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乡村之行

高频彩互动聊天室44836.com

    天津城自打庚子年拆了城墙,城乡之间就没了分野。只不过看得见的城墙好拆,心里的墙却没那么容易去除。

    人一旦习惯了某种生活就很难改变,即便原来的生活不那么美好,多年积累形成的旧俗也没那么容易更易。从穿着打扮、居住环境到生活态度,城乡之间的差异仍旧像是两个世界。

    城里炒储备券热火朝天,乡村的农人还是把心思用在自己的活计上。天津卫乃是五方杂地水旱码头,老百姓一天不知道要见多少生面孔,高鼻子蓝眼珠的洋鬼子都见怪不怪。乡下虽然也有人来人往,可环境还是相对封闭,对于陌生人比较敏感充满警惕。

    因此宁立言和乔雪特意选在太阳落山时才进入这名为小高村的村庄,赶车的老谢敲开一扇门,随后把两人让了进去,整个过程就像是做贼,尽量避免被人看见。

    据老谢介绍,本宅的男主人比他还要小几岁,可是看上去,明显是这位主人更苍老。满头白发脸上都是褶皱,佝偻着腰,手里拿着旱烟袋,一副老农模样。他的脾气似乎不太好,看清宁、乔两人长相打扮后,态度就有些冷漠,说话不咸不淡。

    “到底是城里人啊,就是比我们乡下人精神,穿戴也洋气,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可这是小高村不是天津,你们这样出门,高家大院那边立刻就能听到信,你们就啥都干不成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乔雪实在太漂亮,就算女扮男装,也是个英俊潇洒的风流小生,不知道能迷住多少大姑娘。让她扮丑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就只能由着她的性子。也不光是她自己不许扮丑,就是宁立言她也不许丑扮,说是不能损了她的身价。

    这种坚持让人不免怀疑她的侦探工作怎么进行,不过随后宁立言也醒过味来。以乔雪的财力,根本犯不上亲自化妆侦察以身犯险,这种脏活累活自然有的是人干,她只需要躺在安乐椅上根据搜集到的信息做分析推理就够了。和自己下乡,是天大的面子,不能要求过多。

    宁立言看了乔雪一眼,乔雪哼了一声没说话,老谢在旁打圆场:“这事好办。回头捯饬捯饬,一准能糊弄过去。不过我们东家和乔小姐都是体面人,也不能让她们太寒碜。说到底这事跟他们也没关系,八字又没有一撇,人家能来这一趟就不易,别求全责备。”

    宁立言之所以来这个村子,还是老谢的原因。就在他从利顺德离开来到警务处不久,老谢就主动找来向宁立言汇报情况,说是找到了线索。

    宁立言的消息来源乃是混混、警察再就是白鲸的情报贩子,这些人共同的特点是扎根城市,对农村的情况所知甚少。宁立言虽然吩咐了人去农村找线索,心里其实也没底,没想到最重要的情报居然来自老谢。

    按老谢的说法,这也是个巧劲。自己年轻时有个拜把兄弟,后来虽然各奔前程可是联系没断,偶尔会派子侄过来探望送些土产。这兄弟是武清小高村人,早年进城现在回乡务农,按照他提供的情况,最近小高村的财主高从善家里似乎有些不寻常。进进出出都是不三不四的人,有人身上还带着手枪,让老百姓心惊肉跳。

    随后又有高家闹鬼的消息传出,讲述者信誓旦旦,表示自己晚上听到高家大院女鬼哭号。有些上岁数的老人一本正经地分析女鬼身份,为了她到底是某个大肚子的丫鬟还是跳井女佣而争论个脸红脖子粗。谢广达的这位结拜兄弟终究进过城,眼界比乡下人开阔,觉得其中藏有蹊跷,便让自己的儿子给老谢送了消息。

    按照武云珠的意思,自然是集合人马,直接平了高家大院再说。宁立言和乔雪却都不主张这种鲁莽行为。

    不考虑执法权问题和善后,光是这些线索并不能说明什么。说句难听话,这年月乡下土老财抢男霸女参与人口贩卖并不是稀罕事,不能因此确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如果搞错目标救不到人,反倒是可能害了人命。至于两人为何亲自跑这一趟,不是让其他人代劳,就是个人手问题。

    宁立言手下不缺乏人手,可是缺乏足够专业干练的高手。徐恩和能飞檐走壁,徒弟里也有几个好手,倒是很适合从事这个工作。可他们更接近于侠客,而不是专业的特工人才,做情报调查工作有些勉强。再说他们的手段过于陈旧,袁彰武那帮人身上又有枪。万一目标找对了,他们饭到可能受害。宁立言不希望这些人因此折损,就只好自己跑这一趟。

    以他的本意是自己带着徐恩和前来,技术加上武功,足以解决问题。没想到乔雪临时决定代替徐恩和,宁立言也没法拒绝,结果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

    这只知姓高不知名字老人丝毫不掩饰对宁、乔两人的蔑视,一边向堂屋走一边念叨:“体面人?我这破家可招待不起体面人。体面人都是高老财的朋友,他们应该去高家大院,吃高老财的白米白面,大鱼大肉,睡他们家的宽床大屋,不该再我这破地方受罪。我丑话说前面,上等人的吃食我预备不起,勉强能对付个饱肚子就不错了。”

    老谢朝宁立言陪笑,小声为自己的朋友道歉:“高二弟就是这么个脾气,东家别过意。他这辈子就倒霉在这张嘴上,要不然也不至于混成现在这样。”

    高老汉住的是独门独院,房屋早已经破败不堪,屋顶有几处破损,能透过缝隙看到天空。家里安不起玻璃,窗户上贴的窗纸也是千疮百孔,凉风顺着破口往房间里灌。屋里黑咕隆咚,这样的生活条件显然用不起油灯,这晚上只能摸着黑过。

    对于乔雪来说,这样的环境不问可知乃是堪比地狱的折磨。如果让她过这种日子还不如杀了她来得利落。哪怕是暂住一晚,也不是件容易事。

    看出老谢的为难,宁立言笑着安慰:“没什么。我看这挺好的,地方小更有利于保密,有谁想要偷摸着刺探消息也办不到,我很满意。这位高二爷是个好人,那些姑娘跟他素不相识他没有义务帮助这些人,高老财是本地土豪,我们救了人可以走,他却得留下来承担后果。一个人为了素不相识的人情愿拼上身家性命,这堪比圣贤,他不嫌弃我就不错了,我哪敢嫌弃人家。你放心吧,我也在码头上卖过力气也受过穷,什么日子都能过,你不用担心我,赶紧去办正事。对了,还有这个。”

    宁立言拿出钱包,将里面的现钞抽出来递到老谢手里:“黑灯瞎火看不清数,不拘多少,你想个辙给高二爷吧。”

    “三爷,这不行……”

    “你还跟我客气?再说规矩你也不是不懂,这叫线人费,是他应得的。我知道这样的人都是穷耿直,我给他不会要,你来想办法。就算他自己不花,总有人用得上。他要是嫌我的钱脏你就告诉他,钞票不存在高尚卑鄙之分,只有用的是地方不是地方。没钱办不成事。”

    宁立言当然不至于随便冒险,更何况还有乔雪。在距离小高村十五里地的大高村,就住着他的援兵。大高村距离官道不远,行商会在那里打尖,自然就有店房。一队扮成行商的警察就在那里驻扎,张冲亲自带队,还有徐恩和当帮手。这些警察都是宁立言的心腹,忠诚干练行事可靠,还有徐恩和这个老江湖坐镇,出不了意外。老谢则是联络官,负责传递消息,保证他们能及时增援。

    至于宁立言和乔雪为何不去那里住,原因也很简单。他们如果白天来到小高村观察,很容易被人发现破绽。晚上赶路又不方便,至少对乔雪来说太受罪,就只能提前来此。

    老谢也不多多说什么,点头出去。过了一会,高老汉还有一个十七、八的姑娘先后走进来,姑娘手上端着半截蜡烛,高老汉端着两个碟子,里面放着三个玉米面窝头,外加一盘炒鸡蛋。

    高老汉说话的腔调硬的赛石头,和这窝头一样。“知道来客人,中午炒的鸡蛋,现在已经凉了。火灭了,现生火惹人疑心,就只能将就了。鸡蛋和油还能借,白面是真没辙,二位能吃就吃,吃不下也不用勉强,反正里外就是一晚上加一早晨的事饿不死人。”

    宁立言知道乔雪能在市里的小馆子喝白酒吃羊肉饺子,可是这种粗粮肯定咽不下去,更别说菜里没肉没虾,没法下筷子。也不去强迫她,自己抓起窝头就着鸡蛋就往嘴里填,乔雪一边直皱眉头,眼神里满是不忍,仿佛宁立言不是在吃饭而是在服毒。

    等到吃了大半个窝头后,宁立言才问道:“老爷子给说说吧,到底怎么个意思?我这总得先知道点情况。”

    “都是高二能那个坏蛋!这些坏事都是他做的。”高老汉没说话,随他进来的年轻女孩开口了。她就站在高老汉背后,眼光在宁立言和乔雪身上来回打转。

    高老汉咳嗽一声:“说啥呢?高二能是坏人,高老财就是好人了?这家子就没一个好东西!”

    “可是高老财确实不在这住,咱也不能冤枉人不是?”

    “你懂个……”高老汉拿起烟袋抽了一口,用烟草把脏话堵了回去。“高家就没一个好饼!无非是一明一暗,高从善要是不知道这事,就冲他高二能,还想在高家大院发号施令?做梦呢!”

    乔雪咳嗽一声:“你们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了,我一句都听不懂。”

    在城里她是万人迷,也是走到哪都受人追捧的美女侦探。不需要她说话,那些人就会主动向她介绍案情。现在反倒要她自己开口问,总觉得别扭。再说这两人的态度也让她不舒服,她感觉得到一老一小对自己的敌意,却对宁立言态度很好,这是为什么?大家都是有钱人,凭什么他们只讨厌自己?

    另外,还有一个严重问题搅得他心绪不宁,让她的心情变得非常糟糕:这破地方似乎没有太多空房,今晚上可怎么睡?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