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登门道歉

苹果彩票快乐飞艇注册官网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汤巧珍和汤佐恩虽然是兄妹,但是相貌上并不相似。汤佐恩相貌凶恶像个打手,汤巧珍则文静漂亮,如果不说,根本没人会相信他们居然是一家人。当然,这也不奇怪,汤玉林妻妾众多,汤佐恩在相貌上继承了父亲,汤巧珍则更像自己的母亲。

    国民饭店位于法租界,最拿手得也自然是法国菜。最早法国人建租界的时候霸道得很,虽然地方设在中国领土,可是租界里的餐厅一概不招待中国人。等到后来第一次欧战爆发,法国人被普鲁士打得元气大伤,也就失去了继续端大爷架子的资本。

    如今租界的中国人只要是有钱,便可以去任意一家法兰西餐厅享用美食。只不过价钱昂贵,普通人承担不起。国民饭店的主厨,是个正宗法国佬,脾气坏得很,有时便是潘子鑫的命令他也拒绝服从,但是做菜手艺确实一流,让人挑不出毛病。

    这顿饭虽然是杨敏定下的,请客的却是汤巧珍。宴席很丰盛,蜗牛、鱼子酱之类昂贵的食物纷纷送上来。既然是汤玉林的千金,理应有这份体面,宁立言也没太在意。只是在考虑着,她主动登门道歉,到底是自己的意思,还是代表汤玉林?而杨敏又为何愿意出面,做个和事佬。

    等到松茸鹅肝摆上来,宁立言才搞清楚汤巧珍和杨敏的关系:两人都是华北妇女救国会的会员,就是靠这个关系,才让杨敏带她来见自己。

    这个所谓的华北妇女救国会和时下天津大大小小名头不一的抗日组织一样,都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人自发成立的机构。这些组织名目不一,核心宗旨都差不多:抗日救国。

    当然,大家都想要救国,手段却不一样。有人依靠上街游行声讨,有人则是捐献物资钱财。像妇女救国会这种,便不能指望一群大姑娘小媳妇举着枪上阵,就算是当救护兵也不可能。她们抗日的手段就是捐款。入会的都是天津有头有脸的人物,每人每月要交会费八十元,除去应付会里的开销之外,所有盈余都用来支援抗战事业。

    这个会每月有定期活动,汤巧珍与杨敏彼此算投契。通过杨敏介绍,宁立言也大概了解到汤家情况。汤家男女排行是分着算的,汤巧珍在女孩里行二,可是比汤佐恩这个五少爷要小着好几岁。

    她是汤玉林爱妾七姨太的女儿,汤家四位千金,大姐早已经出阁,现在人在南方,两个妹妹,都还是学生。这次被绑架的小小姐,和她是一母所生。因此整他汤家对小小姐安危最关心的,莫过于七姨太和汤巧珍。

    汤家子弟的为人大不相同,汤巧珍是个腼腆性子,举止言行,透着一股学生的青涩与害羞。大概是不太习惯和陌生男人吃饭,一看宁立言脸就先红了,低着头道:

    “宁先生,我五哥和您冲突的事,我也是刚刚知道。潘董事长给家里挂了个电话,爹把五哥一顿好打,这半个月不许他出门。他是大妈妈生的,从小骄横惯了,有时连爹都约束不了他。您大人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

    “汤小姐客气了,敏姐既然带你来,那就没什么可说。不看僧面看佛面,那些事不算什么,我绝对不会再提。”

    杨敏笑道:“我说过了,老三是个大度之人,不会把一点小过节记在心里的。你看,我没说错吧?”

    “多谢宁先生,那小妹的事还得您多费心,我敬您一杯。”说着话汤巧珍举起了酒杯,宁立言却没有举杯,而是摇头道:

    “二小姐,我觉得您是找错人了。要说破绑架案,那是意租界警察局的事。就算那帮巡捕都是吃干饭的,什么用都不顶,以汤老太爷的声望,找点关系托人带话也不难吧?别人不说,我听说英租界有个美女私人侦探,好像叫乔雪?虽然没见过,但听说她的手段高明,号称东方福尔摩斯,请她出马,比找我有用多了。”

    “乔小姐那边我们也联系过了,可是乔小姐说……没时间。”汤巧珍低着头,说话的声音不高,人也是一副战战兢兢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被抛弃的女学生由家里领来,求着花花公子复合。

    杨敏道:“老三,汤家也确实是遇到难处了。二小姐的未婚夫是天津警察保安队的大队长,说起来你们也算是同行,总得讲点交情。”

    “哦?二小姐的未婚夫在保安队做事?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不过同行……这个我不敢高攀。保安队虽然和我们警察都是一个系统,可是人家挂的可是军衔不是警衔。我算算啊,一个大队下面是七个中队,一个中队一百二十人,那二小姐的未婚夫手下可是有小一千的人马,军衔应该是个少校。”

    汤巧珍点点头,“您说得对,他确实是少校。”

    “二小姐,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宁立言把酒杯一放,“您的未婚夫手下有千把人枪,不管华界租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想查案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只要绑匪在天津,就没地方跑。您何必舍近求远,要我们找人。就算不提你们的关系,保安总队的粮饷是天津商会提供的,不吃南京的财政。天津的钱粮养的兵,护不住天津的地面,这也说不过去啊。我看这事您还是得找保安队,别在我这费劲了。”

    汤巧珍脸红的越发厉害,低着头不敢看宁立言,嘴巴动动,不知道说什么,杨敏咳嗽一声,

    “老三,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提这层关系,是想让你知道大家是自己人,你怎么反倒还生分了?巧珍找你,自然是有苦衷。保安总队现在的心思都在防范日本人身上,根本抽不出人手帮着查案。自打塘沽协定签完,咱们的军队处处被人掣肘,防范日本人的事,大多落在保安队头上,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也就管不了别人。”

    保安总队前身本来也是天津警察厅下属的武装机构,成员都是从警察里选拔的精锐,两支队伍之间,其实都是兄弟手足,彼此关系亲密。可是自从中原大战,东北军进关,情形就有变化。保安队从队长到普通成员,基本都换成了东北军,职衔也从警衔变成了军衔。但是在粮饷开销上,依旧是从天津商会划拨。

    虽然同在一个警察体系,但是彼此之间已经生分了。大家心里都不会把对方当成自己人看,平日甚少交往。保安队和天津本地警察关系寡淡,偶尔还会有利益冲突。所以天津的巡警对保安队看法并不好,宁立言不愿意帮忙,原因也在于此。

    就算他帮汤家破了这个绑架案,找回他家的小小姐,只怕也没多少好处。相反,要是被警察局内部认为他和保安队走得近,自己在警察局的升迁就很艰难。杨以勤只是想和东北老客做生意,不是想和汤家做朋友,不会因为自己办这么个案子就舍出老脸,给自己加官进爵。

    至于汤家,就从汤佐恩的为人就能看出,这个人家是个什么行事风格,指望他们报答自己,还不如指望日本人良心发现,明天一早就集体切腹。

    未来要对付日本人,要进行自己的计划,警察这身老虎皮非常重要。而且位置越高,帮助越大,为了汤家的事绝了自己在警察局的前程划不来。何况这事也不好办,汤巧珍的未婚夫都不愿意出手,可见事情的棘手。自己跟她没什么交情,犯不上趟这浑水。可是杨敏开口,他就没法拒绝,只好解释道:

    “保安队的办法多,人面广,其实办这个案子比我们合适。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而是有心无力。事情发生在意租界,我一个华界警官,哪里帮得上忙。”

    他话没说完,汤巧珍却已经趴在桌上,将头埋在两臂之间呜咽,越哭越是委屈。附近几桌的客人纷纷向这边看,有人的眼神带着几分怀疑,也有人有些不忿,大抵认定宁立言是欺骗了女学生身心又不想负责任的负心汉。

    “老三!”杨敏的眼睛一瞪,宁立言就只好先软下来,“姐,你先别急,咱有话慢慢说,我又没说一定不管。”

    “没法不急,昨天晚上绑匪已经给汤公馆打电话了。要二十万大洋,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还把汤四小姐的书包给送到了公馆门上,里面放的,是一枚没有引信的炸弹。”

    杨敏低声介绍着情形,一边抱着汤巧珍的肩头,不停地安慰着她。宁立言听了之后一皱眉:“炸弹?怎么会有炸弹?”

    “是啊,你也觉得奇怪吧?一般的绑匪,怎么可能用炸弹?而且听巧珍说,这枚炸弹设计的非常精妙,如果安装了引信,昨天晚上便是好几条人命的惨案。能用这样炸弹的绝不是普通人。”

    “还有……我家其实已经加强了戒备,可是书包什么时候放在门房的,居然没人看见。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劫匪。”汤巧珍抽搐着补充道。杨敏看着宁立言,

    “人到难处拉一把,这是咱天津卫的老规矩。老三你也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怎么这事上就不愿意帮手?男子汉胸襟气度得大,不能因为一点小误会,就见死不救吧。”

    “这……不至于吧?绑匪总归是图财,他们打电话过来,应该开价了吧?汤老太爷财力雄厚,实在不行就先把钱交了。总归人命第一。”

    “他们在电话里一说钱数,爹直接告诉他们,尽管撕票吧,就当自己……从没生过这个女儿。”

    宁立言房间内,汤巧珍说到昨天电话的情形,又控制不住痛哭起来。之所以从大堂转回宁立言的房间,主要是考虑到不少男性食客眼光越来越不善。

    宁立言打扮得风度翩翩,本就吸引了不少女子眼球,再有汤巧珍这么个漂亮的女学生在他面前大哭,就更让宁立言成了众矢之的。如果不是国民饭店自身的牌子够响亮,潘子鑫的面子也大,只怕早有人过来要打抱不平,把宁立言拖出去打。

    无奈之下,三人只好来到宁立言房间里,边喝咖啡边介绍经过,听到汤玉林的回答,宁立言也不由怒火中烧。“汤五少拿四万块大洋拍电影不当回事,小小姐被绑架,二十万大洋就让对方撕票,这也未免太厚此薄彼了。”

    “五哥是大妈妈生的,而且是男孩,总归是和我们不一样。”汤巧珍无奈道:“爸爸可以不管妹妹死活,我不能不管。妈妈和我的私房钱,加上首饰大概能凑出五万块,只要妹妹没事,这些钱都可以给他们。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去借一些,大概能到六万。”

    杨敏道:“老三,四小姐才刚上二年级,这么个孩子要是出了事,你良心过得去?”

    “姐,你要这么说,我也没话说了。不过我得去一趟汤公馆,有些事得当面问清楚才行。”

    “好啊,坐我的车,咱们现在就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