友”,坚持打击“非法”抗战,新闻审查官每天加班加点,誓将报刊杂志上“日本”字样诛戮一空,军统这个名字自然也就没有诞生。

    名字虽然不同,危险之处却始终如一。老虎不管叫大虫还是大猫,都一样会吃人,军统同理。特务处的上级机构,是以“在无声无息(极端秘密)的原则下,以黄埔学生为骨干,结合全国文武青年之精英,切实把握民主集权制之原则,来建立一个意志统一、纪律森严、责任分明和行动敏捷”为指导思想的复兴社。

    特务处处长,正是复兴社十三太保之一的戴雨农,他是江山人,重用心腹又都是乡党,是以这个组织,也可以叫做“江山帮”。

    复兴社建立之初,模仿的目标就是意大利的褐衣党和德国法西斯的黑衫党,其组织的性质以及行事风格,自那时起也就定下来。虽然眼下他们还没正式成为军统,可是杀人如麻的做派已经初露端倪,尤其在杀自己人方面,更是行家里手。

    根据宁立言回忆,眼下特务处天津站的负责人应该就是日后自己的教官,号称“笑面金刚”、“暗杀大王”、又称“三木王”的王仁铿。

    他出身东北讲武堂,比不得那帮出身黄埔军校的黄马褂,更不是戴老板的乡亲。能以这个出身,坐上特务处第三把交椅,靠的既不是情报获取,也不是密码分析,而是极为简单粗暴的两个字:暗杀。

    死在他手上的人,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有多少,或者说懒得统计。在前世,宁立言是王仁铿最得意的门生,号称可以继承自己衣钵的亲信,对于自己导师的为人也就格外了解。

    在这个人眼里,生命是极为渺小的事物,只要有需要或者他认为有需要,随时都可以杀戮。宁立言前世为他效力,也被他大力栽培,一度被认为是前程无量的军统之星,但最后丢掉性命也和王仁铿有巨大关系。

    军统天津站的破坏,起因就是王仁铿在上海投日。因为其本身就是军统重要人物,对于各地情报机构了如指掌,又有不少亲朋故旧。是以在他投日之后,军统于沦陷区的情报站,要么就是站长带着部下投日做汉奸,要么就是被日军连根拔起。一段时间内,国府在敌后的情报系统几乎彻底瘫痪,军统天津站也不例外。

    宁立言就是因为那次大风暴之后,被迫出来参与天津站重建,结果惹起日本人怀疑,惨遭逮捕直到丢失性命。虽然自己受害的时候已经是1945年,可是细算起来,没有王仁铿之前引起来的后患,自己也不至于死。

    他恨袁彰武,当然更恨王仁铿。可是他只想过找袁彰武报仇,给日本人添堵,从来没想过找王仁铿雪恨。原因也非常简单:他好不容易重活了一次,不想因为自己的莽撞与急躁,再枉送性命。这一世本想和这帮人彻底一刀两断,没想到最后还是逃脱不开命运,又和他们纠缠到了一处。

    对于王仁铿的可怕之处,他远比一般人了解。这个人可以一边与你称兄道弟,一边对你下杀手。他杀人如麻心狠手辣,做事也没什么底线。因为自己面临风险,就可以干脆利落地投日,转头把自己的部下袍泽卖个干净。笑里藏刀谈笑杀人,跟这等人为敌……太凶险了。

    眼下特务处在天津的情报站,其实还不成气候。主要原因似乎是南京方面内部争权,有人看复兴社不顺眼,对其经费上颇多为难。而特务处这帮人,都是花天酒地的人物,王仁铿本人更是花钱如流水,离开钱财寸步难行。

    没有经费,他们自然就没法扩大工作,能做的事情也不多,惯用的收买贿赂等手段没有资金支持就没法进行,剩下的差事也就是杀人。把情报工作做成杀人放火的勾当,这也算是国府情报领域创造的奇观。

    宁立言前世就感觉这种情报工作方式存在巨大问题,但是人微言轻改变不了什么。这一世特意去了解了相关的一些知识,就更认定军统这种所谓的情报工作是何等的野蛮,又是何等落后。

    从成本到回报,再到情报工作的本质,特务处乃至军统都算不上合格。把宝贵的情报人员,投入到城市游击战中,当作刺客来使用,更是一种无意义的盲动。可是对于一个自然人来说,有这么一群身怀绝技的亡命之徒,随时准备取你性命,这滋味也绝不会好受。

    袁彰武一准是对绑架事件有些了解,才把自己的名字告诉汤家。这个混账东西,逃跑之前还来个驱虎吞狼,给自己留了这个后患。

    宁立言搞不明白军统要对汤玉林干什么。如果是执行制裁,自己前世应该会有印象。可是自己记忆中,汤玉林是病死而非横死,这不大符合军统的办事作风。

    他们是一帮看着蜀山剑侠传,三侠五义行事的主,讲究扬名立万。说暗杀就暗杀,绝不会用伪造疾病这种方式。再说汤家也不记得被人灭门或是受到巨大打击,这绝不是军统实施制裁时的行动风格。

    既然不是制裁,那就是私下行动?对于特务处这种一根筋的思路,宁立言比较熟悉,也就容易揣摩他们的想法。既然不是制裁,多半就是要发财。最大的可能,就是特务处经费吃紧,或是王仁铿本人财政上出了问题,想从汤玉林身上搞笔钱花。

    当年辛亥军兴,南京的凯申先生就曾经和他的金兰兄弟“一绑都督”陈杨梅一起做过绑票请财神的勾当,还惹出了洋人抗议。作为他的御用打手,学大当家的手段,倒也不算稀奇。看那干净利落的动作,和熟悉的威吓手段,宁立言甚至可以猜出王仁铿是如何制定行动计划,又是如何讲解。

    这一套流程,自己实在太熟悉了,在前世就经历过乃至参与过多次,与绑架汤家小姐的行动本质上没有区别。同样的招数从1933年一直用到抗战……宁立言忽然感觉,自己前世在这么一个混账团体里行事,还能活到1945年才被日本人抓住枪决,运气简直旺得发紫。

    军统不比混混,他们不怕警察,也不在乎宁立言的帮会背景。前世的记忆里,军统四大金刚之一,“追命太岁”赵君里因为贩阿片被查,与河南的行政督察专员韦孝儒结怨,便趁对方到省城开会的机会实施绑架暗杀。把韦孝儒本人以及随行四名副官随从,同屋的复旦中学校长,外加两个早起卖菜路过的无辜平民尽数活埋。

    跟这么一群冷漠残忍又胆大妄为的家伙对阵,就像是在草原上单刀对群狼。输了固然是尸骨无存,赢了也没有任何好处,是个典型的赔本买卖。

    宁立言可以选择不做这种生意,即便是杨敏那边,只要知道自己的苦衷,也不会要自己非要帮忙不可。事实上,刚才在院子里杨敏的话已经是在帮自己找退路,毕竟比起汤巧珍,还是自己和她更亲近一些。杨敏是个好人,愿意向别人提供帮助,但也不会让这种帮助,损害到自己真正在意的人。

    汤家四小姐是否会死?宁立言相信多半不会。王仁铿心狠手辣,不会对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手下留情,可是犯不上。如果他要杀汤四小姐,多半就会连汤家其他人一起杀。

    在前世不记得他干过这种事,那汤家小姐应该也没事。最后的结果,无非就是汤家出一笔钱赎人,把王仁铿真的当作绑匪对待,王仁铿也就把自己装成强盗。两边互相装糊涂,这件事也就算了结。

    自己的退出如果说会伤害到谁,多半就是汤巧珍。因为相似的经历,他很理解汤巧珍的苦衷和她的性格特点。自己这种人很难彻底相信谁,尤其是汤巧珍这种没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的女孩,她们会像刺猬一样蜷缩身体露出尖刺不和人接近。可是一旦她们相信谁,又会主动露出软腹,对人不加提防。

    所以这种女孩看似难以接近,实际非常好骗,往往被人骗财骗色,闹到自己伤痕累累。她对于杨敏就是高度信任,将其视为姐妹,对自己……虽然程度不同,但是应该也建立起了信任关系。否则刚才不会抓自己抓的那么紧,敏感的人,不会愿意与陌生人如此接近。

    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放手,她会认为受到了背叛,今后在社交时,会变得怀疑所有人,更难以接近,也更容易受伤。还可能病急乱投医,到处去找人帮忙,吃了男人的亏。本来和汤巧珍只能算是人生的过客,她的境遇如何,与自己没什么关系。

    可是想着汤玉林对她训斥的样子,以及与母亲的隔阂,家族将她当作货物一样抛售给曲振邦的情形,宁立言的心头又莫名一痛。

    燕赵之地,多豪侠之士。天津卫的男人油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爱惜自己的性命。但是天津的男人,骨子里也继承了燕赵大地的侠烈之气,为了与自己无关的闲事奔走,乃至舍命一搏者,也大有人在。关键还是要看,这个事自己看不看得过去,当事人自己看着顺不顺眼。

    汤巧珍的遭遇和处境,让宁立言感同身受,这个女孩……他想帮一帮。

    三木王,笑面金刚,教官……弟子宁立言,领教高招。

    宁立言点燃了一支香烟,烟头忽明忽暗,成了漆黑房间里,惟一的一点光源。以些许的光芒,对抗无边的黑暗,显然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但是在香烟彻底燃尽之前,那微弱的光芒总会努力挣扎,拼命反抗,在黑暗面前,也会战斗到最后一刻,绝不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