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22章 你不能任性妄为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123.net

    蔺静不是没想过,席夫人会来找她,只不过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她甚至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席夫人来找她的目的,她几乎闭着眼睛都能猜出来。

    该来的迟早会来。

    古语说的好,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蔺静心中忐忑了大半天后,让橦橦把席夫人请进来。

    “席夫人已经回去了。”

    “……”蔺静无语的抬头看她,“你说什么?”

    “昨天晚上的时候,席夫人来找你的,我跟她说你在睡觉休息,她不相信,非要硬闯。您也知道,昨天是煜爷抱着您回来的,当时煜爷就和您睡在一起,听见了外面的喧嚣嘈杂,于是便出来看看。”

    蔺静听橦橦描述,几乎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

    “席夫人看到煜爷,就说要见你,有事情要跟你说。煜爷不肯,席夫人和煜爷又吵了起来。”

    “吵了什么?”蔺静出声打断问道。

    对面站着的橦橦,表情有点微妙,她抬眼看了蔺静,不太确定的问,“小姐,你确定要听?”

    “……”蔺静坐直了腰背,不由得紧张起来,“跟谁有关?”

    “隔壁王妃。”

    又是方朵朵啊。

    蔺静深吸口气,她知道,那是席煜的过往,是这辈子都不可能磨灭的。

    尽管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介意,但哪个女人一旦爱上都无法成为圣人,还是发了疯的嫉妒啊。

    “说吧。”她调整好情绪,道,“他们两个人吵了什么?”

    得了批准,橦橦这才缓缓开口,“与其说是吵架,不如说是席夫人一个人在撒泼。席夫人说上一次煜爷就是任性妄为,受了那么多的苦,结果还是…她再也不许煜爷任性妄为,在选女人方面,她要替他把关。”

    蔺静知道,上一次的任性妄为,指的就是席煜和方朵朵吧。

    “后来呢?”

    “后来煜爷就把席夫人给带走了,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煜爷临走的时候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橦橦好奇心上来,忍不住八卦道,“小姐,你说煜爷会妥协吗?”

    “应该不会吧。”蔺静推测着,“不然的话,今天上午,席夫人可能还会再来。”

    橦橦身为奴婢,本就心思不太多,更是不懂女人之间的曲曲折折,对于这件事,是一点忙都帮不上的。

    两个人说起来另一拨人。

    “那人称呼您是静哥,看样子十分着急。”橦橦道,“他们是今天来的,现在还在外面等着呢。”

    蔺静立刻回过神来,惊讶的问道,“还在外面?你把他们请进来,替我梳妆打扮。”

    橦橦不知道来人什么身份,蔺静却知道。

    她在京城街头巷尾当小混混的时候,那些兄弟们就喜欢称呼她为静哥。后来虽然知道她的女儿身,不过大家兄弟情义,谁会在乎一个性别。

    这个称呼,也就这么沿袭了下来。

    收拾妥当后,橦橦把人请了进来。

    居然是井盖,井盖比她小,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但好在性格乐观,为人又乐于助人,大概是失去了父母,他很是讲义气,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不在话下。

    正是因为如此,蔺静当时在道上混,总是带着他。

    一来二去,井盖就成了和她很亲密的人,那些小混混对待井盖的态度,从此友好的不是一丁半点。

    井盖见到蔺静,微微一怔,而后道,“静哥,你好像漂亮了点。”

    蔺静正要夸他会说话,就听他又接着道,“不过也胖了。”

    “……”还是闭嘴吧。

    正在奉茶的橦橦,听完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蔺静白了她一眼,橦橦赶紧调皮的吐吐舌头,退到一旁。

    “说吧井盖,你来找我什么事情?”蔺静问,又让人送上了点心。

    井盖神色变得严肃,“静哥,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

    她最近这段时间,全身心的都被席煜给霸占着,就算是想要出去肆虐街头巷尾,称霸老大,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啊。

    蔺静摇摇头,“你有话就说话,屁话怎么那么多?你静哥在道上混的时候,得罪的人多了去了,还怕谁不成?”

    “这回不一样。”井盖一拍大腿,“哥,你这回好像摊上大事了。”

    “到底什么事啊?”蔺静想翻白眼,“你铺垫了这么长,总得说了吧?”

    井盖和蔺静打的交道多,非常清楚她一皱眉头,就代表着耐心没有多少,赶紧狗腿的一股脑全说了。

    “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咱们兄弟都是在道上混的,有时候就是靠着帮人打探消息来赚点辛苦费。前两天,说有人买打手,要去教训一个人。咱们手下的兄弟有的就去了,到了后被人告知,说是要教训的人就是你。”井盖瞧了蔺静一眼,“对方来头好像很大,咱们兄弟哪能让你吃亏吗?绝壁不能,各处打听,还是没有摸清对方的路子。只知道有钱的很,光是给打手的钱,一人一锭金元宝!”

    “……”蔺静抿了抿嘴巴。

    一锭金元宝,可不是小数目。

    “他们有说怎么教训我吗?”蔺静又问。

    “这倒没有。只说要把你给绑到一个地方去,到了地方应该有人接应。”井盖挠了挠头,“不过静哥,你放心,里面有咱们的兄弟,到时候不会真绑你的,他们会帮你搞定一切。”

    “好。”蔺静收下了这份好意,“我知道了,你带我谢过兄弟们。”

    井盖到底年纪小,被蔺静客气了两下,一张脸红彤彤的,“静哥,你和我们说什么谢谢啊!”

    蔺静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话。

    送走井盖后,橦橦没有回到别院,而是直接去了席煜的书房。

    本想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席煜,好让席煜能够提前做应对措施。但是到了之后才被告知,煜爷竟然一大早和席夫人回山上的别庄去了。

    这可怎么办!

    橦橦满心愁绪,回到房间后,还在记挂着井盖说的事情。

    见蔺静该干嘛干嘛,似乎一点都不担忧的样子,于是小声的道,“小姐,煜爷没回来之前,您就在府上待着吧,不要随意出门。”

    蔺静肚子里面有孩子,她也知道,现在大概就蔺静傻得不知道。

    煜爷不在,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蔺静有什么差池。

    “席煜去哪里了?”蔺静往嘴里塞了个红枣,闷声闷气的问道。

    橦橦只好如实回答,“跟着席夫人回山上的别庄去了。”

    席煜在山上有别庄,她是知道的,不过那个地方并不好寻找,听说常年被烟雾缭绕,就连当今的皇上都不知道那个别庄的具体方位。

    她没去过。

    不知道方朵朵…应该是去过的吧……

    算了。

    怎么又胡思乱想到这上面去了,此时此刻应该关心的,难道不是有人要绑她吗?

    蔺静的想法和橦橦的一样,这府邸上守卫森严,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

    到了下午,隔壁的小鱼儿闲得无聊,来找她玩耍。

    蔺静陪着小鱼儿看了会故事书,听着小鱼儿讲少女的烦恼心事,心情好了不少。

    小鱼儿讲的话题少不了和容逾安有关。

    说是容逾安和幽月两个人关系甚笃,时而切磋,时而吟诗,时而作对,她年纪小,又一点都不擅长那些文绉绉的东西,一来二去就和他们二人疏远了。

    以往无论何时都会注意到她的容逾安,近来对她越来越不在乎。

    蔺静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领着小鱼儿到自己房间休息。

    好在小鱼儿心思单纯,没多大会就睡的悍然。

    儿时的忧愁,不是忧愁,儿时的烦恼,不是烦恼。

    蔺静和小鱼儿一起睡,睡到了晚上,得知席煜居然还没回来。

    接下来的两天,席煜还没回来。

    眼看着距离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蔺静忍不住怀疑,席煜能不能按时赶回来。

    她这个念头刚起,这天下午,就收到了一封来自席煜的书信。

    伴随着一起来到府上的,还有席家专用的马车,高贵奢华,相当耀眼。

    蔺静粗粗的看了眼书信,得知席煜这些天一直都在山上的别庄,安抚席夫人,如今已经说服了席夫人,席夫人要见她一面,特意派来马车,接她到山上别院小住一日。

    信上的字迹是席煜的,加上随从手上拿着的席煜的玉佩,蔺静和橦橦不疑有他,简单的收拾了下包袱,便上了马车。

    别庄距离京城并不太远,估摸一个下午的车程就能到达。

    蔺静上了车之后,摇摇晃晃的很是难受,中途吐了一次,后来便昏昏沉沉的睡着。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天黑了。

    低声询问身边的橦橦,“还有多长时间才到?”

    橦橦摇了摇头,“外面下了雨,说是走的慢。估摸着还要一两个时辰。”

    蔺静闻言掀开车窗往外面看,的确是下雨了。

    然后等她再看,马车周围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下午那些来接她的仆人居然全都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

    马车依旧在行进,她心中顿生警惕,大喊着道,“停车!”

    然而,车夫却并没有理会,甚至狠狠地甩了一皮鞭子,抽在马儿身上,竭尽全力的嘶吼,“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