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四章 花会(上)

秒速快3网上投注

    听到这个报事人带来的消息,几个袁家子弟的脸色都一变,有人担心苏兰芳出奇兵抄了自己老家,也有人担心是仓库里的大烟土失火,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家里怎么了?”

    袁彰武倒是异常镇定,一挥手道:“别闹,稳当住了!天塌不下来,就算塌下来也有三爷顶着呢,没嘛了不起的。家里不管出嘛事也往后放,先把这事了了再说。”

    那名报事的徒弟急道:“三爷,这事放不了。”眼看袁彰武还没动静,这名报事的徒弟只好从自行车上下来,在袁彰武耳边嘀咕几句,随后袁彰武的脸色就也变了。

    袁彰武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天生就长了远胜常人的坏心眼,虽说没读过兵书战策,可做事极有章程。这次和苏兰芳开打,早就防范刘光海那边出手。来打架的只有三十人,大队人马埋伏在老巢、货场、仓库等几个重要所在,防范被人偷袭。又从日租界警察署雇了巡警,到那几处重要的仓库附近看守,因此并不担心家里会出意外。

    直到这名弟子报信才知,出问题的地方并不是老巢或是码头而是自己的命门:花会。

    花会这种赌法起源于广东,兴盛于上海,传到天津则是前年的事。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人势力大为膨胀,袁彰武帮着日本人组织了便衣队,和他们搭上关系,在租界领到了执照便把这门赌法在天津传播开来,成了聚敛钱财祸害百姓的利器。

    花会共有三十六门,以三十六位古人名应之。这些人的名字,各刻在一根竹制签条上,签条的一端专门烫出个窟窿方面悬挂。庄家作哪一名为本期花神,便把它拴合在分半的竹筒中,另有一条小绳,用活扣把竹筒捆上,挂在高处。然后,由各赌客来下注。赌客们下注时,在押单上写明自己要押的是哪一名,哪一组或几组,放入封筒内外涂封漆表示公平。

    钱数当场过清,到约定的时间,由庄家拉一下捆绑花会筒的绳子,也叫拔筒。拔筒后,两个半爿合在一起的竹筒分开,庄家所作的那个花名,便赫然在目。赌客放在赌厂的押筒由赌客检查封漆,确定无误后开筒核对。

    花名共三十六门,每次避花神,有一门不开,前一次开过的花神这次不会再出,等于是三十四门里选一门来押,如果押中则获得三十四倍的赔偿,押一块钱得三十四块钱。这种赌法没有门槛,一毛钱也可以下注,回报率又极高,是以很受天津百姓欢迎。一经推出百姓就趋之若鹜,尤其是那些家庭妇女,最是热衷于此。

    袁文会的花会设在日租界秋山街,做宝的是从上海请来的同门师弟任渭渔,这是在上海办花会的能手,专有作弊的法子保证吃大赔小。是以这花会一办就财源滚滚,别看单一注的赌资不丰,但是聚沙成塔,细算下来,花会的收益就十分可观。

    花会每天上午下午各开一次,一个月就是六十次,老百姓的血汗钱源源不断流入袁彰武口袋里,不少妇人输光了老爷们辛苦赚来的血汗钱,没有办法跟家里交待,也不知道怎么养活饿得直哭的孩子,干脆一根绳子一了百了。而袁彰武这边,则把花会视为聚宝盆,也是他的根基之地。他能摆开这么大的场面,孝敬他的干爹外加各位日本祖宗,都靠着这里赚来的钞票。

    花会设在租界,中国无权干预,有任渭渔做宝,一帮弟子门人护筒,看上去是个万无一失的局面。可是没想到今天拔筒不但出事,而且出了大事,以至于任渭渔都没法做主,只能请袁彰武回去设法解决。

    被袁彰武视为财神的任渭渔,这次玩栽了!

    那名弟子在袁彰武耳边低声道:“一共三十三张单子,全是太平……本钱加起来是两万多中交票,三十四倍是……”混混不以数学见长,这弟子吭哧了半天,就是没想出该赔多少钱,他就知道一条,这笔钱数字太大,任渭渔做不了主,袁彰武也未必赔的出。

    袁彰武的摊子铺的大,赚钱门路多,花钱的地方也不少。他眼下全部家当折合中交票,大概在一百三十十万上下,这里面包括房子、老家的土地之类的不动产,周转资金也就是十万出头加上存款也不超过五十万,如果如数赔偿,现金就要枯竭。

    再说即便有这么多,他也不可能认赔。这花会里赚的钱并不都属于袁彰武,日本人在袁彰武的花会里有干股,每天赚的钱,有一部分作为特别经费,要转交上去。日本人是天生的吝啬穷相,钱财上许进不许出,若是袁彰武真赔那么一大笔钱出去,在自己的主子那里没法交待。

    可是这位押花会的也不是省油的灯,人就在花会那里等,如果赔不出钞票,肯定要大闹一场。如果花会落下一个只许进不许出,赢得起输不起的名声,怕是离关张也为期不远。

    比起吞并苏兰芳的产业,显然是保住自己的产业最为重要。袁彰武眼睛看向宁立言,见对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心头一动。一个有些荒唐又有些可怕的念头在心头升起:难不成这事他早知道,或是他弄出来的?

    这种念头于逻辑和常识层面,都无法说服袁彰武,但是宁立言给他的表现,却让他的这种感觉异常强烈,并确信自己的感觉没错。沉默片刻,袁彰武朝苏兰芳冷笑一声:

    “秃子。我跟你交个底,你这场子日本人看上了,你待不长。我原本想替你护局,让你替我看场,这钱咱两一块赚。可是你小子不地道,找官面压我,又找人下黑手,这就别怪我不仗义。你给三爷等着,这事没完!”

    说话间袁彰武已经抓起一辆自行车,片腿上车转身就走,一干弟子门人紧跟在后。眼看这些人如狼似虎的来,又一阵风似的走,苏兰芳大张着嘴巴,一时间有些转不过来。直到宁立言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道谢。

    “三叔,今天多亏您老帮忙。今晚上小侄做东,请您咱……”

    “别咱,光说你自己!”宁立言对他的脸色并不比袁彰武更好,面沉似水,语气严肃。“你没听袁彰武刚才说的话么?这件事没完。如果之前你们之间还能有缓和的余地,现在你们两边即便不是死约会也差不多。天津卫有他袁彰武在,你要想立足就不容易!爷们,你现在不光是买卖不安全,就是自己能不能保住身家性命都还在两说,这时候还有心思喝酒,我该说你有胆子还是该说你糊涂?”

    苏兰芳这下也明白过来,自己原本是想摆开场面以战迫和,让袁彰武跟自己谈判的。听他话里的意思,也确实有这种想法。可是眼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袁彰武恨自己入骨,两下莫名其妙就结了死仇,这又从何说起?

    他不能埋怨宁立言,身后那么多人看着,要是说一句不够朋友的话,今后他苏秃子再有事,绝不会再有人出头帮忙。可是要说感谢,现在却说不出来了。

    宁立言仿佛有读心术能看出他的想法,拍拍他的肩头道:“爷们,天津卫是宝地不假。可是这遍地金银财宝,也得自己弯腰才能到手,光张着大嘴望天,等不来馅饼。当初我爷爷不过是洋行一个小学徒,就敢跑到伦敦找英国人要债,连英国女王都惊动了。没有那份胆量,也没有我宁家如今的财产。袁彰武也是两肩膀扛个脑袋,你不比他缺嘛少嘛,凭什么就不敢惹他呢?他想动你,你就先动了他不就完了么?你把他赶出天津卫,不就什么都不用害怕了?”

    “三叔,您老说的对,我回头……”

    “你回头就买火车票跑了对吧?都什么时候了,还回头!难为你是日本留学回来的,光学会日本人怎们赌钱了,却没练出日本人的赌性!就那么个巴掌大的地方,没有三块豆腐高的萝卜头,当初敢干大鼻子,九一八的时候敢偷袭东三省,哪次不是以小博大,哪次不是赌命?兵贵神速,要动袁彰武眼下就是机会。我告诉你,袁彰武的花会出事了!你现在去秋山街,就能把他收拾了,错过这个机会,就只能等着他弄死你。是死是活,自己选条道走!”

    苏兰芳那光秃秃的脑袋上已经满是汗珠,宁立言给出的建议恨正确,而且很有吸引力。但是眼下自己最坏的结果,也无非是逃出天津避风头,将来请人说和,跟袁彰武那还有个缓和余地。要是现在带人去抄秋山街的花会,万一失败,袁彰武肯定饶不了自己的性命。

    关系到生死的大事,自不是轻易能决定。他在原地来回转了两个圈,也没拿出主意。宁立言冷笑一声,朝他身后的打手道:

    “刘光海当年赤手空拳在西头闯码头,一晚上连绑八家小把头,放到油锅里炸了,转天挨家送炸肉,才在天津有了立足之地。没想到他是好汉,他师弟是个尿壶,算我认错人了。这样的赶紧滚蛋,天津卫这地方没你的饭。胶皮!送我秋山街!”

    王四跑过来拉上宁立言就走,风中传来宁立言的唱腔:“昔日里韩信受胯下,英雄落魄走天涯。到后来登台把帅挂,辅保汉室锦邦家。明日里进帐把贼骂,盼着一死染黄沙。纵然将我的头割下,落一个骂贼的名儿扬天涯……”

    眼看宁立言身影渐去渐远,苏兰芳只觉得背后阵阵发凉,身后那几十号弟子门人打手的眼睛,就像是刀子,戳的他千疮百孔。不用回头看,也能感觉出来,这些人眼神里得鄙夷于蔑视。人活一张脸,在天津卫这地方吃街面,光胳膊根粗没用,最重要的还是脸面,自己要是真什么都不做,不用说再找刘光海借人,只怕未来想登师兄的门,都得被打出去。

    他一咬牙,朝身后吩咐一声道:“别愣着,都去秋山街!跟袁彰武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