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津门风云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 借题发挥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未经通报擅自闯入,打搅了二位的好事,是我的不对。实在是上峰命令太急,让我失去了分寸。在此向二位表示诚挚的歉意,你们一定要原谅我。”

    擅自冲入密室的是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个子不高相貌平平,头顶寸草不生,只在两鬓留有几许稀疏毛发苟延残喘。来人穿一身中山装,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不带丝毫日本口音似乎是个来自南方的知识分子,可是宁立言第一眼看到就已经认出他的身份:未来的亚洲鸦片大王如今日本新闻界骨干里见甫。

    里见甫举止十分斯文,道歉的语气也非常诚恳,可是那微微上翘的嘴角以及看到宫岛东珍身体时毫不掩饰地贪婪目光,证明他这番言语毫无诚意。

    敢一路闯到宫岛东珍的密室就证明里见甫并不怕这个魔女,所谓的道歉也就是敷衍场面不至于让宫岛下不来台。

    里见甫在新闻界工作,又和高层多有往来,对于所谓大东亚共荣是怎么回事以及宫岛的地位一清二楚。何况这次工作本就是特高课命令,更加有恃无恐。直冲金船密室这一行为是故意为之,目的就是向宫岛示威。

    宫岛将略虽然不足但是急智无亏,在刹那间也想到了办法应对。因此当里见甫推门而入时,看到的是赤身抱在一起的宫岛和宁立言,以及满面惊慌的百合子。

    直接闯密室没什么关系,撞见幽会现场就有点说不过去。不管中外,这种床帏之事都属于个人**。宫岛不管名声再怎么差,也没豪放到公开把这种事展览给别人看的地步。她毕竟还是前清格格日本人的政治吉祥物,于其尊严总要格外保全。

    里见甫撞破她的私生活,公事就变成了私事,奉的命令级别再高也不能不顾情理,宫岛也就有了发作的空间。

    “滚出去!”宫岛语气中满是怒气,拼命往宁立言怀里钻,让他帮自己遮挡身体。可是在这个行动中,又故意把自己迷人的身段裸露在外吸引里见甫的视线。里见甫按着日本人的规矩鞠躬行礼倒退而出,宫岛则呵斥着:“不懂规矩的野种!连随手关门都不知道,一看就没家教!”

    房门在里见甫面前关闭,后者脸上无喜无怒,掏出怀表计算时间,十分钟后伸手敲响房门。

    再次走进时,房间里的人已经穿戴整齐。宫岛东珍身穿大礼服斜靠在太师椅上,嘴里叼着雪茄,翘着二郎腿,马靴轻轻摆动,面色阴沉如铁,猴子在她肩膀上朝里见甫呲牙咧嘴做出凶相。宁立言坐在她下手位置,脸色也非常难看。两人看着对面站着的里见甫都不说话,也没有让他就坐的表示。

    里见甫神色自若,既没表现出尴尬也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他很清楚这是宫岛东珍所用的诡计。自己身上带有土肥原的书信,要求宫岛东珍把“必要工作”移交给自己处理。

    虽然日本在国际上已经没有多少体面可言,但是上层大佬们总归还是爱惜羽毛,像是贩卖烟土乃至白面儿这种事,还是要弄个遮羞布,不能以日本帝国官方机构经营,更不能留下手令之类的东西以免落人口实形成证据。这封私人书信等同命令,宫岛东珍再怎么跋扈也不敢不遵从。

    可是这个女人拿出这么一手,反倒是在情绪上占领了主动权。她的霸道和放荡人所共知,被捉奸在床对她而言不算什么丑闻。偏又能借着这个由头对自己发作,借这种私人情绪抵消公事命令。不愧是能为帝国效力主持华北调略的女人,确实有几分巧变。不过这种小聪明在大势面前毫无意义,里见甫心中也没当回事。

    在他眼里,宫岛无非是高级娼妓,不管是安**司令还是情报机构少佐军衔都是为了让娼妓能够卖个好价钱所做的包装。对于日本内部人员来说毫无作用。

    虽然从官方身份上看,里见甫连军职都没有,目前连国通社主干事职位也已经交卸,充其量只是个报人。但是在日本情报体系内他的身份比宫岛更高,权力也更大。

    眼下日本的舆论宣传战线,主要由里见甫负责,背后还有影佐为靠山根深蒂固。宫岛“东方玛塔·哈利”这个绰号本身就充满香艳意味,于职业素养和个人能力并无多少助益。日本情报体系内部一部分男性官员从根子上就看不起女谍报员,认为她们就是帝国的娼妓,宫岛这种私生活不检点的女谍更不用说。

    里见甫虽然是个标准的文人,却和少壮派军人立场接近,信奉功名当靠军刀获取,看不起不能在一线厮杀的同僚,更别说以色相出名的女子。从第一看看到宫岛开始,里见甫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得到她的身体。

    他这么想并非是被宫岛美色所迷,而是认为这是必要的流程。自己作为胜利者利用享用失败者的女眷、钱财,宫岛以及她身后的日本女子,都应该是自己的战利品。

    以战胜者自居的里见甫把宫岛的这种反应视为垂死挣扎并未在意,双方对峙持续了约一分钟,里见甫才主动开口。

    “这位是宁督察吧?久仰阁下的大名,没想到是在这种场合见面。新女性报纸上经常刊登阁下的事迹和照片,不过我必须说一句,您本人比照片更英俊。”

    宁立言哼了一声没说话。生了两个孩子之后的汤巧珍最喜欢做的事,莫过于打着采访、专访、专栏等名目在报纸上刊登自己和宁立言合影,把这种合照当成结婚照以作自我安慰。家里人心里全都有数,也没人点破或是阻止。里见甫这句话证明他一直关注英租界的报纸,汤巧珍那份报纸已经进入他视线。

    里见甫继续说道:“我去拜访过茂川少佐,从他那里也了解到宁先生和帝国的关系,也知道宁先生和格格的交情非同一般。只是没想到,你们的交情已经要好到这个地步。宁先生年纪轻轻已经有了两儿一女,格格身份尊贵,不可做妾为小,你们两人之间该怎样收场,是件让人伤脑筋的事情啊。”

    宫岛冷声道:“我和谁睡轮不到你来干涉!你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我的地盘撒野?有什么资格过问我的事?”

    “我可不敢过问格格的事,只是出于友人立场,关心格格的感情而已。”

    宁立言冷声道:“你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是何方神圣。如今庸报由你做主没错吧?报人都有好管闲事的职业病,这不奇怪。不过要想报纸办的长久,眼睛得亮堂心眼得灵巧,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否则多好的买卖也没法维持长久。在天津这一亩三分地哪家报纸能经营的下去,哪家报纸关张垮台,我说了算!别看庸报家大业大,我要想让它关门,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到时候要是翻脸伤了交情,可别怪我事先没开口。”

    里见甫一笑:“和二位开个玩笑,大家不要动气。两位都是帝国的骨干,你们之间的结合,也有利于工作的开展,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坏你们的姻缘?”他挑眼看了看百合子:“若是百合子小姐也参与进来就更好了,在你们身上率先实现了大东亚共荣,这可是值得报道的好事。”

    “你打断了本格格的好事,若是只有这些废话,就趁早给我滚蛋!”宫岛吐了口烟圈,语气更加不耐烦。

    里见甫连忙赔笑:“我来自然是有公事,只不过不想闹得剑拔弩张,大家还是应该和气生财。至于我的来意,内藤前辈应该和格格说过了吧?土肥原长官也是体谅格格这些日子劳心劳力,担心格格为此累坏了身体。再说,格格乃是金枝玉叶,岂能把时间耽搁在钱财俗务上?帝国还有无数大事等着格格去办,这等买进卖出经营钱财的小事,就交给在下这等凡夫俗子操持就是。”

    终究眼下中日两国尚未全面开战,日本人在国际社会还需要一块遮羞布,吉祥物还是有着自己的存在价值。再者日本人也素来有说一套做一套的习惯,把口头谦恭看作礼仪规矩的一部分。即便里见甫心里已经把宫岛东珍摆布成各种模样,言辞上还是颇为委婉。

    宫岛哼了一声:“我就知道是为了这个。少在这给我说漂亮话,不就是看我做生意眼热,想要抢我的买卖么?谁都不是傻子,少跟我耍这套把戏。爷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咱能比么?爷见过大钱,也经过富贵,就这点破买卖还放在眼里么?就算是赏你了也不算什么。”

    “是,格格是办大事的人,器量格局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宫岛东珍话锋一转,“要说我赏别人点什么,十万八万乃至百万都不算事,可是总得我高兴才行啊。奴才惹我生气,还让我赏他东西?从古到今有这份道理么?你今个搅了我的好事,还想让我赏你?做梦!你是怎么来的?”

    里见甫一沉吟:“我是从茂川公馆坐车……”

    “你是坐车来的,那就给我滚回去!立言,替我送客!”

    一声令下!宁立言豁然起身伸手抓向里见甫的肩头,他的身材比里见甫高出一大截,这一抓倒像是大人抓孩子。猴子吱吱大叫,似乎在为宁立言叫好助威。里见甫少年时曾为孙帝象表演过柔道,自己出身军人世家,虽然从事文职但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近身撕打搏斗也很有些手段。

    一见宁立言来者不善身体立刻作出反应,以柔道的功夫化解攻击试图摆脱宁立言束缚。宁立言在“谦德庄”跤场学来的摔跤手段不在里见甫柔道本事之下,两人技法较量难分高低,宁立言的气力和身高都超过里见甫一大截,胜负自然没了悬念。

    两人较量不过几个回合里见甫便落于下风,他眼看情形不对急忙喊道:“格格,请你不要鲁莽……”

    “把他给我扔出去,少让他聒噪!”

    “得令啊!”宁立言用小花脸的腔调应了一声,一记“得合勒”把里见甫的身子重重摔在地上,随后伸手拉开密室房门,里见甫刚挣扎着站起,宁立言便是一顿猛烈的拳脚殴击。直到里见甫被打得东倒西歪难以招架,又猛然抓住他的前襟,朝门外用力甩出,同时狠狠关上房门!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津门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