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21章 要痛就一起痛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月老庙其实并不大,来来往往的人却很多,几乎将整个月老庙拥堵的水泄不通。

    蔺静和席煜在隔壁送子观音这里,待了一会,等他们二人出去的时候,发现正殿还是相当热闹。

    好在之前席煜忽然心血来潮,将她打横抱起的风波,总算过去了。

    这时候,并没有什么人留意到他们。

    蔺静感到自在了些。

    她不知道席煜为什么带她过来这里,印象里,他是个严谨又冷漠的男人,信奉神明这种事情,和他似乎完全不应该沾边。

    席煜走在前面,高大挺拔的背影落入她眼底,似乎是察觉到身边没有人跟上来,他转过身,正好对上她的视线。

    于是,两个人就笑。

    他笑的清浅,眼神更是内敛,在蔺静的注视之中,重新走到她身边。

    蔺静仰头看他,“来月老庙还愿吗?”

    “许愿。”席煜回答,“我们一起。”

    她意外的笑,“你也信这个?”

    席煜伸手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下,“以前自是不信的。”

    这话说的有讲究, 以前不信,意味着现在信了,至于为什么信…

    值得深思。

    蔺静性子直爽,不太会隐藏情绪,她的疑惑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席煜就算是想不明白,都不可以。

    他抓过她的手,紧紧的包裹在大掌之中,带着她在人群中穿梭。

    “以前不信是因为信自己,现在相信是因为图个安心。”

    “什么安心?”蔺静心说,这人说话怎么高深莫测, 总归要人猜还是怎么着?

    席煜却没再说话,他目不斜视的看着正前方。

    注意到周遭环境的不同,蔺静抬起头来,这才发现,两个人竟然已经来到了拥挤的正殿内。

    而席煜此时此刻,正拉着她排在那么多善男信女之后。

    他们这是……真的要许愿?

    意外真意外。

    见席煜不回答,蔺静也不好意思追着问,她收回心思,朝着前面踮起脚尖看过去。

    前面的人群有点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你说等下我们要不要让卜算子给我们卜一卦?”正排在她跟前的一对男女说道。

    “好。”那男子是个书生模样,长得白白净净的,从侧脸看起来,是个温顺好相处的人。

    女子听了男子的话后,沉默了半晌,说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可她低垂下头,双手在不停的戳来戳去的,透露出此刻内心的焦躁和不安。

    蔺静吊起眉梢。

    果不其然,整个队伍往前蠕动了一点,那女子犹豫的说道,“如果卜算子卜卦卜出来的是我们八字不合呢?”

    蔺静微怔,说实话,她现在特别希望看到那男子的反应。

    那男子同样被女子问的有短暂的迟疑,片刻后他拉起女子的手,轻轻的道,“不会不合的。”

    女子似乎得到了安慰,脑袋轻轻的靠在书生模样的男子身上。

    蔺静却不合时宜的轻嗤了声。

    男人根本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反而是在躲避。

    她的思绪跟着收回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席煜带她过来,难道也是为了卜卦?

    女人的好奇心上来,如同野草一样,疯狂的生长。

    蔺静看着旁边,无欲无求,几乎一脸圣人模样的席煜,轻轻的推了推他,“喂!”

    席煜没有答话,可瞬间软下来几分的眉眼,让蔺静有些动容。

    她学着刚才那女子的口吻,小声的凑到席煜耳朵旁边,一字一句的发问,“喂?如果卜算子卜卦卜出来的是我们八字不合呢?”

    席煜没回答。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停留在蔺静身上,她柔软的声音,靠近的气息,幽幽的体香,还有时不时拂过的发丝……

    “喂!”得不到回答,蔺静心说,席煜该不会是糊弄他吧,又小动作的动了动他的胳膊。

    不料这一次,被席煜抓住手腕,一下子拽到了怀里。

    突如其来的动静,惹得四周人纷纷捂住嘴巴观看。

    蔺静脸皮一热,忙把脑袋埋在他的胸腔里,席煜低头看她,忍不住发笑,用手搭在她的后背上,声音低醇的调笑她,“怎么?害羞了?”

    “混蛋。”

    “你刚才说什么?”席煜回过神来,隐约记起她刚才似乎问了一个问题,“问的什么?”

    蔺静本来在气头上,听到这个,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

    她小心翼翼的,再度把问题复述给席煜听。

    末尾,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想看他的反应,想听他的回答, 明明只是一个问题,却像是在赌命的狂徒。

    “八字不合?”席煜半晌,似笑非笑的道,“八字不合又如何?我若是要你,逆了这天也要你。”

    好狂!

    好霸气!

    她…好喜欢!

    蔺静鼻头一酸,推了推他,“胡说八道。”

    “静儿。”他抓住她的手,握紧了几分,“我看上的,从来没有轻易放手一说,也从来没有所谓的你开心就好。我想和你在一起,谁拦着也没有用,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我都要把你绑在我身边。”

    他哂笑,人人都道他云淡风轻,可是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内心里,住了个什么样的怪物。

    孤僻、冷傲,自私。

    想要的不惜一切都要得到,他奉行的原则是,“我开心就好。”

    他若是痛,连着他所爱的人都要一起痛。

    谁让他痛,他必定也要睚眦必报,感情里也不例外。

    甚至……

    如果用爱无法留住一个女人,那就用恨。

    绝对,绝对不允许,就这么在他所爱的人生命里,成为轻飘飘的过客。

    提起时毫无波澜,就连遗忘都显得过于无味。

    蔺静听着席煜的话,似乎像是重新认识了他。

    她不半天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席夫人那边……”

    “不必管她。”席煜道,“是我成亲,不是她。”

    蔺静知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一旦成亲的话,她就是席夫人的儿媳妇,同一片屋檐下,少不了要打交道。

    她担心自己会做的不够好。

    “我要怎么做…”她捏着衣角,“席夫人好像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便是。”席煜忽而笑了,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长发,“她那边有我来处理,你乖乖的便是。”

    话都说成这样,蔺静再多说什么,就是矫情了。

    二人改成紧紧相依偎的姿势,排在壮观的人群里,成为渺小又平凡的众生百态中,最靓丽的一笔。

    蔺静在想席煜刚才的情话,席煜则由蔺静的话,想到一些往事。

    晁淑仪并不是不喜欢她。

    确切的说,她不喜欢所有人。

    她被仇恨和过往绑住了双腿双脚,深陷其中,眉目狰狞。

    早在几年前,容玄在席煜山上的别院里做客,认出来晁淑仪之后开始,她就开始变了。

    情绪变得暴躁易怒,人也变得刻薄冷漠。

    别院里的下人后来经常跟他汇报,说是晁淑仪的状态十分不好,时不时的会有疲惫崩溃的状况发生。

    席煜为此没少操心。

    他找了不少大夫来给晁淑仪看病,但是所有的大夫都说,她是有心病,心病还要心药来医治,其他的煎药都只是辅助手段。

    晁淑仪的心病来源于哪里,席煜大约知道,却不知道该如何将她救赎。

    她和梁安帝早年的恩恩怨怨,彼此血脉早已相连,理不清剪不断。

    至此后来有了他,再后来他的父亲被杀,晁淑仪假死,而后躲起来和他一起生活,都相安无事。

    直到容玄出现。

    对于容玄的情绪,晁淑仪是复杂的,一面那是她的骨肉,一面又是她的耻辱,是个不该出生的孽种。

    看到他就会想到那些过往。

    现实与过往交织,心疼与仇恨撕扯,将她生生劈成两半。

    容玄过得越是风生水起,那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折磨越是深刻入骨。

    偏生这几年,容玄成亲生子,恩爱异常,天下都传为佳话。

    晁淑仪像是走进了一个被诅咒的怪圈,走不出来。

    又像是陷入了一个险恶无比的深渊,挣扎不得,只能备受煎熬。

    她早已不是容玄的对手。

    无法折磨容玄,只能折磨自己,折磨自己身边的人。

    变得不可理喻,变得难以沟通,变得无法忍受。

    是以他后来从山上的别院里彻底搬了出来,就连回去的次数都少得可怜。

    那天晁淑仪从山上下来,找他说成亲的事情,席煜本来还有点意外。再后来,就听她说了那些话。

    呵。

    他选女人从来不选配不配得上他。

    只随心。

    他有随心的资本。

    谁也别想替他做决定。

    两个人一直都没说话,直到排到队伍前,蔺静本以为他会让卜算子给卜卦,却没想到,席煜只是要卜算子写了封祝词给他们。

    卜算子深深看着他们,笑了笑后,提笔落字。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回去的路上,蔺静抱着书卷,嘴角上扬。

    她靠在席煜怀里,感受着他的心跳,一切都美的不像是真实的啊。

    “睡会吧,等到了我再叫你。”席煜轻轻的捂住她眼睛,低声说道。

    她乖巧的点了点头,没多大会就睡着了。

    到了京城,席煜并没有叫醒蔺静,而是直接把她打横抱起送进了房间里。

    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清晨,就连晚饭都没有吃。

    醒来后,橦橦就告诉她说,有两拨人来找她。

    一拨人叫她静哥,说有事要禀告,还有一拨人,正是席夫人。