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朋友(下)

苹果彩票网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

    “你现在给他做事?”唐珞伊看着华子杰,目光变得严厉起来:“你说你傻不傻?知道他有问题,还给他工作,你到底图什么?别的地方不敢说,在天津你不用怕任何人。就算是蓝衣社想要对付你,我也保得住你。如果不安全,你就先到我这里住。我这一半天就要住到你姐夫那边,这里正好空出来。外面有警察巡逻,蓝衣社的人不敢把你怎么样。”

    华子杰勉强一笑:“珞伊姐还是像过去那样关心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有我的苦衷,暂时还不能离开陆明华。”他摆手打断唐珞伊,没让她继续说下去,“不管珞伊姐是否相信,我都和过去不一样了。我留下来不是为了正义或者替天行道之类,虽然我确实应该这么做,但是我终究长大了,不能再像过去一样犯浑。我留下是有要紧事,不是胡闹。”

    唐珞伊看他说得郑重其事,也只好点头道:“你既然这么说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不管做什么,都记住你是个有老婆孩子的人,千万不能再像过去那样犯浑。你跟我说陆明华,他怎么了?是不是要对你姐夫不利?”

    “具体的事我也说不好,陆明华对我并不是十分信任,也不会让我接触太多东西。但是我知道两点,第一,他不让柳无病回天津,名义上说是保护他,实际是担心柳无病给宁长官……我是说姐夫当保镖。第二,他让我跟珞伊姐联系,实际是为了让我……”说到这里,华子杰的脸一红,并没有说下去。

    反倒是唐珞伊大方地说道:“他想让你勾引我?以为咱们之间很可能旧情未了,或者认为我会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

    华子杰没想到唐珞伊居然会轻松说出这些话,愣在那不知该说什么好,唐珞伊微微一笑:“你啊,真是个糊涂蛋。姐要不是肚子不争气,都已经当妈了,这话有什么可碍口的?这个姓陆的混账简直想瞎了心……”

    她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什么,正色道:“子杰你跟我说实话,陈梦寒那边出没出问题?家里所有女人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她,一个演电影的,又整天住在饭店里,谁知道什么心思?虽然大家平时关系不错,可如果她做出对不起你姐夫的事,我第一个不饶她!”

    华子杰看唐珞伊的神情,俨然以宁家少奶奶自居,心中说不上是酸楚还是欣慰,只好勉强笑道:“珞伊姐你也糊涂了。如果陈小姐那边有了外人,陆明华又何必找我?”

    “那可说不好,万一他要做个双保险呢?”唐珞伊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没道理,可是这争风吃醋的事情什么时候需要道理?陈梦寒没做出对不起宁立言的事,虽然让自己没法去掉一个对头,但是总归还是欢喜,证明立言眼光没错,不曾看错人。

    她点头道:“这事我会和立言说,连这种下作主意都能想出来,可见不是个好东西。他答应立言合作的事,肯定是假的!你能来送信,我也很谢谢你,可是你回去怎么交差?”

    “没有什么交差不交差的,这种事谁敢说一定成功?”华子杰毫不在意:“再说陆明华也不敢动我。他在天津能用的人不多,动了我就更没人了。他最近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干什么,等我查清楚之后,再跟姐和姐夫说。”

    唐珞伊秀眉一皱:“别胡来,你还是安心留在租界吧,回头让你姐夫安排你去重庆。”

    “我不是小孩子了,自己能照顾自己。”华子杰说话间站起身来,装作毫不在意地样子:“你啊还是管好你自己的肚子,将来生个女儿跟我结娃娃亲,告辞了!”

    一句话说完,华子杰头也不回大步流星而去,只是将头高高扬起。

    次日傍晚,唐珞伊、陈梦寒都已经到了宁家,就连依旧在养伤的池小荷,也偷偷送了过来。虽说伤员最好不要随便移动,可是事出紧急也只能从权。

    唐珞伊介绍着情况,杨敏一句话不说看着宁立言,陈梦寒则有些手足无措。“我不知道陆叔叔居然会做这种事,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再说他为什么打珞伊姐的主意,我也想不明白。我对天发誓,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一无所知……”

    乔雪打断陈梦寒的表态:“我当然知道你一无所知,这姓陆的知道你对立言的感情,哪敢让你知道真相。自作聪明的家伙!南京政府都是这种人,难怪一败涂地!不过这也说明一点,南京方面那位大人物估计已经打消了招宁立德做侄女婿的想法。”

    宁立言哼了一声:“这位大人物想必消息灵通,听说我居然洗劫了冀东储备银行的金库,又把钞票送给宁立德过关。不想跟我这种危险分子沾边,当然就改弦更张,不做亲家做仇家了。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是陆明华和那位大人物分属两个阵营,正因为他想招宁立德做女婿,陆明华才在这搞破坏。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亲事都算是黄了。而且陆明华是下黑手不是明着来,证明他们也不想公开和宁家翻脸。毕竟还想着宁家产业南迁,还惦记着这份家业呢。这是好事,至少我们替丽珠嫂子挡灾了。”

    他说话间拉住唐珞伊和陈梦寒的手:“别多想了。我对你们有信心,你们对我也要有信心才行。我相信你们对我的情份,你们也要相信我的智慧。不管是谁,想坑我都不是容易事。他既然要坑我,就别怪我坑他。他想害我,先得留神自己的小命!”

    陈梦寒并没有为陆明华求情的意思,反倒是气呼呼道:“没错!我们也没有招惹他什么,他主动欺到我们头上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还以为我们好欺负呢!”

    乔雪瞥了一眼陈梦寒,琢磨着她这话到底是说陆明华,还是另有所指。杨敏这时候已经开口:“老三这是又要和人打仗了,而且这次还是打大仗,容不得手下留情,什么办法都得用。家里人也得听他的,从现在开始,老三说什么就是什么。让家里人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听话。”

    宁立言一笑:“也没什么了不起,不用太紧张。大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你们开心就好。唯一一点不便,就是小日本派来的眼线,大家躲着点他们就是。再不行就照死里打,打死了也没关系,几条人命我还扛得起。对了敏姐,宁董事长那怎么说?”

    杨敏摇摇头:“我今天白跑一趟,老爷子还是那个态度,他哪也不去,也不用你操心。可着天津卫都知道你们父子不和,一个喊董事长一个喊宁三少的,也不至于牵连到老爷子头上吧?”

    宁立言不认为日本人会这么讲究,但是也知道宁志远的脾气,除非用绑架手段,否则没法让他离开。既然如此,就只能让他留下,否则反倒是惹来日本人怀疑。思来想去也没有个合适的办法,只能一声叹息,嘟囔着道:“这么大岁数了还不让我省心,让我说他点什么好?得了吧,回头我给曲振邦打个电话,让他多费心吧。”

    宁府之内。

    内藤义雄正满面诚恳地向宁志远建议:“宁董事长还请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咱们是三代人的交情,绝不会让你吃亏。现在入股是最好的时机,按照最保守的估计,宁家财富也能翻一倍。”

    “宁家赚的钱已经够多了,我两个儿子足以自立门户,我这把年纪,要多少钱又有什么用?”

    “两个儿子?三少爷呢?”

    “他?那个孽障从来没把我当父亲,我对他也尽到了义务。自从他拿走八万块钱分家之后,就不再是我的儿子。他干过什么事情内藤先生心里有数,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宁家如今在天津商界就是个笑话,老夫被他连累的几乎名声扫地!这样的儿子我要不起,也不想要!他是他我是我,我们之间没什么关系。”

    内藤还想劝解几句,宁志远已经抢先说道:“送客!”

    内藤被管家送出门去,宁志远坐在太师椅上没动,片刻之后宁夫人从门外走入,回手带上房门。宁志远看了一眼夫人问道:“准备得怎样了?”

    “能打发走的都走了,留下来的都是不肯离开的。也是老太爷和老爷对下人宽厚,大家宁可不要工钱,也要一直在宁家工作。”

    宁志远摇摇头:“糊涂!现在不是工钱的问题!未来他们的安全我也无法保证!这帮人怎么就不明白!”

    “他们并非不明白,但越是这样,就越舍不得走。”宁夫人说话间来到丈夫身边,“不光是他们,我也一样。”

    “胡闹!船票都买好了,你居然不走?难道你不想和继嗣在一起?”

    “我和大儿媳妇的关系一直不好,又何必去自找没趣?再说老爷身边也不能没人伺候。咱们是多年夫妻,你要做公孙杵臼,我当然留下来陪你。”

    “夫人……”

    宁夫人态度很是和善,但是语气坚决不容置疑:“老爷就不必再说了。咱们宁家都是些倔脾气,你如此,你的儿子如此,我是你的太太又怎么会例外。咱们两个这么大年岁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自古以来男子尽忠,女子全节。我宁家忠孝节烈四字占个完全,老爷应该高兴才对。”

    两夫妻对视一声叹息,随后两人脸上又都露出一丝笑容,神情格外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