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失踪者从一个变成很多,而且都是年轻女孩,这个情况让武云珠的同情心变成了警惕,随后就连宁立言和乔雪也都加入进来。虽然从得到的情况反馈看,失踪者都住在华界,不归宁立言管。可是生而为人的同情心并不会被租界又或是执法权所限制。

    这两个人能调动的资源远比武云珠多,随着他们的关注,得到的反馈也就越来越丰富也越来越让人心惊。

    由于不是所有人口失踪都会报警,或是找帮会帮忙,宁立言了解到的也不是全部数字。由于担心武云珠情绪失控,宁立言对她有所隐瞒,让她以为失踪的女孩只有八个,实际上光是宁立言所知,短时间内失踪的女性就已经超过五十。她们无一例外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年岁不大,最小的十四、五最大的也不超过三十。

    其中有未婚少女也有已婚妇人,就连侯家后也丢了几个年轻的窑姐。所有失踪者都住在华界,跟租界没什么接触。家里既没钱也没有势力,人丢了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找,再不然就是去巡警阁子做个报备,其他的指望不上,也没法引来舆论关注。

    宁立言虽然是帮会龙头,可是地面上发生的事情也不会事无巨细都扔到他眼前。尤其现在他在全力应对冀东储备银行,地面上的事靠弟子门人打理。小事他们负责解决,大事才会送到宁立言手里。

    这些女孩既不是大户人家子弟,也不是女学生或是绝色美人。而且她们是分别居住在华界各处,总数固然可观,可是具体在某个把头或是当家那,也就是两三个姑娘失踪。兴许是和人私奔,再不是遭了拐带,根本没当一回事。自己安排人找一找,找不到也就算了。如果不是余念把那个可怜的母亲带到武云珠面前,宁立言也不会知道有这种事。

    这么多女孩失踪,后果自然不堪设想,家里几个女人说起这事都不胜唏嘘,唐珞伊更是想到自己杀死竹内的那个晚上。如果没有宁立言通消息,自己会不会也变成一个失踪的女人,就那么无声无息再不被人提起?

    家里人意见一致,这种案子不管是否发生在租界,都必须过问。好汉护三村,不提警察身份,单是本地的帮会首领,就有义务维护地面安宁惩办这些宵小。

    乔雪做了分析,也画了图。从失踪者数量和时间上看,罪犯不是一个人,行动也很是迅速,应该有交通工具。他们刻意避开租界,袭击目标又都是穷人家姑娘,证明不想把事情闹大。从这点判断,他们很可能是本地人,至少对眼下本地帮会的情况有所了解,不敢招惹宁立言这个煞星。

    这么大规模的人口失踪,不是普通人贩子的手笔。而且他们袭击的目标没有个明确的指向,失踪的姑娘相貌水平基本属于普通人这个级别,因为年轻所以略有些加分,但也算不上出色。即便是在自己居住的胡同或是杂院里,也不以相貌闻名。

    侯家后那边失踪的妓女也都是不出名的,所以失踪后老鸨也懒得下心思过问。

    只要数量不管相貌,这些因素凑到一起让乔雪和宁立言都下意识想到兵营。这种猜想不能对武云珠说明,否则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乱子。

    宁立言这几天已经把英、法、意三国租界的驻军乃至英租界里面的美国兵营都做了调查,确定这件事和他们无关。乔雪今天去白鲸,就是收日本兵营的消息。如果人真被送进海光寺,后果就不堪设想。

    心里担忧脸上还要装着若无其事,训了武云珠几句,又安慰她和几个女警,表示有自己在,一切不用担心。

    这些女警是被武云珠拉来的。英租界女子警察队成员都是中国女性,心理上自然更愿意和同胞亲近。尤其武云珠为人大大咧咧,既没有坏心眼也不会对手下有苛刻要求,就像个大姐一样,这些女孩自然就愿意跟她来往。如今武云珠在女子警队的威望不如西利亚号召力则尤有胜之。一声令下,就把关系最好的几个女孩拉来帮忙。

    说来也有趣,这几个在乐都抓过宁立言现行的女警,看到宁立言总是既羞又怕,可是偏又愿意往宁家跑。再说她们都是些吃喝不愁的大小姐,身上配枪胆子就大,没事的时候都想要找些不开眼的盗贼教训,这种针对女性的案件发生她们自然不肯坐视不管。

    对这帮人来说,执法权和经费从来都不是问题。自己掏钱调查也心甘情愿,若是能拿着枪去抓人贩子就更是求之不得。

    可是这几天调查全无头绪,让她们的热情不免大打折扣,一帮没长性的姑娘在那唉声叹气,从一心要惩处罪犯的女英雄变成了悲观主义者,认为这个案子多半是无头悬案,永远查不出真相。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话,几个看多了侦探小说的,开始胡思乱想。揣测着本地是不是有地下宫殿或是密道,否则这么多姑娘往哪藏也是个问题。

    就在这时候乔雪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听到她那小马靴在地板上踩踏发出的声音,几个女警全都下意识看看自己和宁立言的距离,那一直红着脸蛋的姑娘更是直接跳起来站到窗边。

    这位美女侦探的脾气和醋劲大家都有数,就连武云珠的贴身女仆英子都不敢随便靠近宁立言,这些女孩更不用说。虽然她们都是体面人家的女孩,可是和乔雪比起来,不管相貌还是财势都相差悬殊,更别说乔雪自身的强大气场,也让她们不敢生出抗拒之心。和武云珠可以说说笑笑,对宁立言也不会怕,唯独看到乔雪就像老鼠见猫。

    乔雪推门而入,目光只在几个女孩脸上扫了一圈并没做停留,随后对宁立言说道:“我得跟你谈谈。”

    “有消息?”宁立言从座位上站起。

    “不算什么好消息,但也不是最坏的那种。我们去台球室慢慢说。”

    乔雪不止一次用这种方式宣布自己对宁立言的绝对控制权,武云珠早已经见怪不怪。可是另外几个女警都有些看不过去,等到两人走后都凑到武云珠身边叽叽喳喳地议论,不是为她鸣不平就是帮她出主意。

    武云珠挥手道:“都别吵吵了,闹得我头疼。咱还是先想想怎么把那些走丢的姑娘找回来。这乔雪也是,大家一块破案,她非整得神神秘秘。拉三哥走没关系,倒是先把消息说出来啊。”

    “我们现在有个好消息有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姑娘们没在日本兵营,而且海光寺的日本驻军对这事一无所知;坏消息是现在他们知道了,而且非常感兴趣。”

    台球室内,乔雪坐在台球案子上,头靠着宁立言的肩膀小腿无意义地来回摆动。

    君临天下的女王变成了陷入热恋的少女。乔雪对于这种状态非常满意,据她所知,大多数男女的恋爱时间都没法持续一年,之后要么结婚要么变得寡淡。像自己和宁立言这样能保持几年恋爱的堪称凤毛麟角,尤其是在这么个紧张的年头又经历了那么多事,还能保持这种热情甜蜜就更是难得。

    她不会去真去吃那些女警的醋,如果把她们当威胁自己就太蠢了。不过是做个样子,算作情侣之间的小调剂。

    她知道宁立言喜欢这种调剂就像喜欢在这张台球桌上对自己动手动脚一样,乃至于乔雪现在一看到这张球桌就心猿意马没法好好打球,这项爱好不得不暂时搁置。

    “日本人对整件事一无所知,听到这个情况也非常生气,认为有人背叛了他们,居然把女孩往外送而不是送进兵营,简直不可原谅。他们也开始安排人手找人,找姑娘也找叛徒。”

    “他们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干出这种事的混蛋,肯定是自己手下。”

    “这是大家都能想到的事。拥有这种胆量和能力的罪犯,肯定背后有靠山。虽然洋人没几个好人,可是做事这么混帐的,非日本人莫属。白鲸的人也对这种罪行表示谴责,支持咱们教训一下这帮坏蛋。”

    “他们是希望我主持正义,还是希望我忙着救人,别把心思都用在储备券投机上?”

    “你说呢?”两人对视一笑,乔雪说道:“帕西诺伯爵倒是希望你做好自己的本份,少管闲事。他要我向你问好,并通知你一个好消息,他已经把洗衣店、裁缝还有饭店的债务都还清了。”

    “替我向他恭喜,再跟他说一声,以后借钱只管找我。”

    “他的事先放一放,那些女孩子的事你不能不管。这些女孩已经失踪好几天,很可能已经遭到侵害。但即便这样,也好过落到日本人手里。伪满洲的人口贸易一直没有停止,如果不是你把兴亚挺进军当肉猪交给日本人,天津老百姓会更惨。他们得到了大批青壮劳力,对于男性的需求不那么迫切,可是对女人的需求依旧。”

    “我明白。我的雪儿可是个坚定的男女平权主义者,这种事看不下去。关外的事情我们管不了,在咱自己家的地盘上,绝不许这帮玩意儿撒野。女孩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人贩子也必须得到制裁,这是我们的义务。”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