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27章 哥哥可能不喜欢我了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人生大事上面,很难有人做到镇定自若。

    蔺静原本觉得,席煜多少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人,她心里头跟打鼓似的,一个劲儿敲个不停,本以为席煜会好点,哪想到,他居然说出这种话。

    莫名一想,还觉得很可爱。

    她忍不住莞尔,先前的紧张感消除一大半。

    手掌心的那根手指,还是不安分的动来动去,轻轻的撩拨着她的心弦。

    原本就滚烫的脸,此刻更是再度红了。

    他可真是没有正经模样!

    这么多的人都在场,大家说不定都看着他呢。

    如今二人的一举一动,没准已经被人看到,不知道心里面怎么想呢。蔺静心中百转千回,然而被席煜挠着手掌心,却还是没有挣脱开。

    不舍得。

    她注意到他又低低的轻声呼唤她,“喂!”

    蔺静赶紧回过神来,抬眸看过去,“嗯…我也紧张。”

    于是席煜就笑了。

    不过,好在这种紧张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那道嘹亮的嗓音,忽然再度开口,大声的道,“新人们行礼!”

    “一拜天地!”

    这些礼仪,早在之前都演练过无数遍,早就熟练于心,但蔺静和席煜,全部都十分认真的对待。

    他们不约而同的弯腰躬身行礼,然后对着上天,拜了一拜。

    请上天见证,他们之间的感情。

    “二拜高堂!”

    之前席夫人对着蔺静做出了那种事情,前天席煜把她接回来的时候,看样子似乎是和席夫人闹僵了,因此,高堂的座位上空空如也,并没有坐任何人。

    不过,席煜却神色如常。

    他转身的时候,轻轻拉住了蔺静的手,二人再度齐齐弯腰行礼。

    即便得不到席夫人的祝福,她也不会退缩。

    “夫妻对拜!”

    重头戏来了,那道声音更加嘹亮,恨不得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在人群中的容玄此刻搂住方朵朵的腰身,低头附在她的耳朵旁边,小声的道,“看完了。”

    方朵朵推了推他。

    知道容玄和席煜不对付,然而这回席煜要成亲,容玄居然格外的热情,在收到席煜请帖的时候,甚至盼望着成亲的日子赶紧到来。

    方朵朵有时候打趣的说道, “知道的明白是煜爷和蔺静姑娘成亲,不知道还以为是你和席煜成亲呢!”

    容玄对此不以为意,洋洋自得,“他赶紧成亲,我这颗心才能安定下来。”

    如今见夫妻对拜,容玄可算是把心放回到了肚子里面去。

    那对方朵朵说的三个字,何曾包含的不是一种小心翼翼。

    他有多在乎她,她知道,他更知道。

    或许以后,可以稍微减少对席煜的敌意了,容玄在方朵朵的白眼之中,若有所思的想着。

    正在两个人出神之际,耳边忽然响起一阵欢呼声。

    他们 回过神来,不约而同的笑了。

    原来,在夫妻对拜之后,席煜居然直接掀开了红盖头,他把自己也盖住,亲昵的抱住蔺静的腰身。

    光是看这动作,想也知道,他在做什么。

    他正吻她!

    在这种重要的时刻,在这么多人见证的场景里!

    蔺静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席煜呢喃的声音道,“不哭。该高兴的。”

    “我…”她断断续续的哼哼,“我是在高兴啊…席煜,我真的很高兴!”

    “我知道。”他亲吻她的眼泪,“我都知道,我也很高兴。 ”

    末了的时候,他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她不要哭了,然后在一片欢呼鼓掌声之中,索性再度直接抱着她,送入洞房。

    入了洞房,又是一堆繁琐的礼仪。

    席煜本不喜欢这些,今天格外的给面子,耐着性子等所有的奴婢,把流程结束之后,他才笑着掀开蔺静的红色盖头,“累了吧?”

    其实是很累的。

    她身子沉,一大早又醒来折腾,在拜天地的时候,感觉到有点力不从心,硬是咬牙坚持着,如今总算是结束了,她坐在床上,有气无力的靠在席煜的肩膀上,“累。”

    “先把衣服脱了吧。”席煜道。

    蔺静一顿,嗯了一声,狐疑的看着他…怎么忽然这么奔放?

    被她这么一盯,席煜回味了下刚才自己说的话,忍不住笑出声,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哭笑不得的解释,“我是说,你穿着这件喜服,太过繁琐和沉重,怕你不舒服,所以让你把衣服脱了。”

    其余旁边站着的女婢,了然的笑道,反而把蔺静给闹了个大红脸。

    “嗯……”

    婢女上前,帮她解除束缚,席煜正想要跟她说些话,哪知道外面的房门,被人拍的砰砰作响,喊他出去喝酒。

    “你去吧。”蔺静笑,“我累得想睡觉。”

    这是实话。

    “我先陪你睡觉。”席煜说道,他本就性子凉薄,那些人就等着今天在大喜之日,把他灌醉,席煜不是不给他们机会,而是他们没有蔺静重要,先陪完她再说。

    知道他做的决定,轻易不会更改,蔺静困意袭来,没有多劝,被他抱在怀里,没多大会就睡着了。

    他看着她纤细的睫毛,白皙的脸颊,视线下移,落到她已经隆起来的肚子上。

    心中微动。

    轻轻伸出手,在上面轻轻触碰,像是会吓到里面的生命一样,他立马又跳开,眼睛盯着蔺静,见她还是沉沉的睡着,他松了口气。

    外面还有零星的人,锲而不舍的在闹,催促着他赶紧回到酒席上。

    席煜低头在她眉间,落下一吻,转身离去。

    酒席上本就热闹,后来看见席煜参与进来,所有人都疯了,不停的前来敬酒,其中有和他生意场上有来往的,还有一些是当初在朝为官时结交到的,很多席煜都叫不出来名字,但这种大喜的日子,这些都不重要。

    席煜喝的醉醺醺的。

    完全失去意识之前,还不忘让小厮把他扶到房间里去。

    小厮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种场景,二话不说招来两个人,一人扛着一边,席煜脚步虚浮,脑海里都是蔺静的身影。

    他现在很想见到她。

    席煜站起身的时候,倒了一桌子的人,几乎没有几个还有意识。

    唯独容玄笑眯眯的捏着酒杯,“煜爷,祝你成亲快乐。”

    他由衷的说道。

    席煜一愣,换换回过神来,见到容玄那满脸笑意,以及眸底的得意,浓烈的醉意,渐渐消散。

    他笑看着他,“会的,以前的事情过去便过去了,从今以后只有她,王爷大可放心,我和朵朵之间,纠缠了太多太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份感情已经变质,我们成为彼此生命中重要的人,如果不介意,”他顿了顿,“我且称呼朵朵为妹妹了。”

    容玄耸肩,“这些话你自己跟她说。”他要是去掺和,方朵朵十有**会狐疑。

    席煜摆摆手,歪歪倒倒的朝着后院走去。

    冬季的京城,夜晚很凉,可这一晚上,在席煜和蔺静的记忆里,却是最温暖的一个冬夜。

    成亲当晚,两个人睡得香甜。

    到了第三天的回门日,席煜带上蔺静,再度在众人瞩目之中,一起回了蔺府。

    除此之外,蔺静嫁给席煜后,彻底成了混吃混喝的米虫。

    席煜一改从前全天下到处跑生意的状态,将不少的事情和生意,都交给手下打理,而他则整天待在府上,陪着蔺静玩闹。

    小鱼儿每天和夫子告别后,就会颠颠的跑过来和他们玩耍。

    蔺静偶尔会问起,小鱼儿和容逾安的关系。

    她如果没有记错,之前小鱼儿还跟她说了很多自己的烦恼,比如说,容逾安和幽月的关系越来越近。

    不知道现在好点了没有。

    蔺静对于小鱼儿和容逾安,可以说也是看着长大的,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全部都看在眼里。

    青梅竹马,彼此依偎,彼此在意。

    有过这种纯真美好的感情,以后很难再去被别的不走心的感情所打动。

    蔺静明白二人对彼此的重要性,担心自己的问题太直接,会伤害到小鱼儿,所以绕着弯的问。

    “安安最近在做什么?”

    “他还给你讲故事吗?”

    “小鱼儿现在会作诗了啊!给我作诗一首好不好?”、

    旁敲侧击之中,蔺静渐渐的懂了。

    二人关系有所缓和,但小鱼儿还是生气。

    容逾安依旧每天下午下课后,会给她买零食,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待在自己房间里,幽月偶尔会去找他,说是要讨论问题,然后容逾安就和幽月站在门口讨论,之后他再度回房。

    吃完饭时,依旧会给小鱼儿夹菜,明白她的喜好,在她吃辛辣的食物时,会严肃的皱眉制止。

    而每天晚上,依旧照例按照要求,睡之前来给她讲故事,只不过不再是等她睡着了才走,而是讲完故事就走,哪怕她可怜巴巴的让他陪着她一起睡,都被容逾安给严肃拒绝。

    小鱼儿说起来有关于容逾安的话题,就滔滔不绝。

    到最后越说越伤感,托着腮对蔺静道,“哎,听说哥哥在学堂里很受欢迎,而且我问过幽月姐姐,姐姐说有个丞相家的大小姐喜欢哥哥,哥哥也和她走的很近。”

    “……”

    蔺静不知道说什么,心说她跟他们一般大的时候,整天想的都是吃吃玩玩。

    “我觉得,哥哥可能不喜欢我了。”小鱼儿思考大半天,得出结论,苦哈哈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