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步步为营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123.net

    虽然宁立言好端端站在面前,身上不曾有丝毫损伤,可是听着他陈述经历,陈梦寒与池小荷依旧吓得花容失色。池小荷更是不解地问道:

    “要想设计杀王竹森三哥何不找我?我的名声已经坏到家,多一个老朽又有什么关系?王竹森跟我牵扯上然后被杀,肯定会被当成桃色事件,事情也能顺利解决,三哥又何必冒险去求那个魔女?”

    陈梦寒虽然没说话,可是眼神里流露出的意思也是支持池小荷的观点。

    如今池小荷已经搬进了利顺德饭店和陈梦寒住在一起,她在冀东艳名远播,加上当初和宁立言的交往不是秘密,如今住在利顺德很自然地被看作是旧情复燃。正如她所说,和她有关系的事非常容易转到桃色事件,想不到其他层面。

    人们对于男女关系**的窥伺癖反倒成了池小荷最好的盾牌,知道此事的人感慨宁立言手段高明,能让两个情人相安无事,不会想到阴谋或勾结方面,因此池小荷可以放心大胆住宿。

    陈梦寒心中早已经放下了付觉生,两人曾经的感情作为一段并不美好的回忆被永久封存。无爱也就无恨。池小荷与付觉生的关系并不会引起陈梦寒嫉妒,相反倒是同情其不幸遭遇,对她百般照顾。

    池小荷自己也确实会做人,知道该以哪种姿态和陈梦寒相处。两人如今已经成为好友,按说陈梦寒这个态度颇有些不仗义。只不过关系到宁立言的时候,陈梦寒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顾,又哪会顾得上别人。想着宁立言被宫岛用枪指头的模样,她就阵阵后怕。

    宁立言倒是没当回事,对池小荷微笑道:“我说过,在我心里把你当佐自己的亲妹妹,世界上哪会有让自己妹妹去做这样的事混账哥哥?再说我也不想让日本人注意到你,宪兵队、特高课不管谁注意到你头上,都会让咱们的撤离计划产生变数。我宁可不杀王竹森,也不会耽误你的行程。”

    池小荷的眼圈微微泛红,急忙转过身,背对宁立言勉强开玩笑。“三哥这话要是对那个魔女说,说不定她也愿意当我嫂子。在日本人心里埋下根钉子,那可是大好事。哄我又有什么用?”

    “不可能的。宫岛这个女人和其他人不一样,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敢确定她对人会不会动真感情。就算是动了情又能维持多久也是个问题。再说这个女人就像是火山,接近她就会有风险,她动了真心也未必是好事,反倒有可能把你烧的灰飞烟灭。”

    宁立言说着话,又不由回想起房间里的情景。在他向宫岛陈述了用心之后,两人又陷入沉默。过了好一阵子,宫岛忽然把手枪丢在床上,自己赤着身子来到电话机旁边要通了王竹森的电话,邀请对方今晚上来利顺德谈债务的事情。

    当她和王竹森对话时还在不停地擦眼泪,可是语气已经变得如同平时一样,甚至还有几分媚态。电话另一端的王竹森多半认为宫岛在笑,绝对想不到宫岛那时的真正表情。

    放下电话之后的宫岛对宁立言只说了一句话:“我不管你过去干了什么,从现在开始必须收手,做一个商人、江湖人都可以,就是不能当抗日分子。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你真的背叛大日本帝国、背叛我,我会杀了你然后再自杀。我说到做到!”随后便把宁立言从房间赶了出去。

    宁立言知道宫岛这时候情绪波动大,需要自己静下来好好想一想。两人关系是进是退是友是敌全在其一念之间。这个决定必须宫岛自己做,自己只能施以影响,没法代为决定,留在这里有害无利,因此便跑到陈梦寒这边。

    陈梦寒不解地问道:“立言一方面说不牵扯宫岛,一方面又来找她,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如果让她出面帮着布局就和那些小白脸没区别,引起她的疑心,搞不好会被她将计就计。抓了我是小事,把蓝衣社一网打尽才真的麻烦。我这是以退为进的办法,先把事情告诉她,至于她肯不肯帮忙我不替她作主。”

    “所以你和她上床?”陈梦寒虽然知道这不是该吃醋的时候,可依旧忍不住把这话问了出来。毕竟她才是这个男人第一个女人,纵然自居外室,可是心中难免觉得自己的地位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这……只是必要的方式。”宁立言悄悄指了一下池小荷后背,提示陈梦寒说话注意,以她的社交能力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证明眼下她关心则乱,另外也证明她确实在吃醋。

    “我对宫岛谈不上好感,但也不能把事情做绝。我如果真的说爱她,她多半就要开枪了。这女人不糊涂,知道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要想取信态度就得真诚,但又不能让她觉得敌意。所以我那句话其实有一半是真的,大家互相看着顺眼,又是这么个朝夕不保的年头,有些事何必看得太重。”

    “嫂子可别生气,三哥这话是安慰我的,不是说他真这么随便。”池小荷把身子转回来脸上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还主动安抚陈梦寒,陈梦寒拉着她的手笑道:

    “小囡还安慰起我来了?他和宫岛早晚都是这点事,我早就想开了,就是想不明白,宫岛能怎么帮他?冒这么大风险又图什么?想要杀王竹森很容易,蓝衣社的人开几枪就好了,何必搞那么复杂?”

    “杀人容易善后难。且不说这些人行刺的失手概率,就算是得手,后面的事也不好办。日本人不能明着发作,肯定也会暗中调查,蓝衣社的人不擅长善后,很可能被日本人查到端倪。而且杀人意义有限,能否阻止其他汉奸的投资也没有定数。三哥应该是在打大算盘,筹措一件大事,这件大事需要宫岛帮助,而不是单纯把她卷进这起谋杀事件里。可是再深一层我就想不明白了。”

    池小荷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像是妹妹在嫂子面前卖弄对哥哥撒娇,宁立言点点头,又扫了一眼陈梦寒。到底是有手腕的女人,说错话之后能够及时弥补,适当装傻把机会让给池小荷,以这种圆润手段调和两者关系。

    宁立言微笑道:“想到这些就差不多了。宫岛是出名的脾气差,被人夺了烟土生意不算,又被王竹森这帮人堵门要债,这口气怎么咽的下?如果她始终隐忍不发,反倒是要让人起疑。因为欠债不还杀死债主,这个很像是宫岛做的事情。日本人不会因为一个王竹森就把宫岛怎么样,但是也不会不了了之,宫岛必须给他们一个说法,这个说法……就是我。”

    “三哥?”池小荷原本听的津津有味,这时不由皱起了眉头:“把三哥交出去?”

    “不是把我交出去,是让我为日本人出力将功折罪,帮宫岛减免罪责。王竹森对于冀东银行的意义在于金主以及帮助伪币流通,两者比较,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如果我能代替王竹森完成他的工作,那么杀了他也没什么关系。日本人很功利,只认结果不问过程,胜利者不受谴责的混账思想深入骨髓无可救药,只要我能效力他们就不会动我。”

    “可是这样三哥不是把自己推到前面,帮着伪币流通,这下肯定被认定是汉奸。”

    “不光是如此,我还要承担总顾问的工作,指导冀东钞票发行。”

    池小荷脑筋活络,立刻想到这里面的问题:“要想对付冀东,这倒是个要紧的缺分,可是……三哥太危险了。日本人很容易查到你头上。”

    “我会设法为自己解脱嫌疑,再说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也没有多少选择余地。不过你放心,我不是个能做英雄的人,不会为了做大事就牺牲自己性命。如果事情不妙我会第一时间逃走,到时候我带着家眷去找你,咱们在海外见面也不错。”

    池小荷神色微变,叹了口气并没作声。

    陈梦寒说道:“小荷恐怕走不了。”

    “为什么?”

    “觉生……不肯来。”

    宁立言一愣,他从没想过付觉生不肯离开这种情况。眼下付觉生在冀东虽然衣食无忧可是人格屈辱生不如死,有个机会脱离苦海他没有道理拒绝。

    蓝衣社号称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对成员实施严格的人身束缚,只不过这种束缚的前提是人处于控制之内。王仁铿那等大人物想反水就反水,付觉生这种小卒子只要逃到海外,国民政府绝不会追杀。

    不等宁立言发问,池小荷已经说出了答案:“觉生在南方还有亲人,他担心自己这一走会牵连那些亲戚,所以宁愿留下。他倒是让我赶快离开,别再过这种不人不鬼的日子。可是我如果走,他肯定会被牵连受处分。”

    “那你们两个就甘愿留在冀东?等到殷汝耕正式独立,你们肯定会被要求执行制裁任务,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池小荷叹息一声:“这或许就是我的命吧?我认了。”

    “你认我不认!”宁立言打断池小荷的话:“这件事我来想办法,我不管付觉生走不走,你必须离开这里不能再吃苦。我保证蓝衣社不会迁怒,也不会对付觉生不利。”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