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阴差阳错(上)

北京快乐8投注

    宫岛昨晚的酒确实有些多,又没做及时处理,整个人都没有气力,如果不是为了宁立言的事怕是一整天也不想离开饭店。勉强撑着出门,等到达茂川公馆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

    宁立言虽然和茂川秀和接触不多但也知道这是个标准的军国主义分子,一脑子开疆拓土为天皇陛下效忠的愚蠢思想。明明是个情报官却没有情报人员应有的灵活变通,所有的优雅、教养、气质都是伪装出来的假象,骨子里更像是藤田正信那种狂热的军人,妄图通过战争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

    这种人都有无事生非的毛病,平日没事还要找事,这回王竹森被杀,他怎么也要闹出点动静。即便不至于想要顺藤摸瓜消灭蓝衣社,起码也要在华界、租界搞风搞雨破坏本地秩序,为将来军队入侵铺路搭桥。

    本来已经做好准备,等着对方呐喊叫嚣又或是软硬兼施夹枪带棒,纵然放过宫岛多半也要给自己几分压力。可是见面之后,茂川态度竟是异常和气,仿佛忽然改邪归正重新做人。对宫岛和宁立言都客气有加,把两人当成来串门子的亲戚。

    宫岛的表现也透着反常。她以往在社交场合是两副面孔,要么就是穿着军装大礼服,摆出安**总司令的架势,嘴上叼着香烟,颐指气使不可一世。要么就是烟视媚行,故意吸引男人的注意力。就算是偶尔的前清贵族打扮,也更像是一种扮演,强调自己贵族身份增加吸引力,让男人更想要得到她。今天表现出来的,却是另一番模样,宁立言两世为人也是第一次看见。

    一身旗装头戴旗头的宫岛,第一次表现出自己端庄典雅的一面。说话不疾不徐,语气声音恰到好处,既不至于让人产生反感,却也不会生出觊觎之心。气派举止更接近于做生意或是办社交时的杨敏,半点也看不出平日的特点。

    以她的身份、履历,拥有这种能力并不稀奇。可是一个魔女忽然表现出正常女人的模样,再结合在房间里的话,总让宁立言心里敲小鼓。茂川秀和固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主,看到宫岛这样子心里多半也在发毛。

    东拉西扯几句闲话宫岛主动把话题纳入正途,“有关王竹森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怎么着,警察署是不是以为我是嫌疑犯?我这个人不喜欢兜圈子,你们既然怀疑,我就过来看看能被审出什么花样。不过我是特高课的工作人员,警察署没权力对我进行审讯,还是请茂川机关长代劳。”

    茂川脸上笑容更盛:“格格不要拿我开玩笑了。警察署的那帮笨蛋显然是没搞清楚情况就胡乱打电话,闹出这场误会。我会给久井署长打电话,让他管束自己的部下,一群无知狂徒惹麻烦,却让我遭殃,这未免太不公平了。”

    “王竹森是和我见面之后被人谋杀的,怀疑我倒也正常,茂川机关长执行公务也没什么关系。”

    “王竹森既不是大日本公民,也并非在日租界遇害,他的死活跟我们毫无关系。这起谋杀案应该交给本地政府和法租界去解决,不该我们操心。那些警察署的白痴愿意自讨苦吃是他们的事,公馆这边不会介入。”

    宫岛微微一笑:“话也不能这么说吧?王竹森可是冀东储备银行的顾问,他被人谋杀,银行又该怎么办?”

    茂川的目光在宁立言身上短暂停留便转又转回宫岛身上:“冀东银行乃是正金、满州国立银行的盟友,大日本帝国会提供全面的支持,以保证冀东防共工作正常开展。区区一个王竹森,他的死活还影响不到银行的工作,格格请放心。”

    “帝国的能力我自然相信,不过每个帝国公民都应该竭尽所能为帝国奉献,包括自己的财富乃至生命。这是我从小就接受的教育,机关长想必也是。”

    茂川点点头,等着宫岛的下文。宫岛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王竹森的死和我都脱不了关系,我想要做点事弥补自己的过错。既然冀东损失了一个顾问,我就推荐一个更优秀的人。”

    “格格的意思是……宁先生?”茂川的目光在宁立言脸上停留片刻,随后一阵哈哈大笑。“宁先生,你的运气实在令人羡慕。不但收获了爱情更获得了事业,格格对你如此看重,我怎么敢不给面子。你放心,我会尽力推荐,绝不会从中作梗。”

    宫岛的面孔却瞬间一板:“我是诚心诚意想要为帝国效力,机关长却和我打官腔?大家都是同僚,没必要用这种话敷衍我!”

    “格格息怒。冀东银行并不是公馆的下属,我也没办法直接对他们下命令。满州国立银行的人事安排特高课也无权命令,最多只能提供建议,真正作主的还是银行负责人,冀东也是一样。恕我直言,如今冀东银行的负责人乃是池墨轩,以宁先生和池小姐的关系,似乎请池小姐出面更直接也更容易成功。”

    “立言的私生活我比你了解,就不牢机关长提醒了。我现在想跟机关长谈公事,不是私人感情问题!”宁立言发现宫岛这时的语气乃至神态竟也像极了杨敏。

    当外人言语间对自己有所贬损乃至伤害时,杨敏就会如此。虽然依旧保持着优雅端庄,整个人实际已经进入一种临阵状态,随时准备为了维护自己的爱人而拼杀。杨敏这样反应理所当然,宫岛……这是抽了什么风?

    “立言是茂川公馆的工作人员,他的才能机关长应该很清楚。比起王竹森那个老朽,他更为出色。王竹森能够做到的事,他都能做到,王竹森做不到的事他也能做。而且冀东银行开在英租界,立言又是银行股东之一,由他担任顾问最合适不过。”

    “宁先生的才干我个人没有丝毫怀疑,只是冀东银行方面的态度也得考虑。说实话,我不能保证池墨轩、金鸿飞他们是否能和宁先生和睦相处。再说,这个总顾问的职务也不好当,王竹森为了谋取这个职务做了很多准备,宁先生全没有准备工作直接就任,我担心他能否胜任。”

    “王竹森已经死了,现在提还有什么意义?”宫岛的脸上带着三分假笑,言语里已经露出几分锋芒。“那老东西开的条件我知道,但并不认为那和当总顾问有什么关系。冀东银行关系着帝国华北战略,总顾问的人选理应是唯才是举,总不至于谁出的钱多谁就能当这个总顾问,那未免也太儿戏了吧?如果这消息让外界知道,肯定以为这家银行只想骗钱,他发出来的钞票又怎么敢用?”

    “所谓冀东银行本就是个骗局,不过一般人没有胆量戳穿。也只有你才敢如此口无遮拦,什么话都往外说。虽然你不怕茂川,但是也要给他留点面子,这帮新派军官不讲交情,真把他惹恼了我这老朽可保不住你,到时候就只能看立言的本事了。”

    内藤别墅内,内藤义雄面带笑容看着宫岛和宁立言。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个,俨然是一对新婚夫妻来看自己的长辈,内藤的子孙死绝,这等乐趣享受不到。固然他做了多年特工早已经练就铁石心肠,可是也不会排斥偶尔尝试一下天伦之乐。

    宫岛车上带着衣包,来到内藤别墅之后二话不说先换衣服,从旗装换成了和服,发髻挽成江户时代的流行发式,脚上未穿木屐,穿着白袜子在木地板上踩小碎步,十足一个受气的日本女人模样。内藤说笑时,她也是腼腆微笑,就像个乖巧的小媳妇。

    显然她来租界之前就已经做了这些准备,刻意换衣服就是为了拉近距离,让内藤开心。虽然内藤是这个圈子里的前辈,但是和宫岛并没有统属关系,细算起来宫岛的上司土肥原和内藤不对付,双方固然不至于闹翻,也犯不上如此用心讨好。

    宁立言心中有个大胆的结论:宫岛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他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如果这个结论属实,自己必然要再背负一条不仁不义的罪名。可是掩耳盗铃无助于解决问题,自己身上本已经背负了无数骂名,这次只怕又要多一条了。

    前世宫岛玩弄自己感情又是两国仇敌,按说这一世对她怎样都没有心理压力,可是看到宫岛为自己的付出以及早上说的那番话,宁立言的心里总归还是有些不是滋味。看来自己的心还没有硬到想象中的地步,可是事以如此有进无退,只能强撑着向前。

    他心里百转千回,脸上则保持笑容,看不出端倪。听到内藤给自己递话,立刻回应:“是啊,老爷们保护自己的女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我今天陪格格去公馆就是做好了准备,茂川要是非找格格麻烦不可,我就把自己押给他。没想到他倒是挺好说话。”

    “他好说话?”内藤冷笑一声:“如果不是阴差阳错,你即便不需要人头救美,起码也是场麻烦。”

    “怎么,这里还有隐情?”

    “这件事你不该问我,我应该问你才对。” 内藤看看宁立言:“老夫早就认定你是个人才,可是没想到你的本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从什么渠道得知王竹森的司机是抗日分子?这事连我都不知道,你是如何知晓?说出来让我也明白明白。”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