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十三章 援兵

苹果开奖直播44836.com

    宁立言住的地方与这间四合院隔了两条马路,乃是临街的一处小二楼。与武家父女的房子不同,这是一栋典型的俄式风格建筑,在租界成立之初,这栋小楼就已经存在,也曾经辉煌灿烂高朋满座。

    只是如今,这栋房子就像它那衰老贫穷的主人一样,连起码的体面都已经维持不住。被风雨严重侵蚀的外墙斑驳不堪,露出一片片触目惊心的青灰色墙皮,如同房东脸上的老人斑。倒是二楼阳台上那几盆君子兰开得格外旺盛,充满活力。

    这栋小楼的主人,曾经显赫一时,如今却潦倒到只能靠房租过活的彼得罗夫伯爵,一边小声咒骂着,一边将咖啡放到桌上,代宁立言招呼客人。作为房东,他确实没有这方面的义务,但是宁立言按月交租从无拖欠,乃是当下最难得的房客。为了留住这种租客,伟大的伯爵阁下也只好放下尊严,充当低贱的仆役。

    见到宁立言进门,彼得罗夫沙哑的喉咙瞬间痊愈,生龙活虎地大喊大叫。指着墙上所剩不多的壁画,夸耀着祖上是何等富贵,如今却要操持贱业,这不公平,自己无法忍受这种羞辱!如果宁立言不向自己道歉,那就要和他决斗。

    高傲的伯爵尊严何等宝贵,只有花旗国林肯总统的头像,才能平息他的怒火。拿着带有林肯头像的纸质印刷品对着太阳照了半天,确定不是伪造之后,彼得罗夫先是嘟囔着林肯的功绩远不如富兰克林。随后在宁立言从他手里夺走那张带有面额的印刷品之前,以惊人的速度夺门而出,直奔最近的“燕子巢”,去品尝一下久违的印度人头土。

    至于房间里的陈设,并没有哪样值得老伯爵担心。除非有人神通广大到可以搬走整栋楼,否则便无需担心。所剩不多的家具陈设加起来也不值她手上这张纸。

    “三叔,您不愧是宁家的少爷,手头真阔,赏这穷老俄一个大洋就能美死他,您随手就给绿背。要不怎么说您是爷呢,可着天津卫,也没几个人拿美钞赏人了。”

    苏兰芳起身朝宁立言行个礼,又满怀羡慕地看着宁立言手里的公事包。他刚才看到了,宁立言就是从里面随手一抽,拽出一张五元的美钞,这一大包里,到底有多少就估计不出。

    宁立言大方地把公事包往桌上一放,老旧的木桌发出一声危险的嘎吱声。“少来这套。我什么底细你应该也知道,宁家多富跟我没什么关系。我手头那点钱,早就黄鼠狼烤火毛干爪净了,要不然能住这破房子?夏天热冬天冷,壁炉还是坏的,就那么一倒霉房东老头,脾气比谁都大。但凡不是房租便宜,谁乐意住这缺德地方。”

    他说话间看向苏兰芳身后站起的男子,“光海,你也来了啊。”

    在苏兰芳身后的男子,年纪在三十出头,身上穿着一件黑纺绸短褂,扣子敞开着,露出一身如同铁块般结实的肌肉以及猛虎下山岗的刺青。

    男子生得虎背熊腰,皮肤黝黑,相貌并不出奇,粗看上去与码头上那些苦力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那双精光四射的小眼睛,一看可知此人是个狠辣且有决断的狠角色,不是好对付的主。

    那人上前一步,朝宁立言行礼道:“三叔,今个多亏你给秃子帮忙,要不然他非让袁彰武给办了不可。这份人情不光秃子得记着,我这个做师哥的也不能忘,大恩不言谢,咱门槛里的人,不弄那套虚头巴脑的东西。您是体面人,要您在赌厂里拿份,那等于骂街。反正今后按月给您送一笔钱来,就当是我们做晚辈的给您老的孝敬。”

    来人正是苏兰芳的师兄,天津卫当下与袁彰武并驾齐驱,天津清帮当代双龙之一的刘光海。

    他是西头人,原本是卖柴草出身,后来拜王文德为师加入清帮,在西头拉起一支人马。如今在天津脚行里,也是极有势力的人物。他最为出名的一件事,莫过于起家之初,雨夜袭西头,连绑八名小把头,转过天来挨家挨户派发油炸人肉。随后拿了一笔重礼,打点了当时天津警查厅侦缉队的队长,把这场人命官司消弭于无形。

    有人说他送的不是人肉,就是油炸的猪肉,所以才不怕人报官,警察厅也没法办他。但是那八个小把头,确实从那以后就人间蒸发,没人见过。而且他也确实是靠这一手,从脚行里生挖出一口饭来。从这一件事就能看出,刘光海的狠辣与果决,与苏兰芳的性子完全不同。

    与袁彰武相比,刘光海的势力财力都大为不如,但是他为人敢打敢拼悍不畏死,手下有一帮同样不要命的弟兄。因此袁彰武在没有十足把握之下,也不敢轻易动他。这次与苏兰芳较量,就是借以试探刘光海的反应,看能否找到机会,将他的势力吞并。

    在宁立言的前世,没有外力干扰下,苏兰芳的赌厂被袁彰武用武力夺取,刘光海则在与袁彰武的冲突中始终处于下风。直到万国花会爆发了天津混混历史上极著名的一次战斗,袁彰武带领两名弟子袭击了刘光海与他的弟子宋国柱,以三敌二。靠压倒性人数优势,成功杀死了宋国柱。刘光海则在杀出重围之后,使用了混混交战的绝技:报警。

    刘光海的一位同参师弟,乃是东北军的军官,由其出面打了招呼。本来就是人命关天,加上有上层压力,警查不敢徇私枉法,只能穷追到底。袁彰武无奈离开天津逃往大连,结果在大连结识了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彻底走上汉奸之路。直到1937年天津沦陷,袁彰武挟日本人势力杀回反败为胜,刘光海被抓到宪兵队,靠越狱才保住性命。

    如今这一切在宁立言的干扰下发生了变化,苏兰芳没输,反倒是袁彰武自己出了问题,未来一段时间内,怕是腾不出手脚与苏兰芳为敌。可是刘光海能够从一个普通苦力混成今天的局面,脑子并不糊涂。

    他心里清楚,自己之所以和袁彰武并称,固然有自己能打能拼的因素,也有江湖人故意给他们“栓对”,让两人对立,自己好坐看成败的因素。以真实实力而论,自己绝对不是袁彰武的对手。

    刘光海自幼练过三皇炮锤,算是半个武行中人,脚行的小伙子身强力壮,也有不少人练习武艺,以身手论比袁彰武的人要厉害一些。可是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他的钱不如袁彰武多,靠山不如袁彰武硬。只这两条,就注定他不是袁彰武的对手。

    虽然他能控制一部分脚行,但是收入有限,如果真和袁彰武全面开战,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资金枯竭而落败。是以这次苏兰芳借人,基于同门义气他借出了五十个手下,自己并没露面,就是尽可能避免事态恶化到推车撞壁的局面。

    宁立言这次出手,不但是帮了苏兰芳的忙,更是帮了他刘光海的忙,他如果不露面道谢,就太不够江湖。

    由于刘光海和刘桂希都住在西头,两下也有些往来,因此他和宁立言之前就见过。对于刘桂希收徒的原因也略有所知,于这位小师叔没有什么恶感,但也谈不到好感。毕竟对方岁数太小,自己见面却得按长辈恭敬,这感觉实在是有点别扭。可是今天听到手下打手回报宁立言单车震场的前后经过,他对宁立言就有些另眼相看。

    从单车到场,再到后面的闹花会,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早有预谋,环环相扣。由此反推可知,宁立言早就想收拾袁彰武,不知从几时起就在布局,包括在袁彰武身边埋了眼线。否则没可能这么巧,选在这么个时机对袁彰武动手。

    不管他心里想不想,他和袁彰武之间的斗争都注定不可避免。双雄不并立,在天津这片码头上,他和袁彰武最后只能有一个人留下。尤其对于处于弱势方的刘光海来说,绝不会嫌弃盟友多。像宁立言这种有心眼又有胆略的盟友,他更是要努力拉拢。

    两下重又坐下,刘光海喝了一口咖啡,随后又吐在了脚边,不住嘬牙花子。“这穷老俄弄得什么玩意?比中药汤子还难喝。要不他们是穷鬼呢,连招待人都拿不出像样的玩意。明个我给三叔拿两斤好茶叶来,杭州带过来的,正经的狮峰龙井。”

    “别客气,这茶叶回头给我师父拿过去吧。老爷子就好喝口茶,让他解解馋。咱们之间虽然不是一个码头,却供的是一个祖宗,都是三祖门下,门槛弟兄,不用绕这么大的弯。你过来只是为了谢我,还是有自己的打算,不如现在就说清楚。免得一会喝多了,大家一嘴醉话,就没法说正事了”

    刘光海干笑两声,“小侄是个粗人,比不了三叔,说话就直来直去了。秃子这回全靠三叔帮衬过关,我们不来门上谢恩,那就成了不懂事。可是您要说自己的打算,这个小侄听不大明白,您给仔细说说?”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兰芳这回虽然过关了,可是过些日子呢?袁彰武这次伤了元气,可是毕竟根基还在,三年两载,就能恢复如初。到时候他还得和兰芳算账,报今日之仇。三年之后光海如果自问有把握对付袁彰武,我就没话可说。大家找个地方喝酒泡澡,谈些闲事,今后大家各过各的。我也不用你们孝敬,都是街面上混事的,遇事互相帮一把,没那么多说的。如果你们胆大包天,想趁这个机会把袁彰武收拾了,灭了这个混账东西,我们倒是可以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