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勒索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金鸿飞不是个傻子,当然不至于愚蠢到把这些供状吃下去或是撕碎的地步,如果宁立言没有后手,又怎么可能把这些足以致命的东西堆在自己面前?他既然肯把这些摆出来,不是直接送到北平土肥原办公室,就证明还有的谈。如果自己把这份善意变成不死不休,这些年商场就算是白混了。

    现在他只想知道宁立言到底想要多少,自己出了钱之后又能否真的平安。毕竟双方这回结怨不小,宁立言又是江湖人,收了钱再收拾自己也并非不可能,总不能

    事事都让他如愿。

    宁立言也不糊涂,对他的担忧看得明白,主动为其解惑。“你这次对我下的是毒手,按说我就该要你的命,这样叫一报还一报。可是这样有意思么?现如今惦记我这个位置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要论心狠手辣和你也相差无几,我杀也杀不过来。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总归是比日本人亲近一些。把你杀了换个日本人过来,对我也没什么好处,还不如留着你好歹还能当个挡箭牌。”

    金鸿飞听出宁立言话里的意思,实际是拐弯抹角说自己愚蠢,对他构不成威胁,所以留着自己做对头好过其他人。这话虽然难听,却能让金鸿飞放心。

    毕竟日本人也不会让冀东银行变成某个人的天下,内部山头林立互不相容是必然之事。从这个角度看,宁立言留下自己也不无可能。

    这个疑问一去,金鸿飞的心放下大半,开始认真思考这次怎么过关,自己又该付出多少代价。宁立言这时继续说道:

    “既然你不肯吃,那咱们就有得谈。本来咱们说好了一起发财,结果你非要跟着里见甫他们坑我,这让我非常生气。就算看在同胞份上饶你不死,但是怎么也得让你付出代价,而且这个代价不会太小。你准备出多少钱买下你面前这些纸,如果钱给的少,我就另找个买主。”

    池小荷也在旁边敲边鼓:“没错!格格还等着立功受赏呢!这笔钱有格格一份,要是给的少了格格第一个不答应!”

    金鸿飞擦擦汗水:“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也得奉劝你们一句,别狮子大开口。我的大半身家都押在储备券上,手里没多少现金。再说我的民丰最近银根紧张,周转很困难,如果所求过甚我怕是也无能为力。”

    陈梦寒冷哼一声:“这么说也就是没有诚意了?那还谈什么!你那点手段瞒不过我们!你手下的襄理见天陪几个阔太太打麻将,又是这个奶奶,又是这个太太的,千方百计骗她们把钱存进民丰,光是她们的身家就有好几十万!还有里见甫他们在你手里中转的钱,也不在少数。都到了这一步金董如果还是不肯说实话,那我也没法帮你。”

    她不管在银幕上还是生活中多以温婉可人形象示人,往往让人忽略了她现在还有一层身份:本地龙头的当家太太。

    虽然她和宁立言没有任何结婚仪式,可是乔雪和杨敏都不喜欢和帮会打交道,武云珠、汤巧珍身份不合适,唐珞伊则是气场不合,只有陈梦寒由于一开始就是把自己定位成江湖大嫂,所以一直维持着和江湖人的联系。

    从她自身角度,也是把这部分当成自己基本盘,既可以为爱人分劳,又能彰显自身价值。所以宁可放弃自己大家闺秀的身份,也要学会和江湖人打交道。

    几年磨练下来她的风度气质并未变得粗野,但是也学会了江湖人的风范,需要发脾气的时候照样能吓住人。毕竟江湖人不会一直和风细雨,滚刀肉二皮脸到处都是,若是没有几分威风,也吓不住他们。陈梦寒平日在宁立言面前温柔如水,一旦发起怒来,各路把头都要心惊胆战更别说金鸿飞这个买卖人。

    他民丰银行那点伎俩被陈梦寒当场揭穿,就知道自己的底细藏不住,连忙说道:“陈小姐别误会,我没有骗你们的意思,我是真有难处。自从储备券出问题之后,那几位太太都闹着要提款。可是她们的钱都在储备券上压着,根本提不出来。至于里见甫的钱在我手里只是过境装门面,我不能动一个子儿,而且也动不了。”

    宁立言打断金鸿飞的话:“我不想听你哭穷,而是想问你一句话,到底要钱还是要命?”

    “我肯定是要命,但是三少如果所求过多,跟要我的命也没区别,我是真拿不起。”

    “要命就好办。钱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商量,总是有办法解决,如果商量好了,你不但不用赔钱,反倒是有机会发财。”

    池小荷把嘴一撅:“三哥,这可不行!我们这累死累活大晚上不睡觉去抓人审问,还差点和日本人交手,结果发财的时候不叫我们,我不干!”

    “看看,连我妹子都不高兴了,金董就该知道我有多难了。小荷别生气,梦寒你也去劝劝。发财的事我不会落下身边的人,但是多带几个人也不是坏事。再说独食不肥,金董加入我们才方便发大财。”

    金鸿飞之前就联系过宁立言想要和他联手发财,只是后来里见甫这边施加了压力,他只能选择相反立场。现在听到宁立言又提到发财,他也有些动心。他不认为宁立言会好心到带着自己赚钱,肯定是要用民丰或是自己的身份,才不得不拉上自己,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不管什么原因,总归是能赚钱就好。

    再说这种事肯定涉及到坑害日本人,如果自己能抓住他的把柄,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他看了一眼宁立言:“三少想要怎么发财不妨明说,这方面我倒是可以帮些小忙。”

    宁立言并没回答他,而是说起公事。“这次的事情确实有点麻烦,谁让你好死不死把于鲲鹏杀了,弄得现在大家收不了场?”

    金鸿飞刚要说什么,随后又把嘴闭上。于鲲鹏这条人命显然就是自己要付的代价之一,从现在开始这个人只能是死在自己手里,否则就是不知进退。就算自己说于鲲鹏是宁立言杀的,也得有人相信才行。

    宁立言见他没言语,略一点头:“这就对了。没什么可怕的,不就是杀个人么,算得了什么?你金董之前帮日本人收购纱厂,罪过比杀人大多了。那种事都能干,区区一条人命又能把你怎么样?银行的这点危机,又算得了什么?要我说这不但不是坏事,反而是一件好事。池墨轩不懂经济,佐藤那帮人各怀鬼胎,所以才弄得像死了老子一样。他们也不想想,世界上哪有一帆风顺的生意?又哪有常胜不败的将军?既然要推行经济战略,就得做好吃亏败阵受挫折的准备。”

    他这话里不但把日本人都骂进去,池墨轩也没逃脱。池小荷这时候也挨着宁立言坐下,听到这话并没有表现出不满,反倒是主动附和:“三哥说得对,我叔叔就是个胆小鬼,遇到点事就想着逃,没有三哥他早就完蛋了!这次的事情在三哥眼里就是件小事,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让人说点什么好?”

    “这次的事不但是小事也是好事,按照军人的说法,可以算作演习。闹这么一回,大家就有了准备,将来再遇到类似的情形,不至于手忙脚乱。金董,你说对么?”

    金鸿飞虽然也是开银行的,但是民丰主要靠投机发财,不走正常的途径。自身抗风险能力不高,如果遇到这种事早就倒闭了。全是靠金鸿飞本人长袖善舞,找靠山抱大腿才保证银行平稳运作,没经过这种风波,自然也没有应付经验。这时只能不停点头,等待宁立言下文。

    “我们就把这当成一次演习,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场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努力表现出自己的不凡之处,让银行明白我们是不可或缺之人,这就是对我们自身的第一项好处。第二项好处自然就是赚钱。现在正金不肯拿真金白银出来,就得我们自己想办法,不过这也不是坏事,小财不出大财不入,不拿出一点钱,又怎么能赚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