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消火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宫岛在曹津辛明确表态之后依旧不依不饶,当众枪杀袁彰武,未免有些目中无人。杀人之后的态度更是嚣张到了极处,根本没把西北军几百号人枪放在眼里。不管中日之间力量对比如何,眼下总归是西北军力量最强,宫岛这种态度自然让这帮军官不满。

    今天带队的军官级别都不高,也没修炼出大人物的涵养以及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见宫岛如此,这几个人当时就变了脸色。如果不是宁立言在场,加上又有一笔巨款等着入账,只怕有人已经给宫岛一点颜色看看。

    宁立言倒是知道这个魔女的脾气,她并非故意恶心西北军,而是性情本来如此。她本就是我行我素只要自己痛快不管其他人感受的性情,对日本人都不客气又何况西北军?若非如此,也不至于被称为魔女。

    当初敢下令殴打里见甫,现在几个二十九军的连排级军官又怎会被她放在眼里,更不可能让她感到敬畏。

    她和袁彰武没有多收仇恨,这几枪实际是替宁立言打的,免得他被日本人追究。这份心思宁立言明白,这些军官的怒火自然也要自己负责挡下。

    他上前一步挡在宫岛前面,朝几个人一笑:“大家别误会,袁彰武罪大恶极,理应处以死刑,宫岛小姐这么做乃是为民除害,咱们应该对这种义举表示支持。众位都是深明大义之人,自然知道宫岛小姐做得没错。”

    一边说话,宁立言一边朝几个军官使眼色。他现在挡在宫岛身前,后脑勺对着宫岛,这些面部动作宫岛自然看不见。这几个军官并不笨,看出宁立言有什么私密话不便再宫岛面前说,也没有急着说话。曹津辛在旁搭话:“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说杀就杀了啊。这事咱得说道说道。”

    说着话几个人把宁立言拉到一边,曹津辛压低声音道:“三少,这到底咋回事?日本娘们太目中无人了,弟兄们受日本人的气,现在还要受个娘们的气?再说这些小喽啰杀也就杀了,袁彰武知道日本人好多事,我们还等着要口供呢。把他杀了,这口供朝谁要?”

    “就是。宋长官不能明着处置他,但是可以先过一堂再把他放了。这人知道不少重要情报,就这么把他毙了,是不是杀人灭口?”说话的是手枪团的一个排长,他的见识强过曹津辛,想的事情也比较复杂,已经考虑到保密这个层面。

    宁立言摆手:“不是那么回事,这个人是替我杀的。”

    “替三少杀的?你跟他有再大的仇,也不至于急着这一时三刻杀他吧?”

    “你们说对了,我必须得杀他,还必须得现在杀不能拖延。事到如今,我跟几位也交底吧。你们猜猜看,我为啥亲自跑到这小地方来?”

    “不是为了救人么?”

    “要光是为了救人,我派手下来就行了,何必自己冒险?这些女孩跟我素不相识,我犯得上为她们玩命么?”

    这话虽然听着凉薄,但符合有钱人的身份脾性,几个军官并不疑心。曹津辛看着宁立言,目光里满是怀疑。宁立言回头瞟了一眼宫岛,随后转回头把声音又压低几分:“实不相瞒,我这次乃是奉命行事。”

    “奉命?英国人插手这事了?”

    “他们没那好心眼,再说洋鬼子算个嘛,凭什么命令我?是政府的命令,南京政府!”宁立言加重了几分语气:

    “袁彰武倒卖大烟为日本人筹措军资,并借机刺探华北军事情报,绘制军用地图,为日本鬼子充当爪牙先锋。政府早就给我下达了锄奸任务,这次找到机会我还能让他跑了?可是杀他又要考虑日本人的反应,借宫岛的手杀人一举两得。她帮了我一个大忙,各位就当给我个面子,别跟她一般见识。”

    因为历史渊源问题,西北军和南京政府关系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状态。何梅协定之后,南京政府台面上的势力不得不迁出河北,对于西北军的控制力度被削弱。私下里肯定会安排人手试图监视操纵西北军,西北军这边也心知肚明又得装糊涂。

    虽然在同一面旗帜下且有外敌虎视眈眈,双方依旧是一种既合作更要互相戒备的关系,戒备又远在合作之上。这种情况下,蓝衣社的锄奸任务确实不会下达给西北军,即便真的要求西北军锄奸,这些基层军官也不会知道。宁立言笃定这个谎言眼前几个人无法戳穿,也就放心大胆拿来做借口。

    几个军官愣了一下,锄奸不同于抵制新女性报社,不管是出于爱国情怀还是自身立场,都不能说执行这个命令有错误之处。但也不会因此心悦诚服,认为宫岛做得没问题。

    几个军官的脸还是沉得像是一汪水,那个手枪团排长说道:“那就应该先让我们过一堂再说。他和高家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在别处藏没藏大烟土或者姑娘?还有他给日本人送烟土,肯定知道他们的秘密通道,这些都没查出来就给毙了,我们又去哪找线索?”

    宁立言冷笑一声,心知这些人心思也不一样。曹津辛是个好汉,不代表他的朋友都像他一样单纯。这几个军官里也有人打袁彰武烟土的主意,想要黑吃黑或是寻找财源,还有人想着留下袁彰武活命,敲诈一笔钱再放掉。宫岛这一梭子不知道打掉多少人的钱袋子,这帮人的怒火有一多半是因此产生。

    心里有数表面上还得装糊涂,好在他能确定一点,这几个军官不会也不敢和自己翻脸。毕竟自己有的是钱,在本地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必要的时候能联系到西北军高层,不是这些小军官能比。因此宁立言说话也带了几分硬气:

    “正因为袁彰武知道得多,才不能耽搁。万一日本人这个时候来要人怎么办?你们敢和日本人交手么?如果放了他,南京政府会不会答应?又会怎么看待宋长官和二十九军?眼下这个结果对我们都有利,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可是……可是宫岛也太目中无人了。她根本没把弟兄们放在眼里。”

    “日本人就这么混,大家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实话告诉你们,就算在日本人里面,宫岛也是出名的混蛋。别说你们,就连宋长官遇到她都没办法。忍了吧。”

    宁立言故意用一种戏谑的语气劝说,让几个人心头的火气更盛。他们拿宫岛没办法,只会更加憎恨日本人,这也是宁立言的目的。

    让西北军基层对日本人这个群体仇恨日深,等到他日沙场相见作战就会更加勇猛。即便这种愤怒不能从整体上逆转强弱,在具体某一场战斗上能够多造成一些杀伤也是好事。

    一个军官朝地上吐口唾沫:“早晚让小日本知道厉害!”他又看了一眼宁立言:

    “曹哥说你能让俺们发财?这话是真的?我今天带弟兄过来这可是大事,没有一笔大钱打点上峰,可是过不了关。刚才交手的时候我手下还有两个弟兄挂彩了,半个月不能参加训练,这也得有个表示吧。”

    曹津辛一瞪眼:“你干啥?想敲竹杠啊?三少是讲究人,说了给一万肯定不会少,少一个子跟俺要,多一毛钱不能拿。你手下那两人自己倒霉,咋能怪别人。”

    “话不能那么说。一万大洋听着不少,可是一分下去,也就是那么回事。光是孝敬上峰就得去五千,否则私自出兵这事就得掉脑袋。手枪团还得多给点,他们是心腹,配短枪的就得比拿长枪的赚得多。七折八扣到咱手上还能剩多少?弟兄们吃苦受累,最后还看不见钱,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你狗日的想要坐地起价?”

    “我这是明码实价。”

    宁立言连忙打断:“大家一人少说一句,不就是钱么,又算得了什么?这位弟兄说话也有道理,我不能让你们吃亏。高家抄出来的烟土自然归你们,储备券我得拿走……”看到刚才要钱的军官脸色越发难看,宁立言继续说道:

    “这个我有大用,不能给你们。不过我可以从高老财那给大家多弄出几个钱来。我说过了,这次如果不敲他三五万,我饶不了他。这里面肯定有大家的好处。”

    “一万!”那个军官伸出一根手指头:“不管你从高老财那敲多少,也不管你和曹哥咋分,我们这几个人要一万。要现大洋,不要法币!”

    “你咋不去劫道!”曹津辛气得要骂娘。宁立言拉住他的胳膊,又朝其他几个人点点头:“一言为定,五天之内我再送一万大洋给你们,差一个子不得好死。”

    前面那一万大洋纵然要孝敬长官,剩下的也足以让西北军士兵满意。后面这一万大洋实际是几个军官自己的好处,有了这个许诺,他们的面色就逐渐回暖,因袁彰武之死闹出的不愉快终于烟消云散。曹津辛则愤愤不平,低声咒骂这帮人不是东西,自己瞎了眼才把他们当兄弟看。

    宁立言安慰道:“宋长官手头紧,弟兄们都不富裕,好不容易有个发财的机会,难免有点过分。反正我这次也没打算挣钱,能够救人又能为民除害没什么不好,我女人怀着身孕,我这也算是给她和孩子积德,出这个钱我心里痛快。你也别发火,都是弟兄今后还要并肩杀敌,不能伤和气。别想这个了,我们还是去看看这次凑成了几对姻缘。”

    处决俘虏的工作已经完成。二十几个脑袋被砍下来,现场已经化作血泊。宁立言赶到时,只见不少农民还在看热闹,有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有人放声笑,有人捶着地哭,多半是被杀者的亲属。

    高老汉站在一棵大树下面,仿佛一切与自己无关。当宁立言看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宁立言。恍惚间,宁立言看到他朝自己点点头,只是这个动作太快,让他没法确定真假,随后就见高老汉转身向田地走去。

    他已经顾不上高老汉,那些姑娘就够他操心。几个女子抱着人头狂笑,甚至在血泊里打滚。还有的围着死尸痛骂踢打,更多的女人是在哭泣。

    乔雪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在两人相识相恋之后,宁立言很少看到她会如此。这不像是愤怒,更像是……伤心?这让他感到莫名其妙,乔雪会为了这些人伤心?这可不像她。

    他快步走过去问道:“雪儿,怎么了?”

    “没什么。”乔雪摇摇头,“那个大婶的女儿找到了,但是……她疯了。”

    宁立言握住她的手,乔雪的手很凉。“这件事不要告诉武云珠,她怀着孩子,不能伤心,对胎儿不好。”

    “我知道。这个姑娘送到英租界的医院治疗,费用我来出。”

    “恐怕很难治。”乔雪叹了口气:“她身上有面小镜子,已经摔碎了,但是镜框依旧是她的宝贝。她发疯的时候也攥着镜子不放,喊着二哥,结婚什么的。我相信这背后肯定有个爱情故事,虽然不如我们这么轰轰烈烈,也肯定很美,但是现在……全没了。”

    “雪儿,我们已经尽力了。”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抱怨你的意思,只是感觉不舒服。你必须帮我出气!必须让高从善破产!”

    “您的意志,我的使命。你就瞧好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