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第五百六十九章 以假乱真

苹果彩票幸运农场网上投注

    “这样就行了?白送了这几个女人一笔重利倒是小意思,哪怕我自己也送的起。可是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这帮人没什么信用,如果过几天觉得不合适还是会回来要钱,到时候我们拿什么招架?”

    董事长办公室内,金鸿飞看着宁立言,眼神里满是怀疑。虽说双方几次交手都是金鸿飞吃亏,可是金鸿飞从心里并没有彻底服气。尤其是在银行经营方面,金鸿飞素来以专家自居,并不认为这个城市里有谁会比自己更懂这些。

    毕竟整个民丰银行从无到有都是靠他筚路蓝缕辛苦打拼出来,固然有很多坑蒙拐骗见不得光的手段,但是他的经营本事总是实打实的做不得假。在运作资金投资项目以及银行管理方面,他有充分的自信,至少不会输给宁立言这种外行人。

    虽说在利顺德的时候宁立言满应满许承诺金鸿飞后面可以跟着自己发财,出一点血也值得,金鸿飞受制于人没有反抗能力不得不大赢,但压根就不信这种鬼话。慢说发财,如果储备券问题不能顺利解决,自己的银行都可能倒闭。甚至动了卷款逃走的念头。

    说句良心话,即便宁立言不来他也有办法把这几个妇人糊弄走,单纯这点本事震不住他。他需要知道宁立言是否有足够把握,如果没有就还是听自己的,按照自己的思路运作。

    宁立言瞪了他一眼,神色里充满不屑与不耐:“金董,你似乎又忘了自己的身份。虽说现在你的办公室,可是依旧要服从我指挥,这是咱们合作协议的一部分,你莫非忘了?随便质疑自己的上司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很容易丢饭碗的。”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打算因此解雇你。你先说良心话,这笔钱花的值不值?”

    金鸿飞点点头,虽然八奶奶要了笔高利息,还要求先预付一部分,可是这根本算不了什么。民丰银行从民间募集资金,本来就是用的这种手段。很多时候都是靠拆东墙补西墙,确保能支付高利息稳定储户,以此维持自己的资金链。只要最后能够投资成功,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即便宁立言不玩这招,金鸿飞也是想要用类似办法解决,对此并没有意见。

    宁立言冷笑一声:“你估计还没搞明白值在哪里。你想的是收买她们,让她们别急着提款,我想的却是让她们帮我们成事。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储备券掉价,再有就是银价波动。我们炒白银的消息放出去,外面的人会干什么?当然是囤白银准备升值,市面上白银就这么多,尤其是南京政府现在严格控制白银北上,市面的贵金属并不充裕。这么多人跟着囤,白银自然就要涨价。抬高银价的事情,也就弄假成真。用这么点钱买这几张嘴不值么?她们虽然粗鄙可恶,却是不折不扣的体面人。她们说话就有人信,平时要买她们张嘴可不便宜。你算算,这笔生意是赔是赚?”

    金鸿飞终究是奸商,一下子就明白了宁立言的意思。是吃准这些妇人不会保守秘密,储备券价格系人为打压的事很快就能传出去,只要大家对储备券有信心,就能把币值抬回来。包括白银在内,也能有一个虚高。他下意识点着头,忽然又摇头:“如果有人想要先打压银价再囤怎么办?那不是跌的更狠?”

    “无所谓。他抛多少市面就有人吃多少,你觉得几个投机客能有多少白银或是储备券?最后银价还是会涨,我们不会吃亏。”

    “只有这些?”

    “最重要的还是储备券。储备券最值钱的地方在哪?不在于他背后的冀东自治政府,而在于它能换白银,而且是最合适的汇率。人们发现白银看涨之后,下一步想要的自然就是储备券。然后他们会发现市面上已经没有多少储备券了,因为都已经被他们还给了银行。手上有券的自然不会再换,没有的会想方设法搞一些,银行的麻烦也就解决了。”

    金鸿飞点着头,他发现宁立言这套操作确实没问题。其本质还是伪造消息炒热市场,随后借市场的财力把他的消息弄假成真。这种空手套白狼的办法也是金鸿飞平日惯用的,因此一听就能明白而且非常赞同。

    但是他随即想到按照这种操作,根本不需要自己投入多少,他拉着民丰要干什么?

    宁立言看出他的想法,冷笑一声:“以上我说的都是公事,接下来我要说私事。我知道你把大笔的钱都换成了储备券,我要求你把这些储备券拿出来,到冀东银行兑换成法币。”

    “为什么?”金鸿飞莫名其妙,他就算兑也是该兑成银元,兑法币岂不是缺心眼。

    宁立言面色一寒:“我是不是对你态度太过友善,让你忘了自己的处境!我说金董,你的记性没这么糟糕吧?”

    “别……别发火。”金鸿飞注意力全在宁立言的计划上,这时候才明白过来。自己跟对方是绑匪与肉票的关系,只不过宁立言之前面带微笑的样子,让自己误以为是合作伙伴。

    他连忙赔笑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可以把储备券送给三少,没必要换成法币。要我看那玩意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废纸,把它们交给冀东或是皇军正合适,没必要留在自己手里。”

    “我让你换你就换,哪来那么多问题!你考虑一下你的命值多少钱,再决定兑换储备券的数字。你也可以选择去找甘粕他们想办法,我随时奉陪!不过我要提醒金董,机会不是无限的。你已经浪费了很多次机会,如果这次再做出错误选择,将来不管遭遇什么下场,都得自己承担。”

    宁立言的脸色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有说有笑,这时候却面沉如水,眼神冷厉如刀,看着就让人害怕。金鸿飞浑身汗毛倒竖,不敢再争辩,只好不住点头:“我……我尽力而为,肯定让三少满意。只不过也请三少体谅一下,银行里的钱属于储户,我也不能随意挥霍……我不是说反悔,我是说我的财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那是你的问题,与我无关。总之我要的很简单,第一你把储备券去换法币,而且要在银行圈子里把消息扩散出去;第二你手上有多少法币,全部交给我。记住是全部!别告诉我你手里没有,这种事我一查就能查出来。”

    金鸿飞当然不会没有法币。他嘴上说不看好法币,实际心里另有想法。作为一个优秀投机客,他向来不会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确信国民政府肯定不是日本对手,但是冀东和国民政府鹿死谁手却看不透。

    储备券表面上说与正金银行合作由日本政府背书,实际脆弱无比,他只是把储备券当成牟利手段,不可能把全部身家都压上。金条、外币、法币都有储备,只是数额多寡不同。

    宁立言现在开口要法币自然是如同抢劫一样白拿不给丝毫报酬,但是想到那些口供金鸿飞也只能认命,他盯着宁立言:“三少是江湖人言而有信,我问一句,除了这些你还要什么?”

    “说得就跟你自己还有什么一样?”宁立言不屑说道:“别看你号称银行家,要真讲身家未必比得上我,更比不上我老婆。我这个人最讲义气,也懂得砍竹不伤笋这个道理。不会用这个东西把你变成穷光蛋。但是反过来说,咱们是敌非友,我宰了你都不过分,凭什么把东西白还给你,开的价码很合理,你也得想开点。做生意就是这样有赔有赚,你想要投机这个总顾问身份,结果失败了,所以就得认赌服输,这不是很公平?”

    金鸿飞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不停点头。宁立言一拍桌子:“上得起赌桌就要输得起钱,这副德行把老爷们的脸都丢光了!按我的本心,弄死你都不多。可是梦寒心善,念着你帮她拍过电影,又肯拿出钱来打点她,所以还想给你个机会。她答应了让你发财,我就得帮她做到。这个机会我给你,能否抓得住,就是你自己的事。”

    “发财……三少真愿意带我发财?”

    “鬼才愿意带你,不过梦寒的面子大,我没办法。我知道你其实不相信,觉得我还在挖坑害你,说不说在我,听不听在你。贵金属交易这件事其实是真的,冀东银行需要盈利,否则光靠以本伤人赔本赚吆喝也撑不久。除了里见甫的烟土生意,我们还得有其他的经济来源。你自己就是开银行的,应该知道怎么赚大钱赚快钱。”

    银行想要盈利从正道上自然是投资以及发放贷款,但是金鸿飞自己就不是个正经人,也不会想这种办法。再说冀东这种模式就是邪道,按照常规经营得利慢周期久,一不留神就会完蛋,也确实不能走四平八稳的正路。

    贵金属投机快进快出,确实适合冀东银行。不过其风险也大,一旦失手就会血本无归。宁立言看出金鸿飞的担心,一阵大笑:“金董你糊涂了,我刚才就透露了一个消息给你,先跟着我炒白银,赚几个小钱花花。也算是弥补一下你的损失,至于接下来的生意做不做不是你自己说了算?反正我会把消息透给你,有内幕消息还赚不到钱,就只能怪自己笨。”

    “问题三少透露的也不算内幕。”

    “冀东这么头庞然大物进了市场,它的决定就是内幕消息。这种投机说到底就是以本取胜,我说它涨它就得涨,说它跌它就得跌,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