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第五百七十八章 释疑

pk10网上投注苹果彩票网【pg123.net】

    虽然三个人里只有一个是医生,还包括一个伤号,但是并未影响手术的进行。唐珞伊学贯中西,又是史密斯诊所里的一把好手,与阎王争夺魂灵乃是吃饭的手艺。宁立言和宫岛医术略逊,可是对于枪伤处理都是内行,三九六人合作毫无障碍,手术进行的很是顺利。池小荷算是保住了性命,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人用了麻药,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房间里又恢复了清净。

    宁立言的伤口也做了处置,他伤得不算太重,但唐珞伊眼里他才是最危险的那个。抢救池小荷的时候云淡风轻,给宁立言包扎反倒是满头大汗。

    此时已经到了凌晨,宁立言正寻思着说点什么,宫岛却朝他点了点手:“出去抽支烟。”宁立言知道这是宫岛有话要问自己,自然不能推辞,随着这魔女一前一后离开房间,直奔露台。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子,谁都没说话,只是用力吸烟,仿佛来这里真的是为了过烟瘾。还是宁立言带头打破这种沉默:“想问什么就问吧。要说当没事发生,这种话大家都不信,说出来也没意思。我相信日本人肯定搞过我的档案,以他们的能力,也肯定能查到一些东西,或许不完整,或许有些连我自己都不记得的事。不过不管怎样都好了,今晚我很愿意帮你把它补充完整。”

    “日本人的档案跟我也没什么关系,补不补我不在乎。”宫岛吐了口烟圈:“我看过你的记载,日本人曾经怀疑你接受过专业训练,也知道你和哈里斯的关系。不过这都不是问题,这个圈子里从来不讲什么身家清白。要求一个人跟谁都没往来如同一张白纸,那是小孩子才干的傻事。但是在今晚之前,没人确定你会用枪,而且打得那么准。如果不是有王竹森那件事,我都忍不住怀疑,租界那个杀手和你是一个人。”

    “其实这么想也没错。你想想看一个租界大亨和一个专门杀汉奸的杀手,这不是很完美的组合?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会有人把这种故事写出来给大家看,比如一个人白天是警察,晚上就变成夜行人杀那些罪犯。”

    “也许吧。不过没关系了,你会什么本事,又有什么立场都跟我无关,你反正不会害我就行了。”宫岛说到这里又沉默了一阵,接着说道:“你今天完全有机会杀我的,在你的援兵出现之后,你已经用不上我。抬手一枪,就可以打碎我的脑袋。我过去一直以为自己杀人的手艺比你好,但是今晚上才看出来,不是那么回事。你要想杀我,就是一个念头的事。为民除害也好,为国锄奸也好,你都有这个立场。而且杀了我还能送甘粕正彦忤逆不孝,没有上级命令,擅自派部下暗杀安**总司令,即便是土肥原都会非常被动,何况是甘粕这个混蛋。你没这么做,我很高兴。至少知道我没看错人。”

    她说着话走到露台边缘向外张望:“我其实看错过很多人,也受过不止一次伤。以为这次又看错了,还得赔上命。没想到老天爷对我不错,总算让我看对了一次。不过看对看错有什么关系呢?你看,在我眼里一切都是黑的。就算从这走出去,依旧是要走到这没完没了的黑夜里,没有一处灯火属于我。小荷说她的灵魂早已经死了,我又比她好多少?她不怕死我也不怕!即便是用性命作为检验对错的标准,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

    “你想多了,我为什么要杀你?”宁立言也来到她身边,向着无边夜幕用力吐出一口烟。“我身上确实藏着一些秘密,但是跟你们想的并不一样。日本人怎么想我管不了,但我希望你相信,我并没有加害你的意思。”

    “我们这行说相信就是笑话,父母夫妻乃至父子,谁能相信谁?但是我愿意信你!既然你说不想杀我,那就是不想杀我,哪怕将来上当我也不在乎。”

    宫岛转身盯着宁立言:“跟我走吧!带上你的女人,我送你们去满洲。我手上好歹有几千安**,就算是日本人也要卖我三分面子。甘粕正彦也好土肥原也罢,都不至于把我逼得太狠。再说我在东京也有自己的关系,就算他们想翻脸,我也能找到人护身。”

    “怎么?害怕了?你好歹也是个总司令,总不至于被几杆手枪就给吓住。”

    “我怕的不是这几个刺客,而是你做的事和你的朋友!那位藏在暗处开枪的人不管是谁,对你来说都非常危险。帝国可以容忍合作者有着英国、美国或是其他什么国家的身份,但是有些身份是不能容的,至于这些身份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做的事本来就是在玩命,如果搭上那些人,就和送死没区别。我不想问,也不想去了解这些。其实这些事说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你走,就和你无关,没人能追究什么。哪怕真被人逮住把柄,我也能保护你的安全。相反,留在这里才是后患无穷。你不会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万一……”

    这个魔女很少这么正经说话,宁立言前后两世认识她,也不记得她有过几次正经时候。此时听她这么认真的为自己着想,心里多少有些感慨,但是随即又消失无踪。

    两军对阵,注定大家只能是敌人。今天不开枪打她是自己身为天津爷们做不出这种事,但是不代表真的就此改变阵营。若想走自己早已经走了,澳门、南美,有的是地方可去,又怎么可能去满洲或是东京?

    他笑了两声:“格格多虑了,事情没那么严重。我喜欢交朋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也是江湖人该做的事。出来混街面的如果不能做到四面八方都有朋友,那就证明他是个废物,更没法在江湖上立足。平日里结交朋友,有难时自有人出手相助,这本来就是寻常事,不值得大惊小怪。至于我现在要做的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做,很多人都会做。既有我也有日本人。在我前面有大个的顶着,就算是天塌下来,第一个砸死的也不是我。我从小生在这里,吃不惯别处的水,还是不想动了。若是万一有一天真到了那一步,我再走也不晚。”

    宫岛看看他并没有急着说话,过了好一阵之后才说道:“这句话我记住了,你自己也记清楚。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不来东北而是跑去别处,我可跟你没完!”

    说完这话她迈步向房间走去,宁立言问道:“你去哪?”

    “挂电话报警!我们的汽车遭遇袭击,小荷不幸中弹身故,我不把久井吉之助祖宗八辈骂化了都对不起他!你也别傻站着,去看着小荷。等她麻药劲过了,能看到你在面前,对她来说是个安慰。我一会得去趟金船,既然小荷要死,就得有尸体。这种事你们谁都下不了手,只能我来。”

    内藤义雄别墅内。刚刚送走了客人的内藤靠在安乐椅上,身体随着椅子来回摇动。身体衰老的迹象越来越明显,精力越来越难以集中,也特别容易感到疲惫。可是真的想要休息时,又发现自己睡不着。

    那位贴心的老仆人已经送来了宪兵队、警察署等方面传过来的消息。作为本地间谍领域的活化石,纵然是年迈力衰,影响力和人脉依旧不是普通人能比。日租界的风吹草动,没什么能瞒过他的手眼。

    其实早在甘粕筹备之时,内藤已经有所察觉,之所以没出手,只是认为没必要。宁立言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从自己理想的缰绳,变成了一根危险的马刺。如果能被这种粗鄙野蛮的方法除掉,也未必就是坏事。再说他和乔雪同居的事刺激了吉川幸盛,那个理智的疯子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自己犯不上为了宁立言去招惹这么个聪明又疯狂的财阀。

    他当时正要进行一件重要的工作,顾不上处理这点小事。原本想着事情结束之后,再做个及时出现的黄雀把螳螂一口吞掉,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反复。

    宁立言逃脱的可能性也在他考虑之中,但是却从未想过是以这种方式。甘粕正彦手下最为精锐的战士被杀个精光,却还是没能留下那辆别克汽车。即便是宁立言精心改装之后,他那部别克勉强可以算作“保险车”,但是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宫岛的手段也不足以达到那个地步,到底是谁在暗中帮他,他手上又有多少底牌?

    内藤越想越是吃力,不得不感慨岁月不饶人,只能暂时放弃考虑这些复杂的事,转而考虑起甘粕正彦。不管螳螂是否成功捕捉了蝉,自己黄雀的地位不变。这只螳螂跳的太凶,也是该教训一番。吉川幸盛那种凉薄之人,也不可能真的出力维护甘粕,顺手把他踢出局对自己而言也不是坏事。

    人在安乐椅上来回晃动着,内藤双眼半睁半闭,如同呓语一般喃喃道:“子弹奈何不了你,银弹又怎样?你这小子向来聪明,可你再怎么聪明也猜不到,那六千万银元已经成了老夫囊中之物。有这六千万银元兜底,储备券就永远不会崩盘。这一局老夫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看你怎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