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别样心思

幸运蛋蛋开奖直播

    内藤义雄别墅内,内藤与佐藤秀忠对面而坐。自从胡言报攻击冀东银行开始到现在,内藤义雄始终不曾露面,直到今天才把佐藤秀忠招来自己的住处。

    佐藤秀忠虽然是内藤的弟子,但并不算得宠更没有继承衣钵的可能九六。佐藤出身普通农民家庭,后来加入海军受训,即便接受特工训练,身上那股子武人味道依旧洗刷不去。

    内藤秉持绅士派头,认为情报工作应该尽量优雅,即便杀人也该手不沾血,对于佐藤这种武夫作风自然看不上眼。佐藤在退伍后以经商为掩护,实际依旧在日本政府工作,接受的也是新派教育。对于内藤这种老派浪人实际也看不顺眼,彼此之间分道扬镳也就是情理中事。

    不过内藤终归是这个行业里的前辈,在东京还有着深厚的关系以及人脉,不是佐藤这种小角色能颉颃。哪怕师徒情分早尽,听到招呼还是得乖乖过来,心里猜测这老头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佐藤心知自从日本进入昭和时代之后,对于本国浪人态度发生根本转变,从当初的放纵扶持变成收编、打压。内藤这种老古董按说早就该进垃圾堆,把位置让出来交给更为新潮专业的人士。

    没想到他居然靠着那份经济战略计划重新成为政府眼里的红人,就连土肥原暂时都不敢招惹他。可想而知,这份经济计划对于内藤的重要性,绝不允许计划被破坏。这次冀东银行的变故显然超出他容忍范围,把自己招来理应与此有关。莫非如今银行的情形太坏,此老坐不稳钓鱼台要亲自出手?

    就在佐藤思忖的当口,内藤主动开口:“你受训的时候就暴露出一个毛病,每当思考问题时视线习惯向下。一旦这个毛病被人发觉,你的状态就会被人完全掌握,未曾较量先输了三分。”

    佐藤虽然不喜欢内藤这种老气横秋的态度,但此时也只能上身前倾行礼:“感谢指教!还望老师能多指出我的错误,让我可以及时改正。”

    “你的错误?那太多了,如果我逐条指出来,你很可能就得再受训一次。”内藤说话的中气已经严重不足,但是依旧无损威严,反倒是多了几分阴阳怪气的味道。

    “于鲲鹏的身份你想必已经知道了,但还是咬死他是赤党,这是不是错误?”

    佐藤并不意外,连正金银行的头取都是内藤门人,冀东银行有他耳目再正常不过。本地的特工网络都是老人一手缔造,谁是谁的人外人可能不知道,却逃不出内藤的五指山。

    他知道这事否认没用,只好坦白:“这件事和宫岛东珍有关。她给我挂了电话,希望我帮她个忙……”

    “别急着解释,我又没说你做错什么。”内藤嘿嘿一笑:“宫岛的行动没什么错,你也没有。这件事已经闹大,于鲲鹏的身份必然要有个交待。就算是他的直属上司,这时候也不会愿意承认这么个罪魁乃是自己手下。把他定义成赤党,把这一切说成赤党阴谋是最好的结果。难道真有人会为一个中国人找你的麻烦?你在这行工作的时间也不少,怎么连这点城府都没有?连我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都分不清?”

    佐藤这才知道自己被老狐狸给诈了,三言两语间自己已经算成了宫岛的同盟,想抽身都抽不出腿。却又不敢发作,干笑几声:“我没老师想的那么多。宫岛小姐联系我的时候,于鲲鹏已经死了。那位小姐的脾气大家心里有数,我觉得总不可能为这点事和她翻脸,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你能想到顺水人情,证明确实开窍了。看来这几年的商人生活没白费,虽然没让你发财,却让你变得比过去聪明。这是一件好事,我的时间不多了,未来天津的情报网络需要个继承人,你学聪明点,我也可以放心。否则我就只能把这一切都交给茂川秀和,他可是陆军!该死!我可不想把这个巨大的宝藏交给陆军!”

    佐藤下意识地抬起头,顾不上失礼,两眼紧盯着内藤。

    他说得是真的?一向看不起自己的老混蛋突然转性,要传授衣钵?这到底是心里话,还是另有图谋?

    从理智出发,他并不相信这位老师的言语。自己刚刚才被他骗过,怎么可能再中计一次?

    可是人毕竟不是完全的理智动物,一想到本地庞大的间谍网络以及其能带来的巨大利益,佐藤依旧控制不住心头狂跳。一只看不见的手从心脏探出一路向上,直抵喉咙,在那里轻轻的挠。他心头发痒热血狂涌,只觉得身下榻榻米分外硌人,不管怎么待都不舒服。

    “你不用那副样子,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你,也不认为你有资格做我的传人。但是谁让日本如今人才凋零,体面的绅士纷纷离开这个世界,只剩下粗鄙武夫横行霸道。宁立言虽然对我的胃口,但他是个中国人,而且是个不怎么安分的中国人,这份宝贵的财富我怎么也不可能交给他,只能便宜你。”

    说到此处内藤目光陡然一寒:“但是你得拿出点本事来,证明自己可以接得住,否则我宁愿把它带进棺材。”

    “老师放心,我会做好自己的工作。”佐藤这次的语气格外真诚,不含半点虚伪。“储备银行那边我会亲自坐镇,保证让事情平稳解决。至于内奸问题,我会咬死金鸿飞,把宁立言从嫌疑里洗脱出来,不至于让别人顶他的位置。”

    内藤点点头:“还好,总算没蠢到家,还知道该做点什么。不过要想继承那么大笔产业,这点能耐还差得远。银行那边的事你不必参与了,让他们随便折腾去吧。宁立言不会让储备银行破产,我也不会。这次正金拒绝提供贵金属,其实是我的意思,目的就是让宁立言成名。你别坏他的事。”

    “为……为什么?”佐藤虽然不想问,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他想不明白内藤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宁立言是中国人,他何必如此下力气成就他?

    内藤冷笑两声:“如果始终是正金提供资金,人们只会认为这一切都是正金的功劳,宁立言的位置依旧不算稳当。总得让所有人相信他是定海神针,对他充分放权,我们才好进行下一步。”

    “经济战略这么快就要推动?”

    “你以为呢?”内藤脸色严肃和平日那副慈祥模样形成鲜明对比。此时的内藤和他所厌恶的武夫实际并无多少差别。

    “年初的那次兵变虽然被平息下去,但那只是开始并非结束。这是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人发财和落魄的速度都远远超过以往。国内有太多的穷人渴望发财却又缺乏机会,又不甘心安分守己过活,全盼着靠刀剑博取富贵。这是个极危险的信号,如果不加以重视设法解决,他们还会闹出第二次、第三次兵变。直到真的失去控制,拖着我们的国家下地狱。要想挽救国家,就得靠我们的力量。他们想要钱,就给他们钱,至于钱的来源,只能是中国。”

    佐藤似懂非懂:“这和宁立言有什么关系?”

    “因为他也有一个计划,一个借机会坑我们的计划。为了这个计划,他会四处去找钱,把钱投进来做局。甚至这次的银行风波,在他看来就是一次演习。既可以演练怎么解决,更能演练如何从中牟利。我们必须让他成功,这样他才会去筹钱,而那些钱就是我们的猎物。相信我,这个城市里只有他才有能力筹到那些钱,其他人都没这个本事,这里面也包括老夫在内。”

    佐藤若有所悟:“您的意思是说,这一切真的是他搞出来的?”

    “现在纠结这些还有意义么?”佐藤很有些不耐烦:“记住你的身份,你是个优秀的情报人员,不是个宪兵。抓捕所有罪犯并非你的工作,还是把注意力放在大事上。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要管,让他放开手脚折腾。不管这次他从中拿走多少钱你都不要过问,也不要向上面汇报。比起我们未来的收益,这点小钱算不了什么。”

    佐藤确实想过给茂川秀和通气,哪怕不把宁立言抓起来,也先对他实施监视。但是老师的许诺,让他情愿暂时放弃对帝国的忠诚。反正内藤这条老狗盯上谁,谁一准没好,不用茂川出手宁立言也是死路一条。

    他只纳闷一点:“老师为何对宁立言了解得这么多?”

    “因为我曾经也是他们的同谋,甚至算得上首领。”内藤面不改色语气平常:“只不过年初的兵变让我感到恐惧,生怕这股邪火烧毁我们的国家。我做了个梦,梦到未来空中有神火降下,把我们的城市化为焦土。为了这个噩梦不变成现实,我改变了主意。决定将计就计,用这笔钱救我们的国家,但愿这一切还来得及。”

    内藤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内藤拿起话机听了片刻,一言未发把话机放下,随后朝佐藤道:“我们的银行好热闹,既然如此你更应该撤出来,没必要陷在泥潭。就让我们看看,预言家能给我们多少惊喜。”

    冀东银行门外停着一辆黑色别克汽车,坐在后排的陆振华指着窗外对身旁的华子杰道:“这里只要存在,我们的国家就要持续出血。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这个地方摧毁,消灭不了银行就消灭里面的工人,总之这个地方必须抹去,绝不允许继续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